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作经验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变迁】幽曲四章(征文·散文)_1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写作经验

一、压迫

我在监考。我面对着无数的背,整个考场中学生的后背都对着我,我感觉潮水向我袭来。带着胁迫,我从无聊中感知到宁静的可怖。我的身体仿佛失去了一层保护,在空气里无端地沉沦,感觉在空气里撞击,思维的凝滞和开放全在空气里。一种虚空来自学生考试时写字的沙沙声。这种感觉仿佛在哪里有过,我努力回忆着。终于在思想的黑暗处绽放出一丝亮光来。

那时正读大学,一次我去参加演讲比赛,生平从没见到过那么多的脸,所有的人都满怀期待地望着我,甚至还有校园电视台记者的镜头对着我。我把那份背得滚瓜烂熟的讲稿拿在手心了,拿出后又觉得不合适,接着我把它放回兜里,但是等额头上的汗珠沁出时,我却又发现不拿讲稿我会浑身发抖,于是我又把讲稿拿出来,突然我又意识到拿着稿子上台要扣分的,虽然你没看,但是至少显示出你的底气不足,于是我又把稿子放回去。那些等着打分的评委像观看猴戏一样,把手抱起来,看我到底要干什么。我感觉手心里的汗已经泛滥了,那份讲稿稍不留意就会变成纸浆,我甚至能听到水滴落在地板上的声音。

我就像欺骗所有的期待的眼睛和耳朵一样,不知所措地站在那儿,我觉得我在犯罪。我甚至还看到负责摄像的那位记者已经把镜头对准了我,我看到摄录的红灯闪烁着,但是我居然不会开口说话了,这简直就是对他的戏弄,我看他把摄像机拿起又放下。无奈的他,我想那刻他只想冲上来揍我一顿,但是那么多的人都被我愚弄了,也不差他一个,所以我甚至也能听到他骨节响动了几下,最终他还是忍了。

我看了看他们的眼睛,只想这样开头,我太紧张了,我要爆炸了,但是我不能这样说,那样所有的人更会觉得他们受到了愚弄和伤害,也许从此就把会我当作一个非正常人来处理。我感觉自己像《围城》里的方鸿渐一样尴尬和无奈,我哆哆嗦嗦地又把讲稿从衣兜里拿出来了,惶恐地看了一眼,就一眼,我的心差不多已经跳出了嗓子眼,我感觉自己是此次演讲赛中最拙劣的选手,我不清楚自己讲了些什么,总之我看到评委的脸和我一样通红,特别是那位在场下给了我无数指导的老师,我把他的脸已经丢光了,仿佛所有的目光已经集中在他的后背上一般。当我哆嗦着把“我的演讲完了”几个字说完时,我觉得自己马上要被众人的目光解体了,我像一只仓皇的地鼠逃向座位,至于同桌的那位说了些什么我根本没心思去听,我想冲出演讲大厅,但是我想如果我真的出去了,那么我将再次成为众人注目的焦点,于是我像罗马竞技场上的奴隶等待我对面虎视眈眈的狮子退场一样,感觉所有的目光之箭压向我。事情过去很多年了,凡是参加过那次演讲赛的人都会记着我,于是他们在见到我时增加了一样谈资,于是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活在一件往事的尴尬里。

转眼我走上了工作岗位,往事终于被一些人忘记了,或者他们已经厌倦了再去重复那些陈年旧事。但是新近的事却又以另外的形式在我的脑海里笼罩着我。

继父得了大病。以前我俩的关系很僵,但是作为人子我不能不使出我浑身解数来救他,临到手术签字了,我的手抖得十分厉害。村里人在继父的不断解释中认为我是一个不孝子,手术如果出现意外,那么我要负全部责任,假如继父发生意外,那么村人肯定认为我这个继子没尽力。

