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内容页

【暗香】代销店儿(散文)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现代诗歌

代销店就是大队的超市,大队社员的生活用品、籽种化肥、劳动工具,都来自代销店。

代销店不仅是大队的物资交流中心,同时也是大队的信息交流中心。最高指示,以及公社和县上的通知,都是在这里传达到各个生产队的。

西坪这个地方,在两省交界,既有陕西口音,也有湖北口音。他们把“去”不叫去(qu)而叫(kea),把过年不叫过年(nian)而叫过(lian),代销店也用儿化音,叫“代销店儿”,听起来软绵绵的,不似关中口音那么拗口,也不像河南口音那般刚硬。

其实把代销店叫“双代店”更符合实际。因为它有两个职能,一个是代销,把国家计划供应的商品物资通过代销店供应给群众,另一个职能是代购,把群众手上的农副产品收集起来交给国家。代销的商品,主要是针头线脑、油盐酱醋之类的群众生活必需品;代购的物品,主要是当地的连翘、柴胡等药材以及鸡蛋、核桃等土特产。

西坪大队代销店的第一任代销员是王刚奎,我叫他表叔。这个人解放前被国民党抓壮丁拉去打仗,半路上被解放军打散了,解放军给他一块银元叫他回去,他却死活要参加解放军,淮海战役,他也参加了。

解放后,国家要给王刚奎安排工作,王刚奎却说他是独子,家里还有老父老母,现在仗打完了,要回家孝敬老人。作为复原退伍军人,王刚奎回家娶了媳妇,在幢子沟盖了两间房子,跟他父母住在一起。

王刚奎是党员,思想好,觉悟高,当过兵,见过世面,他坐柜台最合适。但大队还是召开了一个支委会,王支书跟我父亲一合计,又征求了熊秀珍、翁财德、王文珍、赵光喜等几个党员的意见,拍板了说:“就叫王刚奎当西坪大队的代销员,按满劳力记工分,一天10分!”

王刚奎接受了大队让他当代销员的任务,自然满心欢喜,卷了铺盖,带了行李,一大早从幢子沟到西坪。把大队腾出来的那间房子收拾了,张罗代销店开业的事。

他先到西坪挨家挨户借来木板,齐齐地靠在山墙上的太阳地里晒干,又到东坪找来井木匠,请他给代销店做货架子和柜台子。

摆好了货架子和柜台子,王刚奎找来学德和举发:“你们两个秀才,是我们大队的老师,帮我出出主意,看这代销店咋布置啊?”他和学德、举发一起,把代销店的布局又做了些调整,学德裁了绿纸,写了“发展经济,保障供给”几个大字,端端正正地贴在货架子上;举发裁了红纸,写了一副对联,对联上写的什么我已经记不起来了,但横额上那行“为人民服务”我却记得很清楚。

一切准备妥当,王刚奎便张罗着进货,西坪大队进货,要到宽坪公社的供销社,宽坪公社的供销社在白鲁础,距离西坪差不多有五十里,都是曲里拐弯的羊肠小道。

鸡叫头遍,王刚奎便爬起床来,带了干粮,打着火把,从草茂沟翻过茂林庄。到白鲁础的时候,宽坪供销社的那几个营业员还在吃早饭。

按照提货清单,王刚奎先提了板锄、薅锄、弯刀、镰刀和铁锹,这些是劳动工具,学大寨,修水利,等着急用,上级也不限制,只要有,都允许提。又提了两袋盐和两桶油,那盐是五十斤一袋,够一个人挑;煤油也是五十斤一桶,也够一个人挑,煤油和盐也不大限制,只是宽坪供销社到赵川进货也不容易,存量不多,公社叫各代销店一次少提一点儿。接下来又要提一匹白土布,一匹兰花布和一袋白糖,杨主任问:“布票和糖票够不够?”王刚奎数数糖票,够了。数数布票,还差九尺,急得满头大汗:“杨主任,就差这几尺,能不能下次补上?”杨主任说:“不行啊!上级有规定,布票不够不允许供应啊!”王刚奎想了想:“那咋办?就先提一匹?”

他把铁器家具和布、糖搭配了,绑成两挑儿,煤油一挑儿,盐一挑儿,一共四挑货。收拾停当,已是中午,他挑了一挑儿铁器农具连夜回西坪。第二天,他又拿了扁担和绳子,挑回了两袋盐。连续两天,王刚奎累得精疲力尽,但想着有几家没煤油了,晚上打瞎摸儿,他又接着去挑煤油。第四天,他干脆背了背篓,去白鲁础把那两袋子盐背回来。

主要的东西都有了,还缺一些锅碗瓢盆、针头线脑等生活用品,王刚奎又到白鲁础跑了两趟,总算把货备齐了。说好的,供销社对各大队的代销店儿,先供货,卖了再收款。

提了货,西坪代销店儿准备开业。

开业那天,西坪一河两岸,分外热闹。以前买东西,要到几十公里以外的白鲁础或者十里坪,卖一些山货也要到白鲁础或十里坪,现在不用了,在自己的大队的代销店就可以买东西、卖东西,那该多么方便,多么高兴。

大队社员高兴,代销员王刚奎更高兴。解放前他这双手拿枪,对着的是敌人。解放后他这双手拿锄头,对着的是土地,现在他这双手拿算盘,那秤,拿尺子,对着的是全大队的社员。

他觉得,他把锄头家具挑回来,社员们拿着好使的工具修水利,就是支持农业学大寨。他把煤油和盐挑回来,社员们饭菜有咸味儿了,晚上不打瞎摸了,就是解决了群众实际生活困难,就是为人民服务。大队的代销店,不是赚钱,不是做生意,就是为人民服务,他要把这件事做好,做得让大队满意,让社员满意。

