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资讯 > 文章内容页

【军警】棉花暖暖太阳香(散文)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文化资讯

棉花暖暖太阳香

殷殷长空冷,切切西风赶,枝头白云绕,棉魂入梦来。

--题记

“嘭,嘭,嘭……”有点重有点脆的声音在小区拐角花园处响起,这是久违了的声音,是弹棉花的声音。我迫不及待的三脚并作两步地跑回家,翻出陪嫁时的棉花胎,抱着走向了弹棉处……

棉花,一直和我们生活密不可分。曾经,为了保障人们越冬保暖,人民政府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以按人口发放棉花票的形式来保证需求。如今,棉被已渐渐地被什么羽绒、蚕丝、太空棉所替代,然而,棉花的朴实、自然、无害使得不愁穿衣吃饭的人们在追求健康生活的同时,竞相采购各种棉制品,让纯棉织物成为了市场上的新宠。

棉花,似花非花,虽无香味,却蕴含着太阳的味道。西风起时,在灿烂的阳光下,成熟的棉桃争先恐后地吐出雪白的棉絮,那里面满满的都是太阳的香味。

“五月棉花秀,八月棉花干,花开天下暖,花落天下寒。”棉花植株第一次开花时,正是夏令时节,我曾在学农劳动中去过棉花田里捉虫。清晨,清新的田野上,棉田里的花异常美丽,粉红的,淡黄的,白色的花朵在微微的晨风中清雅地一颦一笑,像老朋友似的与我们点头示意,而我们也像好朋友般地把躲进花心里的棉铃虫一条一条地捉出来,好让棉花二次开花时洁白如云。

带我们捉虫的生产队大嫂,一边教我们如何捉虫,一边疏花,把摘剪下来的花枝一把把地扎好,让我们这些爱花的女孩子们带回家插在玻璃瓶里慢慢欣赏,这一朵朵美丽的棉花,为那时缺少色彩的生活带来了安静素雅的美丽。

八十年代前,棉花是越冬的重要物质。那时,外婆的青花包袱里常常包着一捆捆用棉花票买来的棉花和自己在老家田里种的棉花,我会好奇地问外婆:“外婆,你往包袱里藏这么多棉花干什么呀?”外婆笑笑说:“为你们准备的,等你们一个个大了,我用它来做嫁妆。”

那时江南人家嫁女儿,讲究的是有多少床被子,用棉花做成的新棉被,配上好看的绣花被面和织锦被面,红红绿绿的一床叠着一床,往新床上一放,即是娘家人的面子也是婆家人的喜欢,洁白如云的棉花为一个个江南的小新家,奠基了亲亲的温暖。

记得我出嫁时,外婆已经八十了,她拿出在我小时就为日后我出嫁时绣好的被面,指挥妈妈从樟木箱中翻出一床床洁白的棉花胎,欢天喜地地请邻家阿姨为我絮了八床新棉被。当时,在我生活的地方可算是风光的了,一般人家很难为嫁女儿收集到这么多的棉花的!

秋末冬初,是每家把旧棉被翻新的季节,拆开旧棉胎,絮上一些新棉花,在好听的弹棉声里,一床床厚实的棉花胎又洁白如云了。艳阳天时,家家户户忙着把压了一夏一秋的棉被放在太阳底下晒,压实了的棉花,在暖暖的阳光下逐渐膨胀,变得又厚又软,钻进这样的被窝,太阳的暖香一直会在梦中徘徊……

如今嫁女儿棉花被已经难觅踪影了,但用棉花织成的漂亮的床上用品,成了嫁妆的重要成员。我常想:为什么我们的祖先要把无香无味似花非花的棉命名为棉花,是因为花总能让人感到美丽幸福,而棉给人类带来了温暖踏实,把花的美丽实实在在地体现在了生活中,因此,把棉称之为棉花才颇感欣慰,而棉,也确实是当之无愧的花!

稻子熟了,才有香甜的米饭,树成材了,才有结实的木梁,棉花开了,才会有生活中的舒适温暖,人类始终与棉花有着割不断的缘分,相伴着,走过了风雨,走过了寒凉……

世上能两次开花的花草并不多见,而棉花却能在生命的青春期和衰老期绽放出美丽的花朵,它是含笑告别这个世界的。那片洁白,那片温暖,让所有肤色的人们记住了它没齿难忘的功用,也是它留给这个世界最令人动容的感恩回报。

如今的江南,很少再见到成片的棉田,但棉花始终带着温暖的记忆,让我想起外婆的白发,妈妈的怀抱。棉花里,贮满了阳光般的母爱,朴实无华,它不以美艳悦人眼目,它的美它的香都来自内心。

此刻,我静静地站在弹棉人的身旁,看着弓弦在棉絮里上下翻飞,听着脆生生的弹棉声,就像在守望着一份踏实和满足,守住一个家庭的温暖和幸福,虽然没有一丝丝的花香,但却感到了阳光般的暖香。

一句话从脑海中蹦了出来:“凋而不朽,败而不枯”,有什么样的花能有棉花这样的气节呢?!我想,只有棉花能坦然地接受这八个字,棉花的美和香是一种意会而无需言传的情怀,它不附时,无心去取悦世人,却把实实在在的温暖和美丽送达千家万户。

岁月与光荫荏苒,不知不觉沧桑千年,棉花不会演戏,却用千姿百态絮出了光荫的美丽,平平实实地温暖着岁月的幸福。

岁月易了容颜,而棉花还是那样青春!原来,满足人类生活的需求,是可以美丽长存的!

武汉市到哪看羊癫疯西安有没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陕西那看癫痫病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