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笔尖】寇姨(散文)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玄幻小说

刚刚应聘到东方学院的我,人生地不熟。周末去做礼拜,认识了教会的金牧师。不多日的黄昏,我正在宿舍备课,金牧师带着一位气质高雅的女人来访。我茶水相待,她们说是想让我给这位高雅的寇姨的孙子在课余做做家教,我才知道了一些关于寇姨的个人状况。当然,多年以后,我才知道她们的真实来意,并不是为了找我做家教。金牧师主要为了修建教堂,看能不能募捐些钱。而寇姨的想法更为离奇,看我能否做她的儿媳。当时,我却傻乎乎的,全然不知。

寇姨身穿黑色毛领大衣,中等身材,干练的短发。皮肤白皙,鹅蛋脸,大眼睛。她有三个儿子,大儿子接了老汉的班,在铁路上工作。二儿子离婚了,在城里打工,留下一个孙子,从八个月大,就由寇姨独自一直带着,刚刚读小学三年级。因为年纪大了,现在的小学课业繁重,听说我是老师,想让我周末能帮帮她。小儿子初中毕业,就在农村务农,但是头脑灵活,生意做得风生水起。这些也是随着认识的深入,慢慢了解得知的。

孩子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学习态度和习惯养成自然不尽人意。补课进度很艰难,自从小萌来我这儿补课开始,我的红色的木门上时常会镶嵌着各种球鞋留下的脚印,各种零食袋子在门前的走廊里随风飘舞。在我面前,当我提醒他要注意哪些事情时,他总是能答应地好好的,但是转身就会明知故犯。有时候,到了饭点,我就会和他一起随便煮点面吃。我的厨艺不是一般的差,但小孟也从不抗议,几乎碗碗都能吃完。

有一回,我外出学习。回来后,发现宿舍书架上搁着一大碗炒好的臊子。后来,听同事说是寇姨送来的,他便开门给我放在宿舍了。我当时那个感动,用语言是断然不能表达的。后来,我就想怎么样好好报答一下寇姨,除了尽心尽力做好家教外,就想着能否给她买件衣服。不料,我带着同事一起去买的毛衣,寇姨穿上却并不合身。一看就知道自己在服装的选择和搭配上,道行太浅。寇姨说起自己做服装生意的事儿,我才长长出了一口气,原来如此,人家是专业出身。

寇姨因为老伴退休才从外省大城市回来,那时候的中国,改革开放刚刚开始,因为在铁路上做过生意,寇姨瞅准时机,免费坐火车到武汉杭州去定了些漂亮衣服,回来到处赶会逢集去卖。那时候,人们没有见过五彩斑斓的滑雪衫,争抢着购买,加之寇姨选货适宜,钞票一大把一大把地聚拢。她告诉我,当时的毛票是放在脸盆里的,一大盆一大盆的钞票啊!正在上学的两个儿子,看着妈妈的生意如此红火,常常请假去给寇姨帮忙。挣钱如此容易,就萌生了下海经商的念头。做了几年生意的寇姨,在村上买了六间地皮,盖起了村上第一座二层小洋楼。寇姨忙着做生意,对孩子的学习自然无暇看顾。大儿子刚刚接了班,铁路上的待遇非常好,不需要她操心。二儿子每天帮她打理生意,无心学习。三儿子俊朗帅气,因为刚刚从大城市转回来,在班上深受女孩子追捧,早早被那些聪明伶俐的姑娘圈占了去。这些情况,寇姨全然不知,还是背着口袋东边城市取货,西边集市上卖完了开心收钱。

等到孩子初中辍学,生意也慢慢开始不好做了。但是,家里光景还是村上数一数二的。来说媒的人,能踢断门槛。就这样,两个媳妇一个一个都娶进了门。很快地就升级做了奶奶,才发现鸡飞狗跳的日子原来才真正开始了。

