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作经验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江南】由此想到(散文)

    近日,一至亲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突然逝去,使人伤感,使人沮丧,过程是她早上起来,吃过早餐,然后在客厅里慢走运动,可不幸就此发生,跌倒昏迷后家人及時送院也于事无补,走了,永远地走...[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变迁】幽曲四章(征文·散文)_1

    一、压迫我在监考。我面对着无数的背,整个考场中学生的后背都对着我,我感觉潮水向我袭来。带着胁迫,我从无聊中感知到宁静的可怖。我的身体仿佛失去了一层保护,在空气里无端地沉沦,感...[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江南】光棍(散文外一篇)

    (一)光棍光棍今年五十多岁了,弟兄三个,光棍是老大。光棍是有名字的,由于一辈子没娶过媳妇,村里人就管他叫光棍。时间长了,人们几乎都不记得他的真名了。不熟悉他的人,还真以为他的...[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丹枫】那个人(外一章)

    想写那个人。并且清楚,写出来会石破天惊。我对我自己了解,我会把美好的东西撕给世界看,作家们说:这是表现悲剧的方式。但这是个正剧。车在夜的深处以哗哗的发音划过,我知道外面的路属...[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丁香·旧事】盗亦有道(散文)

    早晨,我还在睡梦中,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一般在这个时候敲我房门的应该是本店员工或老板的熟人。我麻利地套上裙子,把头发用手向后一拢就去开门了,是吧台的杂务员欢子。他瞪着...[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宜君小江南的前世今生(散文)

    小江南,是人们对北方某些地方的美丽风光的比喻和称赞,宜君的山岔川就是这样一处小江南。提起山岔川我非常熟悉,高中还没有毕业的时候就经常跟上同学往那边跑。那时候的跑是真正的用腿跑...[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那些年的记忆(散文)

    那些年,国很穷,家很穷,我们都很穷很穷。没有玩具,没有零食,没有新衣服,但那些年留在灵魂深处的往事,如同一颗颗璀璨的珍珠,被记忆串成幸福、温馨的项链,时不时拿出来玩味......那些...[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菊韵】风的呼唤(散文)

    那是一个多风的季节,暮春的天空,漂浮着几团棉絮般的云朵,被肆虐的狂风驱赶着疲于奔命,跑马射箭般地躲向远方的天际。狂风依然穷追不舍,狠狠地把云朵撕碎,抛得无影无踪。半天空,人们...[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丹枫】爱莲者再说(散文)

    现在是夏,可转眼间就会到“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的秋冬交替时刻,那时在风霜的威逼下,莲渐渐风干,便成为枯荷。但她叶枯根未枯,她又在为来年蓄积能量,等待厚积薄发的那...[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平凡·情】我是你的眼

    嫁给他的时候,她二十三岁,他二十岁,她大他三岁。  在农村,这个年龄,算是老姑娘了。但她之所以晚嫁,不是因为自身有任何缺陷,而是要给弟弟先...[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