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词曲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深山迷途(散文)_1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诗歌词曲

远远望去,峻岭之上的积雪与灌木交错,看起来就好像是一幅水彩画。虽然已是初冬,可是景色还那么的迷人,午后的太阳照耀着迭嶂雄伟的关山,一簇云团飘浮在高高的山顶,阵阵的山风吹来,拂去了阳光的温暖,给大地带来了一丝寒意。

沿着山坡的小路走过来几个人,他们穿着棉裤棉袄,背着捆得整整齐齐的棉被,棉被后面扣着一个搪瓷洗脸盆,每人腰间都扎了条麻绳,插着一柄斧头,他们兴高采烈地向关山深处走去。

这天吃过午饭,我与丰云被喊到了大队部,大队长狗獾坐在一张破旧的桌子后面,他用手擦去桌面上的浮土,慢悠悠地说:“你们学生娃不会过日子,经常不是没有了柴禾就是没有了粮食,饭也不会做,正好公社派下工来了,我考虑了一下,还是派你们去吧,工地上有饭吃。”丰云在知青娃娃当中社会经验比较多,他沉思了一下问道:“队长,你的好意我们知道,你派我们去哪里干活?有多远的路程?每天有补助吗?”我的年龄较小,看着丰云与队长说话就没敢吭声,大队长狗獾站起来拍拍丰云的肩膀说:“我们县和甘肃的邻县要一起修条公路,这条路修通后就是两省穿越关山的通道,公社在工地上有指挥部,你们去报到就行了,每天补助两毛五分钱,每月定量80斤粮食,你们吃饭不用愁了。”我鼓了鼓勇气,轻声问道:“队长,我们不认识路啊,什么时候动身,要走多长时间?”“你们回去准备一下,马上就动身,村里有个娃娃去过,他给你们带路,没有多远晚上就走到了。”大队长狗獾边说边示意让我们回去做准备。

大队饲养室旁边就是我们知青的住处,原来知青都是在饲养室里居住的,大队根据县上的精神,赶在入冬前给我们知青盖起了新房,房屋四周的墙是“糊砌”垒成的,屋顶用大木头做梁,用细木头做椽,再铺上麦草盖上瓦,土墙瓦房就落成了。我与丰云住一个屋里,见过大队长狗獾以后,就回来匆匆地收拾行装,屋里新砌的土炕已经塌陷了,厚厚的麦草垫在塌陷的炕洞子里,我在炕上用力将被子叠成方形,这床被子已经有一年多没拆洗了,又脏又硬,好不容易折叠了起来。丰云在床底下抽出来两柄板斧,一柄插在腰间,一柄递给了我,他一边打着背包一边说:“这个带上,走夜路时防身!”

一会儿工夫,门口有人说话了:“我是遇贤,队长让我给你们带路去走关山!”遇贤是村里的小孩子,只有十三四岁,我心里想:这么点一个娃娃,认得路吗?我们一边应声一边背起了重重的行李。

关山脚下的初冬与平原不同,已经有点寒冷了,早晚的气温能达到零下十几度,我与丰云都穿上了厚厚的棉衣棉裤,棉袄里面穿了件薄薄的汗衫,预备走热了好开怀乘凉,我们肩负着背包跟在村童遇贤后面出发了。

走在弯曲的小路间,磨盘大的太阳斜挂在山梁上,身旁的灌木丛掩盖着山坡的凹凸积雪,我们时而用手拨开树枝匍匐前进,时而甩开膀子大步流星,山下深深的沟壑里流淌着一条小河,河水哗啦啦地发出声响,我们一时兴起,唱起了“一道道那个山来呦,一道道水,咱们知识青年来关山……”撕裂的声音在山谷中回荡着。

翻过了第一座山,顺着羊肠小道下到了谷底,山谷呈枣核状,中间是一片开阔地,两头慢慢地缩小,小河流水沿着山脚绵延着,突然丰云惊叫了起来:“快来看看,这是什么?”遇贤跑到跟前看了看丢弃在路边的东西,说道:“这是一只军靴呀,我跟我爸来过这里,我爸从小就在这里经常检到靴子、弹壳,还有生锈的刺刀。”我在一旁问:“遇贤,你听过你爸讲这里发生过什么事情吗?”

