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字 > 文章内容页

【湘韵作家专栏】蔚蓝色的呼唤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伤感文字
我之所以选择信奉耶稣基督那是因为我在这个世界上别无拯救,二混,你要是还有一点人情味就别来骚扰我了,我们已经离婚了,过去的一切都结束了,你就将我埋葬在记忆的废墟下吧!   你说什么?我欠你这感情?你怎么开的这个口?我呸!二混,当你说这话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搂着别人的女人,将我和东东都抛弃了,你什么都忘了吗?纵是我这个做女人的有千般的不好,可是东东是你的骨肉啊!你这是用刀子在扎我的心。懂吗?不就是因为东东先天性软骨病吗?十八岁了,他的智商和身高还停留在五六岁。二混啊!我拜托你,你走吧,你和你那个相好的走的越远越好,我受够了,也不愿再看到你,东东也不想见到你!   你从知道孩子软骨病之后,就人在曹营,心在汉。你一个大男人做了逃兵,在现实面前,你没有担当,你走的决绝,甚至未曾给我和东东留一毛钱,你……还是人吗?   东东在一岁到六岁的时候,骨骼和各方面生理机能都很正常,到了七岁就开始异化。说话吐字不清,走路两条小腿蹒跚起来,我抱着孩子去了多少家医院,我已经记不清了,你呢?你在哪里?当医院的诊断书,一次一次宣判了儿子的死刑,你首先投向了,你要知如此何必当初?你领着村子里吴三棱家的小骚老婆去了黑龙江,在那里还生了一个女儿,可是,天不遂人愿,女儿也是聋哑人,你这个男人就怂恿小老婆将闺女送到了孤儿院。你的心真狠啊!头些年,改革开放刚在兴头上,你还算有点本事,先是小打小闹的在火车上做小生意,把在农村收的大豆笨鸡蛋到车上卖高价,狠狠的赚了一笔,你甩了那个小骚老婆,又看上了一个列车长的千金,也难怪,你一表人才,四方大脸,皮肤也白,标准身材,那张嘴能说会道,好像专门为女孩子长的呢。特能说,你能把乌鸦说成了凤凰,能把死的说活了,你就是拽,你三下五除二拿下了列车长的女儿胖妞,这样一个胖乎乎的女人,脸上还有雀斑,腋窝有狐臭,你居然能看中?其实你看上的不是胖妞,而是她哈尔滨治疗羊癫痫医院哪家好?老子手里的权力,你和胖妞闪电般结婚,住在你岳父八十平方的楼房里,你继续在火车上兜售你的生意,现在的你,已经不满足小打小闹的生意了,你鼓动老丈人买了一个火车皮从山西将煤运到北方,再把北方的钢铁苹果运到山西去。那些年,你富了。   你领着一个比你小二十岁的女子,开着轿车回村子里,你去探望你的爹娘,可你没有来家看孩子。他是你的种儿,你晓得吗?东东虽然没有语言表达能力,可他什么都明白。咱得感谢政府,为东东提供了一个轮椅,那家轮椅一千元哩。把东东抱上轮椅,东东的大眼睛第一次有了生动的闪烁,我的心很疼很疼,我这种疼比死了还难受。二混,你腰缠万贯,带着你的小情人游山玩水,怎么就没想到将钱花在儿子身上?你是他的爹吗?你口口声声要回来,凭什么?东东这种病不是不得医治。东东的病只要到上海就可以治好,起码看着他长高了长壮了能够自食其力了,我这做母亲的还会奢望什么?   二混,你给过我们母子俩一分钱嘛?你倒卖钢材,煤炭富得流油,女人走马灯似的换了一个又一个,我们在你心中就是空气,不存在啊!二混,你倒卖火车皮犯了法,让你倒霉的老丈人替你做替罪羊,你则一下子销声匿迹了,你将个大肚子女人扔在家里,没人照顾,最后差点难产死了,你算男人嘛?你头上支着一个脑壳,其实你就是个畜生,你是披着一张人皮的魔鬼。   我在日记里写下这些,我只是想倾诉一下我内心世界的苦闷。