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词曲 > 文章内容页

【春秋】“走遍榆社最后的村落”采风活动纪实(散文)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诗歌词曲

3月22日,由榆社县作家协会组织的“走遍榆社最后的村落”采风活动一行18人,深入到社城镇最偏僻的磨石村、维垴村、社城村,就农村的一些问题进行考察,抢救发掘一些因村移民导致村落消失的古文化史实。正是春暖花开的季节,作协会员们个个戎装背囊,踌躇满志。

【脱贫的有效途径】

第一站,我们驱车直奔距县城50余里的社城镇维垴村。之所以选择维垴村的原因,它是社城镇边缘的村庄。从维垴村沿沟往西,就到了本县的河峪乡;朝北,翻过村庄背靠的大山则与晋中太谷县比邻。维垴村前岸是山,背靠还是山,村庄就依偎在后山脚下的窄长平地上。虽有山有水,也有一条能走上汽车的乡村小路。但是,山路弯弯,不要说骑车或是汽车行走,就是徒步,路,坑坑洼洼,一会儿是冰路,一会儿是水坑,一会儿是陡坡和峭壁,很不好走。

到了维垴村,村里还留有几户人家,原100多人的村子,现在只有十数人。大部分房子檐低墙破,关门上锁,村里显得清冷萧条。在仅有的十数人中,要么是老人,要么是光棍,剩下的就是羊工了。据村民说,现在的维垴村已经整体搬迁到靠近榆太公路环境较好交通方便的移民新村了,孩子们在附近的镇上上学。

村里人好客,一村民自告奋勇地当起了我们的向导。在向导的带领下,我们一行18人登山参观了最早维垴村的原址。它就在维垴村的后山腰,据现在的维垴村有一里多地远。全是陡立的坡路,羊肠小道。有时候,路窄的只能容得下一只脚或是一个台阶的路,需要有人拉拽才能上得去。就这一段爬坡路,作协会员们都汗湿衣襟,气喘吁吁,坐在成片倒地的白草上喘气歇息了。

爬上维垴村原址,第一感觉是眼界宽,东西深沟和对面的山峦松林尽收眼底;春光暖烘烘的,山风微微吹来,蒿草的清香扑鼻,带给人春天的气息,每个人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春意明媚的快感,这大概是我们这次考察带给我的最深最好的感受和收获。村里有两处的房子保存完好。房子是拱窑,依山而建,是用石梯砌成,显得非常结实。向导告诉我,在村的西面有一口深井,供村民饮水。我觉得,要按这个村在当时的条件,一定是个安居乐业、丰足富裕的好村子。但是,在今天来看,不用说其他条件,就这上山下山的路走起来就非常吃力,不用再考虑村民耕作、就医、上学的条件了。

我想说的是,维垴村人尽管长期处在偏远封闭的大山深处,但他们向往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望和步子并没停歇过。在80年代初期他们就勇敢的舍去老村,在山脚下建起新村。在这么偏僻的地方,新建一个村,可不是容易,出力不说,建村资金怎么来,不可想象;无疑,山上的村子与山脚下的村子各有秋千,但生存生活已经不像从前那样刀耕火种,已经向生存环境好的方向大大迈出了一大步;最近几年,又赶上了党的好政策,维垴村人再次舍弃新村,整体迁出大山,搬到环境更好更适于人居住的移民新村居住。我们在惊叹佩服之余,深深地为维垴人对美好生活追求的那份果敢和勇气所折服。

维垴村新村、旧村、老村三个村庄,二次迁移,不能不说是一个创举,也反应出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国家对解决农村贫困问题一种积极的态度和正确的方法途径,是治愚、治顽、治穷和中国农村进步发展的缩影。维垴村的变迁,使维垴村人一步一步的远离了贫穷落后,搭上了时代发展的快车,生存生活有了质的飞跃,融入到整个县域经济建设发展中,融入到中国社会奔小康实现中国梦的洪流中,与现代社会现代文明同步。

对于迁移后的村庄怎么办?维垴村人的做法是不嫌弃不放弃,封山造林、养畜放牧或是开山取石、发财致富。

【心酸的磨石村】

第二站,我们考察的是磨石村。其实,磨石村据维垴旧村也就二里路远。但磨石村村容村貌已经基本上寻不到其影迹,也许在改造,原村子的坡上有翻出来的新土覆盖;村里连棵树也找不着,更看不见天空有鸟飞过或是地上有个野猫野狗的从这里路过,也能够给这个村子添点儿生气;只是在村边上还散落的留有几所破旧的房子。一般人或是过路的人,不会认为,这就是个村子,更不可能想到的是,眼前的这个村子就是曾经闻名榆社的磨石村了。磨石村因有磨石而闻名。在过去的时代,村民吃饭的粮食一个靠碾、一个靠磨。哪个村或者是村里比较富裕的人家没有一盘碾子一盘磨子,这是生活的必须,富裕的象征。磨石村的磨石是娲牛石,特别坚硬耐磨,是做磨最好的石头。因此,榆社或是包括靠近磨石村的邻县太谷、和顺附近的人都慕名来磨石村采石,磨石成为榆社重要的农产品和生活的必须用品,成为重要的商品输出,是村民富裕的象征,现已成为历史。

