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 > 文章内容页

【军警】狂野深处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散文诗
破坏: 阅读:2233发表时间:2014-10-06 22:28:51

十七
  
   1
   哥,人究竟为了什么而活着?为什么我会变成人人憎厌的对象?从发病到目前,我至少把自己丢掉了有九百次,为什么魔鬼不直接把我抓进坟墓,慢慢享用!别人都拥有友情、亲情甚至爱情,为什么我一无所有,孤独如螃蟹穴居在深水区的污泥里;如果命运果真残酷无情,冷漠变态,可为什么你每一回都原谅了我,还说什么,这不是你的错!你不过是偶尔逗老天爷开心的人肉玩具。
   我已经彻底死心了,哥,你不要对我再抱有丝毫的幻想了,真的,我不想伤害你们任何人!魔鬼操控了我,让我发癫发狂!多疑,多心,多灾多难!哥哟,请你离我远点!不要再来管我了,死生有命,我痛恨我自己!我受够了,我不想再受折磨了!我是谁?不过是前台表演的提线木偶,小丑!跳跃的僵尸,魔鬼之家豢养的坐骑!哥哟,要是让我一直这么沉沦下去,永远不再清醒,就像在垃圾桶里找食物的真正的疯子,那该多好!因为名副其实嘛。我愿意认命。可怕而痛苦的是:我每次在别人的指挥棒下做下蠢事,恨事和坏事之后,我的心里总有一种声音警告我,不要义气行事,要学会控制自己,要理性!
   这世界鄙视我,斥责我,抛弃我,践踏我!哥哟,如果说我确实是该死的,可为什么那么多次的昏倒,竟然一次也没有死成!给我痛痛快快来一次意外的结束吧,老天爷,狂暴而无所不能的时间机器,摧毁一切人生梦想的凶残却隐形的敌人!不, 我不是禽兽,不是你的奴隶,我没有野心,只想做一个人,正常的,能够随时把握好自己灵与肉的人。
   哥哟,我还是你可爱的弟弟对吧。好啊,强大而暴虐的魔鬼,总有一天,我将以自我毁灭的特殊方式,回击并蔑视了你!
  
   2
   住嘴住嘴!不要,不!千万不要胡言乱语,不要再乱思乱想!人生不过是个过程,没有目的,只要经历。好好活着,本身就是对天意无声的抗议!也是对见不得人的魔鬼最有力的打击和报复。感同身受,哥我能理解你在冰火两重天里默默忍受煎熬是什么滋味。愤怒的绝望,无形的恐惧,徒劳的抗议如影随形侵害着你。
   可是,阿弟啊,你想想看,你现在好好活着,能让多少由于种种意外而不幸死去的冤魂得到安息,让多少古代凶残的帝王将相获得良心上 宽恕,让多少悲剧的才子佳人获得某种生命意义上的启迪,升华和敬畏!战争,瘟疫,不可抗拒的天灾人祸,阴谋和暴力,分分秒秒都在威胁我们微贱的生命和人的尊严!那些被突然降临的不幸事件被埋没的人们又该怎么说?
   阿弟啊,我要重申这一点:我一直相信你本性善良,绝不是人们肤浅偏见目光里的什么怪物!事实上,为了生活,许多人都在默默接受各种不合理的安排,各司其事,劳心劳力。难道他们也是失去自我的可耻的奴隶!活的像天使的俘虏?当然不是。
   既来之则安之。生命属于任何个体只有一次。阿弟啊,你可要好好珍惜。上次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不可收拾,纯属一场误会!责任在我。是我太性急了。不过 ,我要再次提醒你,毕竟你嫂子是妇道人家,又是外来人,不可能和我一样看待你;你要理解她,发现她在家时,最好不要来找我,免得她心神不宁,又惹出什么是是非非来。切记,切记!
   我会经常去找阿妈聊聊,顺便了解你的近况。
  
