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作经验 > 文章内容页

【丁香•守望花开】把每一个日子都过成春暖花开_1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写作经验
破坏:随州哪家医院能够治疗癫痫 阅读:1754发表时间:2018-04-03 07:39:41

【丁香•守望花开】把每一个日子都过成春暖花开(散文) 被检查出肺癌晚期之后,姐夫的日子屈指可数。
   检查,住院,穿刺,化疗……两个多月,一切的努力都只是努力。姐夫对姐说,咱回家吧,给孩子留一点积蓄。再这样下去,我倒了,大家都倒了。姐说,有一分钱咱也得治。病好了,钱我们可以一起挣。说这话的时候,姐的眼里一片茫然……
   去年冬天没有雪,湿重的霾一直让人喘不过气。寒凉里,姐害怕姐夫熬不过去。每一天她都焦急地向窗外看,盼望着春天能早一点来。春来了,暖也会来,人的心情也会随着春天的暖而复苏。所以姐一直等,等春风和煦,等阳光明媚,等春暖花开。
   黑龙江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吗化疗,每两周一次。每一次化疗,仿佛都得要姐夫一次命。年前,托熟人去问主治医生,接癫痫大发作还能治好吗二连三的化疗怎不见好转?医生私下里说姐夫的病已接近膏肓,化疗只是一次次暂时的身心上的安慰。家属不要求,我们也无法赶病人走。那人回来小声对姐说,化疗效果以后会不大好,不妨拿几副中药回家喝喝试试。姐一下子没了主张,欲哭已不再有泪。刚过五十岁,就能眼睁睁看他在家里等……
   姐仍然坚持给姐夫化疗,姐夫死活都不愿意去。没办法,只能熬中药当茶喝。每一天,姐夫都是强颜欢笑地坚持。微笑写在脸上,疼痛写在心里,那种极度痛苦的表情似乎随着伪装而扭曲。看姐夫额头上豆大的汗滴,姐就会一边擦拭一边止不住地询问,要是疼就叫出来。姐夫佯装着说不疼,就是药有点苦。良药苦口,医生说喝了几副中药就会好起来。姐夫像个听话的孩子,打针喝药不再有所拒绝。
   春节刚刚过,偏又落了一场雪。看到落雪,姐夫有太多感叹,仿佛这是他最后要见的一场雪。那天,他在雪地里和小孙子一起河南哪家医院治疗羊癫疯比较好堆了一个大雪人。他告诉刚能学说话的小孙子,这个雪人叫爷爷。第二天,第三天,雪人一点点化去。他似乎有太多悲伤,一连好多天精神状况都不大好。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到了这个时候,姐夫仿佛才觉得生命如此短暂,亲情如此珍贵。要是过去不多抽烟不多喝酒就好了,说不定还能再多陪家人走上个十年二十年。面对姐,姐夫似乎有太多遗憾,但更多是后悔。后悔当初没把身体健康当作一回事,后悔这些年没让姐和孩子过上太多的好日子。一切都已晚,仿佛再也回不去。姐夫说,他不是怕死,他是觉得自己走得有点早,对不起姐和孩子们。他怕自己走了以后,姐会更加孤单和难过。姐说:凭这点,咱就得好好活。姐夫一边点头,一边努力地喝完一碗碗难以下咽的苦草药。
   吃饭算是一件极艰难的事,关键是吃不下。为了姐和孩子们,姐夫每天努力坚持多吃一点点。中药是不能再喝了,再喝就要吐血了。姐夫一阵阵疼在身上,姐和孩子们一阵阵疼在心里。无计可施的时候,母亲建议姐和姐夫都去做做礼拜。这是个好主意,我跟姐说,一来可以出去走走,散散心。二来有了精神寄托,痛苦也会相应减轻一些。有病不可怕,怕就怕一个人没了精神。精神上的医治,或许是这个时候最好的治疗方式。要是一个人精神崩溃了,那这个人就真的完了。
   后来,姐夫很乐意跟着姐每个周末去做礼拜。
