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感悟 > 文章内容页

【墨香】重回西园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人生感悟
摘要:似曾相识的未雨亭,虽然,有些熟悉的陌生,但和红一起看过《武林志》的电影院地点也和现实的建筑对不上号,醉翁之意不在酒吧,初恋时光,谁还有闲暇欣赏一个公共场所?因此,电影院的旧址只留存在记忆和想象中,在我眼里彻底消失了。 “昨夜细雨满仓西,坪角海棠著紫衣。蹊径仍似长亭短,短笛横卧草萋萋”,重回西园给我许多感慨,旧时的印记竟然出现许多落差,就连熟悉的未雨亭仿佛当年的旧恋人,也在我面前变得陌生。从临湖的古牌楼进入湖区又穿过腾龙山洞折回,依然寻不见它的踪影。   未雨亭多么好听的而富有诗意的名字,不知道当年朱德总司令踏足西园的时候,为什么将它改为望江楼?犹如黑龙江将军程树全,始将屯兵的仓库堆为土台,挖池其下,辟为公园,俗称西花园,又称仓西公园,为什么改为龙沙公园一样,仅凭唐代诗人李白的《塞下曲》“塞虏乘秋下,天兵出汉家。将军分虎竹,战士卧龙沙。边月随弓影,胡霜拂剑花。玉关殊未入,少妇莫长嗟”。不过我喜欢西花园的名字,它像静谧的淑女,没有一丝的张扬和夸张。多想涂抹一幅油画,用最明艳的光线,最厚重色块,将未雨亭和亭下长椅上的一对恋人永久的浸染在厚厚的画布上,朦胧中透漏出清晰,清晰中夹杂着朦胧,在岁月的年轮上,一圈圈的缠绕,让盘根错节的记忆的枝丫点画出凄美的故事。就像昨夜的那一场细雨,淅淅沥沥地整整下了一个通宵,早晨起来的时候,外面依然艳阳高照,没有一丝丝的凉意。   那年栀子花开的季节,红到齐齐哈尔外公家学习珠算,我出差路过齐齐哈尔的时候,曾经去过三门附近的西五道街外公的家中探望红。红的外公参加过西满部队,退休后闲赋在家。红告诉我说,她的外公和姥姥结婚时,姥姥带着母亲,二姨,舅舅来的外公家,以至于他们日后共同生育了和红一样漂亮的老姨。我见到红的外公时,鳏寡孤独的外公一个人跟女儿女婿一起过日子。平日里除了养花,嘴里老念叨续老伴的事,而红的老姨偏偏不打垅。外公养花几乎到了痴迷的程度,狭小的一间半的小屋里,地上地下摆满了各种名贵的花卉,炕头上怄着马蹄子花肥,散发着满屋子的瘴气。老爷子亲切慈祥,看见我来,翻出箱底,向我炫耀他自己做的做工精细的藏蓝色的中山装还有那幅跟着他多年的铜腿圆片的水晶石眼镜,额外从兜里掏钱让老姨买羊肉吃火锅。   红跟我说,老姨初恋的男人很高很帅,两人非常般配,由于外公反对,两人分了手,直至现在两人见面都怦然心动。小眼睛,小个子的老姨父,心眼多,第一次红随老姨到近郊农村的老姨父家串门,半夜里老姨父钻进了老姨的被窝。没有工作的老姨父只好在解放门一带蹬三轮。红的外公虽然不同意这桩婚事,苦于女儿愿意,只好忍气吞生,小两口没有住的地方,在外公的下屋搭了吊铺。   和红去西园游玩那天,去的第一个景点就是著名的未雨亭。亭下的长椅,留下了我们初恋的记忆。光阴荏苒,再见未雨亭的时候,和红的那段感情经历跨越了三十二年的漫长岁月。曾经坐卧过的长椅,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它的踪影,假山上的葱绿的草木将古色古香的未雨亭遮挡得犹如偷窥丈夫的新娘,羞答答的半裸着斑驳的飞檐斗拱和一抹红色。   琐碎的记忆中我一直错误的认为,西园内那座花岗岩石碑下,埋葬着老革命家凯丰同志。走近墓碑,原来这里是人民艺术家王大化的墓地,这里的碑文为凯丰同志亲笔手书,字迹端庄娟秀,具有深厚的书法功力。   王大化(1919.5.16-1946.12.21),又名端木炎,青年人民艺术家,中国话剧演员、木刻家,山东潍坊市人。1935年参加革命,并参加过抗日救国的“一二·九”运动,17岁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创作了《列宁像》、《鲁迅像》、《二万五千里长征》及揭露日寇暴行的《剖腹取子》等木刻作品;流传至今的著名秧歌剧《拥军花鼓》和《兄妹开荒》出自他手,他还参与创作了《白毛女》、《日出》、《东北人民大翻身》、《革命大合唱》、《祖国的土地》等大型歌剧。因工作采风不幸坠车去世。中共中央东北局决定并经毛泽东主席批准,授予他“人民艺术家”荣誉称号,才华横溢的王大化牺牲时年仅27岁!   在园中漫步,偶见一座和哈尔滨中东铁路一样的黄色的俄式建筑,上书“龙沙公园历史展览馆”,原来这里就是过去的俄国领事馆。