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散文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有奖金”征文】暖壶里的冰棍(散文)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随笔散文

出生在70年代的人,都应该记得那时候的暖壶的样子,我记得大致有三种,分为低、中、高三个档次。

穷人家用的是便宜的竹皮暖壶,内胆外面的壶壳是用细竹蔑编结的,廉价实用,但容易老化裂纹。

中等人家用的是铁皮外壳暖壶,灰蓝色的油漆面,格子框架,能看到里面的银白色内胆,结实耐用,但容易掉漆皮生锈。

富裕人家用的也是铁皮暖壶,但是外壳精美大气、颜色鲜艳,上面还有花鸟图案,把内胆包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

我小的时候,家里就用着铁皮外壳暖壶,很沉,尤其是灌满开水的时候,提起来很是费力。

那时候,母亲每星期总有一次搭便车去县城买东西,尤其是夏天,母亲总是天刚朦朦亮就起床喂猪做饭,然后便开始匆匆地梳洗打扮起来。

母亲收拾停当临走出门时就把一只暖壶里的水倒掉了,提着空壶走了。我们几个都赶紧起床吃饭,收拾屋子,打扫院子,因为我们知道,母亲回来时准会给我们带回来满满的一暖壶奶油冰棍!

母亲真是聪明,用暖壶装冰棍这个办法真妙,一只暖壶可以装十几支冰棍,是母亲在街上的批发部买的,又便宜又多,不像村里来的卖冰棍的,骑着自行车后面驮着个大泡沫保温箱子,箱子外面包着厚厚的棉纱,就这样,冰棍有些还是融化了,还好贵,一个鸡蛋只能换一根冰棍。

我们眼巴巴地期盼着母亲回来,不停地瞅着大门口,就像嗷嗷待哺的黄嘴小鸟一样。母亲一进院门,我们立刻一窝蜂地冲过去,簇拥着母亲进到屋里。

母亲放下手里的暖壶,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就开始从暖壶里往外取冰棍,乳白色的奶油冰棍,冒着凉气,没有一丝融化,硬铮铮的,母亲就像变魔术似的,一根接一根地往外取着,我们一个个欢呼雀跃!

真好吃啊!舔一口,那清凉香甜的感觉从舌尖顺着喉咙传递到了全身,轻轻地咬着,慢慢地抿着,白玉般的冰块一会儿就被我们消化了!

此时此刻,母亲坐在炕沿上,边吃冰棍边给父亲讲着上街的旅途趣闻,父亲边吃冰棍边笑吟吟地听着。我们在地下欢快地分享冰棍的甜美,互相打闹着,看谁吃得最快,就像猪八戒吃人参果一样。

暖壶里的冰棍,就像母亲对我们冷暖皆知的爱,陪伴着我的童年,幸福美好的童年,无忧无虑的童年,使我深深地体会到了人世间最伟大的爱,那就是母爱!为了孩子她任劳任怨,哪怕受多大苦多少的累,只要能让自己的孩子幸福快乐,她都愿意无私地奉献自己。只要孩子能吃饱,她饿着也开心,只要孩子喝好,她渴着也高兴,我们快乐时,她为我们快乐着,我们痛苦时,她为我们痛苦着,因为我们是她的心头肉,是她的掌上明珠!

后来,家里有了冰柜,母亲上街再也不用提暖壶了,但她每次从街上回来依然是满载而归,带给我们意想不到的惊喜!

现在母亲已经快八十岁了,身体依然很健康,还可以自己做饭,照顾自己,基本上不用我们操心,偶尔有点不舒服的时候,吃上药就好多了。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自从父亲去世后,我们对母亲更加地关心了,经常带她去检查身体,每次各项检查结果都很好,我们都很放心。

母亲就像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生了我们兄弟姐妹六七个,现在我们都人到中年了,我们的孩子们也都长大了,成家立业了,每年过春节的时候,都回家看望母亲,每家七八口人,合起来五六十号人,每顿吃饭都得摆上几大桌。

看着我们在地下跑来跑去地做饭,她的重孙子们在房间里打闹玩耍,母亲就乐得合不上嘴。此刻的她,就是最最幸福的老人了!

癫痫患者的治疗常识哈尔滨靠谱的羊角风医院哪家好昆明治疗癫痫需要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