自从继父被推进手术室我就在外面的走廊上徘徊了,我试图用书来平静自己,但是我觉得这些文字的东西,像一些无意义的符号,脑子里是继父衰弱得如风中枯草的模样。我如何减轻我的心灵负担,思考了半天我毫无办法,嘴里又苦又疼,连日的奔波把我也弄得形容枯槁,我在昆明的大街上像一具干尸一样地走动,人流在我的前后左右汹涌,声音从四面八方迫近我的耳鼓,我为什么会在这座城市里?我经常发出这样的疑问,我真的不喜欢这个地方,自从我来到这座城市两星期以来,它已经残忍得把我的口袋翻了个底儿朝天,每天几百块的医药费把我逼向绝境,拿起电话来感觉我的手伸向的是虚空,这座繁华的城市我找不到帮我的人。我像游魂一样又回到我的家乡,还是那些穷哥们帮了我,但是等我把钱真正拿到医生手里时,我新的担心又诞生了。

我在走廊外徘徊,不断地有病人从手术室被推出来,家属们迫不及待地冲向那辆手术车,夹着泪痕,夹着轻声的呼唤,我也木然机械地冲向前,但是我一次又一次的退下来,像潮汐的无意识涌动,我颓然地坐下,站起;站起,坐下。时空仿佛已经停止了,在那8个小时里我觉得这座城市已经陪着我停止了转动,我的脑中没有了一切,空气以前所未有的力量挤压我,我退着向后,我抱着头逃遁,我眼前不断闪现血肉模糊的继父的形象,我的手又开始颤抖了。

我的恐惧像来自医院的特殊气味,我把头伸向窗外大口地呼吸一口气,但不经意间就看见了外面灰白的天空,那死气沉沉的天像大病未愈的脸,我赶紧关上窗子,拉紧衣服,靠墙根坐下,走廊里只剩我一人了,灯光已经亮了,惨黄!灯光下我觉得身影在变异,不规则地投射在地上。黄昏的来临像鬼魅一样不期然而猝不及防,我的嘴唇焦干,感觉一股一股的烟正从心底窜上来。终于见到继父了,在手术床上的他面色蜡黄,说实话那分钟我只想说声上帝保佑,我的心仿佛走出了黑暗的甬道来到了明媚的阳光下,我和他的关系可能从没这么亲密,我俯身问他疼吗?但是医生阻止了我,他们说他的身体太虚弱了,所以手术时间长了些,比起一般的这类病人要长出好多,我想说就是这长出的几个小时,我的心灵已经走入炼狱。感谢上苍垂怜,也庆幸继父挺过来了————人生中的大苦痛,我则经历了人生中的苦痛历练。

经历一场生离死别一样,我觉得自己空前坚强起来。于我来说,人生中似乎没有能超越这次苦痛的了。

人生之路漫长,也许就是在这一段又一段的苦痛压迫中我们才慢慢走向成熟,心灵之舟负载的所有折磨和疼痛都是对灵魂的洗礼,没人喜欢,但是你总会遭遇。无人能幸免。

二、假象

我的生活充满伪饰,也许不应该这样说,因为我不是演戏的,我生活在真真切切的世界上,但是面具后我总觉得自己在欺骗自己,我呈现给别人的都是一种假象,我的一切裸露在面具里,我本真诚的人,说话办事给人的都是表里如一的印象,所以即使我偶尔在别人面前表现的不是我自己,他们也只会瞬时惊诧一番而已。

我的老同事,他们从我原先工作的地方来。我们高谈阔论,我装出在城市饱经世故、晓畅一切的样子,他们很是相信我说的。一天我们一起出去办事,因为我来城里有些时日了,于是他们想当然地认为我对那些大街小巷熟悉得不得了,偏偏要找的那个地方甚为隐蔽,很不起眼,我们一伙人坐在出租车里,我坐在和司机并排的前座,作为向导我似乎要比司机更熟悉这座城市的地理一样,我领着他们转了很多圈,最后连我自己也糊涂了,转哪去了?蛛网密织的巷子,同样高耸入云的高楼,让我感觉有点眩晕了,司机有些不耐烦了,他对于我这领路的失去了耐心,虽然时间每过去一段我们总要付给他钱,但是他急躁万分,仿佛我们要赴的是火线,最终我们一伙人不得不从车里出来,阳光把我的眼睛刺得生疼,偌大的城市我随时充当的还是那个迷路孩子的角色,我尴尬地笑笑,说几天不来,这片好像增加了许多高楼。

