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文章内容页

【轻舞.遇见】琴心依旧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现代言情
摘要:一次遇见,一辈子的殇......流逝的岁月,就像那失去声音的钢琴,弹起,有痕却无音,那时的人,那时的情,都是纯纯的,美好的记忆。初恋,每一个人心里最美的回忆! 这些天怕写东西,怕去回忆,因为心根本无法静下来。其实很多时候是无聊的,但却没有心思动笔。有时,忽然就突然觉得自己的克制能力变强了,很多东西都能在内心被压下去,不再去思,不再去想,不再让它出现在自己的脑袋里。也越来越佩服现在的自己,竟能把过去的一切,渐渐看淡,渐渐让它平静,直至慢慢消失。从来也不后悔自己选择的方式,虽然过程是辛酸的,但是其中还是藏有甜美的滋润,这,应该足够了。感觉是对的,没有错,这就好了,失去或得到,结果似乎已不重要,因为在心的字典里没有强求,没有勉强。很多时候,想对自己说不难过,不疼痛,嘴上说着,笔下也不停地写着。   曾经单纯地以为仅仅是自己一个人的心伤而已,可是看着那些温暖的话语,顿时失措。我该以怎样的姿态才能让心安静下来,我不知道。就在前几日的梦里,恍惚中听见了雪花落地的声音。那是冬天的一个深夜,忘记几时,于是起身拉开窗帘,发现屋外并没有那晶莹剔透的雪花,拉开落地窗户,走到阳台,安静地等待着。心儿知道,雪花,明日的明日它也不会来。   流逝的岁月,就像那失去声音的钢琴,弹起,有痕却无音,也许,光阴的琴音如那念怀的记忆般,看也不透,听也不见,摸也不着。而很多时候却总是管不住自己的心绪,压制不了泪水的流淌,也无法牵住情感的蔓延,总会想起曾经的那片海,还有当年的那些事,那些人。清晰着,却又仿佛隔着一层薄纱;模糊着,却又似乎近在面前,触手可及。   ——题记      一次邂逅,一辈子的殇......   琴出生于书香门第,可事与愿违,终是没能和文字打上交道。她是个要强的人,为了不让父母担心,便去学了一门手艺,半年过后就自己开了一家理发店,在小镇也算自食其力的了,故事也就从那时开始。   琴的家乡,那是一个秀丽的西南边陲小镇。一座小城,安安宁宁,节奏缓慢,上演着琴少女时代的梦想。它四季分明,有温润的空气,如丝的细雨,潺潺的河流,明艳的花丛。俗话说,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小城亦是如此,地灵人杰,一如琴那样的女子般甚是清秀明丽。   琴精心地打理着自己的小店,送走春夏,迎来秋冬。又是一个寒风细雨的冬日,琴早早就开了店门,整理好一天要用的物品,却发现摩丝没有了,可能现在的人不知道了,但在那时是理发店经常要用到的,于是,琴关了门准备去找同行的姐妹先借一瓶。出门转角不远处就有一家,进门琴就看见了一个修长的背影,琴是认识他的,只是不知道他的名字,知道他在同行的眼里很吃香,因为他会自己做摩丝和发胶,琴就这样和他熟悉了,知道他的名字叫海,那是琴喜欢的海。大海,在琴的心里一直向往着,希望哪一天能看到大海,后来琴终于如愿以偿看到海了,不过那是后话。海自己也开了一家理发店,有时琴忙不过来了,他会来帮忙,说是正好路过,琴也没放在心上。   小镇的冬天来得特别早,从早到晚很难见到太阳,每天就雾茫茫一片,寒风吹来感觉也越来越冷了,那时还没有电热水器,也没现在这样方便,琴每天早上第一件事就是生炉子,烧蜂窝煤。别小看了这生炉子,那可是个技术活,那天早上天蒙蒙亮,还下着小雨,琴生了半个小时的炉子了,可她见到的仍然只是腾腾的烟雾,不见半丝火苗,烟熏得她眼泪直流。一个小时过了,炉子还是没有生着,火苗似乎要和琴做对似的,就是迟迟不肯出来和她见一见,就在琴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海出现在了琴的面前,看着眼睛红红的琴说:“你休息一会,看我的,很快就好了。”琴看着他麻利地点火,放干草和小柴块,有条不紊的,等火苗上来了,再放上一块蜂窝煤,心里不觉有了一丝异样的感觉,就那么几分钟,时间好像停止了。   “把水壶递给我,我打水去放炉子上。”耳边传来海的声音时,琴才清醒过来,脸不自觉得红了起来。她慌忙走到屋外的自来水笼头前接了水,把水壶递给他,看都不敢看他一眼,便埋头整理着当天的工具。以后的日子里,经常就有了这样的事,爱悄悄地在两人心里开始萌芽。   琴没事时就爱望着街边伶仃的几棵树头枝杈子,那上面尚有几片绿意,寒霜尽染,望之会让人产生无尽的遐想。尽管身体的骨架冻得生疼但是心里却是快乐的。天虽然没下雪,但还是有些阴冷阴冷的,整座小镇好像被一片阴霾的云所笼罩,孕育着一股新生的寒冷,一波又一波地冲击着街上、路边行走着的人们。