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文章内容页

【风恋】往事(散文)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悬疑推理

人的一生有许多的无奈和辛酸,而恰恰是这些无奈和辛酸,让我们见证了生活的美好和人性的伟大。让我们在每一段征程上都怀有一颗感恩的心。

——题记

揉着酸痛的老腰,又让我想起了十四年前的往事。那会儿就是为了让孩子从小就受到良好的教育,早早地就把他们送出来读书。开始的那种不舍,只有暗暗流泪,大儿子从小就特别的懂事,也是一个人偷偷哭,不让我知道。儿子的老师,也是我中学的老师,孩子放在他家还是比较放心的。那时两个孩子在镇里读书,每月的生活费都是一个问题,为了增加收入,我和夫把心思都放在了田地里——种西瓜,种胡萝卜。那年我们还养起了羊,五十多只黑头羊,每年都忙得不亦乐乎。随后,我们又种了二十亩的西瓜。天随人愿,瓜势长得特别好,看着满地又大又圆的西瓜,心里有说不出的喜悦。

记得那天是西瓜开园的第一天,夫找来了几个人帮忙摘西瓜,记得好像有四五个人吧!西瓜长得可真不小,每个都有十多斤重,那会儿的我和夫,喜上眉梢,一直笑不停,都快笑得合不拢嘴。说真的,那是真的开心呀!孩子们的一年费用不用愁了,能不开心吗?那时除了种地那点收入,别的也没什么收入了。由于家里就剩下夫和我,每年瓜开园,我们就连人带羊一起搬到山上住。

那天我们摘了满满的两车大西瓜,高高兴兴地回到家后,我便开始做饭,夫去商店买菜,许久未回,我心里暗暗思量,都出去这么久了,饭都好了,怎么还不见回来,他平时可是一个干活麻利的人。一大早我们就是上山摘西瓜呢,我也不好意思让弟弟出去看看他。在心里自己安慰自己,再等等吧,也许有什么事耽误了。我心不在焉地往桌子上收拾碗,突然间有一只碗从我手里滑落,奇怪的是没有碎。这时就听见外面有人叫我,弟弟们出去了,看着表情都很奇怪,我也奇怪:“怎么啦?刚刚不是还有说有笑吗?”这时前院的王二嫂走了进来,说:“你去看看吧,你家立柱让老邵家的孩子骑摩托给撞到石头垛上了。”当时听了感觉心一下子就要跳出来了,手也颤抖,我和弟弟们匆忙跑了出去,就在我家的前一个路口,好多人聚在那里。当时夫的脚上都是血,我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夫还笑着说没事没事,就是擦破了皮而已。我回头看看撞夫的是东头家的广财,他还是个十七八的孩子,吓得在哪里发抖。一个孩子早吓得傻傻的了,看他那个样子怎么忍心责怪他,连忙安慰他说,别怕没事。夫的脚还在流血,家里这地方还没有医院,弟弟只好带着夫去离家八里地的工农医院了。

不一会夫和弟弟就回来了。好在没有伤到骨头,可是已经肿得不敢动了,安排好夫打上点滴,我就让李广把我送到了山上。

来到山上一看可完了,羊圈里的羊一个也不见了,当时我就傻了。难道是丢了,弟弟也不知道怎么办了。我尽力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看看四周没有破漏的地方,我看看圈门,原来是没有系好。羊也饿了一上午,或是跑出去了。我让弟弟回家找人帮忙找羊,那时的心情别提有多糟糕了,就像这个糟糕的季节。羊群跑到谁家地里大吃一顿也够呛呀、我顺着每天放羊的路线找,连一个羊的影子也没看见。当时我真蒙了,傻了,泪水强忍着,小弟李广蒙了:“嫂子怎么回事?”“羊被偷了。”我和夫在山上放羊也有几个年头了,可从没发生过这种事,不可能。四周没有大车的车印,一百多只羊也不会轻易被装走。那会电话也不多,只有回家打电话叫来人找。

