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花谢花飞去,云海两茫茫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散文随笔

   生命里有很多事情不是哪一个人就能够改变的,每一种事物的存在,都有它的主观与客观的两面性,无穷的宇宙如浩瀚的大海,它有它的运行规律,也有它的生命始终,所有万物均有它的开始进行和结束的过程,也就是空,最终一个空字就是它必然的结果。不管何种情况的断定和各种不同因素的环绕,一切万物最终都要归结一个空字,万事始终终是空。

  不是所有的故事都是有完美的结局的,有些故事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悲剧,而有些故事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没有结局,所以越美的经典和故事终究都是一场凄美残缺不全的昙花瞬绽,红楼梦就是一部神话,一部神话的经典,神话的悲剧,最后是悲情的告终,一场繁华散尽,空悲一场事事休。

  木石姻缘是仙幻奇缘,金玉良缘是木石姻缘的替代者和葬送者,宝黛之恋是经典中的经典神话,至今也没有可超越他们的,这是曹公的神话,也是红楼梦的神话,永远的经典,永远的神话,永远的让世人醉迷,一生痴迷红楼。

  林黛玉,一个仙幻奇葩,一株游离于离恨天界的仙草,为报那浇灌之恩,辗转于凡间,寻到自己一心想报答的恩人,开始了她的还泪过程,他们的开始就注定了他们必将是悲剧的落幕,黛玉见到宝玉的第一天就流泪,就眼泪来说,他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泪的开始一定是泪得结束,如果一个女子见到他喜欢的人第一次就为他流泪,那么注定他们的结局也会好不到哪去。

  不知是哪位名人说过的一句话,为雨后一汪清水驻足的人,为风中落花飘落而伤心的人,赶早去看雾岚的人,趁黄昏赏飞霞的人,这样的人有诗情。有诗情的女子一般都很悲剧,因为她太向往美好的东西,有诗情的女子如果再有才情,就是最好的诗人和散文家,但依旧摆脱不了悲剧.把一切都想的那么美,诗情画意就好象在眼前晃动,所有的画面都可以幻想的如此美丽,岂不知最后全都是一片风花水月涟漪皱,空有悲自愁。

  滴滴泪愁哀怨,片片落花雨帘幕,一池明月摇晃都会激起她的多少诗愁哀怨,终日以泪洗面,最终是泪尽焚诗,葬花人去楼已空,秋窗梦碎,花魂鸟魂魂依魂,雨打芭蕉伤心碧,云海两茫茫。

  红楼梦大观园里众多的女子,各个聪颖美丽,不同的人物性格让曹公刻画的就是一个神话世界里的仙子,这些女子如翩翩下凡的仙界精灵,而最为特别突出的就是黛玉,一个超凡脱俗美丽的奇女子,一绝代佳人,从仙域降临于人间,她走进了红楼梦,走进了大观园,成为曹公笔下的一朵奇葩仙幻,一个诗情画意的奇女子。

  黛玉的性格少言寡语,是她双亲的离去的伤愁苦怨,她来到大观园,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她步步留心,尊崇教诲,不妄自多说一句话,唯恐被别人耻笑了去,有时会话语含锋尖酸刻薄,也只不过是让别人以为她也不是个随便就可以被欺负的软弱女子,也只有在宝玉面前她才会快乐,但有时的猜忌疑心也让她伤心落泪,只因宝玉一句:好妹妹,你放心!黛玉终于明白了宝玉是对自己是真心的,他是自己的知己,能和自己心惜相通的人一生在一起不分离,就已知足了,这或许就是心心相通吧。

  大观园像一个王国,而黛玉就是这王国的公主,她的美丽和才情都算的上一流,她的诗桃花行,写出了她对生活的美好向往和对未来的美好憧憬,看到片片落花,想到自己寄人篱下,又触景生情。她把自己比作那桃花,娇艳一时又片片飘落沦泥的凄凉,她心碎伤感,那满地的落花,如那胭红的血泪在眼前飞舞,她好像听到它们在风中凄凉的呜咽,她收拾起片片落花与香囊之中又把它们埋与尘土之下,看着满天飞落的花瓣,她愁绪伤感泪流满面,哀叹自己终究有一天也会像那桃花一样,空离枝痕泪,飘零无归处。

