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感悟 > 文章内容页

【流云】 那份爱(散文)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人生感悟

每每回娘家,总被一路迷人的景色所吸引,所陶醉,纵然看了千遍万遍仍百看不厌;同样的景致,同样的路,而每次总有不同的感受,在娘家与自家之间所连接的是条永远也割舍不断的亲情链,它永远根深蒂固于女儿心中的最底层。

一路上,听知了在树梢头唱着嘹亮的歌吼不绝于耳;灿烂的朝阳在头顶上光鲜地照着,眼见着快到娘家了的感觉让我心花怒放。

我骑着自行车经过一大片树林,树林里有一小片竹林,风吹竹舞,竹叶飘香;我踩在松软的青草上,如同踩在海绵垫子上那般柔软、舒适,一种随意悄然荡漾于心间;路边的花生,青绿的椭圆形的叶片舒展着,根茎周围开着鹅黄色的形同豌豆花似的小花,可爱怡人;花下的根茎正在穿剑,剑延伸到哪里,花生的果实便结到哪里。

小路的另一旁夏玉米已长至膝盖以上,伟岸、宽大、斜长的墨绿墨绿的叶片上,裸露着青白色的经络,丝丝分明;更有那田连着田,埂连着埂的春玉米,在这肥沃的土地上,已结出丰硕的果实,尺长有余,粒粒饱满,黑色的胡须印证着丰收的渴望。农户们时常掰下几个,剥去青绿色的外壳,摘净玉米须,放进大铁锅里煮,十几分钟后,一阵清香扑鼻而来,顿时满屋飘香,待煮熟后,用手剔下一粒放进嘴里,甜糯软香,回味无穷,食后口留余香,只恨若玉米棒子能啃得动,便也连它都啃得干干净净,不留一丁点渣滓。

此时的棉花最茁壮,她肆意地舒展着枝蔓,枝条上打起了花骨朵,枝丫上新长出第一轮猫耳朵,可能棉农们还未来的及剔除它。更让我由衷地感到钦佩的是,在这多雨的季节里,勤劳质朴的庄稼人,已把这为数不多的土地治理得井井有条,在这片旱庄稼地里竟然连一根杂草都看不见,难怪庄稼那么兴旺。绿油油的秧苗,在微风吹拂下翻着绿色的波浪,阵阵清香扑鼻而来,芳香怡人,令人陶醉,享受不尽的夏禾吐芳!

自结婚后,有些好事的黄皮肤中国人,大都有个爱包打听的习惯。即便是女儿结婚生子或儿孙满堂,仍有人会问她的娘家在哪?她是哪里人?非得打破砂锅问到底。而我每次总会骄傲自豪地回答说:“我是喝着淮河的水长大的,我的家乡在风景如画的淮河支流——淠河岸边。”

其实这些人并非恶意,只是出于一种好奇心的驱使。邻居有个老太太曾直率地跟我说:“你娘家那里有没有象你这样的又识文断字、又能干,文武双全的好姑娘,请你给我家介绍一个儿媳妇。”我哑然……

我一直很赞赏这句话:一个人并不因为美丽才可爱,而是因为可爱才美丽。只是我既不美丽,也不可爱,但我有一颗美丽的心灵。这颗美丽的心灵驱使我逢人宽让三分,与人相处,把吃亏当作福气。

解放前,我的家乡由于经常发生水灾,形成沙湖,地势低凹平整,土壤肥沃,属沙土地。为了防止洪涝自然灾害,当地群众大都住在用土堆积起来的一个个小台子上,而没有住上台子的人家便称其为“平地”。那看似一个个不起眼的小台子,可是几辈人用心血和汗水筑成的。祖祖辈辈肩挑车推,日积月累,披星戴月,一点一点累积起来的。

我家居住的那个小台子,据我已故的八叔说,二爹的驼背都是为了垫台子累的。想二爹那高大的身躯,到了晚年背竟然快佝偻到地,那个佝偻的背印证着逝去岁月的风霜雪雨,人世间的沧桑。而有的老庄台子,因年代久远的缘故,其高大结实程度,即使大坝决堤都不会上水。

下午,夕阳西斜。没有了母亲在的日子,女儿的心中少了许多的牵挂,而对母亲的那份爱,早已深深地植根于心底,每每忆起总有丝丝的隐痛,对家乡那片热土的爱恋,不能自拔。

父亲身体目前尚可,脸色也较之以前渐渐地红润起来。午饭后,我也没休息,和小弟聊了一会家常,便到了父亲现居住的老台子上,还未到沟坝口,拴在母亲生前卧室窗户下的那条大黑狗,闻声便“汪、汪”地大声狂吠起来,见我走近则低下头羞愧地摇着尾巴,嘴里喃喃地“嗯、嗯”着,似乎在表达着它的歉意与热情。

世界上有个伟大的称号叫“母亲”。自母亲走后,我很少往老台子上去,因父亲已和小弟在一起生活,离小弟家仅百米之遥,只是晚上在这里歇息,白天在小弟的超市打点张罗,偶尔打打小牌。堂屋里上边的条形柜子上,摆放着母亲放大了的遗像,遗像的两侧分别摆放着我们姊妹几人和侄儿侄女的照片,父亲说让我们陪伴母亲遗像左右,母亲在天有灵就会看到。遗像前放有水果、香炉,母亲慈祥的面容,感染着每一个来看望她的人。

