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 文章内容页

【荷塘“童话之秋”征文】妈妈,你别走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现代都市
2016年暑假,方志强送妹妹方志华上了去山东的火车,恋恋不舍地看着火车从视线里消失,才感觉到有点饿了,于是,他大步流星地走进一家饭店,点了几个小菜、两瓶啤酒,在一个小包厢里坐下。此刻,饭店大厅里飘来了淡淡的轻音乐,像一缕清凉的夏风掠过他的心头,让方志强这一段时间以来紧绷的神经稍微放松了一下,想到以前爱哭爱闹的黄毛丫头,如今已成了山东大学一名漂亮的大二高材生,自己也从上海财经大学毕业了,已经在省城工商银行工作一年多了,他感觉好像这一切就在梦里一样,他没有想到自己从穷山沟里出来竟有如此美好的生活,但是妈妈走进监狱的情景,勾起了他痛苦的回忆……
  
   一、妈妈弃家
   在方志强的记忆中,妈妈经常跟爸爸吵闹打架,动不动就回娘家,一住就是几个月。在他的印象中,家里没有一天安宁的日子。志强六岁那年,妹妹志华出生了。有了妹妹以后,妈妈或许能安心过日子,可是世事难料,在1998年前后全村兴起了打工的热潮,妈妈就像打了鸡血似的,每天嚷着要去南京打工,爸爸无数次地苦苦哀求都没有阻拦住妈妈的脚步,妈妈态度非常坚决,于是收拾好行李,头也不回地去了南京,把刚满一岁的妹妹丢给了六十多岁的爷爷奶奶喂养,从此,他们兄妹俩和上了年纪的爷爷奶奶相依为命。从那以后,妈妈再也没有回家,仅仅在过春节时给他与妹妹寄一些衣裳,偶尔给家里捎点钱。爸爸忙完农活也到大城市里打工挣钱补贴家用,抚养妹妹和家里十几亩地的农活,全靠年迈的爷爷奶奶苦苦支撑着……
   让人倍感意外的是,2008年的春节前妈妈回家了,全家人听说妈妈要回来,都非常高兴。爷爷奶奶跑到菩萨庙祖坟烧香放炮,感谢他们保佑让儿媳妇终于回心转意,回来好好过日子。妈妈回来时,全家人大吃一惊,以前一个朴素的农村妇女一下子大变样了。一头像金毛狮王一样染成了棕色的卷发,嘴上涂得像喝过猪血似的,脸上抹得像驴粪蛋上落了一层厚霜,一进厅房就把那满是赘肉的屁股堆在破烂不堪的椅子上,压得老古董吱吱嘎嘎地喘息着。她满嘴拐着蹩脚的普通话,对一家老小吆三喝四的,吓得志华蜷缩在奶奶怀里大气都不敢出,她趾高气扬地翘着大象般的二郎腿,晃动着长满脂肪的水桶腰,好像要压断方家人紧绷的神经;她嘴里哼着走腔走调的流行歌曲,时不时叼一根香烟,别扭地吐着一串串死气沉沉的烟圈,摆露她在大城市的风光。回家没几天,她就要求跟爸爸离婚,只给志强和志华甩下几件衣裳,转头就回了娘家。
   一家人听到妈妈要离婚,简直像晴天霹雳,一下子不知所措。苍老瘦弱的爷爷奶奶老泪枞横,拖着8岁的妹妹颤颤巍巍地走到妈妈的娘家,哭诉了好几回,但是铁石心肠的她与娘家人离婚的态度很坚决。在那段日子里,方家人每天以泪洗面,在忐忑不安中过完了春节。
   2008年2月,爸爸接到法院的传票。没过几天,法院就开庭审判,判决的结果是允许妈妈离婚。当韩莲花洋洋得意地从法院出来时,爷爷奶奶战战兢兢地蹲在法院门口,志华在癫痫病的诊断标准是什么一旁哭泣。妹妹一看见妈妈就扑上去一把抱住妈妈喊道:“妈妈……妈妈……求求你……你别走……你别丢下我和哥哥,我们离不开你啊!”看到这一幕,提心吊胆的方志强走上前去痛苦地拉着妈妈的手伤心地哭了。“妈妈,你别走,好吗?我求你了!”志强说着“扑通”一声跪在妈妈面前,放声大哭。韩莲花此刻就像躲瘟疫一样,皱了一下画得像黑毛毛虫似的眉头,闪在了一边,接着又强行扯开妹妹的手,脸色一沉咬牙切齿地说:“志强、志华你们这是逼我死吗?别怪妈妈心狠,家里那个样子,我实在过不下去了!这几年,我在南京城里混惯了,这个鬼地方一天都不想呆了!不过你们放心,我会给你们按时寄来衣服和上学的钱。”韩莲花说完把妹妹推在了一边,扭动着企鹅般的身体头也不回地走了。
   爷爷奶奶在绝望之余拖着志华哭着回家了,爸爸不停地用拳头捶打着自己的胸口……妈妈的绝情,彻底击碎了志强的最后一线希望。那一刻,他只感觉到天旋地转心如刀绞,好像一下子掉进了万丈深渊,耳边一直回荡着妹妹的哭喊声:“妈妈……妈妈……你别走……”
  
