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 > 文章内容页

从《孔雀胆》说中国的莎士比亚(康有山)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8-7 分类:散文诗

  年轻时代,看完了郭沫若的新编历史剧《孔雀胆》,我受到了很大的震撼,心情多少年也不曾平息。和爱人讨论了好几年,而且每次讨论,我俩都会有激烈的分岐。《孔雀胆》是说元朝末年,群雄烽起。大将明玉珍派明二部直捣昆明。云南的梁王及其全家子女被擒。危难之际,大理总管段功毅然出兵,解救了梁王。

  梁王为感激段功救命之恩,遂拜段功为云南平章政事,并将心爱的女儿阿盖许配段功。丞相车力特穆尔,阴险奸诈,和王妃忽地斤私通,且垂涎阿盖,并有篡夺王位的野心。见段功受梁王宠爱,引起他深深的嫉恨并向梁王进谗,宰相车力特穆尔与王菲忽地斤同谋,借段功给梁王送寿礼之际,毒死王子穆哥,嫁祸段功。梁王怒极,把孔雀胆毒酒交给阿盖毒死段功,未成。一计未成,又生一计。车力特穆尔邀段功去东寺进香,段遭埋伏,被乱箭射死。车见段功已死,企图污辱阿盖,被梁王发现,车力特穆尔凶相毕露,二人搏斗。阿盖趁车力特穆尔不备,将车力特穆尔刺死,为段功、穆哥报仇雪恨,忽地斤无地自容,跳河自尽。美丽善良的阿盖用孔雀胆毒酒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梁王无限悲痛,悔恨自己昏庸,轻信谗言,酿成一场悲剧。记得我们的分歧主要是王妃忽地斤既然和车力特穆尔私通,又怎么会允许他害死自己的亲生儿子穆哥,又怎会允许车力特穆尔对阿盖公主产生好感;在车力特穆尔用寿桃饼毒死穆哥之后,梁王问阿盖是否知情,阿盖心中异常悲苦。梁王见阿盖闷声不语,要她把所有的毒饼全吃掉。而阿盖她情愿陪穆哥一起死;阿盖劝段功及早除掉车力特穆尔。段功摇摇头说:“把他杀掉了,岂不显得我真有野心;这些问题我俩都有分歧。应当承认,我的爱人那时还很年轻,内心中充满着善良、诚恳,对这些问题他当然会很不理解。当时,我记得我曾用《日出》《雷雨》中的情节来说服她,但我们常常还是不欢而散。那种情境,似乎还在眼前。虽然她已经逝去33年了,但是那逝去的光阴,似乎并未走远。

  郭沫若的历史剧,其实我都比较细看过。从《棠棣之花》、《屈原》、《孔雀胆》、《虎符》、《王昭君》、《卓文君》到《蔡文姬》、《高渐离》、《南冠草》、《武则天》、《郑成功》,可以说,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对反封建、抨击国民党黑暗统治,唤起人民的民主意识,促进群众的革命热情都有着巨大的社会意义和历史意义。不可否认,郭沫若先生从年轻时代开始,他的革命意识、战斗精神、奋斗激情和渊博的知识,都是少有人可以与之伦比的。而且对反帝、反封建、反军阀都起了很大的作用。他所塑造的人物形象,都是个性非常突出,有着不同寻常的人物性格,每个人物形象都具有着极大的冲击力、感染力、震撼力。他的《孔雀胆》毫无疑问的就是中国版的《柔密欧与朱丽叶》。当然,有些历史剧是先生在解放后写出来的,但就是在这些作品里,也赋予的人物积极正面的形象,赋予了崭新的思想意义,也是很杰出的。在场景和道具设计方面,先生都是力求简洁、合时、恰当,能确实起到了展现时代背景,表现人物思想性格上。值得特别指出的是郭老的感情的投入,语言的激情和恰如其分,使得在情节上更加深入人心,在人物展示上更富有感染力,给人留下更深刻强烈的印象。郭老在《历史剧》中的诗语也都是饱蘸激情的,那种气势、那种含蕴、那种情态,都是到了炉火纯青、无以复加的地步。在历史剧中,他也是这个风格。似乎是孕于腹胸之中,已经到了爆发的程度。而一旦启笔,便喷薄而出、浩浩荡荡、一泻千里,奔腾不绝。这是文人的气概,也是才子的风格。他的语言总是有着热烈得近乎燃烧的情绪,他的语句饱含着激情。就象在他早期的诗歌中,无论早期的《凤凰涅槃》、《天狗》、《晨安》、《霁月》,还是《立在地球边上放号》,抑或解放后的《天上的街市、《长江大桥》等诗作一样,都是如“烈焰喷发”、“激情澎湃”、“一气呵成”,这就是郭老的风格 。郭老的才华和学识是多方面的,考古、甲骨文、戏剧、历史学、书法,都是极具水平的。他集诗人、剧作家、历史学家、考古学家、书法家于一身,在我国的历史上、在东方文化界也是少见的人才。和沙翁相比,郭老比他晚生了328年。郭沫若(1892——1978),莎士比亚(1564——1616)他们两个,生长的时代背景不同,莎士比亚出生在我国的明朝时期,而那个时期,欧洲已经进入了文艺复兴时代,而我国尚处于封建时代。文艺复兴的意义是不仅打破了神权垄断,而且思想的解放,使得资本主义开始在西方萌芽和滋长。莎士比亚戏剧的产生,极大地提高了英国在欧洲的形象,使得欧洲人的文化、思想、经济生活、政治态度发生了根本的变化。而我国的封建时代,只少比欧洲长了400多年。但是,郭沫若戏剧在20世纪初的作用,丝毫也不亚于莎士比亚戏剧在欧洲的影响作用,只是所起社会作用的形式不同而已。

