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文章内容页

【荷塘】爱之罪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悬疑推理
【荷塘】爱之罪(小说)
   已经上了大四,还有半年就要毕业的儿子赵林,因为故意伤害罪被检察院起诉。由于得到了被害人他高中最要好的同学董玉山的谅解和宽容,法庭虽然酌情轻判,但是,因为造成了被害人董玉山身体严重伤残,将会对他今后的个人生活和工作带来严重影响,还是判处赵林有期徒刑两年,并不得缓刑。所以,儿子必需在监狱里实实在在地服满两年刑,也就是说,他三年半的大学生涯,就此结束。
   我和她妈妈几次去监狱看他,他都不见我们,我知道他一直恨我,恨我为了一个比我小二十三岁的女孩而抛弃了他们母子。那时候,当我提出和他妈妈离婚的时候,他便拿他那一双充满火药味的眼珠仇恨地盯住我,从此再不和我说一句话。我每回去看他,他都避而不见,不管他妈妈怎么劝说,他就是不肯原谅我。
   凭心而论,我确实是非常对不起他们母子。我和前妻林湘君是大学的同班同学,是我从大一追到大四追了四年才终于击败了众多竞争对手,获得了她的芳心。这些竞争对手中还包括一位省军区副司令员的公子,一名副省长的公子,一位大型国企老总的儿子,一位香港富商的侄子,还有一位从美国留学回来在我们大学任教的洋博士,更是为她的美丽和清纯所动心,一连给她写了十几封情书,而我却能最终脱頴而出,独占花魁,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只能说是上帝助了我一臂之力,叫我成了一个幸运儿。
   之所以我说我是幸运儿,是因为那位洋博士,本来是应该排在我前边的,而且林湘君对他也很有好感,也被他的英俊潇洒所征服,倒向他的怀抱,也似乎顺理成章,也不出人们的意料,可是,林湘君的一个最要好的女同学告诉她,某大型央企董事长的千金,也是艺术系的一位年轻教师,正在疯狂追求这位洋博士,而且由她老爸和学校领导合谋,安排两人一起到海南一所大学去参加一个论坛,海南大学方面不知用了什么办法,叫两个人住到了一起。一回到学校,那位千金就到处宣扬说她已经和那位洋博士住在一起了,他也已经是她的人了,希望别人知趣点,别再第三者插足,气得林湘君把那位洋博士写给她的十几封情书全都付之一炬,再不理睬他。正是这个时候,我才得以乘虚而入乘胜追击,终于把众矢之的的校花,揽进我的怀抱之中,连我自己都感到有点不可思议。
   所以,有了这样的激励,考研时我超常发挥,一举考取了我们大学社会学系的研究生,研究生毕业后又留校任教,十几年以后,又被破格评上了教授,应该说是林湘君赐给我的爱情的伟大力量使然,我打心眼里衷心感谢她。
   可是,我却还是终于没能把握住自己,把守住一个男人应该把守住的底线,不得不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
   那是我被评为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学者的那一年,有了相当的名气,就经常被省市电视台请去作一些家庭类节目的嘉宾,林海市电视台有一个新创办的节目,叫《爱情密码》,是专门讨论爱情婚姻问题的。因为我受邀在一家很知名的杂志《家庭幸福生活指南》上,发表过几篇关于爱情婚姻的文章,还开了专栏,而林海电视台的台长又是我教过的学生,所以这个节目就非要请我做嘉宾,我就无法推辞了。
   《爱情密码》每周六晚做一次节目,因为是新创办的节目,现场录制之前要做一些准备,有不少事要作,我得提前一天,周五晚上赶到林海市。我先被安排在林海市一家五星级酒店的一个高档房间里住下,第二天白天有充分时间做准备,晚上就去现场录节目,所以,每个星期我都必需要在林海市住两个晚上。电视台叫酒店安排了一名年轻服务员专门为我服务,女孩子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长得很清纯。收拾房间的时候,她总是低着头干活,我问她话时,她也还是低着头,回答我一两个字。我要是多问她几句话时,她的那张瓜子型稚嫩白晳的脸就会绯红绯红,红得像一朵刚刚含苞绽放的红玫瑰。我觉得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别样滋味,就不由自主地多看她几眼。
