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 文章内容页

【荷塘“pk大奖赛”】蓉城读爱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现代都市
破坏: 阅读:736发表时间:2018-03-07 17:09:43
摘要:头上彤云密布,脚下江涛汹涌,在通向彼岸的险途中,每次胆怯停步或是犹豫退却,都会因摇摆加剧而增添险情,只有满怀信心、相互激励、排除干扰、从容向前才能保持身体平衡,顺利通过,这期间,多么需要爱得支撑、爱得推动!就像坚强且聪明的四川人,在灾难降临后,把哀痛变为动力,相互传播人间大爱,不失奋进之念,目标坚定从容向前一样。

黄冈到哪看羊癫疯 中国的江河,之所以值得吟颂,是因为它看似柔弱无骨,却能冲破曲折阻遏,向玫瑰色东方奔涌而去;中国的山岭,之所以屡屡入画,因为它由地壳挤压而形成,向人类昭示了压抑后崛起的力量。
   10年前,其势凶猛、其状惨烈的四川汶川大地震,在人们心中岂能轻易淡化?面对灾难,华夏子孙重新崛起之举、相互支撑之爱,让我感叹连连。由此,我不由地追想起了在成都望江楼公园登高望远、感思古人的情景。
   成都的几个别称,包括蓉城、锦官城、天府之国……足以诠释这座古城的诗情画意与富足之态,古今文人墨客由此心向往之。
   数千年延续至今的悠悠文脉,让蜀锦、蜀绣连同精湛的茶艺、精美的小吃,成为这座古城靓丽的标签。然而,只要你细细回思史潮,便不难发现,在这片土地生长或居住的很多古人,把不朽佳作流传到今,大多因“时运不齐、命途多舛”,满腹才华难以发挥,报国之情难达上听。为此,借篇篇诗文一吐心曲,抒发拳拳爱心。当年,在内外忧患的重压下,愤然作《出师表》的诸葛亮,钟爱西蜀河山;出身寒微、遭人蔑视、昂首高吟《三都赋》的左思,偏爱古城秀色;诗才超越但举步维艰,赋《茅屋被秋风所破歌》的杜甫,怜爱天下寒士;崇丽阁下研制彩笺、湖北知名的癫痫专家咏叹幽篁的女诗人薛涛,酷爱园林翠竹……癫痫大发作药物治疗要注意什么r />   遥想当年,薛涛从西北长安走来随父流寓成都,自小便能赋诗作曲,本该成为深闺才女,不想造化弄人,竟然一度沦落为歌伎!在成都漫游时,我多次叹问:武侯祠门内的三绝碑,可曾记住她的清影,锦官城外的浣花溪,可曾记得她的清冷?望江楼后,一代才女的墓碑前,静立着神情专注、若有所思的游者。偶有江风吹来,竹丛瑟瑟,似乎在赞颂着在苦难中寻求人生乐趣、洋溢爱心却早已飘忽远去的才女……
   迈入望江楼公园,登上崇丽阁望远,我深深地感觉到,岷江上的点点帆影,无时不在感念着那些面对危难心存大爱、传播大爱的古人。那日,尽管丝雨飘摇、光线暗淡,我还是努力透过迷茫向成都西北方向眺望着。恍然看到,我曾为之掩卷慨叹、为之吟唱的那些古人,依然在山水间忙碌着。在他们的身后,一座座景观渐渐崛起,密集的游人时聚时散……
   第一位古人,自然是生于川西北的大禹。
   大禹出生地,究竟是北川的石紐村,还是汶川的刳儿坪,至今仍是不解之谜。其实,这并不重要。国民党元老于右任先生凭吊禹王时,曾对这类地望之争一笑吟之:“禹王明德古今悬,何计汶川与北川?”老人家认为,以大情大爱辉映古今者,四海皆家,民众皆亲。
   过往的史事总在证明,往往奢逸之风,消减勃勃英气,往往灾难涌来,反倒成就一代志者。面对比猛兽还要凶恶的洪涛,面对扑天盖地的灾情,大禹带着不畏艰险的勇士,变堵截为疏导,致使河道畅通、水势平和。几千年来,“三过家门而不入”的故事广为传颂,即便刚进学堂的孩童听了,脸上也会显现几分凝重。
   第二位古人,便是公元前251年被任命为蜀国郡守的李冰。
   李冰的出生地也是扑朔迷离。人们每每谈起这位心存大爱把旱涝无常、灾祸不断的四川变成天府之国的地方官时,很少有人去追索他的故乡。大爱超越地界,英雄不问出处。
   当我把目光从川西北拉到离成都较近的都江堰方向时,首先想到的是伏龙观前急湍飞扬、声震八方的壮景。我认可余秋雨在谈及这项伟大工程时的论述:“中国历史上最激动人心的工程不是长城,而是都江堰……长城的社会功用早已废弃,而它(都江堰)仍在为无数百姓输送着汩汩清流。长城摆出一副老资格等待人们的修缮,而它却卑处一隅,像绝不炫耀、毫无所求的乡间母亲,只知贡献。”
   那是让后人屡屡提起的年代。那些年,岷江之水从四川松潘地区的羊膊岭夹带着大量沙石奔腾而下,流入四川平原,致使片片河床淤积、灌溉受阻,灾害连连。
   幸有李冰父子,他们从远处走来,开凿玉垒山,引水灌良田,把岷江分为内外二江,外江为岷江正流,经都江堰、乐山至宜宾,而后直入长江。内江为人工渠道,受“宝瓶口”节制流入成都平原。今日,站在江心那座筑堤分水的“分水鱼嘴”前,怎能不为此心潮澎湃?记得我在分水堤中的“飞沙堰”采访时眼泪涟涟。深感大爱之心,往往能创出人间奇迹,其丰功伟绩,能让人们世代铭记!李冰父子的形象,就是大爱的体现。2008年大地震后,都江堰工程虽有微恙却岿然不动,就是个大爱的奇迹!
   都江堰的景观朴实深沉,给人以启迪,给人以力量。记得那日,我从成都来到了岷江之畔,在横江索桥之上战战兢兢地行走,上下左右都是险情,本有退步的念头,后来在后面朋友的指导、鼓励下,终于放开步子走到了对岸。事后,心中生发出了一种感悟,此过程很像人间遭遇的某种境况:头上彤云密布,脚下江涛汹涌,在通向彼岸的险途中,每次胆怯停步或是犹豫退却,都会因摇摆加剧而增添险情,只有满怀信心、排除干扰、从容向前,才能保持身体平衡顺利通过。这期间,多么需要爱的支撑、爱的推动啊!就像坚强且聪明的四川人,在灾难降临后把哀痛变为动力,相互传播着人间大爱,目标坚定从容向前一样。

共 1958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