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江南】百步阶梯登高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散文随笔
郑州癫痫病的治疗和方法坏: 阅读:2109发表时间:2013-11-13 11:37:49


   回到叶子漯广场,我们从车上拿了一些东西吃。补充能量和水分之后,继续向凉亭背后的石阶进发,开始登高揽胜。至于万寿寺方向的景点,只能往后面推了,否则,一旦离开叶子漯,就再难体验行走朝圣古道的乐趣。
   我们要攀登的山峰上秀下丰,处处树木繁茂,枝叶遮蔽了视线,看不见顶峰,也摸不清山岭的走势。如果硬要形容山体的形态,那么把游客微缩成蚂蚁,把大山比做盛装的女人是再恰当不过的。蚂蚁从山脚往上仰视,首先看到的是庞大的裙裾。顺着裙裾的褶皱——大山块面间的小径往上爬,一旦攀附到腰带部分,以为登上山峰了,却发现上面又有几座鼓鼓涨涨的山峦。待你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征服第二梯队,以为就要到达顶峰时,才发现更加险峻的一座高山耸立云天……
   当然,这样的观感只有事后才能总结出来,当初根本无法预知的,因为只有感性认识才能促成理性认识的发展。我们循着陡峭的石阶向山上攀登时,怀揣着探索未知的兴奋,每一次迈步都那么刚劲有力,而浑然不觉刚才已经在溪谷徒步十来公里。夹道生长的古树不时呈现苍劲的姿态,浓绿的柔媚中偏又充满了力量,宛若选秀节目中一群饱满健壮的美人,一抬腿一扭臀活力四射令人目不暇接。就这样一边欣赏着美景一边拾级而上,循着斜长的山路渐入密林深处。蓦然回首,出发时高大的凉亭匍伏在山脚,已经细小有如点缀。转弯抹角,这小如点缀的凉亭也不见了,我们从此失去参照,一味地随山径蜿蜓,而不知道具体的方位和高度了。
   虽然淹蹇在同样的绿色中,随着海拔的提高,植物的分布却是不尽相同的。在一个时期,我们截然脱离了杂木乱拱的山裙地带,行进在一片高大的杉树林子里。这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人工种植的一片柏杉林,经过四十余年的生长,树杆差不多有水桶般粗壮。由于公平的生存空间的分配,林子里密密匝匝的树棵皆一般粗细,修长挺拔,如千军万马密排戟矛,煞是威武壮观。小径到了这里,不见平坦,反而更显陡峭,直接攀爬已不可能,只能以“之”字形盘曲而上。抬头往上看,是一根比一根高的条子,非尽力仰视不足以观其势。曾经到过林区的老农向人描述五岭山脉的陡势“冒起脑壳跌帽子”,现在身临其境,虽然没戴帽子,却觉此言不虚,且极其形象生动。
   我们就着“之”字形的曲径穿行在这无声的庞大队伍的缝隙里,绕来绕去,爬了好高,依然置身杉林的荫庇中。艰辛的攀登令人吁吁喘息,汗水也像烤酒一样涔涔而下,但并不影响我们领略“杉林幽径”静美的心情。此时,茂密的杉树林以其绿色的佳木斯癫痫病医院口碑好不好屏障把我们与山外世界远远隔离,恍惚间有一种返璞归真的感觉。心灵仿佛过滤了一般,变得简单,澄澈。纷杂的欲念连同它们的巢穴——都市——一同远遁,被大山阻隔在遥远的红尘中。