   十八
  
   枯枝抓紧本枝的1995年秋意浓郁的黄昏,在距家三十公里以外的涵江区独自谋生的我,忽然接到阿妈呜呜咽咽的电话:阿弟出事了!风风火火赶回家里,撩开阿弟的上衣一看,只见他的腰间布满紫色血瘀和道道深青色的伤痕,让人不由想起古代酷吏逼供时使用的刑具。
   谁干的!谁,是谁——为什么?我问;
   村支书干的!咱惹不起,算了吧,你快想办法给天公仔疗伤要紧。阿妈说。
   原来当天下午约三点钟,阿弟的小书店里来了两位外地的年轻人,他们在屋檐下打台球。算账时他们少算一盘,说是最后
   一盘没有打完,不能算。正在僵持不下的时候,恰巧本村支书经过,他以文明村首席大法官的口吻判决道: 即刻走人,五毛钱不必
   付了。末了,他补充道:这个人是疯子,是我们全村人的耻辱,你们要多多担待,不要跟他计较嘛。影响我们村子的好名声。可
   就在支书迈着得意满足的步态横穿街道准备离开现场时,不服判决的阿弟当即过去与村支书论理,他揪住支书的长袖争辩说:
   不,你没有权利放他们走!我想要回我的五毛钱。
   众目睽睽之下,一向我行我素,唯我独尊的支书顿时恼羞成怒,回身抡起一旁的球杆,对着阿弟就是一阵猛抽。阿弟当场晕
   倒在地,继而癫痫发作——
   背上奄奄一息的阿弟,我咬着牙来成年癫痫治疗方法到支书阔气的屋檐下,打门,吼叫。
   下来,有种的给我滚下来!别人求你,怕你,千方百计巴结你,可在我眼里你就是流氓阿飞,王八蛋!敢作敢当,有种的你下来打我啊,我知道你有上面罩着,可我不怕你,下来,给我滚下来,岂有此理,什么世道——
   以暴制暴,以怨报怨,公平自由,快意恩仇,从来就是我与生俱来的性格和生存的理念。为了向可伶的阿弟讨回公道,今晚,我准备以命相拼。
   寂静,人影憧憧的沉默。十几分钟后,市场入口处忽然出现两辆来自本镇派出所的警车。他们外围警戒,好像没有出来干预;
   出来调解的人是本村臭名昭著的所谓拳师,一个恶棍。我不仅认识他,也清楚他有多少本事!
   ”笑话!别闹了,你们兄弟回去吧,“恶棍说。”支书刚才电话里说了,明天送给你们家一只老母鸡,算是补偿吧。“
   整个过程支书始终没有露面。丛林法则。权衡再三,一来我不愿贸然行事,一怒之下钻入对手早已划定好的埋伏圈,二来我
   不想当着阿弟的面,有意渲染暴力血腥的快感。最后,我选择了妥协。
   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
  
   十九
   一九九九年冬天,借着旧村改造的一股便利之风,不该得到幸福的阿弟成了家。这既是他生命中的闪光点,也是另一出
   悲剧的诞生。
   一年之后,妻子带着十月大的孩子离开了他。孩子叫程仪,女孩。离开家的当天,她的右侧额头依然刻着嫩芽萌发状的粗糙
   不平的黑色胎记。好似希望的种子萌芽在不合时宜的假象的暖冬,从此,被冰盖冻结的滑稽的灵魂逐渐变得冷漠而绝望。曾经胆
   大包天的老虎渐渐脱落吓人的伪装,时时流露出可悲可叹而又可怕的深切忧伤和绝望的哀鸣。
  
