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官场 > 文章内容页

【实力写手选拨赛】奶奶的故事_1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职场官场
无破坏:无 阅读:1695发表时间:2017-12-19 21:50:32 武汉治愈癫痫病最好方法 摘要: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从生到死就如同一本书,都会有自己的故事,故事里的主人公就是我们自己。我的奶奶也有故事,奶奶的故事,随着她的离世,划上了永远的休止符。奶奶的爱和亲情,对奶奶的思念,永远驻留在了我们的心里。奶奶,愿天堂里的您幸福安康。    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亲情故事,不眠的夜晚,当我把奶奶的故事诉之笔端,娓娓道来时,我的心却在滴血。在我看来,这些文字,还是那样的苍白无力,难以承载太多的心酸往事,惟愿奶奶的在天之灵能够得到些许慰藉。   ——题记   岁月荏苒,时光如梭,转眼之间奶奶已经离开我们五年了。在每一个不眠的夜里,我总是想起奶奶,想起与奶奶一起度过的快乐时光;想起奶奶满头的白发,苍老的容颜。细数光阴流年里奶奶的故事。   我懂事的时候起,奶奶就给我讲起了她的身世。奶奶说,她的老家在豫东南一隅,距离我们现在居住的村子有好几百里路呢。奶奶的父亲,也就是我的太姥爷,是一个很精明的生意人,在那个乱世的年代,家里经营着一个骡马店,当时的骡马店就是让南来北往的客人们歇脚的地方,在太姥爷的苦心经营下生意还不错,手里积攒下来一些钱。太姥爷他们省吃俭用,用积攒下来的这些钱财购置了二十几亩良田,还雇佣了两三个长工干活。依据奶奶所说,当时家里的条件,虽谈不上富甲一方,一家人的吃穿住用还是不发愁的,过得还算富庶殷实。直到土改的时候,家里的土地被全部充公,骡马店被迫关门。好在太姥爷是一个乐善好施的人,平时和乡邻们相处的很好,不管谁家里有了什么困难,只要张口,三斗两斗的粮食,小来小去的钱财还是慷慨解囊的。因为这,在村子里,他的口碑湖北到哪里治疗羊角风好还好,没有受到劳苦大众们太多的批斗,只是家里的经济来源没有了,生活条件每况愈下,太姥爷最终还是经受不住心理打击,竟然一病不起,不久后就与世长辞了。土地充公后,长工们被解散,其中一个长工不愿意走,他说因为战乱,已经没有家了,想留下来继续给太姥爷家干活。奶奶的母亲,我的太姥姥,看到他人挺老实的,家里也缺少一个年轻体壮的男丁支撑门面,一狠心,就把奶奶许配给了他,算是入赘她家了。当然啦,这位长工就是我的爷爷,只是我和他从未谋过面。用奶奶的话说,爷爷最大的使命就是为太姥爷他们养老送终。奶奶一共姊妹二人,有一个姐姐,比她大三岁。太姥爷去世后,奶奶家的日子过得更是捉襟见肘,奶奶的姐姐,我的姨奶奶,想跟着南阳来的一个江湖艺人闯荡江湖。据奶奶说,当时,太姥姥纵使有千般万般的不舍,为了寻求活命,还是同意了姨奶奶的恳求,就让她跟着那个艺人走了,过起了流浪的生活,也就是走到哪里那里就是家的生活。姨奶奶走后,一直没有什么音信,直到多年以后才算和奶奶见上了面。   奶奶说,她们陈姓一族是当时庄子里的大家族,有一百多口子人呢,其中的壮劳力也不少。那时候,生产力低下,天气恶劣,经常闹灾荒,加上战乱横行,瘟疫流行,人们没有安居乐业的生活环境,不少人染上了伤寒病。伤寒是由戾气引起的一类急性温病,具有一定的传染性,主要的症状就是发烧,由于当时医疗条件的限制,加上无钱医治的原因,奶奶家族里有不少的人染上了此病,病重的时候,连走出院门的力气都没有。