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感悟 > 文章内容页

【江南】一往情深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人生感悟
琴说,缘份是一张隐形的网,重感情的我们甘愿沦陷并乐在其中。
   梅说,生生的两端,我们彼此站成了岸,彼此相携相伴,将纯真的友谊演绎成地老天荒。
   我说,你给我一滴泪,我就看见你心中的全部海洋。不为其它,只因我把你放进了心里。
   琴和梅是我的高中死党。琴是一个理性、有气质又很有思想的女孩,梅则和我一样,大大咧咧,喜欢恶作剧,喜欢嬉戏玩闹。梅和我因为脾性相投成了闺中密友,我和琴因为性格大相径庭,相互吸引而渐渐熟识,梅和琴则是因为上下铺的关系而变得亲密无间。然后又过了很久,我们三个便以满月为证,义结金兰。
   高一的时,琴、梅和我同班。我们仨儿就像橡皮糖,整天粘在一起,一起学习,一起等待下课铃声,一起吃饭一起参与入睡前卧谈。在班上,我们不是沉默的一句话都不说,也不是小麻雀般咋咋呼呼,我们以一种很平凡但却不会被忽视的个体存在着。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喜欢坐在教室一隅安安静静地看书或者写日记,互传纸条、互写情诗,简简单单的文字里凝结了三个女孩的深情厚谊。有时候,我们也会聊聊明星、扯扯八卦,发掘身边的小新闻,班上的哪个男生最帅气、谁和谁比较般配、语文老师穿了件漂亮衣服、年级主任又换了双意尔康的新皮鞋、隔壁班的美女真多……很小很小的话题,三个人一起分享的时候似乎滋味无穷。牙齿也有和嘴唇打架的时候,有时候,我们会因为一道数学题争得面红耳赤,都说自己对,谁也不让着谁。但是,争吵归争吵,冷静之后我们会虚心听取彼此的算法,找出分歧,然后一起仔细验算。得出正确答案了一起又开心地拥抱起来。呐,如此单纯的年纪,如此纯真的性情。调笑也好,争执也罢,都抵不过彼此的一个拥抱。琴和梅的数学都是极好的,无论大考小考,她俩总能轻轻松松得100多分,而我,拼了小命仍然不及格。所以,为我补数学就像吃饭、喝水一样,成了她俩义不容辞的责任。前面提到过,梅和我一样,喜欢咋咋呼呼,刚开始给我讲解习题时热情高涨,大有视死如归的势头,讲个五六遍,看到我依旧一脸迷惑、一脸茫然的样子时,她的耐心似乎消失殆尽,一边叹气说“你没救了,你真的没救了。”一边将无辜的脑袋往课桌上磕。看到她如此恨铁不成钢的自惩方式,内心油然而生惭愧之情,“真够笨的,解不出题目,还要好朋友替我惭愧,我真是没用。”每每思及至此,我也会只好速速行动起来,跟她一起用力磕桌角。琴见此,总是表现的那么冷静,她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直等到我们滑稽的动作结束了,才慢慢腾腾过来赶走梅,然后拉我坐下,又对我实行新一轮的“数学魔鬼训练”。这样的补习持续了一年,琴和梅的数学成绩依然遥遥领先,而我依旧原地踏步,偶尔徘徊在及格线附近,已足够让我乐得手舞足蹈。也自此,琴和梅自信武汉癫痫去哪儿治疗好心大大受挫,直指着我的鼻子骂我:“朽木不可雕也,孺子不可教也”。
   琴和梅也是极疼我的,看我数学已经成了一滩死水,便开始改变策略,让我攻英语,以强补弱,力求平衡。值得庆幸的是,原本就对英语有着极大的兴趣,悟性也高。再加上她们俩的用心辅导,成绩闪电般上升。记得有一次英语考了141分,琴和梅比我还高兴,为了奖励我,带我去了一个和传说中的世外桃源很相似的地方。那里有枯藤老树,有小桥流水、有农庄渔夫、有残阳如血、也有断肠昏鸦……碧山青水、呱呱落鸦、余烟袅袅、香味阵阵……走入这个梦幻般的世界,看着朦胧的景致,思绪不由自主地飘回了男耕女织的封建时代。那个时代,女孩子可以不用上学,但却能信手拈来绝美的诗词歌赋;那个时代,女孩子可以独坐幽深竹林,纤纤十指置于琴弦之上,絮絮弹唱绝美之音;那个时代,女孩子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如弱柳拂风;那个时代,储藏了我的众多幻想,如今置身其境,叫我如何能平复激动的心情?琴和梅看我陶醉其中,一副痴呆的样子,便打断我的思绪,拉着我狂奔起来,她们不喜欢别人叫我“二代易安”,亦不喜欢我蹙眉凝神。用她俩的话说就是:“宁肯看着我乐的癫痫,也不愿我黛玉般善感多愁”。哎,遇到这样的死党,我再也不能骄傲地说我是淑女了。琴、梅和我在此整整逗留了一天,回去时已是晚上九点多。黑森森的,路上除了三三两两的情侣,就剩下倒垂下来有点古怪、活像魔鬼长爪的细柳条了。我的心蹦蹦跳个不停,脑海中又源源不断地浮现出那些诸如抢劫、暗杀的场面,手心里的汗一层一层往外渗,眼睛瞪的跟铜铃似的,脚却不听使唤,半天挪不出一步。琴和梅到底是姐姐,她俩一左一右,将我围在中间,紧紧握着我的手,故作镇定地给我唱跑调的歌,梅还痞子似的揽着我的肩,极其暧昧地说:“我的怀抱就是你避风的港湾,只要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怕。”现在想想忍不住要发笑,可当时却感动地唏哩哗啦,像个小孩子一样抽抽答答,心安理得地任由泪水肆意迸洒。
