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内容页

【军警】沥沥夏雨(散文)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现代诗歌

进入夏季,雨水就多了起来,哗哗啦啦地把季节落得通体淋漓。昨天还是晴朗的天气,今天却毫无前兆地大雨倾盆,把大地下得烟生雾起。站在阳台,望着急骤的雨点,感觉夏雨下得有些虚张声势,不似春天的雨那么温柔、舒缓、含情。千丝万缕的雨线把静村湮没在仿如隔世中,牵着人的思绪在雨幕中缓缓地流淌,不觉往落寞、追忆中滑去。霎时,心中泛起尘封的记忆。

记得曾经的夏雨于我就像烦恼的幽灵,连绵不绝地漂得我神情低迷,心烦意乱,带来了不少的酸痛。孩提时代读书时,若遇上天下大雨,愁绪就会爬上心头。家离学校虽只有三里来路,大雨中似变成了很长的距离。那时代贫穷,家中伞没好伞,鞋没好鞋,为准时上学,只好撑着一把破雨伞或穿上旧雨衣,没有套鞋就穿一双旧的胶鞋,不顾一切地钻入雨帘中,小跑似地赶往学校。及至到校,身上早已被雨水淋湿了不少,鞋子也湿透了,发出“叽咕、叽咕”的响声,很是狼狈。为了不让同学们看到窘态,便悄无声息地找到自己的坐位,呆若木鸡地一边听老师讲课,一边让身上的体温“烘”干贴在身上的衣服。有一年夏雨特别的多,淋上几场大雨后,抵抗能力差的我便感冒发烧了,缺医少药的年代,母亲只好用艾叶和着少许的红糖熬煎,让我喝下,表出身上的风寒。

到了十三四岁的时候,已经是长成半大的我,边读书还要边利用早晚或放假的时间参加生产队上的劳动,赚些工分,减轻家庭的负担。夏天是农村最忙的季节,一有空闲,就得同父母一样的辛勤劳动,既使雨天也要风雨无阻地做些象扯秧、插秧、耘禾之类的雨中可以进行的劳动,身穿一件雨衣或站或躬在水田中。无休无止的强劲雨水,像千万粒豆子从高空落下,打在雨衣上“啪啪”作响,并有些生痛。更讨厌的是恶作剧的雨水有时从雨衣的破缝中,有时从帽檐下,有时顺着面颊,像小虫一样悄悄地爬进体内,将内衣打湿,让人感到浑身冰凉、难受,尽管这样,还不能停止手中的劳动,仍得如牛负重般地在水田中耕耘。

似乎冥冥中注定与夏雨有着不了的纠葛。退伍回乡后,到了基层的乡政府工作,对夏雨的淫威和造成的危害有了更深的体会。乡政府管辖的是一片湖区,海拔低,在鄱阳湖边有几座圩堤,每到夏季,湖水暴涨,洪水肆虐,圩堤在风雨中漂摇。为了保护国家和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这时,雨越大越要到最危急的地方抗洪抢险,哪怕风狂雨骤,因肩负着使命,对风雨也无所畏惧。在抗洪的一线,再大的风雨也会被抗击洪水的坚强意志所压倒,哪怕全身湿透也毫不在意,心中想的只是尽快扼住洪魔,击退洪水的侵袭,还人们一片安宁的天地。事情过后,回味雨中的博斗,才知道夏雨造成的淫威有多大,有时到了人力不可抗拒的程度。那时,人与洪水的搏击绘就的“战洪图”真的是惊天地,泣鬼神。

如注的夏雨在往昔不曾给我留下好的印象。

然而,随着光阴荏苒,斗转星移,历史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凄风苦雨的岁月远去了,人们的劳动强度减轻了,征服自然的梦想实现了,尽管今天的雨还带着旧时的余风,但人们不再遇雨就愁云满怀。现在到农村中走走,便了解到,农人不但不再讨厌夏雨了,甚至还希望它差三隔五地下着,因为这样,他们才可以心安理得地享受雨天的清闲和娱乐。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夏雨也改变了看法,渐渐地心中不再讨厌夏雨了,还蒙生了些许的喜欢,希望它时不时漂洒大地,给人们送来份清凉。进入了夏天,天空热辣辣地撒满骄阳,让人们感受到炎热,但有了雨的漂撒,袭来的热浪就消解殆尽,恢复凉爽宜人的气温。眼前,那潇潇夏雨似下得有些情致,雾霭袅袅地给大地穿上了一件轻纱似的衣裳,把一些都笼入了蒙胧中。雨点有节奏地落在大地上,打在树叶上,溅在房顶上,发出“沙沙”声响,似窃窃私语,似浅唱欢歌,似秋虫唧唧,似风吹叶响,这自然的声响交织出黄种大吕般的旋律,清泉般地流淌在人们的心间。如今,雨幕中,田野里不再有冒雨劳作用的农人,村边的小路上不再有上学的孩子窘迫的身影,时光的流水荡涤了生活的酸涩,带来的是安康、幸福的日子。

在仿如隔世的乡村中看雨、听雨,心绪除了自然而然地生发出回忆外,便是对一种超脱生活方式的留恋。远离喧嚣其实也有一种好处,寂寂中丢弃尘念,谛听着雨敲击出的音律,手捧一本喜爱的书,悠然地在文字中行走,享受一份难得的清静,谁能说这不是一份快乐、自在的生活,一种超脱的境界。可是,经历岁月洗淋的心,现在怎能静得下来,走进那心仪的境界?无奈,只得慵懒地倚着阳台,让粗糙的心在雨中逡巡。

雨停了,小村分外地静。象是急于找回往昔的时光,也象是急于呼吸雨后的清新的空气,我踏上村间的小路。路边的树木经过雨水的洗礼更加鲜活,更加茂盛,绿得深沉而好看,但已缺少了红花相衬,只有绿叶恣意的生长。看到这般绿,我想起了那句“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的词,不知那位才华横溢却忧郁满腔的女词人,写的是否是这夏天的景色。我一边渡着,一边这样的想,仿佛思想已穿越时空,在历史中行走,触摸到了千年前的苍凉。这时一声声熟悉、清晰、响亮的布谷鸟的叫声将我唤回到现实。“割麦栽禾,割麦栽禾”的啼叫声一阵阵从空中掠过,亲切而熟悉。鸟儿不知疲倦地反反复复地叫着,将播种的信息洒下,催促农人不失时机地播种希望。刹那间,脑海中映现出农耕时代的热闹情景,心中无比怡然。

夏雨带来了丰沛的雨水,滋润的其实是丰富多彩的生活。

武汉的专业癫痫医院哪家好河北癫痫病医院,癫痫病患者应该如何治疗郑州专治癫痫病去哪个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