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作经验 > 文章内容页

【丹枫】那个人(外一章)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写作经验

想写那个人。

并且清楚,写出来会石破天惊。

我对我自己了解,我会把美好的东西撕给世界看,作家们说:这是表现悲剧的方式。

但这是个正剧。

车在夜的深处以哗哗的发音划过,我知道外面的路属于每一个在走的人。

我在深夜走不出来这样的感觉,但我用键盘发表怀念。

强盗总把最贵重的东西放到贴心的地方,我却只敢把你放在心里最泠的角落。

我常常写诗歌,但却不敢写你。因为你藏在我生命不可见人的角落。

翻看了《圣经》翻看了佛经翻看了《可兰经》,甚至还看了一些马列毛泽东的著作。

家里满满的书柜,解决了思想的苍白,却没有照亮那个地方——你站的位置。

我把深夜缴给那些懂得我的键盘或者符号,让他们排列成为生动的生活,思想温暖或者单薄,全靠另一个生命的思想来取火。

人在高处了,打一个喷嚏就能够惊动小半个世界。

人在夜晚了,思想放个屁也会变成生命里香香的。

真的做不到完全的清,因为这个世界太浑了,真的也做不到完全的静,因为外面声音太杂了。

能够做的,我可以想你,想你和我的三个孩子。想你和我们的温馨的世界。

你在我无边无际的网外,你在我铺天盖地的雨夜,你在我的无声无息的寂寞里。

放心吧,我明天不值班就回家,因为你是我絮絮叨叨的好老婆。

◆有一种爱叫慈悲

八月二十日,精神小恙,为俗事烦燥无比,打电话给邻居李哥,他却因为感冒在家养病。遂邀到太行山地的农家走走。出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五点,因此只去了焦北不太远的中站区——龙洞乡的双泊池自然村。

雨后的太行,别有一番将近秋天的妩媚,那些仍然开放的不知名野花,给我尚在小恙的精神,带来了莫可名状的兴奋。我清楚,而且不容置疑的清楚:我的世界只属于大山,我的灵魂只钟情于大山的灵魂。

在双泊池村口,我在一边静静的听着,李哥和村里老农的交谈,那是带着泥土般朴实和芳香的话语,一对一答中,绝没有山外城市机关里的含沙射影,更没有温柔中的刀光剑影。

那一刻,我知道我的心是软的。

那一刻,我知道人的本性也是软的。

都说环境改变人,什么时候我们的环境让我们的心变得如此坚硬?

转了一圈,看足了古色古香的石头房,也给老李讲了这里当年八路军游击队,在这里大摆地雷阵,戏弄小日本的故事。看看天色将晚,吸足了自然的清新。拔步欲走时,却鬼使神差地走入旁边一家,还是石头的园子,还是普普通通的山里农家,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嫂在烧锅做饭。

在她和李哥的闲聊中,我们知道,她家爱人姓郜,在村子里的石灰窑出苦力,收入微薄。

而她却有一个勤奋好学的孩子,在焦作十一中考上了河南师范大学。为了筹措师范学校还不算多的几千元学费,孩子也去了许河附近的“农家乐”打工攒钱。

在那简陋得不能够再简陋的石头房里,我看到贴了一墙的孩子的奖状。

我感觉有一点点的潮湿爬上心间。

这种感觉,在我五年前到伏牛山区碰见关颖鸽一家子的时候有过,正是那一种感觉,使我和媳妇当场决定要和鸽子和高佳洛结成对子帮助她们。

这种感觉在一年前到大别山商城县黄柏山村小学的时候有过,正是那一种感觉,使我下定决心,给在大别山附近的息县一个中学里寄上了1500元,以帮助最困难的三名好学生。

这种感觉,在汶川大地震的时候有过,正是这种感觉,使我毫不犹豫地缴出了2800元的特殊党费,媳妇在全家已经搬离老家的情况下,又回到村子捐了100元,孩子在学校捐了100元,分别成为单位,村子,学校捐最多的人。

其实我清楚,纵是你穷尽一切,你也帮不了所有需要帮助的人。而且我非常清楚,面对这个世界,我仅有的一些些的向善举动,根本不足以改变这个世界弱肉强食的冷漠。更不足以改变这个多少有些扭曲的道德体系。

可是,我还是总是毫不犹豫。

真的不是为了什么名呀利呀,也不是钱多了烧的真没有地方消费。

只是看见那些贫穷而坚韧不拔的孩子,心中不忍。

当看到不多的钱解了燃眉之急的时候,心中就舒服无比。

我清楚,我捐只是想美好我自己,我捐只是在救赎自己的灵魂。这是基督教里的理论。

我的邻居医生告诉我,人办恶事的时候身体会分泌毒素,精神也紧张不安,而办好事的时候,身体会分泌一种镇静的东西,有益身心。

帮别人其实就是帮助你自己,救别人其实就是度自己。

出来的时候,我告诉郜家的大嫂,最近我们还会再来,我们会带着真情带着暖意再回大山。

相信我们,遇见了就是我们和孩子的缘分。

世界上有一种爱,他的名字叫慈悲。

武汉专业治疗癫痫医院陕西治癫痫哪里比较好江苏癫痫病哪治的好沈阳哪里的癫痫医院效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