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心愧那双期待的眼神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4-2 分类:玄幻小说

《闲话杂谈》篇:(49)

心愧那双期待的眼神 文/习之

昨天上午,在泰山火车站广场瞬间发生的一幕,现在想来,总觉心里有些惴惴,就像睡眠中的窗外的阵阵噪音,让你无法入眠,时时折磨着你的那颗跳动的不安的心。

周末回乡下老家是不变的习惯。兄弟姊妹与父母欢聚一堂,共度天伦。不过,这次回家有些异样。妻在医院陪护岳父,我回乡下是与父兄商量迁坟事宜。旧村改造,活人已经搬迁,地下的安居已久的老祖的魂灵也不得安宁了,也要“迁居”。

早饭后,简单打理一下,便从住处步行往几里之外的火车站广场的公交站赶。天气尚好,阳光明媚,空气里冒着温度窜升的地温,脱去了越冬的秋衣秋裤,着一身清凉适宜的淡妆而行。走到离公交站不远的地下商场附近的路边,一位老人在那里摆摊。

似乎不注意,虽是一刹那,但简单的两句话,永远定格在我的良心天平上,使我惭愧,使我不安,使我时时想起让我终生难忘的这一瞬间。

“买槐花么?”,走路中看见路边一个老人吆喝着。两眼似乎直直的看着我。我并不在意,看了他一眼,古稀年龄,蹲在一侧,脸色蜡黄,佝偻着不是很健康的身躯,身边放着一尼龙袋子槐花,大约十来斤,小摊上堆着几小袋塑料装槐花。我驻足看了一眼,犹豫了一会儿,没有吱声,直奔不远处的公交车。

当时,内心是有矛盾的。我喜欢野菜,所有。入春第一次看到这么鲜艳的槐花,心动,想买。脑子片刻的转动,已经让我明白,我是回乡下老家,家里老人都不稀罕,大哥也不大吃这东西。我只是礼节性的和老人摆了摆手。

坐上了开往三十里之外的乡下父母家的公交车,在车上一般我不看手机,因为晕车。也巧,我坐的是始发车,车还没开动。无聊之际,看了一个朋友圈发的微信,真假不说,几句话,让我心动,题目,“一针见血:中国当下所面临的最大危机”。

内容很多,我只摘抄让我难忘的几句,“....临近春节的时候,朋友转发给我一段视频:一个壮年城管,一个弯着腰的沧桑的老人。城管想拉走老人的三轮车,老人一次次努力地挣扎着去抢,每次都被壮年城管一脚踹倒在地。老人无助地挣扎着,爬起来,再被踹倒……旁边是一群冷漠的看客,脖子伸着,“仿佛许多鸭,被无形的手捏住了的,向上提着.....”。

...“我心中不由地涌出一阵悲凉。就算是执法,也应该文明执法吧!城市天水癫痫病哪个好 的面貌再美,有人的生存重要吗?这样一位年迈的双鸭山市看癫痫病哪家有名 老人,他原本应该可以靠领取养老金生活,而不必在寒风中靠这个破旧的三轮车赚取那一点可怜的生活费。这么大的岁数,仍然挣扎着为生计努力,而不是去乞讨,而不是像那些养尊处优的人那样悠闲地享受生活,这样的生命卑微但值得尊敬。”..... 。

文字很长,车开便不阅手机。我忽然想起了我的老父亲。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治羊羔疯专科医院 多年前,年逾古稀的父亲,承包家里的几亩栗子园,收获季节,没有销路,没有惊动壮年的我哥俩,自己骑自行车零碎带货到城里小卖。也是偷偷摸摸,来到一处自认为保险的地方销售,结果一纸假币让老父亲血本全无。

没有看完这则微信,微信虽不能全信,但我相信这老人是真的,这老人的眼神是真的。

一路上,我想下车,我想把那所有的槐花都买下,我后悔,我似乎看到了我父亲当年的影子。我默默祈祷,老人家把那槐花早早卖掉,泰安没有那样的城管。

几十里的公交里程,不算远。回到父母家。果不其然,大哥知道我爱吃槐花饼,光槐花就准备了满满的一堆。但我一直没有说出我的心声。

在父母家,槐花饼吃了,想办的事妥了。但火车站广场老固原泾源县看羊角疯专业的医院 人那副酷似老父亲的眼神,一直盯着我的人,盯着我的心,让我时时不能忘怀那副,天下都一样的父亲的眼神。

二0一八年四月二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