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资讯 > 文章内容页

【菊韵】父亲与吊脚楼(散文)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文化资讯

流浪让我学会沉淀心中的那缕柔情。漂泊让我懂得珍惜回暖的温情。无论我身处何处,不可忘却昔日伴我成长的吊脚楼——我的家。

吊脚楼,在我的印象中。她无非就是一个遮风挡雨的木材建筑。之所以为家,是因为吊脚楼伴我长大。我的童年,就是在吊脚楼里度过。吊脚楼里,隐藏着我成长的点点滴滴,有过悲伤,也有过快乐,最多的是吊脚楼里是个温暖的家。

尽管我的童年并不是完美。只要我每天一早从吊脚楼里惊醒。心里总感到踏实,有家,有爱,有温暖,宠爱就变得不重要了。

由于父亲病危,我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乡。看见吊脚楼依然挺立在山脚下。我的心里有些迷茫。在熟悉的地方,除了吊脚楼不变,不管是家乡的模样还是亲人的感情,我都感到变得有些异样。当然也包括刚回到家的自己。

病中的父亲对于我的出现,仿佛觉得有些意外。从他那浑浊的眼中,我无言以对。跪在床前,紧握着父亲瘦如柴的双手。我才发现,爱,又重新回来了。我和父亲的话并不多。父亲的眼神也是有意无意的回避着我。我唯一能感动的是,我们之间已经没有敌意了。

那一宿我一直守在父亲病床前。重复着相同的工作——端药,喂水。父亲跟我也并没有言语交流。就算我说了什么,他好象都没有任何表情。哪怕之前一贯的怒脸也没有给我。但是,我们的默契却十分到位。父亲的一个眼神就知道他需要什么。而这种默契以前并没有。半夜,母亲和大哥都休息了,父亲竟然和我说话:“你能回来我很意外。我们之间的战争也该结束了。你从我这里什么都没能得到,而我就要离开了,却得到你的孝心。”“爸,你给我生命就够了。至于你的爱,我能感受得到。”也不知何故,泪水不争气地了流了出来。“我的爱给了一家人,我自认为并不包括你。我相信你不是不知道。”“现在不重要了,我心里最期望你能快点好起来,您再给我不是一样么?”“是我悔了你的前途,因为我给不了。在你离开学校之后,我还认为自己做得没错。而现在,我后悔了。”“爸,只要你不记恨我就行了,把之前不愉快的事情统统忘记吧。”我竟然没想到父亲也这么脆弱,长这么大第一次见父亲流泪。“我这一生都过得很自私,因为这也是被生活所逼。而你就是我自私的牺牲品。我对不住你母亲,当然还有你。我们之前的敌对。倒不如说我在和自己的自私共眠。”“爸,我们都不说了好吗?好好养病。”“你该成家了。”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过,这都是我一生最值得回忆的东西。尽管以前我并没有得到父爱,今夜总得感到了。

望着父亲熟睡后,我一个人走出吊脚楼外,望着漆黑的旷野,我的心却得到安慰。坐在吊脚楼下,我的心得到了温暖……

父亲还是走了,他走得很安祥。送走父亲,我再一次离开了吊脚楼。又开始了漂泊生活。时而星月下,我的心从未离开吊脚楼,也未离开已经远走的父亲……

癫痫医院哪家好郑州好的癫痫病医院在哪里?常见的继发性癫痫病的病因有哪些呢昆明那看癫痫病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