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泰山行记_1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现代都市
摘要:泰山,就如我心中一座巍峨不可逾越的圣山,自从知道她的名号起,就仿佛日夜听到她的召唤。我不知这召唤持续了多少时日,十年,二十年?甚至更久。    一   想寻找一个志同道合的人登泰山不难,难的是:你真的去了。   暑假已过半月,我决定和闺蜜莱莱去泰山。泰山,就如我心中一座巍峨不可逾越的圣山,自从知道她的名号起,就仿佛日夜听到她的召唤。我不知这召唤持续了多少时日,十年,二十年?甚至更久。   车子开始行驶,我坐在B座位,左边是一位大叔,右边是一位大姐。窗外的天气特别明媚,云朵轻轻地在空中飘荡,行动缓慢。我在携程订房,莱莱笑着对我说:“要不是你,我才不去爬山嘞!”   爬山不好吗?   山,或雄壮巍峨,或阴柔绵延,或险峻平坦,各有各的精神与气质,岂是大海的千篇一律所能比的。对我来说,征服一座高山,比征服一片海更有成就感。   征服高山,需要气力与汗水的付出,不像大海,带上眼睛与感官即可。海浪汹涌,海纳百川,浩瀚无边。也许有人要说,海的胸怀显得博大与宽广,但我却认为,山的内涵与深厚更值得玩味。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这是与天接壤的气魄;不畏浮云遮望眼,自缘身在最高层,那是登山者高瞻远瞩、无畏无惧的境界;九江秀色可揽结,吾将此地巢云松,那是登顶之后揽取如画江山的洒脱。   出发泰山的时候,莱莱的父亲就无数次提议,一定要缆车上山,缆车下山,说是步行极其难爬。   但再劳累,念及无数次的泰山,千里迢迢前来,我必然是要登上去的。   与古人相仿,我也先到岱庙一访。岱庙里人不多,一百多亩的土地上,曾风云际会,其历史悠久,古柏参天,松涛阵阵。国槐花落无数,千年银杏绿叶葱葱,棕红的建筑掩映在绿树丛中,庄严肃穆。闭起眼睛,尝试着让自己的大脑时空穿梭回汉代,唐代,宋代,元代,清代……汉武帝刘彻亲手种下五棵柏树,宋真宗遣人立下碑帖,乾隆几访泰山,十巡岱庙。帝王举行封禅大典与祭拜山神因此地而起,恰如汇聚泰山之精气,震山摄魄,建筑格局与各种仪式颇为讲究。好些棵有几千年历史的古柏早已干枯,没有了生命,但却依然屹立不倒,风摇雨打,从古至今,内部建筑修缮几许,树木却矗立原地,宛若守卫这一方土地的树神。   的确,房屋倒了,用砖木可以修整;树木倒了,却是生命的枯萎。汉柏干枯却巍然屹立,似有一种信仰,从远古时代走向未来,如一条绵延不绝的线贯穿古今,永不败灭。当你站在那枯干的汉柏前面时,这样的情愫便情不自禁地生出来了。五十年后,一百年后,汉柏依然屹立,尽管没有绿叶的轮回,但枝干的姿态永远是不变的,直指苍穹,精神矍铄。向导对我说,这就是所谓的宁死不屈柏。我莞尔,人果然是最智慧的动物,世间万物有了文字的映衬便生出了十足的魅力。   岱庙内的天贶殿气势雄伟,古人称“无事不登三宝殿”之一的天贶殿,丹墙壁丽,颇具威严。立其前,清风吹过,宛如岁月的洪流轻轻地在屋宇之间留恋婉转。殿堂内的“泰山之神”气宇轩昂,两旁楹联“帝出乎震,人生于寅”,如出天外,气贯长虹。      二   出了岱庙,就来到泰山脚下。抬头仰望,内心如升涌起一抹难以言状的信仰,无比虔诚。   莱莱与我兵分两路。她坐车前往天外村坐索道上南天门,我决定从红门直接上山。   路过一天门,就正式进入了登山步道。道路两旁布满石刻,字迹雄浑,处处皆叹。我不禁感慨:世人如此多情,令泰山文脉相生。   据说,乾隆皇帝曾经多次由此道上山,也是目前步行上山的经典路线。我备了两瓶水,两根黄瓜,刚入门不到十分钟,汗水就在体内跳荡,纷纷向体外涌出。看来,水是不可或缺的。我连忙补足水分,继续购买两瓶水放在包里。包很重,脚步却轻快了很多,因为觉得有保障在手,无后顾之忧。道路很宽,大约有六米。我问路人,到中天门需要多久。他们说一个半小时。我抬头望望山顶,只见树木葱郁,能见之处只有几米而已,走完几级台阶,稍一往上,还是这样的台阶,好像总也走不完似的。等我走了半个小时左右,莱打来电话,说她已经坐大巴车到达中天门,打算坐索道上南天门了。而我看了看时间,推算了我到达中天门的索道起点,起码还有一个小时。   