   二十
   1
   阿哥哟,你说,我是不是得罪了家里的哪一位祖先?命运为何要这样的捉弄我?一手在我的右脸抹上蜜糖,另一手却趁机把我的左脸打肿。天老爷啊,我上辈子究竟做了什么孽,凭什么我要接受如此残酷的惩罚?命运要我睁大眼睛,又要求我把自己的泪水看低。没有爱情,没有朋友,没有希望,没有一丝一毫的光线穿透老年人癫痫病因我生活黑雾重重的深谷。阿哥哟,说,你支持我,支持我以死的痛快来结束着非人非鬼的可诅咒的生存!我不想吃药了,这些所谓的西药,除了在我的胃囊里夜以继日囤积毒素之外,什么病也治不了。啊谎言,彻头彻尾的谎言!
   阿哥哟,你就可怜可怜我,求你答应我允许我,让我像一个正常人那样有尊严的死去,多么荒唐,我的生命,丑陋,畸形,每一根神经都充满了痛苦的触角。镜中的我越看越像逃命的走兽。阿哥哟,请你看着我的眼睛,说我从来不曾亏欠过你什么,咱们兄弟从来就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系?与其像形迹可疑的老鼠那样活着,不如悄无声息死在自己可以预期的美梦里。
   2
   哦不,阿弟,你错了,大错特错了!首先,我没有给与你什么恩惠,这些莫须有的东西我自己也不曾拥有。兄弟仅仅是有利可图的某种奇怪的称谓,像一种利益集团!血缘并不能使爱的颜色变得更加鲜艳,浑然,有力!
   我也阻止不了你心中时刻蠢蠢欲动的自由而妄诞的欲念。总之,你是你自己的主宰,除了自救,别再指望我会继续坚守下去。不,我不想和你绑在一起,烂成一锅肉。既然你死都不怕,还有什么能打败你!这么多年以来,围绕你的希望,失望和绝望组成的怪圈旋转,我已经身心俱疲,再也玩不转了。阿弟啊,你要理解我,我也要生活。一塌糊涂,你也清楚我目前尴尬的处境。摆脱你,我才能慢慢恢复我自己。
   你,程雷,从今往后叫我程风,不要叫我阿哥。哼,阿哥!听着就好像时刻准备要为你挡子弹似的,你想想,这么多年,每次你在外面晕倒,不都是我一个人慌慌张张赶过去,把你狠狠带回家。我受够了整日提心吊胆、草木皆兵的日子。从前,邻居们又是多么的羡慕咱家,咱们兄弟俩。不,我不会再把时间,浪费在一个不尊重自我生命的懦夫身上。
   人可以接受飞来的横祸,却不可以借口命运不公而选择放弃当前。出生入死,尽管由不得自己的意愿,但能够肯定的是,咱们眼下还活着,活着,就意味着要在种种突如其来的险情里展现出人的智力和勇气;在这个残酷而荒谬的世界上,谁又不是在岁月的防波堤上提心吊胆念念有词默默祈祷呢?毫无疑问。程雷,你是好样的,千百次的昏倒,使你丢尽了人的脸面,千百次你醒了,勇敢把太阳阴影似的污渍擦净。程雷啊,我的兄弟,难道你还不清楚你自己一路已经闯过了多少道鬼门关!就是说,你同时也是幸运的。父亲,母亲,我们一家从来没有把你贬低,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把你轻易的放弃。所以,你应该感谢这个渺小而充满爱心的家庭。应以实际的感恩的行为来回报这个家,而不是危险的要挟。死是生活的一部分,但却不是你自暴自弃的正当理由。哪怕你整日无所事事的活着,也用不着害怕别人在你身后指谪什么?说真的,程雷,你现在就很了不起!换成我,以我的急性子,早就死去一百回了。这等于说,你的存在本身,已经代表了凡人在某种神性上的胜利!哲学的智慧千千万,真理只有一条: 咬牙活着。
   喝吧,程雷,茶要凉了;你嫂子差不多快要下班了。
   记住:除非你杀了我,否则我决不允许你做傻事!两只老虎,来,咱俩拉钩,或者击掌!
  
