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内容页

【流云】家乡情_1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影视戏剧
摘要:家乡的一草一木,都在我心里留下深深的印痕,我情不自禁地流下滚烫的热泪。那个生我养我的地方,有我最深的牵挂,脑海中时时浮现着家乡的一切,感受着亲人们的艰辛与伟大,品味着家乡的神奇美妙,重温着小桥,流水,人家的清欢。 在母亲的再三叮咛下,我上周回家去摘菜,早上我便匆匆出发了,沿途的美景令人心旷神怡。家乡一条条干净的马路像白色的瀑布,车辆络绎不绝,你追我赶,走走停停,停停走走,一幢幢小二楼拔地而起,公路两边的山上开着各种各样的小花,在寒风中亭亭玉立,向人们点头问好。那红彤彤的柿子,像又大又红灯笼,在空中飞舞。我透过车窗看到勤劳的人们在山头割柴,挥舞着镰刀,娴熟的飞舞,身后整齐的排列着他们的劳动成果,捆成的柴点子整齐排列在身后。山坡上一排排野芦苇随风摆动,散发着屡屡清香,我怀着激动、焦急的心情四处观望,像母亲正在焦急等待自己的孩子,久别的家乡是那样亲切,那样令人热泪盈眶。一路风景,渐渐的,我闻到了家乡的泥土气息,感受到了家乡的暖风,品尝到了家乡的山水人情,经过一条崎岖小路,家乡忽然展现在我的眼前。   当秋的尾声划过一道道曲线,留下优美的弧度。公路两旁的垂柳又粗又壮,经过寒风的洗礼变得更绿了,柳絮散发出毛茸茸的碎片,像雪花飞舞。村庄左面斜坡上的松树郁郁葱葱,雾气腾腾,若隐若现,在微风中摆动着胖胖的身子,那一片片叶子在寒风中变得更加坚强,举起双手向在外归家的游子拍手叫好。看着家乡熟悉的一切,我不禁泪眼婆娑。村正上方的山坡上有我们亲手载的小小松树,比以前更大更壮,在枯叶中点缀着冬天的大地,为大地增添几份绿色,令人振奋;村庄前面一大块块玉米地,放眼望去,已经是小草枯萎,落叶凋零,看起来灰气沉沉,失去了往日的翠绿与挺拔,在空旷的田野中散发着一阵阵冷气。路边淳朴、善良、衣服破烂的乡亲们乘凉,聊天,有几个红彤彤、脏兮兮脸蛋,头发毛黄黄的可爱的小孩子在跳橡皮筋,看到久别的一切,泪眼朦胧,与乡亲们一一问好之后,我飞快地直奔我魂牵梦萦的家。   走到家门口,一片片淡绿色的小草向我们点头、问好,微笑着发出咯咯的声音,屈指可数的菊花凋谢了,显得有些凄凉和忧伤。妈妈打开生锈的门锁,推开门,各种家具依旧是那样光彩照人,摆放整齐,错落有致,只是家里多了几份清寒。我赶快把其他的几个房门打开,让久别重逢的亲人晒晒太阳,妈妈急着找摘菜的工具,我在院子里转了几圈,一切是那样熟悉,一幅幅清晰的画面浮现在我的眼前。   我走进厨房,映入眼帘的是两个大黑缸,这是我家在冬天压麻菜的,我眼前浮现出妈妈的身影,她拖着疲倦的身子往缸里一朵一朵的放白菜。麻菜是我们冬天的主食,我们家乡家家户户都自己种菜,秋收时把白菜或卷心菜背回家,在开水锅里煮八成熟,用干净的水淘洗几遍后,放在竹篮子里把水空干净,再放入缸中,撒上盐和麻椒,一层菜,一把麻椒,直到缸装满为止,再在上面压上圆圆的大石头,用盖子盖好,等十天左右,就能吃了。吃时,从缸里取出一朵,切成小寸寸,用红辣椒、葱、蒜苗,用热油在锅里炒一会儿,放在碟子里,吃起来可香了。我们主要是与散饭吃,冬天几乎每天都要吃一顿散饭,把水烧开,用一只手拿玉米面,一只手拿长筷子,边撒边搅,还要注意火候均匀,做出来的是甜散饭,散饭分为两种,甜散饭和酸散饭,酸散饭是水开了之后,倒一些浆水,放一些酸菜、盐、土豆,等到它们搭配均匀之后,做成的是酸散饭。我最喜欢吃甜散饭,配上麻菜,碗里看起来,红绿搭配,五颜六色,点缀了黄聪聪的散饭,使人食欲大增,越吃越香,总有一种甜甜的香味,耐人寻味。回到家,我又一次看到妈妈正在做散饭,想着想着,口水都流出来了,还不时的发出品尝的声音。   家里的另一个缸用来装醋,冬天,我家乡勤劳的人们自己酿醋,九月份左右,制作醋头,用高粱、玉米和小麦,做成饭,再装入坛子里,放一些大曲,房子炕角下,温度不热也不冷,让它慢慢发酵,等到冬天做醋时是主要材料。