我这一问不要紧,却引出遇贤不太连贯的话,他讲述了一个惊天动地的故事:解放前夕的一天,国民党骑兵的一支队伍从甘肃溃退下来,据说是马氏兄弟的部下,解放军在外围与其交战数次都没能阻挡他们,这支队伍骁勇善战,一路冲破包围圈进入了关山,就在这个山谷中,遭到了解放军一个团的伏击。

那是深秋初冬的季节,国民党马氏兄弟的队伍在甘肃、宁夏一带流窜,支进入关山的骑兵就是其中的一股,带队的大胡子营长非常彪悍,骑兵们已经奔波了五个日夜了,途径平凉时与解放军打了一场遭遇战,二百多人的队伍剩下了不足百人,部队进入关山后总算是松了口气,“弟兄们,我们在这里歇歇脚,把马都牵到河边饮水!”大胡子营长喊叫着,山谷中近百匹马的嘶叫声、骑兵的嘈杂声此起彼伏。

突然,一颗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山谷两面的峭壁上“突突突、突突”地扫射着机关枪,谷中的人马乱成了一团,大胡子营长双手擎着驳壳枪,背上插着大砍刀,高声地命令:“不要乱!卧倒!还击!”骑兵们卧在石头后面用机关枪和马枪向山头射击,一时间子弹在山谷里乱飞,杀声在山谷中回荡着。

大胡子营长负伤了,骑兵们被据高临下的射击打得抬不起头来,一批批的人和马倒了下来,山崖上的解放军团长用自制的喇叭筒喊着:“我是团长XX,你们被包围了,放下武器!缴枪不杀!”大胡子营长与连长在大石头后面紧张地商议,大约过了十分钟左右,石头后面竖起了白旗,看到骑兵营投降了,山头的枪声也就停止了。

解放军由副团长带领一个连下去缴械,当他们下到谷底,刚想上前缴对方的枪,突然骑兵们从地上站了起来,机枪、冲锋枪、马枪一起开火,解放军寡不敌众,副团长当场牺牲,战士们纷纷倒下,没有回旋的余地,山头上的轻重机枪和迫击炮像洪水一样泻了下来,谷中的军人们全部阵亡了,河水变成了红颜色……

遇贤讲到这里说道:“我也是听我爸讲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我听得入了迷,丰云听得发了呆,我问丰云:“你觉得这个故事是真实的吗?”丰云说:“过去了这么久,恐怕已经无从考证了。”

太阳已经下山了,我们沿着故事中当年军人走过的痕迹,一路向前走去,我沉浸在思考之中,幻想着昔日战场的情景,心头颤抖久久不能平静。

天麻麻黑了,丰云走在前面,遇贤断后,我走在中间,丰云问遇贤:“还有多远哪?不是说天黑就能到吗?”遇贤不吭声,说:“队长说晚上能到是因为村里人走得快,我们的体力弱走得慢啊!”

天已经黑透了,我们深一脚浅一脚的继续往前走,远远看见好像有一面墙在闪闪发光,丰云问:“哎,前面发光的墙是什么东西啊?”我说:“应该是月亮在雾气中的反光吧?”遇贤耸了耸肩膀说道:“不会是鬼筑墙吧,不让我们过去了?”

离墙越来越近了,好像是玻璃,又好像是玉石,丰云喊了起来:“是瀑布,是瀑布冻成冰了。”眼前呈现出一排从天而降的冰瀑,足有两丈多高,冰面晶莹剔透,景象煞为壮观,这样的奇景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丰云兴奋得长吟:“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其实,哪里来的黄河之水,是山泉和河流汇聚而成的瀑布,在零下几十度的低温下冻成了冰而已。

在冰瀑布前,我们稍事歇息,拿出带的玉米面烙饼,在路旁的河道里用印有“伟大领袖”肖像的大搪瓷缸子舀来清水,大口吃饼,大碗喝水。

吃过了干粮,继续沿着山路慢慢盘旋而上,我的腿已经抬不起来了,浑身像散了架子一样,被包感到有千斤重,我对遇贤说:“到底还有多远啊?我都有点走不动了!”遇贤上气不接下气地回答:“可能翻过山就到了,我也记不太清楚了。”丰云脸色发青,瞪了遇贤一眼,扬了扬手示意继续往前走。