儿子没有娶媳妇前,家人之间心连心,就算忙点累点,痛并乐着。一下子平添了两个媳妇,两个孙子。什么事都能生出更多的事儿来,就连做饭吃饭这么稀松平常的事情,都能生出五花八门的新鲜故事。这个菜,不是太咸,就是油放太多。不是火候不到,就是炒得太老。放菜的位置不是太靠近老二媳妇,就是太靠近老大媳妇,总之,没有哪一次是公平合理的。碰碰磕磕天天面对,烦不胜烦。寇姨在这个家里,伤透了脑筋,找不到一点和平相处的理由。尽管她厨艺过硬,理财能力很强。无论她怎么努力,怎么改进,家庭的和谐气氛总是一日不如一日。直到有一日,二儿媳妇的娘家人蜂拥而入,把家里能砸的东西从里到外砸了个稀耙烂。她才知道事情严重到了不可收拾的境地,二儿子要离婚。家事总是从一句无关紧要的平常话开始,就能演变成一场烽烟滚滚的战斗。而且不经发展,就能直接升级到高潮。尤其是那些性格腼腆,不事张扬的人们,看着不动声色,等战斗结束了,外人还看不出所以然。那些能说的,不能说的,能做的,不能做的,在无人监管的家庭中,每天都在悄悄地上演着,弦慢慢在拉紧,弓缓缓在轻轻一撑,贱就放了出去。“清官难断家务事。”说得太准了,那些不知所措的眉高眼低,那些没有轻重的言语硝烟,那些积习依旧的固执难忍,那些片风陋俗的影射,都在这个没有受过大苦,吃过大力,经过大难的家庭里此起彼伏。“死水怕勺舀”,人多家大,坐吃山空立地吃陷的日子让寇姨后怕。

娶到手的媳妇,留下八个月大的男孩,走了。家里的气氛,可以想象。儿媳妇走了,不光给寇姨留下了独自带孩子的身心疲惫,还给小媳妇无形中助长了可以嚣张霸气的资本,如果你对我不好,我也可以赴人后尘。寇姨日子越来越难过,那些养儿防老积谷防饥的奢望,在度日如年的疲于奔命中,日渐被养老防儿的现实所击碎。虽然家里盖起了村里最漂亮的小洋楼,寇姨老两口还是决定带着大孙子到城里租房而住。

二儿子出外打工去了,他们简单地带了些床板铺盖,锅碗瓢盆就在城边边上找了一家单元房住了下来。寇姨不走不要紧,这一走老三两口子一下子就感觉到了家事的繁忙沉重。感觉寇姨撂下他们一家,到城里享受清闲去了。不来不说话,一来不是诉苦就是要钱。那点退休工资,除了老两口的生活房租除外,大孙子上学零花让老三很是羡慕嫉妒,老大接了班,二儿子的孩子寇姨从头到尾属于全包,就剩下老三好像什么都没有占便宜占到光,恨从心起。

都说母亲爱小的,但是寇姨心中牵挂的是那个最难的二儿子。所以,她不放弃任何希望和有希望的线索。自从我去过教堂之后,她和金牧师就开始注意到了我。虽然各有各的想法,但是,事情并没有按照他们的心思进行。漂亮的寇姨心生倦意,皱纹和白发悄悄地在她的心头肆无忌惮地布局,在那个不经意的早晨就名正言顺地挂在了眼角耳边。

寇姨和孙子就这么一天天过着,眼看小萌就要初中毕业了。突然有一天,下午饭吃完后,老板提着马扎到大门外的树下去乘凉,竟然从凳子上溜了下来,送到医院说是中风。幸亏发现得早,不然命都没了。可怜的寇姨刚刚把孙子养大,又开始伺候老伴。刚开始,手忙脚乱心急如焚。尤其是病重的老伴,比寇姨脾气还大,动不动就抡起拐杖指指点点。如果孙子不听话,犟嘴,上去就是一下,没有轻重。寇姨只能默默流泪,还要背着老伴。

暑天洗澡,消瘦的寇姨,用尽了全身力气。一不留神,就会遭到老伴的棍棒拳脚。事后,老伴又会后悔道歉,弄得她哭笑不得。老伴有时候良心发现,就会央求她去买耳环戒指,以弥补年轻时没有好好优待寇姨。现在把所有的苦和累都留给了孤独无助的老伴。寇姨从内心感激老伴的这份情谊,但是心酸和苦累只能自己默默的承受。

有次小儿子好不容易来了一趟,空着手,是来借钱的。对他爸爸的生病和身体没有过问和关注,就跟寇姨不断地提借钱的事。寇姨的心凉到了脚底,没有好气,也不知道如何回应。雪白的头发在秋风中凛凛招展,心中的恨无从说起。因为从三年前开始,二儿子就开始没有了音信。没有人能体谅寇姨作为母亲的心事,就知道索取,索取。皱纹几乎布满了脸庞,连脖子上,手上都明显长满了老年斑。