  《屈原》这部戏剧在中国、日本、苏联的上演所取得的成功,因此这部戏剧已被被视为世界戏剧艺术的最高峰。我认为,这部作品很接近于莎士比亚的作品,也是非常伟大的作品。郭沫若先生在这部戏剧中提出的理想和正义在今天仍有现实意义。他的所有的历史剧,在当时的轰动效应,也是东方的奇迹。在中国的“文艺复兴时代”,起到的作用,也是空前绝后的,作用也是巨大的。只不过在当时我国刚刚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的时候,在历史条件上,在世界局势上,还没有具备当时西方的形势。郭老写出的历史剧总计有《屈原》、《高渐离》、《虎符》、《孔雀胆》、《南冠草》、《王昭君》、《棠棣之花》、《卓文君》、《蔡文姬》、《郑成功》、《武则天》等十多部历史剧,可谓“春兰秋菊,各具一时”,在历史上都留下了光辉的一页。值得一提的是,就是在1944年抗日战争即将胜利的那年,他写出的《甲申三百年祭》,虽然不是历史剧,不是什么文学作品,但在中国革命的历史上,却有着格外重大的意义。

  郭沫若的政治生涯,从出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的第三厅主管宣传工作的厅长,到1627年参加南昌起义,1940年9月 辞去三厅厅长职务,以抗议国民党政府强行改组政治部。11月 国民党当局被迫同意组成文化工作委员会,任主任。 1949年 3月 率中国代表团出席世界拥护和平大会布拉格会议。 建国前夕 当选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联合会主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副主席。 10月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任政务院副总理、文化教育委员会主任、中国科学院院长。 1950年 3月 当选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理事长。 5月 学术名词统一工作委员会成立,任主任。 1954年6月当选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 1956年 任国务院科学规划委员会副主任、中央推广普通话委员会副主任、汉语拼音方案审订委员会主任。1958年 9月至1978年6月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首任校长。

  郭沫若作为一个性情中的人物,他的一生曾有过许许多多的缺点和错误,到了晚年,在性格、品格、以至于大是大非等许多方面都有些错失。但是这并不影响它作为一个文学大师的辉煌业绩。尤其他在历史剧的方面的成就,仍堪与莎翁一较高下。特别是在我国现在国际影响日益提高的的情况下,为了加大我们软实力的影响,应该把我们自己的莎士比亚形象更加发扬光大,予以挖掘、推广,推向世界,不能总津津乐道西方的文化政治影响。我们的文艺精华也非仅仅是《红楼梦》、《三国演义》、《水浒传》、《儒林外史》,《聊斋》等小说,和唐诗宋词等。

  康有山2017年1月14日于哈尔滨外滩

昆明市治疗羊角风的专科医院河南省羊癫疯医院哪里比较好松原市最好的癫痫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