相传俄国人修筑中东铁路时,沙俄相中了西花园这块风水宝地,1907年5月23日竟蛮横的在西园的中央地带建造了俄国领事馆,垒砌了一座高墙大院,将西园一分为二,西园的营造者,黑龙江将军程树全为抗议沙俄的罪恶行径,无奈之中,别号“半园老人”,以示抗争,后来在中国人民的反抗声中,1920年9月27日沙俄关闭领事馆,退出它所占据的西园。   和程树全一样,在清代8个王朝、坐镇齐齐哈尔的76位黑龙江将军中,他的前任寿山将军的名字尤为响亮。寿山(1860~1900年),字眉峰,黑龙江爱珲人,父富明阿为明尚书袁崇焕七世孙。寿山自幼好学,欲以功业报效国家。光绪二十年(1894年),甲午中日战争爆发,寿山主动请缨,奉旨赴奉天(今辽宁)参加对日作战。在每次战役中,寿山都身先士卒,英勇杀敌。有一次,寿山率部增援辽阳,途中与日军遭遇,在激战中寿山身负重伤,仍带伤拼杀,最后将日军击退。还有一次,在与日军的遭遇战中,一颗子弹从寿山右腹穿入左臀,他仍指挥作战。击退敌军后,骑马30里回营,血溅衣裤,各将领都惊叹不已。由于在中日甲午战争中功劳卓著,寿山受到朝廷嘉奖,并委以重任。1897年,寿山调任镇边军左路统领,驻黑龙江。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奉命署理黑龙江将军。1900年庚子之变,沙俄强敌压境,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时任将军的寿山,乃守“军覆则死”之义,首先核库储,检文牍,派员送王命旗牌印信等件于副都统署。集议缮边振民之策若干条,手具遗书,上达当道。后设香案,冠朝服,望阙叩头……遂自卧棺中,命卫士以枪击之,卫士惶恐,机颤弹泄,中小腹,又易一人射之,仅及胸,又击之,乃从容殉节。时光绪庚子八月初四日也,为铭记寿山将军的英雄壮举,民国十五年(1926)5月,龙沙公园面积再次扩展时,在公园内建造了寿公祠。   也许由于近代帝国主义列强的侵略和瓜分,一种屈辱一直埋藏在国人心里,尤其,黑龙江地区饱受沙俄的蹂躏,中俄《瑷珲条约》等一系列不平等条约的签订,中国丧失了大片领土,原来的黑龙江将军府永远留在了俄国那穆尔州的版图上,怎么不让国人愤慨?或许是一种巧合,我和红在西园内看过一部《武林志》的武打影片,当中国的武林高手东方旭将沙俄拳王达德洛夫打翻在地的时候,电影里的国人沸腾了,电影院里的观众沸腾了,人们发泄着屈辱,好像一百多年来从未有过的欢呼雀跃,一部电影在这里的上映,算是对西园里的俄国强建领事馆以及庚子俄难的一种孽债的清算吧。提起江东六十四屯,南海诸岛,钓鱼岛……国人的切齿之恨,恨不得化作战争的号角,殊不知,战争给人民带来的灾难是深重的,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发动的那场侵略战争,不但给亚洲各国人民带来了灾难,也同样给日本人民带来了无尽的创伤,长崎,广岛的原子弹梦呓一般的纠结在大和民族的心里。倾听流落美国费城的著名音乐家马思聪的反战音乐,《前进》,《冲锋》,《自由的号角》,《游击队之歌》,你的灵魂会得到一次洗涤,发出“热爱和平,创造和平,享受和平”的呐喊。   似曾相识的未雨亭,虽然,有些熟悉的陌生,但和红一起看过《武林志》的电影院地点也和现实的建筑对不上号,醉翁之意不在酒吧,初恋时光,谁还有闲暇欣赏一个公共场所?因此,电影院的旧址只留存在记忆和想象中,在我眼里彻底消失了。   珠算班结束的时候,红拿了珠算五级。四年后,红报考当地电大经济系的时候,我考上了省城一所学校。   又一个栀子花开的季节,我们终于难逃“三年之痛,七年之痒”。红的老姨的故事,在我们身上又重新复制,命运就这么神奇莫测!分手后,红远走他乡。听说先去了北京郊区的一个小镇,后来辗转到了古称宁远州的兴城,境遇十分落魄,一次意外的车祸,留下了眼疾。   一个孤独的灵魂游走在空旷的寰宇间,那种无奈的苍凉,像瑟瑟的秋风,而我好似那片无助的落叶,随风漂零。   离开西园,离开未雨亭,我想起了诗人张潮墉的《仓西杂感》“衰鬓难回塞草青,天门妙语自清泠。登高忽听山阴笛,断肠西风未雨亭”。                                                湖北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有哪些十堰治癫痫病医院哪家最好黄冈哪看儿童癫痫好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效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