夜半时分,好不容易爬到了山顶,我向四周看了看,仍然是在山峦叠嶂之中,一道道的山岭黑压压的望不到边,月亮已经藏在了云彩后面,四下里一片漆黑,远处隐约传来一声声的狼嚎,丰云坚定地说:“我们迷路了,不能再往前走了,得找个地方休息,等天亮了再走!”还是遇贤眼尖,指着前面一片黑糊糊的影子说:“前面可能是个庙,咱们先去歇歇吧。”我们手拉着手,互相鼓励着往庙宇走去。

来到跟前一看,果然是座庙,庙门被障碍物挡着,庙前有一片开阔地,可能是当年香众聚集拜佛的地方,地上铺着厚厚的一层积雪,应该是前两天的降雪没有融化,丰云放下背包走上前去,我和遇贤紧跟其后,我们搬开了拦在门口的树干,推动半掩着的木门,只听见轰隆的一声响,门后面有什么东西倒下去了,庙门开了,里面黑洞洞的什么都看不清,丰云迈出的腿又缩了回来,我和遇贤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丰云大声说:“抄家伙!”他从腰间拔出了板斧,我也把斧头抽了出来,遇贤抄起了打狗棍,还是丰云打头,一手拿着利斧,一手拿着手电,我俩跟着他鱼贯而入。

进入庙内,丰云用手电筒四处照射,看到门后面倒下来的是一张破烂的香案,不知是什么年代什么人用它顶住了庙门,正对着庙门的是一个神笼,里面供奉的是一尊女神,我走到跟前用手拂去神笼的浮土,在电筒光下看到上面刻有“大慈大悲观世音娘娘”的字样,我把双手合在胸前,虔诚地鞠了一躬,遇贤说:“看来这就是娘娘庙了,附近的村民常常说起它,但是在哪个山峰谁也说不准,只知道庙宇坐落在关山深处,它保佑着进山的猎户和打柴的村民的平安。”

丰云和遇贤从庙宇外面外弄来了树枝,一层层地架起来,然后用火柴点着,燃烧的火光把整个庙里照得亮亮堂堂,这时候才看清楚了,屋内的面积有二十多平方米,庙门已经腐朽了,观世音菩萨的金身也已经变成了灰黑色,屋顶的破洞能够看见天空,有几根木椽掉下来斜挂在房梁上,让人感到了凄凉。

遇贤出去用洗脸盆装了满满的一盆白雪,将脸盆放在熊熊的柴火上,对丰云说道:“怎么样?我聪明不?”丰云赞许地朝他点了点头,不一会工夫脸盆里的水煮开了,我用搪瓷缸子舀起来,放在嘴边吹边喝着,顿时觉得浑身的寒气慢慢散去了。

“谁还有吃的?”丰云问,听到“吃”字,我才想起来肚子早已饿得前心贴后心了,我说:“队长说天黑就能到了,我只带了一顿饭的干粮,早知道多带点就好了。”我们坐在火堆前七嘴八舌地商议着该怎么办,这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突然一声长长的狼嚎声传了进来,我心头一颤打了一个激灵,遇贤吓得躲到了菩萨神龛下面,丰云到底是老大哥见多识广,他说道:“还愣着干什么?快来帮忙!”在丰云的指挥下我们搬动香案,重新堵住了大门,把火烧得旺旺的,手中紧握着板斧和电筒。

暂时安全了,瞌睡难熬,我慢慢地睡着了,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一觉醒来睁开眼睛看了看,丰云和遇贤东倒西歪地睡靠在一起,地上的柴火已经奄奄一息了,我无意识地看了一眼庙门,透过门缝看到有两盏绿油油的幽光,啊!是狼!我意识到了危险在降临,深山里的狼出没不是一只两只,要来就会是一群,我慢慢地推醒了旁边的丰云和遇贤,丰云看了看门缝中的绿眼睛,然后把手掌按在嘴上,示意我们不要弄出声来,我和遇贤的目光都投向了丰云。

