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 > 文章内容页

【菊韵】最艰难时我没哭(散文)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散文诗

据我妈说:我一生下来就喜欢哭。

我是正月初九生的,民间传说正月初九是玉皇大帝的生日,我与他同一天出生,因此玉皇大帝很不满意,千方百计的压制我,我争斗不过他,因此只有哭。母亲说,我一生下来就哭声震天,周围几里路都可以听到我那尖利哭声……

这些反正都是母亲对我说的,我自己根本不知道。我知道的就是我从小就是爱哭。襁褓时,我每晚都哭夜,尖利的哭声穿过窗棂,涤荡着黑色的夜幕。爸爸妈妈因此没有睡上一晚上安宁觉。

直到发蒙读书,上到小学四年级,我还是爱哭。同学之间有一点小事我就会嚎啕不止,常常弄得老师操心。还有如果考试得了三分,我也要泪流满面。还有上课时如果尿胀了,也不敢对老师说,只好哭起来,让老师来问是啥子事……

18岁那年,我“师范”毕业时才知道,我们是属于县办的“家当”学校,不能纳入国家分配,只能“社来社去”回到自己的穷山沟。毕业那晚,我哭得好凶,泪水打湿半床棉絮。泪花中很埋怨学校老师在动员我们入学时骗了我们,害得我们苦读三年没有得到饭碗。但是弱小的我没有办法,只好含着眼泪回到破烂的草屋。我以后再也没有机会读书了,直到六十花甲退休,还没有搞到一张假大学文凭。因此职称被卡,劳动所得的报酬也比那些有假大学文凭的少了一大节……这时我也才真正理解了孔圣人那句“上九潜龙勿用”也是对我这个正月初九出生的人下的定论!

19岁时,我已经是有一年军龄的老兵了。我在部队决心奋发向上,争取当上“元帅”或“将军”,因此在训练和执勤中我很拼命,从徐州到安徽,又从安徽到山东,我都是连队“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优秀典型。各项任务完成得很好,当然也多次获得首长的“嘉奖”,也评上了“五好战士”。不料由于我们当时的副统帅葬身温都尔汗,我们部队遭到改编,我和一批战友也只好“光荣退伍”“光复原地”了。也就从我们这批退伍兵开始,国家不给安排工作。这期间,我天天流泪,天天嚎哭。叹息我的命运好苦,埋怨那孔夫子不该说“上九潜龙勿用”的话来中断我的前途。战友们说:“你这块‘金’是泪水做的,一点不坚强。”我一想也对,也就默默承认了。

退伍回到贫困的家乡,那时正是“批林批孔”的岁月,我没有家底和靠山,没有找到职业的希望,在部队学会的高级防化技术成了无用的屁。我只好成为生产队挑大粪桶的劳动力。每天可以挣得10分公分。(价值若好,可值三角钱。),为了鼓励劳动,队长还规定:每挑一挑记1分。我每天都争取多挑,挑到20挑。挑粪要翻山爬坡,路上荆棘藤条绊脚,弄不好就会摔倒。那天下午,我挑到18挑时,脚被一石头绊住,人摔下坡底,大粪泼了一头。此时我好想大哭一场。可是一想到自己是大男子汉了,哭是很丢人的。就忍住眼泪,爬起来收拾粪桶继续去挑。那天我鼓劲挑了三十八挑。理应得三十八分公分。可是那黑心的队长却只给每挑记五厘公分,平白减少一半。我问:“你为什么减少我的公分?”那歪嘴队长说:“我那个侄儿最能挑,也只能每天挑到22挑,你绝对不会超过他。”我分明看到,他的侄儿躲在草丛里睡觉2小时。干多干少一个样,队长说的话如同放狗屁,分明是以权欺负人。我想不过,眼泪又如倾盆大雨留下来了!

1973年底,父母把我分开一边过日子。我真正的独立撑家了,分家时的全部财产是三斤玉米粉子,58斤洋芋,半间破烂木板房。此时,我堕入最艰难的万丈深渊。

我和妻子拼命的出工干活,天天起五更睡半夜,抢那些能挣多公分的重活干。一年打拼下来,扣除口粮钱,仅仅余下六角八分钱。过年也只吃上4两猪肉。

过年后进入正月,初五那夜突发暴风雪,我的半间木屋压塌,我和妻子从冰雪里挣扎出来。没有安身之处,只好来修建一间房屋。我和妻子白天出工挣工分,夜晚加班挑石块,还极力节俭,攒积下100斤大米和150斤洋芋。自己开挖地基,然后请工匠来砌墙修房子。我自己当小工,给工匠桃砂浆和石块。断断续续地搞了8个月,一间石屋修成,可是在最后“上尖子”那天,我挑着砂浆却从二层跳上倒栽下来。眼看头要撞在下边的石头上,我双手灵巧的一撑支住了身体,只是把右手中指划破了。我咬牙忍住,没有流泪。工匠说:“你还行,是条汉子!”