病人需要喝水的时候,都是由别家的人送到其家门口去,生病的人再到门口取走喝,主要是怕这种病相互传染上。因为此病,她大伯、二伯家的几个男丁都先后离去。奶奶每每想起那段不堪回首的岁月,都禁不住泪流满面,她太想念那些家里的亲人了。面对病魔的无情侵袭,他们却无能为力,爱莫能助,眼看着家族里的不少人死于非命,那种痛彻心扉的疼痛,是心灵深处的累累伤痕,任凭岁月的冲刷,却无法完全愈合。   那时候,战乱还没有完全消除,人们的生活大都没有着落。为了生计,在太姥姥去世后,爷爷为了解决一家人的生计问题,只好外出谋生,留下奶奶和父亲在家艰难度日。奶奶说,他们母子常常受到饥饿的威胁,实在饿的不行了,只能领着父亲到别处乞讨,要来的小红薯,杂面馍头,数着它们过日子。饥饿时时存在,死亡频频来临。特别是冬天,漫漫长夜真不知该如何度过。奶奶那时候特想爷爷,因为爷爷是她唯一的依靠,可爷爷在哪里呢?爷爷走后一直没有什么音信。只要有回乡的人,奶奶都会向他们打听爷爷的消息,没有人能够告诉她们爷爷到底在哪里。奶奶说,她们总不能在家等着饿死,就领着年仅八岁的父亲背井离乡,踏上了寻找爷爷的路途。一路向北走下来,颠沛流离,凄风苦雨,乞讨度日,象一叶飘零的小舟,漫无目的地游荡在异乡的路上,漂泊在岁月的河流里。直到她们落户到我出生的村子,孤儿寡母的她们才算有了固定落脚的地方,有了真正意义上的温暖的家。   在我记事的时候,从奶奶老家那边来过人,那个人是父亲小时候的玩伴,我叫他有才舅。有才舅说爷爷在奶奶走后不久就回来了,爷爷在周边地带找了她们母子好久也没有什么结果,后来就和邻村的一位寡妇成了家。他们成家没几年的光景,那个寡妇就得急病去世了,撇下一个女儿,爷爷一直没有再娶,和他的女儿一起过着生活。后来,爷爷打听到了奶奶的音信,就想来找她们回去,村里有人劝他说不能贸然来找,毕竟已经时过境迁,还不清楚这边的事情,就先让有才舅来询问一下这边的情况。奶奶思来想去的,告诉有才舅说回头是回不去了,因为这边还有一大家子人呢,奶奶走了,这个家怎么办?孩子们已经没有了父亲,她一走,儿女们连母亲也没有了,这个家就会支离破碎,都是受过苦的人,奶奶就下定决心不再走了。奶奶说,在那个特殊的年月,大伙都是为了想法活着才不得已做出的选择,谁也不能埋怨谁,无论怎样,那些应该说都是生活的无奈选择。奶奶每每提及这段往事,眼里总是泛着泪花。究竟有多少生活的无奈,有多少难言的隐痛在心中,恐怕只有奶奶一个人最清楚。随后的日子,父亲回去探望过爷爷几次,直到爷爷前几年去世,父亲还回去给他送终,算是尽到了做儿子的一点心意。奶奶说,她的爹娘都早已化作了黄土里的尘埃,对他们的念想只能留在心里,一直到离世,她再也没有踏上返乡的路,回到她的故乡去。   在我的记忆里,对爷爷的印象有些模糊。尽管爷爷那时还年轻,因为身体有病,他干不了重体力活,隐隐约约地记得他穿着黑棉袄,喜欢饭后靠着土屋的西墙根嗮太阳;记得他用高粱杆子给我扎小马,小兔子,逗我开心玩耍的情景;奶奶说爷爷最终死于肺痨。爷爷去世时,因为家里没有多少钱,依靠着街坊邻居们的接济才勉强办理完他的丧事。爷爷走后,家里家外,都要靠奶奶和父亲支撑这个家,父亲上工,姑姑们上学,我和妹妹由奶奶带着,奶奶还要做好家务。在我的记忆里,奶奶是一个很勤快的人。天还没有亮的时候,奶奶就起床了,她要给我们准备一家人的饭食。吃过饭后,大人们上工,奶奶看着家,照看着我和妹妹。奶奶闲着无事的时候,我总爱闹着让她给我们讲故事。奶奶可会讲故事啦!奶奶给我讲的有牛郎织女的神话传说,杨家将里的穆桂英挂帅,水浒里的武松打虎,这些家喻户晓的故事伴随着我度过了快乐的童年时光。