小镇上都是看日子赶集的,三天一次,赶集那天人山人海,平时却很少人。一个冷清的午后,海又来了,手里拿了两包东西,一包递给了琴,说:“你最爱吃的话梅。”琴接过没说话,那含情脉脉的眼睛却出卖了她,再一次她红着脸低下头。琴伸手递了一颗话梅给海,他说:“你吃吧,吃好给你看样东西。”还笑了笑,整得好像很神秘一样。   海平时不太爱笑,相处这么久了琴还是第一次看他笑,其实,笑起来的海更可爱的,琴心里想着却没有说出来。等琴吃了几颗话梅,海把另一包打开,琴看到那是海勾兑摩丝和发胶的工具。他要告诉我勾兑摩丝和发胶的配方吗?琴心里这样想着。   “摩丝和发胶是这样勾兑的。”海认真地示范给琴看。   “这个配方我可记不住的。”琴有些心虚地说。   “其实很简单,只要掌握了要领,还要有足够的原材料,很容易学会并记住的。”海说。   在海的示范并监督下,琴在一番手忙脚乱后,终于记下了那看似复杂的勾兑配方。那天,琴有些紧张,勾兑时,差点把一个针管给摔坏了,还好有惊无险,她还是完成了勾兑,其实,当时她真没记住先做什么后做什么,不过,做好后的效果还算可以,感觉到她的用心后,海又一次笑了。   “你笑起来真好看,眼睛像一片蔚蓝的海。”看到他笑,琴说。   “那我以后天天笑给你看,我这是小海先让你看着,以后一定带你去看真正的大海。”看着琴,海认真地说。时间就在笑声里走过,迎寒来送暑往,一切都在不经意间,一切又仿佛在意料之中,爱情在他们的心里慢慢地滋长着。   如果他们可以一直这么相处下去该有多好,可是,上天也有嫉妒人的时候。随着小镇外出务工的人越来越多,留在小镇的人越来越少了,于是,海也想出去看看。   “你能和我一起出去吗?我想去外面闯一闯。”那天空闲时海来找琴。   “家里人是不会同意我和你一起出去的。”听完海的话,琴一下子忧伤了起来,并告诉了他她的处境。   “要不我先出去吧。”海说。那时的琴就是有万般的不舍,但想到海决心已定,也只好无奈地同意了。   一个寒风呼啸的早上,枫叶枯黄,飘零一地,一场别离的盛宴无法避免地上演了。小镇的车站,两人依依不舍地话别,海对琴说:“等着我回来。”琴一个劲地点头,却不敢说话,就怕一开口,眼泪就忍不住。可是当看着车子一点点消失在眼前,琴的泪不争气地往外跑,难舍难分中,她把海送走了。不曾想,海这一走,就再也没了音讯。苦苦等待的琴,最后等来的是一个让她伤心欲绝的坏消息。   后来的日子,于琴来说是一种滞重而空落的记忆,回馈她的只有伤害,很多时候,她都会莫名的忧伤。为了心中的海,琴最终也离开了生养自己的父母和养育自己的家乡,只身来到遥远的南方,只为了心中的那片海,来到了向往已久的大海边,琴终于又和海在一起了。   时间久了,琴也常常问自己,自己做的到底是对还是错,可是,不管对错都来不及去追赶了,时间已经渐行渐远。   如今的琴,可以长久地沉默,亦可以开怀地大笑,更不会吝啬着温暖的语言。她知道,她不想让大家看见她的难过,只想独自担着悲伤,把快乐呈现给大家。现在的琴已经没有那颗阴郁的心,只是拥抱着浅浅的忧伤。她告诉自己:“不要难过,要幸福快乐。”   如今,琴已长成想象中美好的年纪,可是,却已经辨不清来时的路,她知道。有些情感已慢慢地遗失了。原来,深在其中,才能深切地懂得,记得那时的单纯令人晕眩。如今,空剩一地的虚无,只能简短地述说着,虔诚地祈祷着。原来,始终还是离沉敛有些距离,原来,还是没有完全褪掉来时的美好。      文章写到此,顷刻间,心又开始隐隐作痛,但还是无力抗拒那些温暖的字眼。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无关快乐,无关忧伤,狠狠的沉默,狠狠的难过,然后微笑着说:“我会幸福的。”然后扬起漂亮的嘴角,微微地笑着,虽然无情的眼泪一已经出卖了她的心,但她仍想要微笑温暖着整个冬季。   人生路上原本有太多的无奈,而我们又该以怎样的姿势迎接?该来的,无须躲藏,该去的,也勿停留。让心与心彼此依偎,从此不再寂寞,空气里流动着温暖的空气。琴独自坐在电脑前敲打一个个跳跃的文字,手指有些冰凉,没了昨日的温暖,音乐沸腾着,喧嚣着,最后静止。看着听着,身体开始慢慢舒展,她知道,长久以来的方式,已经适应如此的寒凉。想着,是人终究还是会累的。有些人,我们想尽办法忘记,有些人,始终无法明白。在以后的日子,只想安静地生活,书写一些甜甜的文字,度过一些暖暖的日子。当走进寒风瑟瑟的冬日里,只想拾一缕阳光,给你,给我,还有他,置放与彼此的心底,凝聚成了刻在心海里永远的记忆和珍藏,温暖着整个冬季。   ------后记 怀孕期间能吃拉莫三嗪吗洛阳哪里的癫痫病医院能治好癫痫郑州癫痫病发作征兆哈尔滨的那里治癫痫病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