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国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寂寞的人,坐着看花开(散文)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外国文学

午时,餐厅来了一个女客人,穿着乏味了些,都是早些年流行过的服饰。很长的头发凌乱梳成马尾,眉毛偏又画成斗长。脾气更是火爆的厉害。因为菜的配料问题大发雷霆喋喋不休!话里都带着刺!矛头指向所有人。往前推赶着事情的发展势头,强悍得不可思议!丝毫不容别人的话语!女人美好的一面便没了。

同桌的男人嫌恶地瞪着她。许久也未说一言,低头摆弄着手机饶有兴致。从眼神中我明白了!这个女人是个不如意的人!也是个可怜人吧。胸中所有的怨气想找个地方发泄!他视若无睹仿佛在看一个不相干的人撒泼出丑,女人回头看他一眼红了眼圈!又加大嗓门喧嚷起来!让这场争执更莫名其妙不可思议。女人终于吵赢了架,没人再搭理她的无理取闹。只是女人输了只有自己知道的东西吧。她吵完并没有很快乐得意。同坐的包括自己的男人都离开了!只有她不断用筷子拨弄着已经冷却的食物!菜色偏冷!红红绿绿的颜色带着凝固的黄油。多是苍凉呀。转身她低头出去!在风里站立一会儿!迈着沉重的步履走了。

其实!有好多这样失意的!怨恨的!疯狂的女人!为了婚姻和爱情丢掉了一切。她们仍在徘徊寻找出口,撞得满身是伤。可怜又可悲的人!生命病了。不断让自己腐烂来对抗世界!张牙舞爪,那牙那爪都是抓向自己的。或许痛太多了!不自知吧。

女人,永远不要把爱情和婚姻当做人生的全部。他和他们只是你生命之中的一部分。生命真的很宽,因该容纳很多的东西,你的生命才够有重量,不会被风吹倒。

前日店里也来一对男女!男的约五十岁戴着眼镜!有半分斯文!细皮嫩肉的!不用细推敲便知是城里人!养尊处优懂得保养!可是眼神在世俗里、商场上历练出来的奸锐目光和圆滑的语言让我立刻明白!他——是个老油子、人精!精明得很的人!

女孩二十多岁!虽然现在女人的年龄在化妆品的武装下难辨真假!但是女孩有些稚气的语言和活泼还是容易摸清路数的!最初!我们猜是对父女!后来大跌了我们的眼镜!女孩喊:亲爱的!你吃点什么?原来?如此?这般。两人之间高密度的甜!让我们看着发冷!男人总是在电话响起不耐烦地去厨房接听!我听见他不耐烦地训斥电话那头的人。但愿我们都猜错了。

女孩请来的几个客人!两个老翁一个老妪!看样子是女孩的长辈!地道的农村人!三老者只顾低头吃饭!并不言语!城里男子张罗着满酒夹菜!见被请之人并不回应!有些无趣!便坐下寒暄几句大家随意的话!也埋头吃起来!女孩不谙世事!和男人腻歪着!男人的笑,有些淫气,似是床上缠绵的那种轻浮!胡子花白的老者干咳了一声!继续没有多少语言的宴会!用餐很快结束,黏糊的男女先出了门去卫生间!一老翁哼声哼气地说老伴!麻溜把钱付了!闹气!

一桌人就这样闷头吃了一顿饭!然后怏怏地离去。老人叹息!少女依旧欢喜着她自认为的欢喜。

这些,我写这些,大家都看惯了了,见怪不怪其怪自败。那些总结的思想留在每个人的心里,我不去分析。

店里异常的热闹,酒桌摆了两三席,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男人们都有了醉意,说话的调调都是吹牛皮,吹得天昏地暗。侃的神乎其神。其中男人们的关系都是连襟或是姐夫小舅子的角色。热火朝天的高潮到来时竟是这样的场面。杯碗横飞谩骂充耳。我和其他的同事们吓得花容失色,原来?原来好大发了,打起来了,因为吹牛过火了,有人说出的话噎住了正在侃侃而谈牛皮满天飞的人,于是乎,一场大战在所难免。关于问候祖宗以及生殖器一类的话语都到嘴边来,斯文没了,素养没了,男人的体面也没了。由此觉得男人会因为面子如此这般,会因为微乎其微的小事大动干戈,乃至生死相搏。有些不可思议了。

反正,我只顾害怕了。

忘了说,他们大摆宴席是因为这些男人们称之为岳母或母亲的人刚刚过世,他们便在动干戈的时候,顺便问候了死去的人。我不说这些对错的道理吧,可是躺在墓地里的那位老者会不会在哭泣呢。

夜晚,有呜咽声响在我耳畔。

四。

还是一位美丽的女子,长得娇小玲珑,让男人引发保护的欲望,此女每次来都和男人同桌而饮,酒量极其让人望而生畏。周旋男人之中游刃有余,她倒下的酒男人必喝,必有招数让你心甘情愿喝下去,哪怕男人知道那可能是砒霜,会让自己醉得很难看,可是他们不能丢了面子,也不能拒绝如此之美女的殷勤美意。她所求的事情男人必应,应的爽快利索,哪怕办起来其实真的会很难,可是男人还是会屡屡办到。然后有了酬谢宴的往复。

如此八面玲珑的女子我的同事们很不喜欢,被冠之为狐狸精女子。其实,我不赞成也不排斥,她用她自己的办法办到了自己想办的事情而已,目前中国的国情不就是如此吗?身处这个环境的熏染怎又能期望每个人都是柳下惠对欲望毫不动摇的圣人呢?何况这欲望太形形色色光怪陆离地诱惑着人们,

她醉意朦胧步履散碎,远远唤我小妹。我莞尔一笑应了,女子落座后同在座的男子说,这小妹是这方圆十里最好看的女子,比我好看,是美女。男人们复应着。然后让我打印清单,说了多关照的话,我按照老顾客的折扣惯例少收了尾款。关上包间门后,我听见女子说,看吧,只要夸女人是美女,女人的虚荣心就会被唤起,给我们换来实惠和好处,这就是做人和交际的诀窍。

我在门外失笑。此女子永远这般算计地活着,到底是累不累呢?她到底对谁真实过呢?

我是不是美女不重要,本来我也没在乎过此事,但是她若长久以这样的伎俩换来实惠必不会长久的,这是必然。没有一种飘在空中的虚伪泡沫不被风吹破,没有一种交易天长地久。她,我依旧不反感的女子,会不会晓得李白的以色事人者,能得几时好?

石家庄哪个医院能看癫痫病黑龙江治癫痫病去哪个医院最好出现抽搐,吐白沫是不是癫痫病导致癫痫出现的原因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