代销店就在二队,用的是大队部的房子,以前我就经常来玩儿,今天更是“人来疯”,也到代销店赶热闹。

代销店屋小,里面挤满了人,外面也挤满了人。有的背背篓,有的提煤油瓶。我挤不进去,就在外边屋檐下玩儿。

屋檐的台阶上,铺着一溜儿大理石,石头上模模糊糊地刻着些字,有我认识的,也有我不认识的。我便在那石碑上扣泥巴,找我认识的字,巴不得人少了,进去看看代销店有些啥东西。

以前我妈领我去湖北前头屋代销店,是涂伯坐柜台,那里卖的都是铁器。西坪这个代销店,坐柜台的是王家表叔,那王家表叔是本大队的,卖货一脸笑,觉得特别亲切。

爬在柜台上,仰着头,看稀奇。一个货架子上有布,盖着几顶草帽,大概是怕布上落灰。另一个货架子上有针有线,黑线蓝线花线都有,最上头的那个格子里,放了几只保温瓶,还有搪瓷盆儿,洋瓷缸儿。旁边摆着一摞儿香烟。也有好几个牌子的,羊群,白河桥,宝成。香烟的旁边,摆着一摞儿洋火儿,二分钱一盒儿。柜台下面放着一堆盐,柜台外边有一个大铁缸,缸沿上挂着几个吊子,有一两一吊的,有二两一吊的,有半斤一吊的,还有一斤一吊的。

还有“什锦”糖果,“什锦”糖果我以前吃过,那薄薄的、有点透明的、带点油脂的糖果纸儿。那方方的、亮亮的、滑滑的糖果核儿,那舔一下就能甜一天的糖果味儿,诱得我直流口水,但这天我没买,妈没给我钱。

西坪大队有了代销店,社员买东西卖东西就近了,不用到几十里以外了。只是那时货也缺,钱也缺,如果不是很必须,那一分钱真是要分成两瓣儿花。那时必须要买的东西,主要是煤油和盐,煤油一斤三角八分,盐一斤一角七分。再就是买农具,犁铧、锄头、铁锹、弯刀、镰刀。能买得起农具的毕竟是少数,多数人家所用的农具,都是请铁匠打铁,变旧为新,变废为宝,这比去代销店里买,能少花点儿钱。

马家坪附近有两个铁匠,一个是曾家山小安沟的袁铁匠,一个是湖北二队的张铁匠,两个铁匠都在自己家里支了铁匠炉子,风箱呼呼地响,火苗发出幽兰的光,一阵乒乓,火星四溅。一次,我跟我父亲去东坪请张铁匠打板锄,父亲把两把磨损得很厉害的、看样子只剩半截的板锄找出来,又装了半背篓木炭到张铁匠家,说:“表叔,我这两把板锄磨玉了,能焙一下不?”张铁匠端详了许久,说:“焙倒是能焙,只怕是不结实啊!要是把这两把旧的打成一把新的,比较蛮实!”父亲说:“张家表叔,你多打几下子,应该也差不多。我们家人多锄子少,你还是给我打两把吧!”张家表叔“噢”了一声,便烧起了炉子,待火旺了之后,就叫我拉风箱,叫我父亲帮他在烧红的铁板上使劲儿地锤,锤了好大一会儿,两个人已经是浑身是汗。看看铁板成型了,张铁匠用一个铁夹子夹起铁板,“哧溜”一声在水里蘸一下,新的板锄就算打成了。父亲找来炕干了的花梨树条子,砍一砍,锛一锛,刨一刨,做了一条新锄把儿,再用砂纸打磨得光溜溜的,下地干活儿时用。

袁铁匠和张铁匠打的铁器家具虽然省钱,但却没有西坪代销店儿王家表叔卖的铁器家具精致,过年分余粮款了,首先到代销店里买铁器家具。

西坪代销店儿代购的东西,主要是鸡蛋和核桃,也有木耳、香菇和中药材。

一到春天,西坪一河两岸的石坝上、地边上到处都是金银花,一簇一簇的,又香又好看。大洼、苇子园、杨树窝、井水洼、郭家洼的金银花最多。

但我妈喜欢领我到耳爬洼和毛草坡去摘金银花,说把近处的留给别人摘,这一来是方便别人,二来路远的地方去的人少,金银花就多,一天能摘一大挎篓。这金银花就是中药材,西坪代销店收购。

金银花摘了,摊在簸箕上,既怕不得干,又怕太阳大了晒猛了晒糊了。等把金银花晾晒得又干又黄,妈便拿到西坪代销店找王家表叔:“表叔,我这金银花都是骨朵儿,摘得净,也晒得干,黄亮亮的,你看能算几等。”王家表叔抓了一把,放在秤盘里,一边看,一边闻,笑眯眯地说:“嗯,是还好,给你个一等价吧,一块五一斤,咋样?”妈卖了金银花,买了一把线,一包针,一条洗脸手巾,一个洋瓷盆儿,看我爬在柜台上看,便也给我买了两个“什锦”糖果。

后来,王家表叔的女儿做了我的大嫂,我改口把王家表叔叫王家干老。王家干老在西坪代销店干了几十年,直到农村联产承包后,代销店被雨后春笋般的经销店所代替。

岁月冲走的,不仅仅是记忆,还有记忆中的那些人,那些事,那些物。公社的供销社不见了,大队的代销店儿不见了,王家干老和我大哥都不见了。大队部的那几间大瓦房以及其中的一间代销店,只剩下一垛残垣断壁,一任风雨剥蚀,竟致虚无……

老年人原发性癫痫病是怎么样的长春治癫痫定点医院合肥癫痫治疗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