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 > 文章内容页

【冰心】枣庄夜行(散文)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散文诗

8月,已然立秋,京城炎热丝毫不减。原本想静养三伏、茶酒自娱,却被几位山东作家反复相邀、盛情难却,只好打点行装,去枣庄采风。

车行运河之畔,文友间谈资便稠密起来。一位诗人兴致勃勃,背诵起他写的散文诗《古运河之叹》。听着朗诵,我眼前出现一幅图景……

鲁南,有一条蜿蜒南下的玉带,那便是枣庄台儿庄运河。平静的运河在史话中,时而若淡定淑女,时而如膨胀动脉,千百年来,水运商情、烽火连天,酷似“她”换季的披风。幸好,历经坎坷,长河依然。

尽管枣庄周边城市早已靓丽时尚,此处运河码头,依然存留瑟瑟古风。夕阳西下,岸畔远村,袅袅炊烟升扬起懒散的问号,是问家人是否回归?是问饭菜是否香美,还是问夜梦是否渐行渐近……

古运河内,几艘拖轮,此时显得神情倦怠、略带微喘,停于泊位。岸柳,由碧绿色走向苍翠。孤鹜,在黄昏时留下剪影。“日暮江天远”“长河落日圆”的意境,伴随晚风徐徐飘至……

夜游古运河的最佳选择,就是坐稳解缆挥别的木舟,在晚风吹拂下,扫视芦苇深处的红菱,趋于成熟的莲蓬,在船夫摇橹的节奏声中,静候涌动的一泓月色。船至芦苇深处,渔家笑呵呵聊起运河往事。此时,但见河道复杂、纵横幽深、夜风徐徐。随着渔家娓娓道来,把我拉入了一个个久远的年代……

那是罗贯中、施耐庵、吴承恩挥笔著述的时代。那是一条与国计民生密切相关的水脉。当东方第一缕曙色在天际升起时,贯通南北的漕运船起锚破浪,渔歌号子也开始激昂。此时此刻,在京城紫禁城大殿内,明代河道总理于湛出班上奏。奏折之上,一组鲜活数字进入万岁爷眼内,让枣庄这条古运河分外瞩目:“……每年通往的船只达8000艘,漕运之粮达400万石……”于大人奏报之后,奉旨走通州,登官船,赴枣庄。老人家迎朝阳,对浊浪,挥笔书写《运河题铭》:“国家定鼎燕京,仰借东南朝税四百万担以资京师,唯此漕渠一脉,为之咽喉。”感慨之后,投笔把酒,目光投向滚滚激流……

这条长河,曾载着几代帝王巡游天下,留下载舟覆舟的憬悟;曾伴随繁华美梦,成为风流才子唱和的载体;曾是商贾辐辏的乐园,浸透品茗间的寒暄,悬念多多的契约,曾见证烽烟四起、铁马冰河……时而超逸时而沉重的古运河啊!

这条长河,西倚烟波浩淼的微山湖;东挽奇峰连绵的沂蒙山;北通齐鲁大道,南接军事重镇徐州,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春秋时,13家诸侯集结,联攻这片兵不足万的“偪阳国”,此地军民坚守城池数十日,不畏横尸遍野。清咸丰至同治年间,生于斯长于斯的刘平,聚众10万,号称“幅军”与清代名将僧格林沁血战多年,直到沙场平息、残阳如血。1938年春天,这里的每朵鲜花和绿草都垂着殷红的血滴。李宗仁将军指挥中国军队与日寇鏖战半月,伤亡数千,歼敌万余,在史册里留下了震惊中外的台儿庄大捷……古运河,你承载的史潮,竟是那么雄浑、那么沉重!

古运河畔的渔家村落,入夜之后十分宁静。我沿着青石铺设的小街独行,进入月河街,在月色下,观看两侧古民居的翘檐、马头墙隐现的古拙剪影。古街商铺的建筑风格,既有北方庭阁的厚重,又兼江南水乡民居的柔俏。当路过青砖小院时,我似乎听木门之内、房屋之间,萦回着舒缓的鼾声。月色拥揽着静美,河涛轻吻着古镇……

古运河畔的枣庄,称谓之源,是此地曾经枣林超多。遗憾的是,由于枣庄古来为兵家必争之地,烽火连年、弹痕遍地,碧海接天的枣林,相继消失于战火。而今代之以勃发的名木,是红遍一方的石榴园。

夜深沉、花弄影。我坐在古运河畔榴园的石亭内,试图观赏被古诗人称为“猩血染绛囊”和“枝头火”的朵朵榴花,但月色下的榴花,迷茫而模糊。我只得沉浸于想象中,静聆古运河在舒缓吟唱。

当东方现出一层红晕,我忽然想起,在此出生的著名诗人——贺敬之。继而联想起老人家返乡时吟咏的诗句:“燎原星火似重现,忽作银河碧倾天。”也恰是此时,一艘游轮开始鸣笛,一望无际的榴林渐渐清晰,红彤彤、圆滚滚,绽开甜美笑容。在枝头叶底,“从春开到秋”灿霞般的娇瓣,恍若保家卫国、拔剑扬眉,慷慨就义者的英魂……

联想到此,我腾跃而起。在弥散着清香的石榴园大步行进。与此同时,一首由心底萌发的长诗,随着坚实步韵,引发我吟诵开来……

郑州癫痫到哪里治呢治疗癫痫的拉莫三嗪有副作用吗左乙拉西坦片治疗癫痫得效果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