那一年,年刚过,就接到了她老伴去世的消息。我们也为寇姨长长舒了一口气,但是在安埋老伴的礼节和费用上,为了老伴那一点点的抚恤金,老三和岳母一致认为这点钱该给他们,不顾老伴尸骨未寒,这令寇姨太寒心了。借着老伴去世的场面,寇姨把所有的委屈和劳累之苦都嚎啕大哭在老伴的灵堂之前。这种凄惨的哭声里,散发的全是人情之淡,世态炎凉。二儿子媳妇的娘家有位哥哥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但是她的娘家人并没有体谅寇姨的孤苦伶仃,一味地追查老爷子留下的钱财,这让寇姨怒火中烧。

这还不算最令人难过的,寇姨年轻时做生意,把挣来的钱一部分用来给自己家修房子,另一部分钱给娘家修房子。而且为了介畔和邻家打架争吵,都是寇姨的孩子给摆平的。最后寇姨的父母去世后,也没有留下字据和遗书。就在寇姨老伴还在世时,寇姨的小弟弟热情邀请寇姨住到她当年修好的娘家屋里,他们就从出租屋搬到了娘家。这一栋房子空了好久了,寇姨就稍作收拾,住了进来。两家人一直都客客气气,感情不错。但是,寇姨老伴去世后不久,寇姨的弟弟变了个人似得,让寇姨说搬就搬。最后,竟然掐断了水电,这让寇姨伤透了心。寇姨百思不得其解,哇凉哇凉的心跌倒了冰点。

在这一段时间,寇姨的大孙子小萌也感觉有点不对劲儿。刚开始,大家都以为他爷爷去世给孩子压力过大,没有人当回事儿。但是,后来她孙子竟然执意不去上学,也不出去耍,成天躺在床上。寇姨无可奈何,说多了,小萌就会唰地一下从床上跳到地上,双拳紧握,要打她的样子。寇姨吓坏了,赶紧领着孙子去看医生,果不其然是精神分裂。

无奈,寇姨倾其所有,带着孙子到处求医看病。到后来,城里的房租越来越贵,寇姨只能打道回府。那天,我在帮寇姨收拾东西时,她竟然孩子似的呜呜哭泣。倔强的白发在冷风中呜咽,那个少不更事的孙子只能给他带来劳苦愁烦。还好!寇姨自己的身体几乎没有多少毛病,她就像一位英勇的斗士,在一次次战斗中越挫越勇。诚然,在孙子犯病时,她也痛哭流涕,在夜幕的掩护下,她趴在老伴的坟头捶胸顿足号啕大哭。听到这些事,我也悲愤交加,但是我一个外人,怎么好对人家的家务事说动道西。我只能挑寇姨爱听的、喜悦的事儿讲,来开导她安慰她。只要她有事儿,我就会像家人一样和她交心,赤诚相待。我常常央求她讲讲他年轻时的故事,虽然她已经给我讲过N次了。

寇姨说起年轻时,核桃一般的脸上也会开出羞涩的微笑之花。那是她刚刚认识老伴,那时候她在火车站应该属于女神级别,五十年代的初中生应该是高文凭了,寇姨长得那么漂亮,聪明伶俐伶牙俐齿,每次跟车卖东西回来,都有人提醒她老伴:“那么好看的媳妇,可不能让她到处跑哟,飞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她老伴嘿嘿一笑,几次下来,再也不让她出去做事了。言语之中,洋溢着浓浓的喜悦之情。人啊!承受力之强,是自己无法想象的。

提起把孩子的户口转到农村的事儿,寇姨对世事微妙充满无限的无奈与好奇。那时候农村户口多好啊!可以分到粮食,谁就知道后来政策会变呢?现在的寇姨,住在山清水秀的乡下,拥有独家独院的小二层,多年前她的好又转回来了。因为他的二儿子回来了,三儿子也孝顺多了,孙子的病也好多了,我也成了她的莫逆之交,忘年之交。

七十多岁的寇姨,现在容光焕发,坐在翠竹凛凛的小院里,晒着太阳,看着门前马路上车来车往。眯着眼睛,听着邻居们摘桔子、拔青菜时的说笑声抿嘴在笑。:“都会过去的,都会过去的。再难再苦,也会过去的!”她说给自己,也说给这个世界。真应了那句名言:“上帝是微妙的,但他绝无恶意!”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呢武汉市做羊角风医院难治性癫痫病要怎么治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