来了十六个人,大家都四处找去了,我呆呆地望着四周一人多高的庄稼,去哪里找呀?完了。我漫无目的地四处走着,已经4点多了,一点消息也没有,我大喊着妞妞,妞妞,回答的只有风声.我几乎绝望了,又大叫了几声。天呀!我听到了妞妞的声音,幻觉吗?我静下心来,仔细倾听,又听到了叫声,真的是妞妞,我顺着声音飞快向那里跑去。跑着,跑着,声音越来越近了,真的是我的羊儿们,它们在一块蜀子地里,津津有味地吃着。我把它们赶到路上,它们的肚子大大的。我数了数,86个,赶紧打电话,他们也找到了两帮在工农的场子里。总算有惊无险,这是妞妞的功劳。

妞妞生下来,羊妈妈就离开了它,是我亲手带大的,每天像个孩子似的依赖着我,对我十分亲近,要不是妞妞,还不知道找到什么时候呢。那时的羊儿们,就像我的孩子们一样,我特别地喜爱它们。用夫的话来说,我能听懂羊语,羊儿们也能听懂我的话。

惊险的一天过去了。晚上我看着夫的脚又心疼又发愁呀。这摘下来的西瓜还得去卖呀,真的让我头大呀。整个一个晚上我都是在愁绪里度过,天没亮我早早就起来了。看着这两大车西瓜我是又喜又愁,我无精打采地收拾着,夫看出了我的心思,说:“别着急,我能开车卖西瓜,你在家放羊。”看着他那大象似的脚,我都不知道怎么安慰他了。这时候我听见有人来了,迎出去一看是小宝和广财。小宝是我这几个弟弟里最懂我心思的人。我们的相识是一次偶然,虽然在一个村子里,也不是很熟悉。那年雨水特别好,由于老下雨,趟地就延迟了。玉米长得太高,四轮车老式的就进不去了。那天我和夫从地里回来,看到小宝在自己地烦操地抽着烟,我就知道他有事了,我们把车停了下来。那会他还是个十七八岁的孩子。我们闲聊时才知道他是为车趟不了而发愁,他家有一百多亩地。我说:“可不用愁,我家的马上完事,明天就用我家车吧。”他当时一愣,看看我,又看看夫,夫说:“对,明天就给你家趟地吧。”他开心地笑了。第二天我就让夫把车给小宝开去了,不一会夫就回来了,说:“你也去帮忙吧,没人追尿素。”就这样开始了我们两家的交往。以后的每年种地,趟地我们都是在一起,合作得非常开心愉快,他们待我和亲姐姐一样。

小宝进门就说:“我怕三姐着急,来帮你们卖瓜,广财也要帮忙去。”可想而知,我当时的那种心情,真的无法言表。广财和小宝年龄差不多,平时也没什么来往的。我的意思不想让广财去。小宝把我拉到一边说:“三姐,他撞我大哥的事情没敢和家里人说,他意思是我大哥脚走不了,他在家也待着,不如帮帮忙,抵了那医疗费。”我当时就说,我们压根也没打算和他要医疗费的,一个孩子,谁忍心责怪他。小宝说那就让他和我们去吧。和夫悄悄地说了下,夫说:“让他去吧,你们也好有个伴。”就这样我们吃过早饭就踏上了卖西瓜的路程。我们那会要到偏僻的地方去卖西瓜的,而且是用小米玉米换,回来我们自己再去卖小米玉米,那样的话能多卖出不少钱的。

一路上,我们姐三有说有笑的,我坐在高高的西瓜车顶上。我们那会儿的四轮车都是在斗上装满,再用一米多高的木方在围上一圈的。所以坐在上面可以远眺。用俩弟弟的话说,他们的姐姐呀,高高在上。我们要去的地方离我家有七十多里路吧,过了香山那里,刚刚下过雨,路面泥泞,再往前走就是乡间小路了。那会我们还打趣说,这雨怎么没下到咱家那儿呀。那可美了。我坐在上面虽然感觉有些晃可也没在意,平时小宝是一个开车特别稳重的人,就在我们的嬉笑时,前面出现了一条河,看着很深,四周有车轮打滑的痕迹。小宝风趣地说:“我们往边靠靠吧,要不车可就惨了。”我说:“我也不懂开车的事,你做主吧。”