丰云在知青中是公认的“智多星”,可能和他过早入社会有关。只见丰云沉思了一会,把身旁的手电筒拾起来,用眼睛瞄准门外的绿光,猛然地一按电钮,一道白光刷的一下向门缝射去,只听见一声怪叫,狼向远处跑去了,它还以为是更凶猛的野兽来了,我调侃地说:“这匹狼真傻啊!”遇贤说:“不是狼傻,是丰云大哥聪明!”丰云将大拇指竖起来晃了晃,得意洋洋地吹开了牛:“不是吹,再来几只狼咱也不怕,艺高人胆大嘛!”我们赶紧重新拾掇柴火,让烈焰熊熊燃烧起来,一夜就这样过去了。

天刚蒙蒙亮,丰云就嚷嚷开了:“赶快起床了,收拾一下准备上路!”我笑道:“这哪里有床啊?起地还差不多啊!”我们用雪水洗了把脸,喝了口昨夜烧的开水,把行李背在了身上,打开了庙门,互相搀扶着上路了。

此刻,我感到肚子特别的饿,前方是绵延不绝的山峦,下面是深不可测的沟壑,我们已经意识到今天必须走出大山,否则就会在这山里冻死饿死的,我回头向娘娘庙眺望,心中不停地祈祷娘娘保佑我们平安。

我们沿着积雪未化的山路向谷底慢慢走去。

时过中午,我们下到了谷底,已经大半天没有吃东西了,走山路体力消耗大,我们一个个都大汗淋漓了,双手不停地颤抖,谁也没有力气再去翻越面前的这座大山了,山谷里树枝都已枯萎了,没有啥可以充饥的,路旁也没有河流,只好抓两把积雪填在嘴里解渴。

这时候,远处出现了几个白点,遇贤首先看到了,我们紧张了起来,这要是传说中的关山熊,那么今天谁也难逃厄运,白色的物体慢慢地向我们移动来,丰云小声说道:“把斧头拿好,咱们站成三角形,每人面对一个方向,如果是熊,我们今天就拼命了!”白影子继续向我们移动着,仔细看看又好像不是熊,是用两条腿走路的,“是人!”丰云喊道,我们高兴地跳了起来,振臂高声呼喊:“乌拉!乌拉!”远处的白衣人似乎听见了,用手搭在额头向这边张望着。

“跟我来!”丰云大喊着向前面跑去,白衣人也向这边走过来,这时候大家看清楚了,这几个白衣人是深山中的猎户,为了隐蔽穿着白布做的棉斗篷,肩上跨着双筒猎枪,身后还有几只猎狗跟随着。

好心的猎户拿出了窝窝头和烧酒,我们狼吞虎咽吃着冻得像铁饼一样的窝头,喝着像辣汤一样的烧酒,那高兴的劲啊,真是无法形容!

跟随着猎户向山外走去,我心中想:“丰云大哥真是我们的主心骨,观音娘娘真是我们的守护神,没有他们,昨夜我们可能已经命丧这关山了!”

傍晚的时候,在猎户的带引下,我们终于来到了修路大军的驻扎地!

两天一夜的离奇经历,我常常跟工友们讲起,有人听了惊奇地咂咂嘴说:“我的个妈呀,你们命真大啊!”有的人听了不以为然地摇摇头,还有的人说:“你这能吹牛!”我会心一笑。

一年后,即将通车的龙马公路两旁人山人海的,他们都是各个公社派来修路的民工们,丰云和我扛着铁锹站在人群中,突然间人声鼎沸起来,“来了!来了!部长来了!”今天来的会是部长,我没有这种思想准备,能见到这么大的官,就是在古城也是不容易啊,我和丰云踮起脚尖手搭凉棚向前方眺望着,只见公路上轰隆隆地开过来一辆老式吉普车,民众们齐声高喊:“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后来才知道,来的是我们县委的宣传部长。

西部老土

2006年10月初稿

2017年9月5日修改

哈尔滨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武汉哪里治疗癫痫病更好些癫痫发作丧失意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