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大赛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流年】当我遇见你(同题征文·散文)_4

    《当我遇见你》是流年首次同日发出的同题征文。当我知道这个题目时,正在忙着编辑《被遗忘的时光》,还有各种各样的《味道》。在大家的文章中,我领略了很多老时光的精彩,也品尝了大家五...[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江南】纵横变化妙难穷(散文)

    认识电话机,那是小时候在村上大队部办公室里跟着父亲值班时的事情了。办公室很简陋,有一张很陈旧很大很笨戳的办公桌,桌面上懒的打扫,看上去乱乱腾腾的。其实,如果这张桌子现在还保存着...[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云】神奇的大漠,绿洲的圣果(散文)

    新疆,那远方的西域,神奇的土地。“丝绸之路”悠扬的驼铃声,孕育出了无数神秘传奇的过去。冰雪壮美的天山,光怪陆离的戈壁,海海漫漫的大漠,蔚蓝纯清的天池,一望无际的那拉提大草原,...[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丹枫】我在戈壁滩的军营生活(散文)

    一、菜地几乎基地所有的连队都有自己的菜地,或大或小,或肥沃或贫瘠,但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是兵们一镐头一镐头年复一年刨出来的。在戈壁滩上开垦一块能够生长植物的地,不是一般的艰难...[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我和雪梅的故事(散文)

    (一)雪梅生在昆明,长在昆明,是个地地道道的城市女孩。尽管她父亲也是农民的儿子,但是到了雪梅这儿,农村似乎和她没有关联了。认识她那年,我读初中一年级。雪梅也因家庭变故回到农村...[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丁香•守望花开】相信世间有真爱(散文)

    大学毕业后,我就随可可去了苏城。原本父母给我安排一份很好的工作,我没要。为了爱情我什么都能放下,我只要可可。人一辈子很短暂,说话间青春年少就要逝去。作为一个女人,其实要得并不...[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春日禅语(散文)

    “又是一年春光近,花红柳绿燕归来。”不知不觉间,北方漫长的冬季已经走到了尽头,伴随着柳枝的发芽,绿草的萌生,春天的脚步如约而来了。而驿动的心,在春日里却浮躁起来了,不知道该何...[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江南】车道“轮回”(散文)

    粗略地望去,晨曦像一条死鱼翻开了白眼。按照我老家的风俗,在这个大清早,说“死”其实是不吉利的,仿佛一沾上“死”就要出灾难。但我想不到合适的词汇。我穿过有些清寂的候车大厅,在车...[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江南】书一卷流年,话半世沧桑(散文)

    浅秋时节,天高云淡,踏着时光的脚步走过细碎的光阴,阡陌花开依旧,用缱绻的心绪把过往温润,虽说容颜易老,心怀一抹恬淡笑看物是人非,静静走过聚也依依散也依依的经年,与花开花谢中领...[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笔尖】追忆那段芬芳烂漫的童年岁月(散文)

    1.过家家儿时玩的最多的游戏就要数过家家了。虽说是一场游戏,可其间林林总总的曲折过程,简直就是一副活生生的世俗风情画。居家过日子,理当以人为本。稍大点的孩子就成了“族长”,这也...[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