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西部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回忆】网名(散文)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西部文学

提起网名这玩意儿,那可真是说来话长呀!因为我上网早,用过的网名也多。

最初上网,缘于家里开了一个电脑销售公司。近水楼台先得月吧,在很多人还不知道电脑是啥玩意儿的时候,我耳濡目染,很快学会了上网浏览,看新闻,看电影,下载,听歌,玩得不亦乐乎。有一天,我到公司去,发现一个员工正在电脑上聚精会神地和人聊天,我很好奇,问她是怎么回事。可能是觉得上班时间玩聊天,不太好意思,赶紧就关了电脑。哼!不教我?我自有办法,百度一搜,知道了。不就是一个聊天软件吗?下载、注册,一气呵成。从此,在QQ聊天室里经常可以看到那个叫“叶紫儿”的活跃身影,最高的纪录是同时与七个人聊天,别人还惊呼我打字怎么那么快。一个“大师”给我注解这个网名,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我从来没有想到一个随性而起的网名包含了那么丰富的内含:“叶,根繁叶茂也,寓示生命力强;紫,紫气东来,吉祥;儿,人中之子,优秀。”大师语含玄机,是我所不懂的。我只知道,因为喜欢读叶紫的文章,所以起了个带点仰慕崇拜的名字“叶紫儿”。这是我的第一个网名,算是中性的吧,不喜不悲,就那么安静地看着这喧嚣的尘世,现在我的空间还叫“叶紫儿的空间”,颇有从一而终的意味。

许是我的这个网名太平淡,不够炫,不够酷,不抢人眼球。那年五一我们单位组织到海南旅游,我这个旱鸭子在海水里扑腾了几下,回来就感冒咳嗽,吃药打针,想尽了办法,一个多月仍没见好转。有一天我在上网的时候灵光一现,进了一个叫“寻医问药”的QQ聊天室,遍求名医而不得。看着聊天室里滚动的字幕,那上面的网名要有多妩媚就有多妩媚,要有多魅惑就有多魅惑:什么“今夜等你来”、什么“红唇吻你心”。我赶紧退了出去,换个网名“我是林妹妹”,再登录进去,不一会,就有一个网名叫“偶是宝哥哥”的来搭讪,聊了一会儿,得知他是重庆一个医科大学的副教授。我把我的症状一说,他立马就给我开了一个药方,都是一些常见的药,也不贵,到医院抓了几副中药,吃下去,好啦!这让我第一次对网络后面看不见的朋友产生信任,心情大好,特写打油诗一首:“寻医问药来聊天,千里有缘一线牵。三副草药医顽疾,妙手回春吴一仙。”(老先生姓吴),以抒发对素昧平生的吴老先生的感激之情。

平时我会在网上浏览一下新闻,关心关心国家大事;也会在网上阅读美文,充实一下自己的大脑,甚至有时还会在网上搜寻一些试卷题库,以备不时之需,让自己的工作变得更加轻松有趣。

网络带给我们海量信息的同时,也给我们带来了某些负面的东西。《大话西游》刚流行的那几年,我们班几个男生就深陷游戏的泥潭而不能自拔,逃课去打游戏的事时有发生,弄得我这个当班主任的围追堵截精疲力竭。有一个学生,家长是做生意的,白天忙,晚上早早就会上床睡觉了。那学生一般是放学回家之后马上抓紧时间睡觉,到傍晚父母回家一同吃饭,一切都很正常的样子。晚上等父母进了房间休息后,他就像飞出笼子的鸟儿,到游戏室混到天亮,趁父母出门之前若无其事地回家躺到床上。上学的时候按时上学,放学的时候按时回家,很长一段时间都伪装得极好,家长没有看出一点异常的苗头。可他枯草般的长发,萎靡的神态还是给我看出不正常来了。多次找他谈话,他总是一口咬定没什么。没什么?不信我治服不了你!后来我从他的同学那里要到了他的QQ号码,我也注册了一个游戏号“一路追杀”,加他为好友后,我们就开始了一场又一场的恶战。好一个“镇西太子”,都已经玩到2转142级了。看来要短时间内追上他是不可能的了,我转而在网上恶补升级的秘诀。我不打你个落花流水,誓不为师!平时在和他谈话时故意露一两句“行话”:金柳露可以通过宝图挖到啦,长安药店可以买到自动回血的瓶子啦,直听得他一愣一愣的。有一天,在又一番拼死厮杀之后,我在对话框里对他大喊一声:“李**,你老师叫你回去上课了!”吓得他丢盔弃甲缴械投降。后来,我又以同样的“烂招”把一个个学生杀得落花流水——只不过我抓住一个学生回来就换个号,什么“就是追杀你”、“打遍天下无敌手”“这个杀手不温柔”等,都是一些杀气腾腾触目惊心的网名。反正那时的学生也不懂查什么游戏ID,让我钻了个大大的空子。自此之后,再没一个学生敢旷课去上网打游戏了。那一届的学生,毕业中考时打了个大大的胜仗,让我暗暗得意了好多天。