我记得母亲做醋的过程,先要找一个铺篮,在铺篮上面盖上一个塑料纸,用一两袋子麦麸,把麦麸倒到铺篮中,再把准备好的醋头倒入麦麸中,搅拌均匀。再用玉米皮子做成饭,把它们搅拌均匀,盖上一层塑料纸,在上面盖些麦草,三天之后用同样的方法做些散饭倒入铺篮,十天之后,醋就做成了,散发出酸酸甜甜的香气。再找几个有孔的缸,把做成的醋倒入缸中,再加入些凉水,醋就从缸中流出来,用一个脸盆慢慢倒入缸中,可以吃一年时间,第一二遍醋的味道特浓,越搭越没味道,最后的淡醋,可以用来酿酒,醋糟过滤之后可以做醋粉,很好吃,柔柔的,滑滑的。母亲在寒冷的冬天经常给我们做,想着想着,泪水早已迷糊了我的眼睛,母亲是多么勤劳!   我走出厨房,来到正房,爷爷的照片静静的放在桌子上,他面带笑容,精神抖擞,是多么的慈祥。我拿起照片仔细的端详着,爷爷一幅幅生活画面,历历在目,我看到了爷爷赶着骡子耕地,手中拿着皮鞭,不是的向我微笑;看到爷爷拖着沉重的脚步,娴熟地割小麦,看到他汗流浃背给我背着面,目送我们上学,又看到他红肿的脸,病床上呻吟的爷爷时时牵动着我的心,我心如刀绞,哽咽着,撕声裂肺的抱头疼哭,用哭声代替我对爷爷无尽的思念。   我跑出正房,来到房背,我又看到悬挂在房檐下的两个破旧不堪的驼笼,那时父亲早早起床,赶着驴子和骡子往山上驼粪,他一只手牵着驴子,一只手捺着骡子,肩上放着铁锹,父亲用布满老茧的手创造着生活的辙痕。父亲边走边抽烟,踏着坚强而有力的脚步,汗水洒遍生活的每一个角落,艰辛的抚养着我们,他的精神时时激励着我们要与困难作斗争,特别是寒冷的冬天,他经常拖着疲倦的脚步,往高山上送粪,山路陡峭,路途遥远,有时天太黑,他点着烟,让火星与他为伴。他在寒风和雪霜中保护着孩子们,把改变命运的希望寄托在儿女们的身上,对孩子们付出沉甸甸的爱!特别是每年开学时,父亲那无助的脸和痛苦的表情深深刻在我的脑海中,为了凑学费,他踏遍了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受到别人的冷潮热讽,感受到了人情世故,不知吃过多少苦,但坚强的父亲从来没有放弃过我们的求学。在父亲默默的付出下,我们姐弟三人走向坚强、成熟的人生。父亲饱经风霜,他战胜了困难,用坚强的意志和顽强的毅力战胜生活,我心如刀绞,隐隐作痛,心里在滴血,一道道泪痕滴打着我的心,心情好像五味瓶,慢慢品尝着酸、甜、苦、辣,让行动代替我对父亲的感恩之心。   我走出家门,来到母亲的菜园,还记得菜园子里又细又长的黄瓜,伸着懒腰,吃起来清脆可口。院子里的红彤彤的西红柿像大大的灯笼在空中飞舞,浅黄色的韭菜在寒风中摆动着身体,失去往日的绿色,向我们微笑,那白胖胖的萝卜在土中探出头来,向四周张望,头上开着一朵朵绿色的花。我用手拔了一根大萝卜,撕掉叶子,胖胖的身体像害羞的少女,婀娜多姿,可爱极了!我摘了许多菜,边摘边品尝母亲的劳动成果,嫩绿的菠菜在寒风中越长越绿,我心里赞叹着母亲的毅力和恒心,她利用周末种菜,硕果累累。我拿上菜,再一次回到院子里,一切是那样让人恋恋不舍,干净而整齐的院子长满了杂草,踩上去软绵绵的,房顶上那一堆堆树叶,显得格外耀眼,像在守卫我的家,等待亲人的归来。   家乡的一草一木,都在我心里留下深深的印痕,我情不自禁地流下滚烫的热泪。那个生我养我的地方,有我最深的牵挂,脑海中时时浮现着家乡的一切,感受着亲人们的艰辛与伟大,品味着家乡的神奇美妙,重温着小桥,流水,人家的清欢。   时间匆匆,又到黄昏了,我又要远离家乡,光阴定格这美景,让它们陪伴我,感受家乡的山山水水,风土人情。更重要的是父母的爱,我再一次踏上返城的车轮,风烟俱净,天山共色,我透过窗户再一次看看熟悉而久别的家乡,它仍然是那么美丽动人。 鄂州哪里专治癫痫哈尔滨哪个医院可以治好癫痫呢湖北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好西安能治好癫痫病的专科医院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