  自古红颜多薄命,笑颜红阵碾作泥。这也许就是美丽红颜女子的薄命直说吧。而桃花正好又映证了多少美丽才情女子最终也如这桃红香艳一时,最后香消玉损的悲惨命运。

  美丽的剧情片段总是在料想不到的时侯瞬间而落下帷幕,一个惊奇的开始,一个悲情的结束,敏感伤愁的黛玉看见眼前的桃花飘落,怎会不想到自己将来有一天也如这花般随风飘散,她的多虑愁怨,她的病弱,怎能经起眼泪一次次的冲击,她的心碎了,碎的如一地落花,那伤悲,只有她自己知道,没有未来,没有了自己最亲的人,所有的一切都是一场梦幻一场空,空愁绪泪独自愁,她把她心中的苦闷都挥写在诗意里,她把心也寄存在诗意的幻想里,最终的诗意变成了梦的破灭,一缕诗魂仙袅而去,一个奇女子就这样在悲剧里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天尽头,何处有香丘?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人生的美好憧憬恐惧和绝望都在黛玉的诗情悲吟着,风刀霜剑严相逼,大自然的美丽和美丽女子的容颜在凄风苦雨的摧残下,生命最终被埋葬,她的生命就如和薄命的桃花一样转瞬即逝,这薄命女子被影像出一个催人泪下的悲剧人物。黛玉是伴随着爱情与诗而生活的女子,她的生活离不开爱情,也离不开诗,她追求得是诗意的爱情,不是世俗的爱情。她的诗升华了她与宝玉的爱,也是她精神世界的安慰,当精神的生活也被彻底毁灭的时候,她已经没有了泪,她的泪已偿还殆尽,她不再属于人间,从哪里来,再回哪里去,一缕香魂终究是回归了云海茫茫的深处,再也没有眼泪,再也没有悲伤。

  就是这么一部经典伟大的作品,满篇幅里撒满了满纸荒唐言,片片辛酸泪,悲言苦自知,难解梦中痴。一部经典把形形色色的人物刻画的就如一幅长长的画卷,演示出了人世间不同人物的性格以神话一梦的开始到最后悲情的结束,故事的情节如音画迅速的闪现在眼前,就好象自己也走了进去,和她们在一起,站在她们的旁边看她们欢笑,看她们吟诗作画,伤愁哀怨,看花谢花飞飞满天。

  一年一度的桃花在眼前降落飞舞,可你已不再,春天里,没有你的足迹,是否你沉睡的太久,万物苏醒。可是,为什么再也没有你的影子,难道你住在了梦里,我还能做你的诗,你还能做我的梦吗?云海茫茫无归处,你不再有春,不再荷锄葬花泣,不再有秋窗风雨夕的哀怨,花魂,月魂,诗魂,是你们永远的相依,梦碎葬花的愁怨,红了经典,红了梦,红了一片血色的泪。

  把你放在春秋的风去里,岁月不曾让你改变你的颜色,你依旧是那片莲荷里的仙子,踏歌而来,碧波莲里,轻弹一曲梦与诗的天地,绿水悠悠,荷倚涟漪,波澜银光闪,画卷秀锦斓。一场场的春雨,滋润了干涸的泥土,生命又开始了奇迹,一波波的春风旭暖,吹绿了大江南北,又是一个春风沉醉,画栏千枝的墨彩,泼满了绿,描红了嫣,洗绿了水,墨染了一片韵律画中行。

  踏青的脚步匆匆,那满园的胭红在微风中轻轻的扬起一个温暖而又伤感的画面,那风去的画面在梦里游走着,昔日的风情里变幻着春的颜色,还是那样的暖,一切都没有变。花还是花,只有画面里是永远的影子,走进梦里,梦里全是你的影子,看溪水照影,只有天上的明月在清冷的水中缓缓的移动着,当黎明到来的时候,星辰隐去了踪影,而你的影子也随着黎明的到来而模糊远去。一场梦幻一场空,一个经典,一部神话,一个永远的梦,一个永远在剧情里的演绎,它将流传千古。

白银羊癫疯医院哪里治疗最好长春癫痫医院什么是腹痛型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