红门到中天门这段路,石刻迭出,愈发精妙。“人间灵应无双静,天下威严第一山”;“造极顶千重尚多福地,登此山一半已是壶天”,此诗文刻在那些门或牌坊的两侧;还有路旁稍平缓的地带,各种石碑琳琅满目,字体苍劲有力,与这座雄浑的山峰融为一体。继续往上走,渐渐的就发现一个现象:十人九“拐”,不管上山还是下山的人,手里的拐杖敲击在地面,发出嗒嗒嗒的响声。而这一人没有拄拐的,便是我。我手执手机,戴上耳机,播放起《巴霍巴利王》的主题曲,想让这印度的节奏帮我减轻一些登山的劳困。起初倒也真的帮助我加快了速度,但脚的力量很快就跟不上精神的速度,小腿慢慢的生出了一些酸乏来。   我卸下耳机,只听林间蝉鸣声声,而走路的人多数也闭口不言,省着气力登山。这下真让我体会到了“蝉噪林逾静”的境界。   再往前走,看到了一些尚读幼儿园的孩子也在走路。我作为教师有天然的职业敏感,不禁向这些孩子多看了几眼。多数由母亲顾带,有个孩子说:   “妈妈,我要喝奶茶,我要吃冰激凌,我要喝可乐……”他一连说了三四句,那孩子的母亲赶忙打开包,拿出奶茶,让孩子补充体力。   我看了看手中的水,一瓶又入了胃。但汗腺也似乎特别发达,嘴里喝进的水,立刻变成了汗排出了体外。我用袖子抹一抹脸上的汗水,袖子就像从水里刚捞上来似的,贴住了皮肤。      三   到达中天门时,莱莱已坐索道到达南天门,刚好一个半小时。中天门视野开阔,不远处的建筑物据守在半山腰的树木丛中,建筑右边就是上南天门的步道了。我修整片刻,继续朝南天门走去。不过,很多与我一样从山脚处开始攀爬的人,选择了放弃,坐索道去了。   过了“迎天”牌坊,步道就显得越发密集与陡峭。道路左侧的石刻,也更加气势恢宏。峻岭,曲径通霄,山辉川媚,人间天上,若登天然,冠盖五岳……所有的碑刻,无不在赞颂泰山的雄壮巍峨。行至一平缓处,竟然有毛泽东的《七律长征》,行云流水,霸气潇洒,上书“江山如此多娇”,阳刚之气扑面而来。行至云步桥,一帘清水顺壁而下,“霖雨苍生”四字在水的浸润中显得妩媚阴柔。我不禁叹道:这雄浑的山体,竟然也有温和的一面。又一墨客在这旁边留下“月色泉声”四字,想必当年一定是夜游泰山,听水观月所得了。   又过去一个小时,我抬头猛然看见南天门正在不远处的两座峰之间,兴奋不已,连忙拍照发给莱莱,告诉她我已经看到南天门了。我突然觉得,自己无数次感念泰山,就是为了见这南天门似的,脸上麻麻的,心跳加速,步履却更轻快了。说也奇怪,越是陡峭的石阶,我却越发脚底生风,轻松自在了。到十八盘的时候,我已经将许多拄拐的人遥遥地甩在后面,再者,闻听十八盘岭是最艰难险峻的步道,我便更加抖擞。此时,天上的云层漂移速度极快,风吹得树木簌簌作响,热得滚烫的细胞也似乎静寂下来,享受这片刻的清凉之风。再看路旁,一石刻云:风涛云壑,至此又奇。难怪,风云恰似在此相会,游人却因此得福了。   过了龙门,就正式进入了十八盘岭最难行走的一段路。我抬头看山,低头走路,一个趔趄,上身不由自主地向前扑去。路人见了,说:“你歇歇吧!”   我拍拍手,起来,对她说:“我已经走了三个小时,好像是走不动了。”   她十分惊讶,说:“我怎么才走了一个多小时?”   “我是从山脚开始走的。”   她恍然大悟,说:“原来如此,我是大巴车到中天门再走的。”   其实,此刻,我也坚定了一个信念,若有人问我泰山攻略,我定会推荐大巴上中天门,再走南天门。从山脚开始,真的需要强大的体力和意志力。   后面有一个人大概也看到了我趔趄趴倒,便提醒我登山时一定要脚后跟着地,否则重心向前,很容易摔倒。我记住这种方法,小心翼翼上行。因台阶数众,常常走几十步,小腿就开始酸痛,气喘加剧,我便停下歇息一分钟,等气息平缓时,再加快速度低头攀登,偶尔手扶右侧铁栏杆,也能够助力不少。   走着走着,看到一牌坊,上书“升仙坊”。这是到达南天门的最后一道牌坊,只见山势险峻,两旁皆悬崖峭壁,呈约七十度角,回视山下,林木朦胧如白纱蒙尘,似有腾云驾雾之感,难怪有“升仙坊”一说,定是觉得登上此处,看山看云看远处的大地,如入九重仙山。   我在升仙坊做稍许停留,抬头向上看,南天门就在眼前。我奋力向上攀登,超越拄拐之人八九,一举到达南天门。朱红的墙壁,鎏金的字体,似如我梦里千百回的遇见。此刻,我的心情真的无法用语言形容。骄傲,幸福,回味,佩服……这种感觉非常奇妙,若非门内游人众多,我真想向群山呼喊三声,以表达自己内心的自豪感。    再看看时间,12点16分。