  
   二十一
   1
   岁月乘车飞逝。
   2004年夏日,一个天刚蒙蒙亮的早晨,六年后死去的母亲,极其罕见地来到距离三十米外的我的家,敲门。我出来后,她直接
   把我拉到屋檐下。她神情紧张,举止失态,压低的声音提前透露了她此刻心中混乱的原因。
   嘘,小点声,哎呦我的心啊,她说。阿风啊,我我——吓死了!昨晚我做了个噩梦——太恐怖了!那个,那个……是这样,我
   瞅着天公仔在自己的房间里睡的死死的,我才敢出来。要不——进去说吧,还是屋里说保险。嘘,小点声。那个,是这样的,我也
   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昨晚的梦里有人要杀我,看不清脸面;我拼命跑,他后面追,我不敢回头看他。可心里感觉就是他!……阿风
   啊,实话跟你说吧妈这么长时间是怎么熬过来的。每晚都心魂不宁,害怕啊。自从五年前去城里给程雷抓药,你知道的,那个有名的
   退休医生,李金銮医生,当时他悄悄对我说:以后要千万当心!要当心你家里的那个孩子,这个阶段的病人会有幻听幻觉等等奇怪的现象,情绪很不稳定,容易做出一些令人匪夷所思不幸的事情来。我有一位病号,复员军人,几天前病情发作,半夜醒来,误认为与他同床的妻子是潜伏在他身边想吃他的老虎,抄起一根棍棒,直接把他的爱人给捅死了。
   哎哟,阿风啊,阿妈我当时一听就吓蒙了。从此以后我一夜也没睡个安稳觉。他住三楼,经常半夜三更下去到一楼厨房找东西吃,有事没事就会敲门,问这问那的。每次我都紧张死了。吓死了,我的心脏,受不了了!再这样下去,阿妈肯定会短命的!要不这样,你看行不行,我知这对天公仔不公平,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嘛。我是说,咱们哪,挑一次合适的时间,趁他睡着了,多叫几个人把他四肢一捆绑,直接送城里疯人院得了……不如,干脆,明天开始我想办法弄瓶安眠药拌饭给他吃,完事之后,你呢,装作什么也不知道,一人做事一人担。总之,不是他死就是我活!哎呦我的天,我这是怎么了?罪孽啊,常言道,虎毒不食子。我比禽兽还不如哪!阿风啊,我,阿妈我这不是害怕吗?哦我可怜的孩子,程雷啊,你要我拿你怎么办才好啊,作孽啊,观音菩萨明鉴,我的清白一生可以为我作证:我绝对不是一个狠心的坏女人哪,老天爷,啊呜呜呜呜……
   2
   不,阿妈,咱们千万不能这么干!绝不可以,我不答应!要不,晚上您过来和阿爸一起住在我家,天亮后再回去。一日三餐按时
   给他做好就可以。送到疯人院肯定不妥!程雷又不是真疯,没有发病的时候,他比鬼还机灵!您想啊,凭他这几年床头看的那些古代的
   外国的哲学书,有些点子老天爷恐怕也想不到!博得看守的同情,对他而言,简直就是轻而易举,小菜一碟。万一他逃出疯人院,那
   后果对整个家庭来说,肯定是出悲剧啊。
   至于安眠药,不,阿妈,更加不可行,万万使不得!我一直相信程雷绝对不敢伤害您,他内心没有这个意愿,他的本性从小到大一直很善良,这一点您比我更清楚!我敢担保,程雷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对您做出伤天害理灭绝人性的可怕的事情来!有一回,我故意惹恼他,骂他神经病,胆小鬼,他怒不可遏,暴跳如雷,一路把我逼到猪圈的死角,然后挥舞着拳头,回敬了一句“你才神经病”就转身走了。尤其他对您的孙女,我的女儿,他的侄女,总是陪着小心,要什么给什么,总是想方设法逗小家伙开心。看得出来,他一定是用这种方式为他当年的过激行为道歉,忏悔!同时,也想用这种美好的方式来想念他自己的女儿,程怡。这一点,左邻右舍他们都看得明明白白。有时来找我喝茶,一听见他嫂子的声音就赶紧开溜,就像耗子闻到猫的味道!就是说,尽管程雷被鬼魂附体,但在他的潜意识里,绝对没有任何想伤害家人的一丝一毫的念头。阿妈啊,你就再忍一忍吧,我看过资料,程雷这种情况,他的寿命长不了。每一次颠病发作都是一次全身遭雷击的过程,类似于电线突然短路起火。所以阿妈啊,命运对程雷已经很不公平了,咱们家内部,就不要再相互猜疑添乱了吧。
   万幸的是:后来的生活进程证明我以上的这一番话是多么的正确!但母亲的早死,也一定与她的整日担惊受怕情志郁结有关。
   这一点,我承认,我是罪人!如今,他们都走了,留下我活着,也算是家神对我另类的惩罚吧。
  
  
   【二稿暂存。待续】
  
  

共 5354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江西治癫痫的医院ef="?PHPSESSID=6e21l1ms4j2jjede5mg1dvmkh4">评论(1)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