我把房前屋后打扫了一番,便匆匆地往回赶。因我的心里一直惦记着要坐在淠河大堤看夕阳红呢。

远远地,我望见淠河堤坝一片黛青,在密集地大树环绕下,犹如一条绿色的屏障,护卫着整个淠河大堤的水土流失。只见路边不远处有一荷塘,风吹荷叶参差不齐,重重叠叠,阵阵清香扑面而来,此时荷花盛开,那粉红色的花朵,有含苞待放的似荷花仙子亭亭玉立在池塘中。“莲下藕,花下韭。”“七月莲蓬八月藕”这些民谚在耳畔萦绕着。它们皆属于夏令最佳食品。

忽想起宋杨万里的诗句:“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此时此刻,果真应验了那句:“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我推着自行车顺着一路斜坡往上走,忽然飘来一朵乌云遮住了灿烂的阳光,紧接着便洒下几滴雨水;脚踩在青嫩的杂草上,一股股浓烈的野蒿草的清香夹杂着各种杂草的芬芳,令我心旷神怡,心醉若痴。长尾巴的喜鹊和灰斑鸠在树梢齐声合奏,知了在枝干上唱着嘹亮的歌吼在为它们伴奏,更有那燕剪穿梭,天空任翱翔。

花蝴蝶在草丛中翻飞,在诸多不知名的开着白色的、黄色的野花上飞舞着;河对岸捞沙的船只,马达轰隆,歇人不歇脚,昼夜不息。河道因长年累月的开采,水深处最深可达几丈深,如今已没有人敢下河游泳了。

回想起小时候一群群男孩子和女孩子纷纷下河游泳、洗澡,他们或游或潜或踩,仰泳、蛙泳、蝶泳、自由泳样样精通,水性好的,还敢游到河对岸,更让我钦佩的是:有的人竟捏着鼻子一口气能在水下从此岸潜到彼岸也不换气。还有的人在河边掐一节苇管插到鼻孔里,留做潜水时换气使用。我自是不敢下河的,一来父母不允许,二来自己也没胆量,三来有一种传统的封建意识、保守思想在作祟,不想和那些男孩子一同下河游泳、洗澡。但仅此并不影响我与他们成为我年幼时的好朋友。

记得有个女孩子自以为自己人高马大,别人不是她的对手,一天在淠堤上玩耍,公然对一个又矮又瘦的男孩子挑战,要和他比摔跤,结果被男孩子用一只手摔了个人仰马翻。那女孩子羞得满脸通红,半天没能爬起来。岂不知再弱的男孩子也比女孩子有力气,只是男孩比较谦让罢了。在生活中,正直的男人往往亦如此。

家乡的河对岸有个赵台子,据说是“木盆地”,非常神奇。水涨它涨,水落它落,无论再大的风浪都摧不垮它,无论再高的洪峰都淹没不了它。因为木质是不沉于水。一九九一年夏天涨大水,因防汛人员玩忽职守,造成内河坝子决口,内外河惊涛骇浪,一片汪洋,而赵台子象个孤岛仍屹立于水中央。

此时,我站在高高的淠堤上,西望淠河,太阳已从云层中露出惨白的脸蛋,湿湿的空气中,风带来了凉爽,雨带来了禾苗的滋润,润入心田。

在河道拐弯处的河滩上,忽见一老汉牵着一只黑白相间的老山羊,身后跟着一大一小两只小羊羔,羊儿鼓着雪白的肚皮,正随着老汉悠闲地往前走着呢;一群老水牛带着小牛犊在一片草地上吃着青草,草儿嫩,牛儿肥美,牛儿边吃边“哞哞”地叫着,甚是撒欢可爱;一群白鹅腹背上被主人染着鲜红的颜色,和着这满地的绿色形成鲜明的对比,如在这绿色的画卷上,突抹上一层厚重的色彩。

草地上,见另一老汉坐在碧绿的草地上,肩膀上斜插着竹竿,竹竿上的红布条在风中飘荡。周围是一片新开垦的良田,昔日荒芜的林场已成为万顷良田。极目远眺,一望无际的绿洲,是生命的主色调,心中被这盈盈的绿意所填满,无限逍遥。一股爱恋,溢出胸腔。我可爱的家乡,美丽的淠河,我的亲人所居住的最美的地方,女儿的心永远向往。那份爱永不泯灭,并世代传承下去。

堤外,一棵棵枯朽的老柳树如一个个素描,把这美的景致渲染。身后,农家炊烟袅袅升起,夕阳正喷吐出万道霞光,鲜红的落日倒映在清清的河水中。可谓: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在夕阳余晖的照射下,我起身行走在回家的路上……

北京的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比较好?信阳治疗癫痫要花多少钱哈尔滨好的癫痫病治疗医院在哪里呢哈尔滨哪里的癫痫医院更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