   二、祸不单行
   方志强昏昏沉沉地回到家里,奶奶抱着妹妹嚎啕大哭;爷爷一进门就倒在炕上,一个劲儿地呼天喊地;爸爸垂头丧气地蹲在院子里,一声不吭地抽着闷烟,时不时地用手撕扯着他那脏乱的头发;瘦骨嶙峋的妹妹坐在奶奶怀里不停地哭泣……接连好几天方家连锅盖都没有揭,更谈不上做饭。过了一星期,爷爷吐了几口血,从那以后再也没起来,在炕上熬了几个月去世了,一家人在气愤与悲痛中送走了爷爷。
   日子刚刚平静下来,2008年发生了5.12大地震,志强家虽然离震中汶川好几百里,但是地震的余波还是把他们家的老房子震塌了。一家四口人坐在一片废墟上绝望地抱头痛哭。看到这一惨景,想到家里没任何收入,方志强暗暗决定放弃学业,虽然志强想到自己已经上高二了,并且是班上的尖子生,但看到年迈的奶奶下地干重活,妹妹也上五年级了,爸爸一天比一天随州哪治疗癫痫最好苍老,整日沉默不语,再加上眼前的天灾,懂事的志强想到自己应该勇敢地挑起拯救家人的担子,他想着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向爸爸和奶奶说说他的想法。
   地震刚过的日子里,为了防余震,学校放假一月,在放假期间,方志强一边帮爸爸收拾倒塌的房子,一边等待着合适的时间,给爸爸和奶奶说说他放弃学业的想法。一天下午吃完晚饭,一家人坐在国家发放的救灾帐篷里休息,志强小心翼翼地对爸爸说:“爸爸,今天晚上大家都在,我想给你们说一个事儿。”
   志强爸关切地问:“啥事?你说吧。”
   “家里倒霉的事情接二连三,我不想上学了,这样可以减轻家里的负担,好让志华继续读书。”
   “啥!你这个没出息的东西,怎么能有这样的念头呢?你疯了吗?”志强爸听了儿子的话后暴跳如雷。
   在一旁的奶奶插嘴道:“你看你的驴脾气又犯倔了福州癫痫医院哪家好呢,给娃好好说不行吗?家里这个样子,娃心里不好受的。”
   “我没有其它想法,就是想给家里减轻负担。”
   志强爸在一旁狠狠地抽了几口闷烟,沉默了一会儿耐心地说道:“志强,天塌下来有我顶着,你的学习一直很好,只要你与志华争气,我就是砸锅卖铁甚至讨饭也要供你们上大学。我不想让你们走我的老路,初中毕业时,由于你爷爷身体不好,我不得不把书停了。你看村里当时比我学习差的几个人考了个中专,看人家的日子咋样,我过的这又是啥日子啊!我们生在这穷山恶水的地方,考学就是唯一的出路。你放心,你好好读书,房我不盖了,我们一家人在帐篷里将就几年,等你们上完学再说。忙完这一阵子,我出门打工挣钱,一心一意供你与志华上学。”
   “你走了,地里的活咋办?奶奶年纪大了。”志强担心地问。
   “志强,别怕,我这把老骨头还一时死不了,我干了一辈子农活,再干十年还不成问题。”奶奶在一旁焦急地说道。
   “志强、志华你们别担心,我们少种一点地,你们周末给奶奶帮忙,我们咬咬牙苦日子很快就会过去了。”
   听了爸爸的话,志强一颗担忧的心稍微有了一丝安慰,但看到满院倒塌的房子,想到家里没一分钱,心里的愁云无法消退。
  
   三、绝处逢生
   2008年“5.12”大地震刚刚过去的那段时间,志强家与村里人都忙着自救,国家的救灾物资也接二连三发放到村民手中,乡上、县上的领导一拨接一拨地来检查指导抗震救灾工作。全村子都疯传着国家要给重灾户出钱盖新房,志强家也属于严重的受灾户,奶奶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叹息着:“哪能有这样的好事啊,我活了七十多年了,从未见过国家给农民免费盖房的事。”当然志强与村上所有的人一样认为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一天中午,一家人吃过午饭正准备干活时,村长领来一帮人,村长介绍道:“志强爸,这几位是县上与乡上的领导,他们听说你们家受灾严重,况且你们家是我们村出了名的困难户,领导专门来慰问你们。”那些人热情地跟爸爸奶奶握过手之后,认真地听村长详细地说志强家这几年的情况,他们听完村长的汇报亲切地对志强奶奶说:“老阿姨,你放心,国家很快就会下拨救灾款,你们只出人力,不出一分钱,给你们盖一院新房。”他们再三叮嘱志强爸,千万不要让孩子辍学,国家会尽力帮助解决目前的困难。在临走之前,他们还专门问了志强与志华的学习情况,一听两个孩子都是班上的前几名学生,其中的一个叔叔拍着志强瘦弱的肩膀说:“孩子,好好读书,只要你能考上重点大学,到时候国家一定会帮你完成学业!”丙戊酸钠治疗癫痫如何志强听了那位叔叔的话,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他对生活又充满了信心!
   那些人走后的几个月里,志强回到了学校继续读书,国家的救灾物资一批批送到村民手中。2009年初,县政府把所有盖房用的材料送到村里,志强家也领到了一份。志强爸在邻居和亲戚朋友的帮助下盖好了新房,很快到了2010年农历新年,虽然志强家日子过得很紧张,但他们看到一院红砖青瓦的新房,个个喜笑颜开,过了一个他们家有史以来最开心的新年。年刚过完,志强爸爸就出门打工挣钱去了,而志强也投入到了高三紧张的学习当中,志华一边在附近的乡村中学读初一一边帮奶奶干活。
  