   转了几十道弯,在一个了不起的高度,我们终于走出了杉树林。仿佛在单调的景象中呆得久了,人就会憋得难受发腻,乍离杉林,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心里憧憬着前路不远处秀峰在望,只要再加一把劲,就能领略千山万壑的景象。我们默默前行,杂沓的脚步声在寂静的山路上显得格外响亮。路旁又恢复了杂木丛生的状态,而且在这样的高度,依然像溪谷里那样,隔不多远就会冒出一棵老态龙钟的大树来,直令人惊叹山地的膏腴润泽,造化的钟灵神秀。然而我们已经走得汗流浃背,脚步沉重起来。身体的困乏足以抵消美感带来的快乐,所幸道路少了曲折,而是以相对温和的姿态向右斜伸。在这条路上走了许久,前面出现一线亮色,我以为就要到顶了,鼓励东倒西歪的同伴继续前进。在我准备登高一吼的时候,斜伸的山路再次拉直,并且以陡峭的阶梯出现在眼前。那漫长的石级,仿佛登天的梯子,要把人带到神秘的琼楼玉宇。我吃惊山高路远的同时产生了继续征服的欲望,疲惫像披在身上的一件外套被我随意抖落,脚下再次生风,率先攀登起来。然而满脸疲倦的女伴反对我继续进行的主张,腰肢一软歪倒在石阶上,哼哼唧唧,如怨似诉,却连埋怨的力气都没有了。
   然而当初嚷嚷着闹得最凶的要登山的偏偏是她,此时的脆弱使她成了大家嘲笑的对象。百步阶梯由一百步石阶组成,顺山势直上,长近百米,为古时香客朝圣之路的重要关隘。据说香客到了这里,为表其虔诚,要一步一拜。我怀疑他们当中某些人是否也是因为疲软而匍伏前行呢?如果是这样,则愈见其虔诚,令人肃然起敬了;而我们可以不受礼信的约束,伸展腰身直接走上去,相对要轻松得多。有了这种解放思想的优势,我们没有理由不去攀爬。大家席地而坐,休息了一会儿,鼓起余勇继续攀登。阶梯两边,杂树荫蔽,既幽且陡,登上阶梯,则豁然开朗,如登上金銮宝殿一般。回头俯瞰,有君临天下的气概。大家陆续爬了上来,透支的体力击垮了“我想再活五百年”的豪迈情怀,谁也没有去秀一郑州市都有哪些有名的癫痫医院把指点江山的造型,连女孩子钟爱的伸着两根指头装酷的照片也懒得拍摄,各自歪倒在石阶上,尽情享受山风轻拂的凉快。
   前瞻山路,地势渐趋平缓,不再像前面的路途那般陡峭难行。看看休息够了,我提议继续赶路,却遭到一致反对。路旁有一个导游铭牌,从铭牌提示上得知,我们从叶子漯广场经杉林幽径到百步阶梯,已经走了整整三公里陡路,然而并没有到达预想的顶峰。前路虽已平缓,依然执拗地向上延伸。在看不到的前方,尚有牛滚潭、大风坳,以及凶猛的原始次森林在等着我们。这些风景是怎么上来就怎么下去的深壑幽谷的映照,况且穿过古老的林子,又要攀爬陡峭的山径,最后才能到达海市蜃楼一般的万寿禅寺。我不得不承认,以我们现在的体力和精神状况,几乎不可能再走下去。看看不远处黛青的山峰,仍然是林莽丛生,连上去的路也没有,更何况树高枝密,根本无法瞭望,登临绝顶的愿望只好作罢。于是我以沉默代表了妥协,不无遗憾地决定从这里打转。
   至此我才明白,如果能够走完全程到达万寿寺,对香客来说,无异于完成一次心灵的洗礼,点燃一个新生的希望。若干世纪漫长的岁月里,怀揣虔敬之心的香客走上这条通往万寿寺的捷径。他们或者被厄运击倒,想从此脱离苦海,或者久居平庸,想从此飞黄腾达,心里坚信万能的菩萨若农夫撒谷饲鸡一般能将幸福赐予信徒。因此,再高的大山也阻挡不了他们的攀登,再崎岖的道路也阻挠不了他们的脚步。正是那种源自内心的信仰的力量,足以克服一切困难促使他们向着既定的目标进发。
   现在,只因交通条件的改善,人们宁愿绕着马路多走几十里路,也不愿意吃苦头徒步爬山了。我们踩着古人的脚印走在同一条山路上,却没有如古人一般怀揣虔敬的佛心,纯粹为了登山而登山罢了。对游客来说,因为失去了精神目标,一旦旅行的艰辛盖过审美的愉悦,再走下去就成了无谓之举;同样的艰辛令我遥想起红军长征的伟大壮举,心里忽然愧疚得发慌。眼下大家自私自利,信仰囿于自家的一亩三分地里,再也不提崇高的主义了,以致人性的丑恶在私欲的洪流中肆意泛滥。丢掉了毛泽东思想,还有什么力量能促使大家以整齐的步伐迈向幸福的彼岸呢?

共 2710 字 1 页 首页1
武汉哪家医院看癫痫病更好://www.vsread.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