   那天晚上喝醉了酒以后,我叫她掺扶着走回房间,稀里糊涂地和她发生了那种事情,那种难以启齿又激情澎湃的事情。从那次以后,我每回到林海市去做节目,都会重温旧梦,再陷温柔井中,并且越陷越深,不能自拔。我不能说是她引诱了我,第一次的那天晚上,我喝醉了酒,是我先主动的,我叫她给我在浴盆里放热水,说我要好好泡个澡,并叫她帮我擦身,事情就这样发生,这样做成了。
   以后的事情似乎就顺理成章了,每周到林海市去做节目,就会理所当然地和她住到一起。直到一年以后,消失了好几个月的她突然抱着两个刚满月的小女婴到省城我们大学里来找我,说是她给我生了两个女儿,一对双胞胎女孩,吓得我赶紧把她领出学校,安排到一家背街的小宾馆住下,我叫她千万不要乱动,等我想办法,可我刚走,她就往我老婆单位打了个电话,跟林湘君说她怀了我的孩子,是一对双胞胎女孩,并且说她有亲子鉴定的证明,是用我的头发和孩子的头发做的鉴定,还说如果不信,就到省城里最权威的机构去再做一个亲子鉴定。如果省城里的鉴定机构说孩子和我没有血缘关系,她立马就抱着孩子走人,一分钟都不在省里停留,如果证明孩子是我的,要求我必需和她结婚,必需和她共同抚养这两个孩子。孩子不能没有爹,她一个人也养活不起这么小的两个孩子。
   事情到了这一步,我还能说什么,我只能老老实实原原本本地向湘君交待我的罪行。我捶心顿足地忏悔,我狠狠地骂了我自己,说我对不起她,说我背叛了她,说我行为不轨,说我没能坚守住我们爱情的底线,亵渎了她的感情,其罪当诛,罪该万死。我恨不能狠狠抽自己几个大嘴巴。
   林湘君却没哭也没闹,只是长长叹了几口气,说:“事已至此,什么也别说了,孩子那么小,她们是无辜的,孩子不应该跟大人一起背负罪名。你走吧,儿子归我,你单位分的房子,还归你,我单位分的房子,我和儿子住,家里的存款一人一半。你今后要养活三口人,负担也不轻。暂时也不要告诉双方的单位,儿子那儿我会找机会跟他说,我找个适当的的时间跟他谈。以后,儿子还是你的儿子,血缘关系是永远也切不断的。”
   我真想跪到地上给老婆磕几个响头,她的宽宏大量,是我完全没有料到的。
   然而,可能正是她的这种与生俱来的绵软善良性格和宽容大度的心肠,酿成了她后来的悲剧。或许这样说,应该用阴差阳错和人的本性来解释吧。
  
   二
   其实事情的起因,还是由我儿子引起的,我哈尔滨看癫痫去哪个医院更好儿子所就读的市重点高中是一所住宿学校,有五分之一的学生来自市郊区或郊县,是为了照顾郊区和郊县的孩子也能有机会上最好的高中,拿出一小部分名额给了郊区郊县的考生。我儿子最要好的一个男同学就是来自远郊区农村的一个学生,叫董玉山,父母亲都是农民,家里有一个姐姐,还有年事已高的爷爷奶奶。小伙子长得很英俊,一米八五的大高个子,眉清目秀,皮肤也特别白,我儿子常打趣他说:“你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还是你妈妈是白种人?”董玉山就笑着说:“我们那边有条翠峦河,河水特别清亮,也特别甜,因为远离城市,没有污染,我就是喝翠峦河的河水长大的,所以,我们那块的孩子,不管男孩子女孩子皮肤都白。”
   每到周六周日,我儿子都会把他领癫痫药物的治疗原则和方法到我们家住,两个人在我儿子的房间里挤在一张床上,一说就说到后半夜,真的好的不能再好了,有时候我甚至于怀疑两个人是不是有点同性恋的意思,我老婆就说:“你瞎说啥?两个孩子要好,对脾气,对心思。玉山也是个本分的好孩子,跟咱们儿子能说到一块去,是最要好的朋友,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我也看得出来,我老婆也挺喜欢这个叫董玉山的孩子,可能是爱乌及屋吧,儿子的好朋友,妈妈也喜欢,也不足为怪。一到周六周日,我老婆就会做很多好吃的,一日三餐,都像是摆宴席。周一早晨还得大包小包给两个人带一大堆好吃的,还亲自开车把他们两个人送到学校。
   可是,考大学的时候,董玉山现场发挥得不好,数学还拉了一道大题,成绩不够一本二本,只能进三本。三本实际上都是私立大学挂靠在大学的二级学院,收费都相当高,不是一般家庭的孩子能够承受得了的。对于董玉山这样的农村孩子,更是可望而不可及了。董玉山也不愿意上大专,说念完也找不到好工作,还不如早早参加工作,还能早日帮衬家里。爸妈年岁也一年比一年大了,他也不应该再拖累家里了。我儿子就求他妈妈,想法在他们银行系统给董玉山安排个工作。仗着湘君在总行当办公室副主任,跟下面一个支行的领导打招呼,把董玉山安排到那个支行当了一名柜员,属于合同工,不在编内。
