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文章内容页

【山水】秋语 _1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悬疑推理
无破坏:无 阅读:1439发表时间:2016-10-19 12:27:52 一场秋雨一场寒。清晨的露珠挂在草叶上都沁着白霜,秋半了,富贵的黄色铺满了大地。该黄的都黄了,该红的都红了,几片黄叶打着旋儿恋恋不舍地从母树上坠落,几朵干瘪的小花蕾还在努着劲儿打籽完成自己的轮回,满眼的绿色渐渐退去,或许一场疾风,或许又一场秋雨,萧瑟的秋天就接近尾声了。   小城的城与郭分界不是那么明显,稍微往边上走走,就能看到感悟到秋天的话语。这是一个紧邻国道的小村,路边的坎上坡下就是小村和庄稼地。顺着公路就这么一拐就进了村界,恍然间现代城市的文明与村落原始的朴质就这么不搭界的在视线中融合了。   各种颜色的喇叭花开得正旺。这株粉色的,恣意缠绕在玉米杆上,喧宾夺主把今年的玉米杆都遮住了;那株紫色的,霸道的把邻居小榆树遮掩的几乎都看不出模样了。这是什么味道,臭烘烘的。闻着闻着就熟悉了,却原来前面路边上摊着一大堆牛粪。前些时来过这儿,这是村西头孤零不靠的一家,几头奶牛就散养在路边。忽然隔墙传来牛哞声,看来主人已经把牛圈起来了。   小路的一侧有几棵枣树,呵,晚熟的青红间伴的大枣儿还密匝匝的垂在树枝上。紧挨着的酸枣棵子上结满了红彤彤的酸枣,忍不住摘几粒,口中顿时生津,哟呵,酸,贼酸。心里暗想,也不知小时候是怎么吃的,摘一回酸枣怎么也得吃它好几衣兜。   孤零村民家的街门敞开着。看得见门道里码放着生活用的家伙什,这,这人去哪了,也不怕丢东西。有夜不闭户一说,昼敞大门少见,看来主人走不远。果不其然,不远的低洼处,一位农家妇女正拿着一只小红塑料桶悠闲地摘酸枣。此时此景,情趣,野趣,闲趣;看家、养牛、摘酸枣全不误。   这家主人看来挺有情致。院门口栽种着长势极旺的草花,花朵硕大,红紫混搭,生机盎然。街门拐弯处停着一辆面包车,车后玻璃上贴着“鲜奶”字样,看这车武汉羊癫疯哪家医院治最好咋这么面熟,哦,对上号了,每天早停在小区门口的鲜奶车就是它。   这里的土地见缝插针的被利用。这里种的是几垄大葱,那里种几畦秋白菜,一块巴掌大的地块上还种着“心儿里美”,紧挨着种的是胡萝卜。那胡萝卜樱长得翠绿发亮,橘黄色的胡萝卜已经呲出了地皮。坎下的地里还有叶子已经发黄的毛豆,秧上还挂着少许的青豆角,看来勤谨的主人已经收获过一茬了。   这是什么,干黄的玉米杆儿上长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想起来了,当地老百姓管它叫“乌蔑”(谐音,其实学名称“乌粉病”),这是庄稼出穗的时候基因变化所产生。记得小时候没少在高粱地、秫子地里打这种东西,但凡没出穗的,用手捏上去硬硬的,基本可以认定是“乌蔑”。尤其是高粱“乌蔑”,长长的、白白的、胖胖的、内心黑黑的,菽子地里的则小许多。这东西吃起来口味不错,要是稍微老了,吃进嘴里能冒出一股黑烟,挺噎嗓子的。   沿着村边的小路徘徊着前行,这儿瞅瞅那儿瞧瞧:杏树的叶子已经黄中泛红了;满地的荒草穗满叶干绿意缀存;尤其是苍耳,结满了“小狼牙棒”;灰灰菜已经改变了初始模样,长得高大苍老;猪毛草更是扎扎巴巴呈现出球状;羊奶角已经炸裂吐絮;喇叭花也结出了黑黑的籽儿。一种叫不出名字的野草结满了细细的毛刺儿,千万少碰它,粘在身上袜子上很难清理掉,小时候摘酸枣的时候没少挨它扎,一旦穿透,刺在肉上生疼生疼的。   地脚的几棵“鬼子姜”倒是郁郁葱葱,株顶端开着小黄花。这鬼子姜样子像极了姜的模样,是当地人淹碎酸菜时的最佳配伍,吃到嘴里鲜香脆,很解油腻。   小村分坡上坎下。坡上自然俯视坎下的屋顶,放眼看去红瓦红墙绿树成荫,屋顶上都整齐安装着太阳能热水器,很养眼。站在坡顶就能接触到坎下的树冠,淤生的小榆树到处都是,还能看到村民家中围栏养的羊和牛,小猫小狗也不时的在院子里窜来跑去。   啪,啪啪,几声清脆的炸响从田间深处传来,一群喜鹊差不多得有二三十只濮阳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的样子,惊叫着飞起。喜鹊这鸟,这几年太多了。君不见树上、电杆上、铁塔上到处都是鹊窝。亲眼见过电力工人拿着长杆捅鸟窝,还在电杆上装了驱鸟器,一种类似风车样的器具,这种装置又旋转又闪亮,看来效果不咋样。这喜鹊是荤素通吃,公路上压死个猫狗什么的,地里的垃圾堆附近都能见到它们的身影。现在地里还有葵花、国光苹果一类的作物,要说这喜鹊抓在葵花盘上吃瓜子也是好手,一旦进入果园,专拣红透的果子吃,想来这几声清脆的鞭炮声是农家主人不得已而为之的无奈之举。   小路径直能通向山里。远眺,山岗上布满了风电轮,近瞧,山脚下的塑料大棚反射阳光,要知道,那大棚里种的可是香甜的草莓。又一户人家隐现在树荫中。门口小道边垒着少见的石头梗,街门更简单,一头是拼凑的砖垛,一头是一根木棒拽着一片铁丝网。好多年没见过这样的场景了,这就是独门独院的“楼宇门”,这就是接地气的家门。   空旷的地里长满了荒草,不是没人湖北癫痫治疗正规医院种,开春的时候这里的土地就被征用了。隐约看见施工处的彩色围栏,几辆大型机械正在修路,一条更宽更平整的路。地下深处原始的黄土被搅扰了,被翻开了,呲牙咧嘴。   昨天刚下过雨,吸吮土地草木的清香,当然还混合着牛粪的味道。路边爽透的玉米叶子被微风娑出了好听的声响,树梢上的红枣野酸枣显摆的招摇着,几声牛哞声再次传来,它们好像在对我说着什么。对不起,这是天籁之音听不懂,继而似乎又明白了什么,这是秋天的天籁之语涵括万千,也罢,心到神知……   共 208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