说也奇怪,历经这次惊吓后,我却没有哭过一次了-----即使是在走投无路的日子里,我也不流一滴泪。

1974年底,我有了一个儿子。那是我还是民办教师,每月13元工资,还要拿钱到村买口粮吃。添丁进口,虽是喜事,可是负担加重。我和妻子必须努力劳动来养活孩子。我巴心巴肠的扑在教学上,生怕没把别人的孩子教好。没有让别人的孩子学到求生的知识。也太相信中国那句“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古话,认为把学生教育好了,将来他会把你当父亲一样尊重。(现在看来这句古话不值得相信。)我一点不会谋私,过着很紧张的清淡日子。那时计划生育提倡独生子女,领到宣传说:谁执行这项政策,谁的子女就可以得到“住房,就业,升学”三个优先。我和妻子积极响应这项国策,第一批办理了“独生子女证”。可惜后来的落实并不像宣传的那样好。(住房没有,就业无望,升学受到很大刁难)

我的孩子考进团堡初中,三年来的座位常年都被老师放在角落里,听不到讲课,没有得到开导,成绩下降厉害,还随时遭到罚站、训斥等处罚。但是儿子的体育成绩却很突出,两次参加县运动会,为学校夺得金奖争了光。校长公开宣布政策说:体育成绩好中考可以加分。当时我信服得五体投地。(可是后来根本没有兑现。)

儿子中考毕业,连上普通高中的录取线就还差十多分,如果加上体育分正好上重点高中。可是我拿着县发的体育奖状去找校长,校长说:“去找县招办。”我连夜搭车去县招办,招办官员说:“这个奖状不算,要烫金字的。”

我满怀失落的心情离开那繁华的城市,眼看我的独生儿子连普通高中就读不上,我万分着急。一下如跌落万丈深渊。有人指点我去找计生办求援。我起早赶去镇计生办那个领导还没起床。我等到上午10点,他才放下酒杯出来,对我说:“这个没有先例,我不办这个业务!”我一再哀求,他说:“你求没有用,我只管收超生的罚款!”我无可奈何,回家时以是夜幕时分。我想起几天奔波的遭遇,真的好想大哭一场。

四处无援,路路断绝。我进入最艰难的时刻。

有人指点说:你在普高学校有老同学,你去找他求一个自费指标,交钱去上普高自费线,同样可以读普高。我一听觉得也可以。不是说:同学熟人好办事吗?

我又步行40多公里,在接受学校门卫的几番刁难后,才进入学校找到老同学。老同学开始很热心,他去校长那里一看,回来说:学校已经收了自费生五百了,缴一千元的自费指标没有了,还有十个就是要多交一千五百元的。你看你拿得出这笔钱吗?我和老同学已核算,加上书本费,正常学费和各项费用,总计需要贰仟捌佰九十元。学校说:“指标紧张,三天内交齐所有经费的才算数!”

那时的几千元钱相当于现在的几万元。我倾家荡产卖掉简陋的石屋也凑不起。我那里去得到这么多钱呢?我在回家路上,心里像狗啃一样的疼痛。

“去找亲友借呀!”有人出主意。

可是我仅仅有两家穷亲戚,他们最多可以凑二百元,离几千差得远呢!至于朋友,我去一提起借钱,就都找理由拒绝……

回家一商量,妻子也犯愁。儿子说:“我不读书了!”

我说:“书还是要读的,我再想想办法。”

“去找保险公司贷款呀!你不是当初投保好几份支持他们吗?”有人指点说。我一想,也是,保险公司主任还是本家哥哥,他一定可以帮一把的。

我披着暗淡的月光,在崎岖的山路上疾走。猫头鹰“咕咕”的发出叫声,像在嘲笑我说:“你看,这个乡下教员多悲惨,送一个儿子读书就还交不起费用!”

我捡起一石块,向猫头鹰砸去,愤愤不评的说:“你别得意,人都有落难的时候!”

在保险公司大厅,找到本家哥哥,他正在和几个女人喝酒。他见我就说:“来交保险费呀,马上给你办。”

我说:“老哥,我遇到急难,想求你借点钱,让儿子去普高读书。”

保险主任老哥把酒杯一顿,大声说:“借钱去找信用社,我只管收保险费,我的钱只进不出!”

“当初我投保险时,你老哥不是说可以给贷款的吗?”我发出轻轻的争辩。

“你呀,当个什么老师,那是我当时说来骗你投保的假话,你真的以为呀……”

我还想说什么。老哥的手机巨响起来。他接起电话“啊啊”几声后说:“好的,我马上来!”接着对我说:“朋友邀我打麻将,我得快去,你走吧!”

我满腹辛酸的离开保险公司,摇摇头看着那块放光闪亮的牌子……。

回到家,诉说情况。妻子叹息,儿子说:“爸,别急,我不读那个书了!”

“书一定要读!你是我们下代的黄家老大,不多读书咋行!明天我一定弄到钱,后天就去学校报名!”在这最艰难时我说出了富有豪气的话来!

我吃了妻子炒的洋芋块块,倒头就“呼呼”的入睡了。

第二天一早,我悄悄起身,去到县城大医院,卖掉几千毫升红血,终于为儿子去读自费的普高凑齐了费用。这事到至今,我老伴、儿子都不知晓。只是我从此落下了长期的头晕病。

但是,我感到骄傲,因为在最艰难时,我这个爱哭的人却始终没有流泪。

以后还遇到许多艰难日子,诸如我的独生儿子无辜遭歹徒杀伤,没有房屋居住等等,我都没有哭。

从这以后,我每当遇到艰难和困苦,都没有去哀求别人,全凭自己坚硬的骨头扛过来……

我为自己改变了爱哭的性格放声大笑,敞怀大笑。

羊癫疯平时护理要注意哪些西安癫痫病医院哪家治疗好治疗癫痫要花费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