我们就在靠西的一所房子下面的路边停下车考察。刚下车,就听到从上面传出来播放山西梆子的声音,洪亮而特别。心想,莫非这家人在办事?能够看到办事的民俗,也是非常的高兴了得。爬坡循声寻去,见有两间已经斑驳的土房子,门前坐着两个男人,岁数五六十岁,年轻一点的在端着碗吃饭,年长者则坐在门槛上,听录放机。再细看两人,吓了一跳,还以为是到了非洲,见到了黑人。两个人的脸色黑的如锅底,脸上手上都有一层长期污垢形成的黑痂。年长者介绍,这里就住着他们两个人,端碗吃饭的是他弟弟,弟弟是哑巴,不会说话,今天,他在外帮别人砍柴,人家给了他碗面吃;吃饭之余,他弟弟端着碗,边吃饭边手舞足蹈,似乎在指责他哥哥什么或是嘲笑他哥哥中午没饭吃。而这位哥哥,不知为什么不做饭,就这么饿着;我们硬着头皮走进他们住的房间看了看,窗户被一块烂布遮着,不透气;漆黑的房间、漆黑的墙皮,漆黑的锅台;炕上没席子,有两付黑油油的铺盖,散发着霉味,让人窒息;也没看见有啥家什。说真的,看到这里,我的肚子有点反胃,我的心情跌到冰点。改革开放30年,人类已经进入到21世纪,九天揽月,五洋捉鳖,高楼、高铁、高速、高科技时代,奔小康,中国梦,而在这里还竟然生存着这样的寡民,延续着这样蛮荒的岁月,要不是这次考察,真不知道在这个角落还存在着这样的底层。

作协会员们心情都不太好,有的说,“早知道还有这样的人家,就从家里带些衣服来,给两个老人穿。”还有的认为这户人家之所以没落到这种地步,是人太懒的原因。磨石村不缺水,最起码能把手脸洗干净吧;有一种“怜之可恨,怒其不争”的感觉,我亦与他们有同感。但是,就这样一种现状,该怎么办?是听之任之,顺其自然,还是应该从国家、政府、社会的层面多给这些弱势群体一种人文关怀。记得有一位哲人说过这样一段话,意思是看一个社会制度的好坏、国家的强弱,并不在于他拥有多少物质财富,而在于这个社会的文明程度、宽容程度、和谐程度以及扶持力度。直白说,就是全社会对这样的弱势群体该怎样的帮扶,让这些不幸的人能够像普通人一样生活,享受人的尊严。

【古城墙的悲哀】

第三站,我们考察的是社城村的古城墙。这时已近中午时分,我们经过一上午的翻山越岭,作协会员们身体都稍有点儿疲惫。

社城古城墙,其实看上去就是横在社城村东面的一座极普通的山体,看不出山体与城墙有一丝一缕的联系。我问部分作协会员,这是不是古城墙,为啥说他是古城墙,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到不是我对古城墙有什么看法,而是整个山体,实在没有一处能体现古城墙特别之处,让我信服。首先说,若是城墙,肯定是人工形成,人工形成的东西,肯定不如自然形成的东西结实牢固。可是,首先让我看到的不是古城墙的雄姿,而是在被认为古城墙的下面挖有一排排的窑洞。我猜想,这些窑洞肯定是先民住过的窑洞,窑洞打在古城墙上,能牢固结实吗?古代的人虽然识字不多,没有文化,但他们生存能力实践经验特别强,什么土能打窑洞,什么土不能打窑洞,他们心里清清楚楚,这是事关全家身家性命的大事,能把窑洞建在废墟上,与自己及家人的生命开玩笑。所以,我对社城古城墙的真伪提出了我个人的一些不成熟的观点和看法。

其次,即便就是古城墙或者是经过专家论证过的,眼前的这座山体就是远古时代遗留的古城墙,那么,我们又为古城墙做了点什么。从这次采风或者是县里大大小小的领导可能都来过无数次,但都没有看到一处可以保护古城墙的标志,哪怕是写一个“社城古城墙”这么一块牌子都没见着。其实,在人们的心里,社城古城墙,就是一座极普通极普通的山体,与遥远的历史和还在民间流传帝王将相的故事无关。社城古城墙,村民及我们这些参观的人可以任意在上面行走,可以任意在城墙下取土,在城墙上开荒种地。我想,古城墙悲也,不出几年,几十年或是上百年,古城墙会随着我们这些守望无知的人一同逝去,最终永无考证。

小儿癫痫会有口吐白沫的症状吗成年癫痫病的起因有哪些黑龙江哪家医院能治好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