   姐夫查出病后,一开始我没敢告诉姐,也没敢告诉姐夫,只告诉了孩子们。孩子们想哭,我让他们到外边哭够了,把脸洗干净再回来。一家人相互地隐瞒着,大家认为大家都不知,其实大家心里都已知。
   春节过后,我去看姐和姐夫。我是带着高兴去的,我不想她们一大家子每天都处在愁眉苦脸的阴影中。
   到的时候,家里没人。我心里有些儿紧张,打听才知姐陪姐夫到田园里散步去了。沿着邻里告诉的方向,我看姐正搀扶着姐夫走在一片油菜的花海里。没敢打扰,我只远远地看。看他们依偎着,走过小桥,走过麦地,走过杨柳依依的河道。阳光的暖,沿着风的方向,扑向每一个有生命的角落。我看到春天里,生命最初的唯美。我的心似乎一下子轻松了起来,也温暖了起来。
   回来的时候,见他们一脸的春意盎然。我紧紧地握住姐夫的手说:珍惜现在,过好每一天。姐夫微笑着示意地点点头,似乎在告诉我他会把余下的生命过成一季季春暖花开。
   上一周去姐家,就觉姐夫离我很远,仿佛是隔了千山万水的。他不再说话,只闭着眼。这个春天,似乎早与他无关,这个世界也似乎早与他无关。他的脸和手还有脖子,都肿胀得看不清模样。我到了,也不见他打招呼。他半蹲着抽搐,只在疼痛间吁着气。他的话很少,少到连一个嗯字都不想轻易吐出来。饭,早已不再能吃得下。觉,早也不再能睡得安稳。他在等着那一天的到来,等得很无助。我跟姐夫说,能吃就多吃一点,人是铁饭是钢,要把自己的命照顾好……我的话语无伦次,天一句地一句,不知该往哪个方向说?姐夫点着头,点得很轻描淡写。好一会,才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活着好。姐夫不想走,看得出,他对这个尘世似有太多的留恋,太多的牵挂。天热。秋后。再走。姐夫几分钟才蹦出这几个字。我不再能言,有泪也不敢落,只眼睁睁地呆看窗外被雨水刚洗过的一片蔚蓝。
   他想等到秋后,大家都忙玩了,天渐凉了再走。姐夫的话,说得让我心酸。
   一段沉闷之后,我开始讲一些从前开心的事。他不抬头,从一丝丝颤动里,我知道他在努力地聆听。此刻,我怕这些美好的回忆会伤到他,所以一直很小心。生命面前,我不知道此刻该如何安放时光里那些曾经的开心与美好。
   强迫自己去安慰别人,其实也是对生命的一种负责。
   姐夫常说,人再犟也是犟不过命的。人生无常,我一直不相信命。看过姐夫,我似乎对命另有了一层解读。姐夫,是他自己要了自己的命。多年前,我就跟他说,酒不要多喝,烟不要多抽,累了困了就要多歇息。他不信,总认为自己是头牛。
   不想,五十刚出头的姐夫,偏要在这个大好春光里,向死而生地与病魔抗争起来。
   去年春,兄妹几个在姐家聚。那日,姐夫身体还算硬朗。和他对坐着说话,只在方寸间。那日,我们喝了酒,猜了拳。那日,我们谈了天,说了地。那日,姐夫的笑容,灿烂如菊。闲谈里,姐夫对未来拟定了千万般的奢望。他的每一份设想似乎都是那么的完美,那么的周致。姐夫说,等今年麦收后就去南方,先挣点儿钱买辆电动三轮。拼个三五年之后,等手头宽松了就回家来。回家来将东屋平房打倒,换成两层泫浇的小洋楼。再把门面房向南拓宽到五米,然后在院子里栽上几树樱桃、几棵石榴,再养几只猫和狗。没事了,就和姐姐一起养养花,种种草,喂喂小鸡小鸭。等几年老了,干不动了,就学陶渊明,在家筑篱种菊,与儿孙们一起享受天伦之乐。那天热热闹闹,直到夕阳要落山。
   只一年时间,姐夫就……
   回城的时候,我对姐夫说,过些日子再来看你。姐夫眯着眼不说话,也不点头。
   一路颠簸,似乎不再想言语。看过姐夫之后,就觉自己对生命开始有了更深层的理解,然而更多是敬畏。我跟自己说:生命不易,从此后,我要把每一个日子都过成春暖花开。

共 2621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