奶奶讲的更多的是她经历过的一些事情,尽管当时的我似懂非懂,随着年龄的增长,社会阅历的丰富和视野的开阔,我渐渐地品味出不少的道道来。奶奶用尽她的大半生得来的生存体验和感悟,抗争着人世间的无穷劫难,对她来说,是充满血泪的,不堪回首的经历,更是一笔人生的精神财富。奶奶说,现在的我们是掉进福窝里啦!比起她那时候,简直就是天上地下,吃穿不愁的。奶奶常常告诫我们什么时候都不能浪费东西,糟蹋粮食。家里的剩菜剩饭奶奶从来都不舍得扔掉,她身上的旧衣服缝缝补补,穿了又穿,不肯浪费丝毫,即使年景好了一些,她依然过着极其俭朴的生活。奶奶一生勤劳,崇尚节俭,显然,这和她苦难岁月的经历是分不开的,也是子孙后代们应该永远铭记于心的,传承下去的家风美德。在奶奶温暖的怀抱里,聆听着她讲的故事,我渐渐地长大了,她却一天天地变老了。岁月的风尘,吹皱了她曾经年轻的容颜,她脸上的皱纹悄然地增多了,手上的老茧显得更厚了。   在我上初中的时候,家里来了两位不速之客,一位看上去穿戴很讲究,个子高挑,五十多岁的妇女,另一位是三十来岁的年轻人。奶奶说那位妇女是她的亲姐姐,也就是我的姨奶奶。因为姨奶跟随那个艺人走后就没有了音讯,姊妹两人已经很多年没有见到了,姨奶的到来,奶奶显得很高兴。姨奶说,她和那个艺人在外面流浪了几年,随之战乱结束,一切都在慢慢地恢复之中,姨奶就跟随姨姥爷回到了他的家乡,现在的河南省南阳的邓州某镇,那里和湖北省搭界。由于地势较高,水资源比较缺乏,家家户户几乎都有自己的水窖,水窖的主要功能就是用来储存雨水,供乡亲们日常饮用。姨姥爷在外打拼多年,依靠的就是一把唢呐,他是一个吹唢呐的好手,在他们那里方圆几十里很有名气的,当时,他们家里的经济条件还算过得去,唯一的遗憾就是姨奶不能生育。后来呢,他们就领养了一个,就是随同姨奶来的那个年轻人,我叫他田叔,田叔看上去挺老实的,实际也很孝顺他们二老。姨奶说,来我家的一路上,多亏她儿子的精心照顾。姨姥爷在田叔结婚后不久就因病去世了。姨奶说她的命还算不错的,至少是活下来了,膝下还有孙子孙女,一家人过得其乐融融。前不久,她回了一趟家乡,见到了不少亲人,从家乡人那里知道了奶奶的消息,就迫不及待地想见奶奶一面。两人一见面就抱头大哭。真是分别时满头青丝,再见时武汉儿童羊角风医院哪家治的好白发聚首,生活里那些难言的疼痛,心中所有的委屈,都融化在无尽思念的泪水之中。那种血浓于水的姊妹亲情,至今想起来都让人为之动容。   姨奶和田叔在我家住了好几天,奶奶和她说了很多很多话,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话就是姨奶说的,这次分别了,不知还能不能再见到。姨奶走时,奶奶和父亲把他们送到了开往南阳的班车上,她们挥手之间,奶奶的手一直舍不得放下来,直到那辆车消逝在她的视线之外。好在过了几年,家里的光景逐步好转,父亲就带着奶奶去了南阳一趟,姊妹两人又见上了一面,姨奶奶的话语才算没有落空。此后,直到奶奶病世,姊妹两人再也没有见过面。前几日,远在南阳的田叔还来电话,说现今已经九十岁的姨奶奶身体还不错,只是提起过往,嘴里还是念叨着奶奶。   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从生到死就如同一本书,都会有自己的故事,故事里的主人公就是我们自己。我的奶奶也有故事,奶奶的故事,随着她的离世,划上了永远的休止符。奶奶的爱和亲情,对奶奶的思念,永远驻留在了我们的心里。奶奶,愿天堂里的您幸福安康。 共 401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0)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