其实谁都清楚,大楼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耸立起来的,但是这苍白的谎言总能让我虚弱地活着。他们眼里的我和真实的我完全是两个人,他们寄予我的期望越多,失望也就越多。我本就是从乡下的天空飘来的一粒稗子,不可能对于城市的肌理那么清楚。有人说女人天生没有方向感,其实我也缺乏方向感,我甚至对着徐徐西沉的太阳傻想:这太阳怎么还悬在南方就下沉了,城里的方向难道和乡下不同?原来是我迷失了方向,根本就是同一颗太阳落向同一个地方,是我的感觉发生了错位罢了,可是这些我都不敢给别人知道,知道了,别人会笑话的,一个大男人居然会犯这种错误,那简直是不可饶恕的,于是我愈来愈会伪装,最终就愈不像我自己。

记得那天我在翠湖边上绕了很多圈,腿几乎都瘦了一圈,我从下车的位置走,按正常时间十分钟就能到我朋友那,他从接到我电话时就到门口张望,直到一小时后他才见到我,他说这一带治安好的嘛,我还以为你遭遇抢劫了,我们这你来过几回了?我说我的确迷路了!他说不会吧?来前你吃了迷魂药了?我说我眼里这样的楼太多了,每幢都是一个模子,我眼睛都看花掉了,我数着门牌找来,差点被保安抓了去,他说我像溜墙根撬锁的。他将信将疑地打量我,最后说,天啊!这种错误你都会犯,把你丢亚马逊丛林里看来你只有等死了?!我说,估计我在亚马逊活不了一个时辰,在一个中型城市我都难以生存,不要说在热带雨林了。我的神经脆弱得像焦糊的纸,经不起什么折腾的。

以前的朋友往往以为我是一个百事通,什么都会来问我,但我知道的实在有限。朋友打我电话说他要买一台电脑,在下面买贵不说,缺乏参谋,我是这方面的专家。我是专家?!你封的啊,我只不过比你多用了几年电脑而已,啥时成专家了?他说甭管什么专家不专家,我就信你了,我把钱拿给你,你一定要帮我买!后来他果然把钱给了我,我也就冒充专家去帮他买了一台,总之那是品牌机,人家不是卖一天两天,里面没有什么“水份”的。但是电脑拿到家就出问题了:网速慢,桌面打开半天不显示……无数的问题出来了,怎么办?问我这“专家”啊,但是对于症状的解决,我又不在电脑跟前,只能无关痛痒的说了很多对策方法,毛病依然无法消除。朋友说我以前觉得你对电脑挺内行的,特别在城市里,对于这些还不是小菜一碟。我说我不是什么狗屁专家,你硬要我买,问题出来了吧?你自己愿意舍近求远跑省城来。俩人理论半天,不欢而终。他怀疑我的能力或者眼力,我呢倍觉冤枉,在他眼里,我既然每天都对着电脑,就应该是专家学者,而事实上我只会操作,不会那些“修理”方面的东西,妻子也埋怨我。我说招谁惹谁了,出力不讨好,妻子说,哪个叫你每天装作什么都懂的样子,你给人的印象就是那种上知天文,下晓地理,中间还研究着空气的人。天啊!这种欺骗性的印象,居然是别人给我下的结论。

有很多时候,我在思考像我这样的人在这个城市究竟还有多少,究竟什么误导了我们要在很多时候装作什么都懂的样子,其实是生活!整个社会都在召唤全知全能的人,不然什么“点子”公司不会出现,在人才招聘上,要我们精通这,精通那,其实我们究竟对于这纷繁的社会知道多少,鬼才知道!我们懂的东西局限于我们有限的认知,我们的视线里假象尤其多,我们的迷惑伴随我们漫长的一生,所有呈现在我们眼前的不是你眼睛看到的全部,还要用你智慧的心灵去判断。

