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散文 > 文章内容页

花一开满就相爱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8-7 分类:随笔散文

   听说高黎贡山下油菜花要开了。记忆中漫山遍野的绚烂一下子击中了我,思念如泄了闸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

  于是,决定离开与她相遇的这座城市,告别那把流浪街角的吉他,告别那块地下室居所里的画板,告别那只养了几年的流浪猫,告别如一朵含羞草的她。

   她不说话,没有离别赠言给我,她坚持要送我,顺便去看一下,那个在我嘴里夸赞过无数次的村子,它在火山脚下,它在半个山坡,油菜花一样的明丽,茶花一样的热烈,梅花一般的纯洁……

   这绝不是神话,可是对她是神话般的诱惑。她陪我坐这一程火车,我们就这样面对面坐着。窗户是开着的,风朝我在的方向闯,头发横冲直撞。而她就这样望着我,静静的杵在背光里。这太像我们的性格。我总在风口浪尖,明烈,离叛。她却像这逆光剪影,隐忍并且深邃。她的眼角似有圆圆的泪渍,可能是昨夜知道我要永久的离开,她在背地偷偷地哭过。

   我伸过手去握她的手,我们相对着,痛不堪言。也许,此时世界上最远的距离,就是她在我身边,我却不敢说出那句承诺,让她一直随我流浪,如一片浮萍找不到地方落脚。

   爱,是那朵含苞的花,一直隐忍不开。谁也不去说破,因为归宿是一个人自由的选择。黄色的光亮,如破竹的势头占领车窗外的原野,我说,这就算是到了,这是我的家乡。丛丛明澈的清涧暗暗合着花开的声音流淌,汇入的是山后的湖泊。满满的开放,合着我对这片花开的思念。我知道,我的魂在这,在这山间错落镶着的石屋里火红的生着,我离不开的。我和她总要放弃一些东西换取安稳的归宿。这最后的选择,我想我是明确的。回到自己的家乡,做一个凡人,安于这里的烟火,不再到处漂泊。可是如果这样,与她,就是分别了,再见不知是一生里的哪天,也许,可能是永诀。她曾对我说,放弃在繁华霓虹里凋谢,去自己的家乡修篱种菊,当一个隐者,是人生莫大的快乐。

   可她还一直不敢确定,把自己交付给谁,交到哪里,才是正确的选择。她把父母催她回家的信一直藏着,不愿意告诉我。而我,只是坚持自己的选择,爱与不爱,离别还是相守,命里自有定数。

   一身风尘仆仆,终于到家了。村口有些面生的老妇蹒跚着过来招呼我,她说,娃啊!回家了,都这么多年了。是啊,乡音不改,鬓毛未衰,我仍有激情和热血。突然一阵心酸,脑子里念着的全是油菜花谢了又开,开了又凋零的漫漫岁月。 岁月老了驻守的老人,飞了年轻的孩子。那青石板的小巷,幽深的弄堂,飞檐拱起的瓦舍,铺满半个山的梅朵……都一直在呢,来与不来,它们都在半个山等着我。只是溪水悠悠,山前山后,满是感慨。

   接下来的日子,我在小学里做名美术教师,用感恩的方式陪伴这群孩子,我教他们画清澈的河水,画洁白的云彩,画傲雪的梅花,画夕阳下炊烟升起的婀娜,画那些勤劳耕作的农人的皱纹,画走过这里时光的脚窝……

   我和她,在这里捕捉漫山遍野沁人心脾的芬芳,在山野中追逐花草的美梦,找寻梦幻中关于桃花源的记忆。时间,仿佛在这里静止了一样,快乐容易使人忘记时间的存在。而她,此时就是一朵完全绽放的花朵,把自己完全浸没在半个山下那片一望无际的黄色的烟波。

   阳光温暖,在溪涧用青木捶衣。她轻撩衣下的溪水,微泼岸上出神的我,惊醒了凝望着她的呆雁,欢笑,伴着叮叮捶衣声、哗哗水流声,穿透天地。这种种声响,就潜落在时间的湖泊之中,它们让人平静。日子不知不觉就长了,我们彼此收获对方。一日,她说,我不走了。我问,为了什么。她看看身后黄灿灿的花田,转过头告诉: 为了这片美丽纯洁的土地!

武汉治疗癫痫哪家医院好河南军海脑科医院怎么样长春看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