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优美句子 > 文章内容页

【墨香】我深深地爱上了冬天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优美句子
摘要: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深深地爱上了冬天。记得很久以前,日本有一首经典老歌,名《四季歌》。歌中有一句歌词是这样的:“喜爱冬天的人,是心怀宽广的人,像冰雪融化的大地,像我的母亲一样。” 冬天是寒冷的,很多人都不喜欢它。而我是欣赏的,并深深地爱着。冬天的意蕴很深刻,它的美绝不亚于四季里的春夏秋。冬是一篇哲文,一首流动着无疆大爱的诗篇。   ——题记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深深地爱上了冬天。记得很久以前,日本有一首经典老歌,名《四季歌》。歌中有一句歌词是这样的:“喜爱冬天的人,是心怀宽广的人,像冰雪融化的大地,像我的母亲一样。”   我没有觉得自己的胸怀有多么宽广,但我却实实在在,不可抑止地爱上了它。   爱冬什么呢?冬天是冷漠的,没有暖色的姹紫嫣红,没有让人心动的莺歌燕舞。单单从人们的衣着打扮上,我相信,喜欢春天的人绝对多于喜欢冬天的人。春天多美啊,姑娘们可以穿上单薄的春装,展示出自己苗条的身段与诱人的妩媚。而冬天呢?臃肿自是不必说的,帽子、围巾把自己本来的漂亮包裹得严严实实。走在风中,仿佛利器在脸上轻轻划过,然而,这只是轻微的冷;更严重的是手脚僵冻皲裂。当阵阵寒风凛冽,你会感觉冬的冷意,逐渐从肌肤浸透到心底的每一个角落,仿佛心儿晾在北风里那般萧瑟冰凉。   喜欢冬天的什么呢?我想,我是情有独钟于冬天的某一些绿色,对冬天的阳光恋恋难忘,期盼回到冰天雪地里的童话世界。   (一)冬天的菜园   冬天的菜园不同于别的季节。很多蔬菜都害怕这寒冷的季节,早已经销声匿迹了。而那些白菜,青菜,萝卜等这些在市场上很便宜的,也是不起眼的碧绿的菜色独独喜欢冬天。它们像盛开的红梅花儿,只欢喜漫天风雪。冬天的清晨,寒霜满天,人们的脸儿都冻得乌青。这时,若你闲走于田园,你会很欣喜,会很惊异地发现:那些不起眼的植物有了一种强大的生命张力!往日,那些在强烈光照里会耷拉着脑袋的叶子,此时竟是仰天怒放,精神十足。这时,你平静的心境一定会情不自禁地滋长出像春天一样的温暖与生机。用农民的话说:有霜,有雪,那庄稼儿眉开眼笑,高兴得很呢!霜雪冻死了很多害虫,对于庄稼,自然是喜从天降。   小时候的我,喜欢常常在菜园子里闲逛,看见有青虫,就立即动手捏死它,使它再没有机会来与我们分享口中的美食。那时的我很淘气,在捉虫之后,总要将虫子放在地上,玩耍一下,看着它们慢慢地挣扎死去。但有一次我竟淘气到伙同比我小一岁的的姑姑,把自己“变成”了“青虫”,好端端一大块地的白菜被我们弄得四分五裂。不过,我们用的不是嘴,而是用镰刀。还自鸣得意,说是大人们发现了,一定查不出是谁干的。谁知不到两天,精明的奶奶把我们叫到她面前,拿出威严的“家法”,给我们的思想“捉青虫”,我与姑姑疼得“哇哇”大哭。   从那时,我知道:人生有些事情在做之前,得先动动脑子,学会明辨是非;学会三思而行,再思可以;从那时,学会了珍惜别人的辛勤劳苦,学会了珍惜“盘中餐”。   一路走来,那些点点滴滴的珍惜,发展到今天,让我以小见大,懂得生命里有很多平凡的东西最是珍贵,最值得我们珍惜。   (二)冬天的阳光   有人告诉我说,冬天的阳光弥足珍贵。   我喜欢冬日的阳光,因为她的温馨,她的暖意恰到好处。   我喜欢站在阳光下,看那些绿得发亮的叶子在风中微微摇曳;看茵茵树影在阳光里婆娑起舞;看阳光照在白色的墙壁上增辉添彩;看阳光照在人们脸上时,人们那种亮丽,那种惬意,那种满心的欢喜。这时,我的脑子里总会闪过一幅幅很精彩的爱心接力,那场接力的画面,已经随着岁月深深地镌刻在我的心灵深处。   