许久以来,我压抑我自责,因为东东,我必须坚强地活下去,我没有资格死去。因为东东是无辜的,是我给他带到了这个世界。我有责任陪着他一起经历尘世风雨。   二混是我的第一个男人,我把初夜给了他,可是,他却在床单上没有发现那抹红,而怀疑我的清白。从新婚那一夜开始,我的噩梦就如影随形。我不敢和任何男人搭讪,我的一个眼神别的男人的一句无心的问候,都是引起我们战争的导火索。我不知道这个大男子主义很强烈的二混,居然武汉哪个癫痫病医院治疗更有效连东东他都猜忌是不是他的种儿。   很长的一段时光里,他一天到晚吃了饭就钻进村子马寡妇家打麻将,和一些女人打情骂俏,将手里的钱大方的送给其他女人,我就明白,我们早就没有戏了。更甭谈爱情。不怕您笑话,我山梅子长这么大还没尝过爱情的滋味。遇上倒霉蛋二混,我以为从此可以幸福的靠着他。结婚后,因为那一夜的不曾落红,他把我定在了耻辱架上,永远翻不了身。一个女人,尤其是乡下女人,生命里一旦有了污点,就永远被世俗定在了耻辱架上。   人们的舆论和白眼会一直伴随着女人。尽管我之前没有碰过男人,二混的一张嘴巴,早就出卖了我。在他的驴友里,他把我当成了一个故事讲得津津乐道,他甚至编排我是被隔壁的男人糟蹋了,这都是子虚乌有的事儿。   后头还是说说东东吧,十八岁时,他看到和他一般大的孩子读高中,有的和女朋友成双入对,他居然流泪了,他对着初升的太阳,痴痴的欣赏着,静静地回味着。然后,有几次,吃饭的时候,他含糊不清的给我要媳妇。我那个疼啊,比死都揪心。我说:“东东,面包会有的,媳妇也会有的,妈妈给你张罗。”   东东憨憨的笑了,点了点头,那一天因为我的承诺,东东的脸颊绯红绯红的。他不是没有知觉的,他也有自己的思想,他用自己的思维考虑事情,他有时候摇着轮椅在厨房帮我做一些简单的事情,比如择菜,舀水,东东的世界也有忧郁,成熟的烦恼。这些年,我没有再找男人,就是怕人家嫌弃,更怕东东活不起。一个人如果没有了追求和梦想,那他活着也是行尸走兽,我看到东东孤独无助的眼神,就想到要找一件事给他做,于是,我发现东东喜欢唱歌,每次电视里放着音乐或者歌曲时,他都会不约而同的跟着唱,随着节拍唱。我就买来电子琴教他弹琴唱歌,他的手指柔弱无力,为了练习他的手指力量,我每天都让他举着两个沙袋练习武汉新生儿癫痫病的治疗?,功夫不负有心人,东东几个月后,已经能够熟练地弹唱一首歌曲,那首歌曲的名字就是《世上只有妈妈好》2003年,阳城市举办残疾人音乐歌曲大奖赛,我给东东报了名,并鼓励东东成败不要紧,重在参与。既然上天给咱们关掉了一扇门,又打开了一扇窗,为什么不珍惜呢?东东在我的鼓励下渐渐地变得自信勇敢阳光。   比赛是在九月份的一天进行的,我带着儿子去了参赛现场,孩子以坚强乐观自信的心态,稳当当得演唱演奏完瞎子阿炳的《二泉映月》,一时间台下掌声雷动,孩子获得了第二名,成功的喜悦让我的孩子当着电视台的记者和那么多观众吐字清晰的说了声:“妈妈,我爱你,如果没有你,就没有今天的东东。”主持人哭了,在场的人都潸然泪下。十八年来,你很难知道我是怎么一步一步走过来的,这里面有艰辛有鄙视有绝望有迷茫,但是,为了东东,我输不起。我只能咬着牙坚持下去。   不久,我的儿子被阳城市残疾人协会聘请了去,做了一名残疾人音乐老师。   那一天,当儿子在我的搀扶下,举着拐杖走出了第一步,从此可以丢下轮椅的负累,东东开心的大叫:“妈妈!太好了!我终于可以走路了!妈妈,您太伟大了!我爱你!”   我和孩子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我想得更多的是,儿子走出了第一步,对于明天儿子总算是有了希望。   