某天信手打开电脑,点击进入游戏。发现那些年我们玩过的游戏居然还在!想当初,这些游戏引得多少人趋之若鹜,乐此不疲。算好时间半夜起来“偷菜”、到别人的窝棚里收获动物。在自己虚拟的农场里,开垦土地、购买种子、浇水、施肥、捉虫、收获、出售,忙得不亦乐乎。从黄土地到金土地再到黑土地,那小小的24块方格,流下了多少辛勤的汗水!后来有了QQ牧场,那些新奇可爱的小动物很快吸引了我们的眼和手,种牧草,喂动物,是我们一刻也不能停下的工作……接下来,我们拥有了自己的超市。装修、进货、雇员工、结账,大把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每一次超市升级都让我们心跳加速:还有多久就可以开连锁店了?我们陶醉在那莫须有的财富里,激动不已。(貌似那时还有什么QQ餐厅,因自己对餐饮业兴趣不大,很少涉足)我们的激情和时间就那样悄然而逝——这害人的网络游戏,消磨了多少人奋斗的意志啊!它浪费的何止是我们宝贵的时间呢?它害得我们不能平心静气地读书,不能自在畅快在地娱乐,不能好好地陪伴家人……可是,如果没有这么多的游戏,那些年我们又会是怎样过来的?现在这些游戏的版本不知道更新换代多少次了,进到里面来,我束手无策、惊惶失措,我不知道怎么玩了!是我OUT了呢,还是这些游戏落后于时代了?哦,忘了告诉你,我玩“偷菜”时用的网名就是“梁上美君子”。

游戏玩腻了,我转行开了一个博客,注册时用的网名是“绝情丹主”,因为那时正迷恋《神雕侠侣》,为了与“绝情谷谷主”有所区别,特意臆造了一个“丹主”。我在博客里码我的小文字,随心所欲,恣意妄为,好不痛快。谁知好景不长,也许是这个网名太抢眼,进到我博客里的人不是想看我的文章,而是在猜度我是怎样一个人:有猜我是一个少数民族美少女的,有猜我是一个什么王国的公主的。前来求搭讪的前所未有的多,叫我烦不胜烦,不堪其扰。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北京一个网名叫“帅得惊动党中央”高中生,认定我就是一绝色妙龄美女,哭着喊着要来见我一面,逼得我没法,只好跟他开视频,让他瞧瞧,彻底死心。一看到真实的我,那小帅哥立刻改口,叫我“黑山老妖精”。我对他说“都说网络见光死,这下你得相信了吧?骑着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说不定就是唐僧呢!”幸好我还敢以真面目示人,让别人及时“止损”,要不然,罪过就大了去了。后来那帅哥考上了重点大学,还发消息给我,感谢我这个好阿姨教导他认真学习。

“绝情丹主”惹是生非,给我带来了不少的麻烦。号码多次被盗,有一次,别人盗了我的号,还把我的博客里的文章删了个一干二净。后来绑定这个号的手机也被盗了,我平时不记密码的,结果就只好彻底放弃不用。只可惜了我那个博客,密码也忘得一干二净,里面的那些小文字小心情早就烟消云散了。

现在用的“嫁与飘飘雪”,是我目前在用的唯一的一个号,主要是用于文学网站投稿。令我尴尬的是:无论编辑还是读者,回复我的永远是“飘雪”、“雪飘飘”或是“雪儿”、“飘飘姐”。我能说我的全称就是“嫁与飘飘雪”么?那么冰清玉洁那么诗情画意那么纯情浪漫的一个名字,出自一首词,全网只有这一个耶!版权所有,绝无雷同。

我的网名,见证了社会的变革,时代的变迁,让我欢喜让我愁哟!

固原市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成年癫痫病的起因有哪些郑州有几家癫痫医院武汉治疗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