距离9点钟入一天门,仅过去了三个多小时。      四   莱莱在天街上等我。天街,誉为天上的街市,山势平缓,视野开阔,风吹云荡,凉意丛生,与山脚下已然是两个世界。一位向导在向游客解说时,背诵着郭沫若的《天上的街市》——   远远的街灯明了,   好像闪着无数的明星。   天上的明星现了,   好像是无数的街灯。   我想那缥缈的空中,   定然有美丽的街市。   街市上陈列的一些物品,   定然是世上没有的珍奇。   ……   这首郭沫若先生在日本留学时创作的抒情诗,放置在此处,倒也十分应景。天街,距离天最近的街市,定然是世上最珍奇的街市了。客栈、商店一应俱全,无奈我登山时已有四瓶水入胃,尽管已到午后,却毫无食欲,便与莱直奔玉皇顶。   山顶如此平坦宽阔,实在罕见,像是聚集了海的宽广,峰的雄壮,地球的精气,人类的文明才能创造出这样的气魄来。站在巨大的碑刻前,我竟然怔怔的不知如何是好。   过了许久,我才一幅一幅读过来——   擎天持日,仰观俯察   壁立万仞,天地同攸   呼吸宇宙尊崇   置身霄汉   ……   再继续向前,“五岳独尊”四字鹤立眼前,魂雄气壮,震撼不已。据说这泰安府宗室玉构题书被视为显示泰山崇高地位的标志性赞语。我站在原地,向它行注目礼三分钟之久,奈何游人不断与其合影,我只好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我与莱莱选择了一处视野较为开阔的地方坐下,用意念去感受“一览众山小”的境界。俯瞰远方,山峰连绵,青葱苍翠。天上的云层似乎读懂玉皇顶峰人所求,半灰半白,山体群峰的意境显得更加悠远神秀。万里清风,含笑拂来,满身倦惫如轻烟一般散去。当年,李白登上此山,连做六题,“精神四飞扬,如出天地间。”“寂静娱清晖,玉真连翠微。”泰山登顶,如朝万山之王,锦绣人间不过如此。   这时,闻听一位游客说:“泰山美吗?”   是的,泰山不能用美字置之。泰山的美,肉眼无法抵达。她需要你静静地用心灵触摸,用灵魂仰视。一座山,因为有了精神文化才显得独特,因为带给人类信仰才会如此博大。她辽远而深刻,是人类绵延千年也无法读完的书。脚下的齐鲁大地,变得宽阔而平静,就如一位温和的母亲,怀抱着这位气象万千的雄丽山峰,目光里充满了无限慈悲的爱。   我们坐索道下山。我十分满足,幸福丛生。突然觉得,生活就得这样,有所期待,有所实现。我问莱莱,被我怂恿到了泰山,值吗?她说:值。   如此甚好。      五   当然,不可否认,登山是痛苦的。脚步迈开,如铅入注,蹒跚向上,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口干舌燥。同时也意味着整个身子离地平线越来越远。路途中,轻装如飞的人确在少数。但也有无数的人,朝着一座又一座的山峰攀登。对于登山者爱好者来说,登山是一项伟大的事业。著名探险家马洛里曾经几度攀登珠穆朗玛峰,每次出发,都做好无法归来的准备。一位《纽约时报》的记者问他:请问,你为什么要去攀登珠穆朗玛峰?   他说:因为,它就在那里。   王勇峰,中国登山队队长,用十一年的时间完成了中国人首次登上世界七大洲所有最高峰的壮举;意大利梅斯纳尔终生与山为伍,被人称为“山峰先生”,称为全世界第一个征服世界上14座顶峰的人。   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人对巍峨高耸的山峰如此向往?前赴后继,死而后已。   因为,山就在那里。这是登山所有的意义。   但我登过的山也着实不多。我也完全没有登山家的分毫气魄与壮举。我想要的,仅仅是那些我可以攀爬的高度。登泰山时血管干涸的滋味,中途想放弃的念头分分钟钟侵蚀着我每一个细胞。身体在抗议,灵魂在坚持。最终,我享受到了“一览众山小”的人间胜景,体悟到了激越之后的平静是如此可贵。   那天在学校,汪校长说,你要去泰山了,你是去远方寻找自我的,可见你是个有故事的人。我哈哈大笑,说,只要不是事故,一切故事都是丰富生命的泉源。   “古今一俯仰,感极今人哀。”泰山之行,无疑成为我生命中最为明亮的时刻之一。   江苏治疗癫痫病最好方郑州癫痫病那个医院最权威拉莫三嗪和奥卡西平合并用药治癫痫左乙拉西坦的药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