东东参加工作的头一个月,就把工资交给我,我替孩子保管着,但是我没想到,二混,你在胖妞那里失踪后,却将一箱子鸦片放在火车长的床底下,被公安机关破获后,胖妞的爹也受了牵连,犯了包庇贼,被判刑十年。你二混却逍遥法外,成了网络上的通缉犯,你还有脸偷偷潜回老家看我们?   二混,即使儿子原谅你,你能原谅你自己吗?你还是去投案自首吧?你这样整天东躲西藏的什么时候是个头?二混,我们是不能接纳你的,你无限风光的那些年,把我们放在哪里?   儿子在阳城市工作,你知道东东的心最柔软善良,于是,你乘车偷偷去找儿子,那一天,儿子正在给几个孩子上音乐课,你伫立在窗外,静静地端详着儿子,“太像了简直就是我二混的翻版,你就是我的种儿。东东,爸爸回来了。你能接受我吗?”   当东东走出教室,拄着双拐将你引到一个僻静的角落,“你来干什么?你就不该来,即使我原谅你,可是我妈妈不会原谅你,你伤透了我妈妈的心。”   东东转身就往教室走:“你还是走吧,或者去投案自首,或者走到天涯海角,在一个我们看不见的地方。”   “东东---”你咕咚跪在地上,“东东,爸爸这次回来,不奢望你和你妈妈的谅解,我只是想对你们说一声对不起,东东是爸爸该死,爸爸不该撇下你们不管不顾!"   “行了,这么多年来,我甚至都忘了爸爸这个词的含义,你让我疼彻肺腑,更让我妈妈痛不欲生!你了解我妈妈为了我所受的苦吗?你明白我们最无助最绝望的时候,想要的是什么吗?是你,是你的肩膀,可是,你的肩膀却给了别人,所以,你对我而言永远是陌生的,不是东东不爱你,我再广阔的胸怀,也承受不了我最亲的人对我的抛弃!你走吧!”   东东义无返顾的进了教室,二混呆若木鸡,二混后悔莫及。   我知道东东的心,他是为我着想,这些年我们已经习惯了孤独,母子俩惺惺相惜的活着,所以,对于二混这个男人,在他刚离开时,我却是恨他,恨之入骨,可是后来,我发现在儿子一点点走出困境,走出死亡的束缚与笼罩后,我最想要的不是富贵荣华,而是我儿子的健康平安。是的,是的,我老了。我才四十岁,看上去就像五十岁的女人,我的鬓角布满了白发,我走在大街上,不熟悉我的人喊我老太太,二混,这些你也许一辈子也感受不到。你感受不到我一个女人的痛。   二混,你到儿子那里我就猜到你无法成功,儿子是我的命脉我的声音我的影子。儿子为了练琴练唱歌手都磨破了,嗓子嘶哑了,可是儿子哭过之后依旧苦苦的练习,东东说:“为了妈妈,我也学会坚强,我要用我的声音唱一首感恩与妈妈的歌,那首歌就是《烛光里的妈妈》当儿子再一次站在第n届阳城市残疾人音乐大赛的舞台上,动情的演唱着这首歌时,他再一次获得了一等奖的殊荣。又是一个深情的拥抱,儿子的获奖感言,永远像一股泉水流淌在我的心间。   二混在我的在三劝导下,终于去公安局投案自首。是我和东东一起将他送进了公安机关。既然他选择了浪子回头,我和东东为什么不给他机会?因为主动的投案自首,加上坦白交代,被判为五年。我和东东向他投来了鼓励的眼神,我们应该给他重新开始的机会。   二混泪如泉涌,上前紧紧地抱住了我,我迎合了上去,我要给儿子一个宽广的肩膀,一片湛蓝的天空,尽管二混几次三番的伤害了我们,可是,他毕竟是东东的父亲。   2013年冬天,二混刑满释放,是我和儿子到监狱接他回家。那一天,阳光格外灿烂,有喜鹊在天空飞翔,我们在村子平房里做了几样小菜,为二混接风洗尘,我们三个人还喝了啤酒。   那个冬天没有雪洛阳专业的羊癫疯医院在哪里,东东和一个聋哑女孩牵手了,这是我最开心的事儿,二混也在乡里一家编制袋厂找了份工作。我们一家人终于团聚了。   共 419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