   四、妹妹逃学
   2010年五月,正当志强紧张的备战高考,奶奶突然来到学校找志强,火急火燎地说:“志华的老师捎来话,让家长去学校,我一个老太婆颠三倒四不会说话,没敢去,就来找你商量。”志强让奶奶自己慢慢回家,他就骑着自行车风风火火地赶到志华所在的中学。志强见到志华的班主任,才知道志华这一段时间经常旷课。听同学们反映,方志华在上学的路上跟其他人打架,今天又没来学校。
   志强了解清楚情况后,就急忙回家了,奶奶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院子里不停地转悠。一进门,志强就把学校班主任说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奶奶,奶奶非常生气。下午六点多时,志华像个没事人一样回来了,她一进门,方志强就劈头盖脸地骂道:“你这个死丫头,为什么逃学?”志华支支吾吾一时答不上来,奶奶在一旁也数落着她。方志华见从来都舍不得说自己的奶奶也在帮腔,“哇”地一声哭了,随即就顶嘴:“不要你们管,我不想念书了!”“啥?你这个混账!”方志强一边骂着,一边给志华一个响亮的耳光。“哥,你也打我,我给你们死去!”说着发疯似的转身像一阵旋风一样跑出了家门。志强与奶奶愣在那儿,等他们回过神来,志华已不见人影了。“志强,我的小祖宗,谁让你打,还不赶快把志华找来!”奶奶在一旁催促着。“别管这个死丫头,死不了,过一会儿,她就会回来的。”方志强蹲在门槛上生着闷气。
   奶奶一边焦急地等待着志华回来,一边心不在焉地做着晚饭,很快到了吃饭时间,仍然不见志华的影子。奶奶在院子边上扯破嗓门呼唤着:“志华……志华……我的娃啊,快回来吃饭……”奶奶的声音都喊哑了,就是不见志华的人影。就在志强奶奶站在院头叫志华时,突然狂风大作,不一会儿天空阴云密布雷电交加,顿时大雨倾盆,这下可急坏了奶奶,奶奶埋怨道:“志强,你这个死娃娃,你看你干的好事,还不赶快找志华,你们两个小祖宗非把我气死不可!”奶奶气急败坏地跺着脚,咬得牙咯咯直响,紧握着拳头不停地捶打着炕沿。雨越下越大了,根本没有停的迹象,志强和奶奶心急如焚,顾不了滂沱大雨,一下子冲进雨中,到处寻找志华……
   路上的洪水淹过了小腿,年迈的奶奶呼叫着,哭喊着,在暴雨中踉踉跄跄,一步摔一个跟头,很快成了泥人儿。他们冒着大雨找了好一阵子,终于在打麦场一个角落里找到了志华,志华此刻就像一个落汤鸡似的呆呆地站在雨中一动不动,撕心裂肺地哭叫着:“妈妈……妈妈……你在哪儿?妈妈……妈妈……你生下我们不管,为什么又要生我们呢?”听着志华的呼唤,志强和奶奶的心都碎了。浑身淌着泥水的奶奶连跑带爬地赶到志华跟前,一把把志华搂在怀里嚎啕大哭……
   他们回家时天色已晚,雨也停了,一家人敷衍了事地吃了几口饭就睡了。凌晨两点多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了志强,志强睁开惺忪睡眼回过神来,听见奶奶在急切地叫着,他马上穿好衣服,来到奶奶与志华的屋子里,奶奶焦急地说:“志强,你妹妹发高烧,一直昏迷不醒。”志强一看志华满脸通红嘴里不停地叫着:“妈妈……妈妈……你别走,妈妈……我要妈妈……”奶奶泪如雨下,“志华,我可怜的娃啊,你咋了,你别吓奶奶啊!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求求你,保佑我娃平安无事!志强,你妹妹已经烧糊涂了,快去叫大夫!”此时,志强哽咽着,泪水顺着脸颊哗哗直淌,他二话没说拿着手电筒冲进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不一会儿,村诊所的大夫来了,给志华打了一针退烧药,渐渐地妹妹有点好转,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共 11259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