突然间,我感觉一阵剧烈的摇晃,等我睁开眼睛时,我的脸已经和泥水贴上了。我当时就喊小宝广财,他两异口同声地告诉我他们没事,我的心才稍微平静点,这时才感觉腰阵阵的痛,我慢慢地从水坑里爬起来,他俩惊讶地看着我,我怕他们害怕,就故作镇静:“你们没事就好。”小宝指了指车,那会儿的我哪顾得车呀,绕着他们看,他们说车头压根就没怎么样。就是车都向一侧倾斜过去了,这下我悬着的心才落下来,心里暗暗庆幸,老天保佑他们都没事。我这才注意车,原来车斗倾向了左侧,一个车轮胎立了起来,那个河里都是鲜红的瓜瓤,看他们愁眉苦脸的样子,我心里真的不是滋味。

对于二十一二的俩孩子来说,真的让他们委屈了。可事情出了就得收拾局面呀!我开着玩笑地说:“今天呀,这小河有福啦,尝到了咱们的美味大西瓜,估计河里一会都长出鲜花啦。”说这句话时,我才感觉到自己的嘴里有沙子,吐了口吐沫都是泥土,原来我掉下来正好是嘴巴对照地,那会儿没有镜子,估计那会我是一个十足的大花猫呢。

天气还挺早的,已经有人开车陆续地出来了。我看着那地上,车上的西瓜,那会真想都推河里,“怎么就这么倒霉呀,一个接一个的事件,让我喘不上气来。”想着想着,心里一阵酸楚。这回距离我们卖瓜的地点还有差不多二十里路。“算了”,我临时决定,“就地解决,哪也不去,碎了的就都不管了,裂开的就送人。”那会去村子里能买一毛钱一斤,我们就八分钱一斤处理。好在我们那离村子不远,有买完西瓜送回家的回村子一说,便来了好多人。大哥大姐们就算帮帮我们吧,每家买完我都又送一个,我至今还记得有一个大姐衣着朴素,穿着家做的布鞋。我们把西瓜处理掉,是那个大姐招呼人帮我们把车压过来的,我便多送了她五个西瓜。她怎么也要给钱,我就说:“还得麻烦大姐,我去你家洗洗吧,要不我这满身的泥巴怎么回家呀。”

到了那个大姐家,我洗了洗脸和身上的泥巴。你说说,那会儿的我有多傻,心疼我的衣服了。那衣服是我和夫订婚买的呢,是一个两件套,白色的,我特别喜欢的一件衣服。那个大姐要留我们吃饭,我们怎么还好意思打搅人家。委婉推辞掉了,就开车往回走,路过一个商店,我们买了点吃的就回来了。

回到家里夫看到我的样子,就问:“怎么啦。”小宝自责地说是他开车没开好。我就抢着说,“什么事也没有。”我看那小河可爱就在里面洗了个澡。夫好像明白了,就笑着说:“没事,你三姐呀,就爱河呀、花呀、草呀的。”可小宝还是不开心,后来好像说起我教小羊跳舞的事他才笑了。具体的我已记不太清了。我那天做了几个小宝爱吃的菜,然后讲了好多有趣的事,小宝才真的开心了。晚上我的腰就开始隐隐地痛。

我和夫都很庆幸,幸亏没有多大事。十几年过去了,每每想到这件事我都是心惊肉跳,想想多后怕呀。也是从那年开始我再也没种过西瓜了。

人的一生有太多的“意想不到”和坎坷经历,但无论如何,只要心怀感恩,一切都是美好的。我一直都非常感谢这么多年以来一直默默帮助我们的亲人们。来到镇上九个年头了,我经常会和孩子们讲起以前的事,希望把这颗感恩的心种植在他们的心里,愿他们在未来的征途上拥有感恩。

北京市有专治羊癫疯的医院吗陕西的医院哪家治癫痫更专业?江苏靠谱癫痫医院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