那一年深冬,一个女子生命垂危,同事伸出温暖的手扶住她,单位领导把她送到县城;县城里,她的朋友放下手里的活计,开车把她送到省城;在她昏迷时,得知她病倒的朋友们,赶到她的身边给她鼓励;网络上的朋友通过电波,把关心与牵挂送到了她的身边;在等待康复的日子里,星期天,朋友们怕她寂寞,怕她胡思乱想,邀请她出外游玩;平日里,朋友总是放下工作,抽时间携着她的手,在冬天的阳光下漫步......   那阳光啊,点点滴滴渗透了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她康复了,不再悲伤。她快乐了,幸福了。她眼睛里的世界从此阳光满地,干干净净,不再复杂,很简单,简单到有饭吃,有衣穿,有一个人深情地守候着她,就心满意足。   从那个冬日起,每一个冬季,她再也感觉不到冬的寒气逼人。即使冬把她的脸划破,把的手冻僵。如果有人问她,冷吗?她一定会笑着说:不冷,一点也不冷。   她深深地怀念,怀念着——那些让她的生活充满阳光,为她的路途铺洒阳光的人们呢?曾经在磨难里围着她的那些心儿呢?他们的身影在流年里渐渐淡去,逐渐消失......   终于明白,为什么我不再惧怕冬天,而是深深地喜爱,深深地敬仰。因为它,让我体会“雪中送碳”“千里送鹅毛”的珍贵;让我的生命重生,焕发新的光彩;让我感悟平凡之中的不平凡;让我再也感觉不到冬天的寒意——无论何时,心底始终有一股希望的力量在涌流,经年川流不息;也因了心里那一片阳光,我生命的季节没有了冬天。   冬日的阳光,真好!我爱那一片绿,那一季冬的阳光!   (三)南方雪   我特别钟爱雪,可弄不明白是南方少雪的缘故还是别的什么缘故。   记得第一次见到雪,是十岁那年冬天。那日,天还没见亮,就听见屋后的竹林有噼啪的断裂声。   仿佛那个清晨比往日亮得早些,屋子里的白光很强烈,以为一定是一个好天气!待开门一看,呵!地上积雪;房顶铺雪;树上挂雪;山野满是雪;一汪汪水田也变得晶莹纯白!分不清哪是天,哪是地,哪是水!   好一个纯净的世界!   面对这样一片洁白的天地,还有漫天飞舞的雪花,我兴奋得想手舞足蹈,想唱歌——让我的歌声在雪花中穿行,在天地间与雪花一起飘荡。   我到屋后,找来一个破瓷盆,捧了一堆雪搬回屋里,谁知它经不住室内与室外的气温差,融化了。   正在我失落的时候,午后的阳光洒满山野,所有的冰雪都在太阳的照射下悄悄融化。   我很伤心。为什么珍爱的东西留不住?它会随着苍天的喜怒无常,季节的更替而失去或改变昔日的模样,失去或改变之后,想再次拥有是那么难!   依恋着雪,盼着雪!转眼十多年过去,在我二十五岁时,才又见到我苦待已久的雪。   那天十分寒冷。云层低低;天,阴沉沉;仿佛立刻就要整个的塌下来。我和父亲围坐在火炉旁边烤火。不经意间我回过头,猛然发觉灰蒙蒙的天空亮起来——飘起了朵朵小雪花!我跳起来,跑到门外,伸出双手去接雪花.....雪越下越大,漫天飞舞,不到两个小时,山野、房屋全都变回到十五年前清晨的模样。   我抓起头巾,戴上手套,走进雪中。山道弯弯已被雪覆盖,脚踏上去,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路旁时有大团大团的雪从树上掉下来,洒在地上,有时恰巧洒在我的头上、身上、颈项里,冰凉冰凉的。我欣喜地慢慢走着,任雪花抚摸我的脸,亲吻我的头发,热烈拥抱我。   看着洁白的原野,我激动,我惬意。因为雪,大地才这么纯净,找不到点点斑驳与丝丝阴影。我赞美它,愿意自己也是一朵小雪花!   在山顶,我碰到村里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他弯着腰,扒开雪,细细观察麦苗。   “大爷,检查麦子么?”我冲着他大声问。   他站起身巡望着漫山遍野的雪花喜悦地说:“这雪好啊,‘瑞雪兆丰年’,明年庄稼好得很啊!”   “当真?”   他指点着雪,一面回答一面慢慢向前走:“只要雪化了,庄稼会看着长......”   目送他渐渐远去的背影,我忽然若有所悟;漫山遍野一片纯白固然极美,可雪的融化,却蕴育了另一个层次的美——翠绿茂盛了,希望之树壮大了。   人与物一样,也总要失去一些东西,才会长大。            成年癫痫病早期症状是有哪些呢?癫痫患者应该如何注意饮食?武汉治羊癫疯康复治疗医院癫痫病如何才能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