   因为不属于正式职工,属于编外人员,工资自然不高,也没有奖金,单位又没有单身宿舍,租房子的租金又很贵,我儿子就又求他妈妈,叫董玉山在家里住,还住他的房间。向来对儿子有求必应的我老婆,焉能不同意?何况那么大个房子,自儿子上了大学离开家,就更显得空落落的了,儿子的房间闲着也闲着,以前董玉山也没少在家里住,对这个家也算不陌生很熟悉了,过来跟她一起住,也算很自然了。
   儿子在电话里三番五次地感谢老妈,说玉山他们全家都非常感谢她,他和玉山将来一定会好好孝敬她好好报答她。听了儿子的这些话,湘君心里自然也美滋滋的,对玉山就更照顾得无微不致了。玉山更是感激不尽,每天都抢着干家务活,摘菜、洗碗、拖地板、擦窗户、洗衣服。一到双休日,更是把家里家外都大清扫一遍。一个大男人,白吃白住,又不叫他交伙食费,他再不干点活,心里就更不安了。
   既然儿子这样说了,湘君也只好听之任之了。没曾想,玉山又用自己的工资买回家来一个足疗盆,还跟他一个在足疗店做足疗的小学同学学习了足疗的手法,给湘君按摩,玉山还说他正跟那个小学同学学习按摩技巧,说湘君有时候老觉得腰酸背痛,说按摩对于治疗腰腿疼最有效的。我儿子赵林就嘱咐玉山好好学,好能给妈妈当个家庭护理师。玉山也确实学得很有成效,只经过一个多月的按摩,湘君的腰就觉得轻松多了,也不酸了,背也不疼了,也敢挺直腰板了。湘君觉得这孩子很是心灵手巧,学啥像啥,只是每回玉山给她做腰部按摩时,一双男人的手在她裸露的腰上按来按去,叫她总觉得有点难为情,不自然,心里有时候就有点紧张,却又说不出来为什么紧张。
   特别是她发现,玉山看她的眼神越来越和以前不一样,眸子深处总像有什么东西被极力隐藏着,时不时会从里面放射出几道异样的光,令她心头一颤,竟有些不寒而栗。所以,后来她就说啥也不叫玉山给她按摩了。
   况且,这一段时间,湘君心情也特别烦乱。儿子没上大学以前,所有要给他介绍男朋友的人,都被她坚决地拒之门外,儿子也多次劝妈妈再找个男人。湘君就说,等你上了大学,妈妈再考虑这个事。因为林湘君天生丽质,是当年大学校园里众目暌暌的校花,即使已年过四十,依然风韵犹存,美丽不减,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年轻很多。所以,儿子上了大学以后,林湘君就成了众矢之的了。介绍男朋友的接踵而来,有一些又是没法驳回没法拒绝的人物,比如她们银行行长,一直要把他父亲的老战友军区的一位副司令员介绍给她,因为那位一年前死了老伴的副司令员,在行长家作客时,见过林湘君,一眼就相中了。只是那时候儿子高中还没毕业,林湘君说得等儿子上了大学,她才能考虑个人问题。现在儿子上大学了,她也就没有理由再推托了。见了两回面,吃了两回饭,副司令员更坚定了决心,说他非林湘君不娶了。副司令员是行伍出身,虽然已六十有三,身体也还很硬实,儿女都在国外,老伴去世后就只剩下他一个人。因为是军人,又不能到儿女那儿去,也还没到退休年龄,就更需要再找个女人了。上赶子愿意的女人,有电台电视台的美女主持人,有演艺界的年轻歌手演员,一个比一个年轻漂亮,却都没能被老将军相中,却独独对林湘君一见钟情,而且老将军说,第一回见面,就一眼相中了,而且跟行长说不管她提出什么条件,他都答应,他是非林湘君不娶了。
   谁知,半路上又杀出了好几个程咬金。省政府一位秘书长找到银行办公室主任,也是林湘君的顶头上司,说去年死了老伴的一位副省长,说他见过林湘君,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对湘君非常有好感,请他帮忙掇合掇合,而且一定要掇合成。一家大型国企的老总派他的办公室主任,也是林湘君的小学同学,来找林湘君,说他多年前在一个联欢会上跟林湘君跳过一回舞,就再也无法忘记她。说他今生今世若能得到林湘君的芳心,那将是他人生最大的愿望最大的幸福。为了这个目的,他可以为林湘君做一切事情。
   一时间,林湘君竟成了炙手可热的人物,而且所有介绍的这些男人都是相当有社会地位的大人物,上流社会的上层人物,是令多少女人向往和趋之若鹜的高层次男人。
   所以,许多知情的朋友和同事都说林湘君真是交上了空前的桃花运了,谁能有这般幸运?被这么多大人物相中?闭着眼睛选一个,也能叫一万个女人羡慕死、嫉妒死!

共 11130 字 3 页 武汉哪里治疗儿童癫痫病ref="http://www.vsread.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id=749736&pn2=1&pn=1" class="pre">首页123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