这些就像我参加的一次报社招考中出现的逻辑判断题,是谬论还是正确判断,答案在内心深处。我们很希望自己生活在假象之外,但是现实就是樊笼,我们无法逃离。假象依然存在着,于是我们看到的似乎是一个危机四伏的社会。

三、转身

一转身全世界都变了,所以古人才会说,“再回头已是百年身”!人生轨迹就此改道,跌入往事的我们会发现所有的转身成了追悔,转身间爱人走远,亲人离散,紫陌红尘,红颜青丝染白霜,童稚少年成老弱,人生在转身间如饮隔世的苍凉。有时我们因不得已而转身,有时我们因错误而转身,轻轻的一个动作,微小的一个举动,我们已来到幸福的门外,再去推那扇我们转身后才发现的幸福之门,却看到那门已经生锈;那个心仪已久的女子,你用整个生命去爱的人,囿于你的羞涩,你没开口,转身离开,你发现她也是那么爱你,可是你们都选择了转身;我们挚爱的亲人在我们转身远离的时刻,被埋入时光的深处,我们无奈的手做出的是凄凉的呼救。这世界很多时候不容许我们转身,我们没有回旋的余地。

记得我小的时候顽劣异常,那时的我不知道什么是我要遵守的,什么是我应该惧怕的。我偷邻居家的桃子,趁着暗夜在高高的树上攀爬;我领着一伙我的死党拔了那可恶异常的老太婆家的荚豆;夏天到来,尽管父母一再叮嘱我不能到水塘里去,但我依然在里面驰骋纵横,不亦乐乎;最后我和村里大我几岁的二流子成了朋友,伙伴侧目,大人摇头,一时间我似乎成了人人觉得不堪的人。那个下雨的午后,我和他去村子西面的破窑烧蚕豆。这次烧蚕豆严格意义上说,改变了我以后的人生道路,假如那时我还为自己负责,想想将来,但是那时我没有要为自己将来负责的打算,那时尚在懵懂无知啊。

其时,我母亲带着我一人在云南,继父在河南,继父的姐夫,也就是我的大姑父在他唯一的儿子遭遇车祸后,打算把我接到昆明去接受最好的教育。因为我的这位姑父当时在云南省供销社工作,云南省供销社那时是个富得流油的单位,这些自然跟我国特定历史时期的国情有关。他有这个能力给我接受最好的教育,他会把丧子之痛后的全部爱转移到我身上,甚至还准备把他的第五个女儿嫁给我。因为继父的原因,我们间是无血缘上的半点牵连的,这就好像荣华富贵一下子堆积在我面前一样。那天母亲把我在昆明要穿的衣服洗得干干净净,折好放好,我回来就可以和大姑父上车去昆明了。但是那时我正和那个所谓的二流子大朋友忙得热火朝天,蒙蒙细雨里烧蚕豆的香味粘住了我的脚步,我想不出这世上还有什么会比烧蚕豆更有趣的。假如我转身回去了,不吃什么狗屁烧蚕豆,那么我以后也就不会遭遇一系列的人生磨难了,但这世上没有“假如”,只有事实,既定的事实,无法改变的现实。大姑父等了一下午,因为急着赶时间,他开着车走了,那一走把我人生轨迹拖得变了形,直到今天他还在说我,因为现在我们都在昆明。但我能在昆明,是我兜了很多圈子,吃了无数苦头才来到这的,如果当初跟着他来,那我就顺理成章地成为地地道道的昆明人了,也许我也就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小市民,但这倒不是我希望的。母亲在那时不是咒我,而是“嫁祸”于烧蚕豆和那个大我很多岁的朋友,虽然这二流子朋友而今已长眠于地下。而我丝毫不怨他,我在多年以后把一切归于命运的安排,我就是多灾多难的命,像唐僧取经一样,不遭够那么多难,似乎难成正果,但想想命运之神究竟在哪谁说得清。

青岛哪有治疗儿童癫痫病的医院癫痫大发作还能治疗好吗癫痫病的预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