   痛和苦过去了,幸福便在意料之中。终于看到一丝亮光了,梅和琴的神经瞬时紧绷了起来,就像一不小心瞥见了紧跟在我们身后、对我们垂涎三尺的饿狼,而她俩意识到了处境的困窘,拉起我的手一路狂奔起来。当时我就在想,如果以这样的速度跑八百,校记录就是小菜一碟,只是学校的运动会,永远都不会在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晚上举行。逃离危险之后,梅和琴一屁股坐到地上,气喘如牛。看着她俩如此狼狈的样子,我忍不住哈哈大笑,梅立即睁大眼睛瞪我,那眼神好有杀伤力,就连一贯疼我、容忍我的琴也瞪起了眼睛,这沉默的凝视似乎在说“要是再敢笑的花枝乱颤,我们就对你不客气了”。俗话说“识实务者为俊杰。”我可不想在死里逃生后因为过份夸张的得意劲而命丧黄泉。于是我赶紧用双手捂住嘴巴,可是身体还是颤抖的厉害,如羊癫疯发作了一般。之后,便见她俩腾空而起,恶狠狠地扑向我,重重地踹我一脚,然后又讨好似的拉起我的手向中心广场走去。
   六月的天躁热的有些异常,广场上的人很多,一点都不亚于农村的逢集日。串了大半圈后,终于找到一个长凳。我把琴安插在左边,把梅摆放到右边,然后顺其自然坐中间,头往琴怀里一塞,腿往梅身上一搁,舒舒服服地躺着细数梅和琴眼底的温柔。其实,她俩本来又要发怒,可是看到我天使般邪恶的笑容,还是生生咽下了那口气,认认真真地听我唱《自从有了你》和《我要我们在一起》。唱着唱着突然感到伤感,抱着琴,孩子一般嚎哭了起来。梅见状,过来抱着我,轻轻拍着我的后背,信誓旦旦地说:“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就算上峨嵋山当尼姑,我们也要陪着你,和你在一起。”琴说:“哪怕以后相隔千里,心也永不分离,我们之间不需要为彼此承诺什么,因为我们之间容不下承诺的空间。”那晚,我们在广场放开嗓子吼《时光》
   在阳光温暖的春天
   走在这城市的人群中
   在不知不觉的一瞬间
   又想起你
   你是记忆中最美的春天
   是我难以再回去的昨天
   你像鲜花那样地绽放
   让我心动
   正如歌词所言,琴和梅就是我记忆中最美的春天,是我难以再回去的昨天,我们深深凝望,眼里只有真实的彼此!
   琴说分离就真的分离了。
   高二文理分科,我理所当然地选了文,梅来陪我,琴则选了适合她的理。也因此,琴搬离了我们温馨的窝,走出了我们的视线。
   高二了,孩子们都懂事了,文科班整天被朗朗的读书声包围着,理科班就显得平静了许多,放眼看去,都是齐刷刷的埋头于题海战术中的脑袋,根本辩认不出谁是谁。不过,每天放学后,我们还是一起牵手跑去校门口吃那家红辣椒的麻辣烫,梅总是喜欢放很多很多辣椒,虽然有时候辣的眼泪哗哗,但她却依然固执地坚持,我因为胃不好总是不要辣椒,琴也比较喜欢清淡的。看着我们碗里苍白的菜,梅总是先乐颠颠地自恋一番,然后开始取笑我和琴,而我和琴也总会反唇相讥,甚至在店里大吵大闹,搞的店主对我们唯唯诺诺,一副卑躬屈膝的样子,惹的我们尴尬的表情到处放光茫。饭罢,我们便挥手拜拜,在彼此的身后留下彼此黯然的背影。
   文科生其实挺好当的,尤其是像我这种吊儿郎当的文科生。所以,我除了需要些时间做数学题之外也就无所事事了。所以,无聊的时候,我就给琴和梅写小诗和小纸条,梅总是嫌我不务正业,说我浪费时间。但是每次收到我的小心意时都能看到她眼底流露出来的得意和感动。于是,从梅的表情中,我终于知道了什么叫作“得了便宜还卖乖女性癫痫病人要注意什么吗”。而琴总是说我像个小孩,简单的思想,简单的动作,却让人不容忽视,而且,不假思索地深深放进心里。
   高二的日子有些苦闷。伤心了,难过了、想哭了,就跑到隔壁班找琴,每每这样,琴总是默默看着我,把我揽进她怀里,然后对我说:“哭吧,哭吧,别怕,有我陪着你,我们在一起”。这些温柔的话,往往充当着定时炸弹的角色,每次听琴说这些,我便毫无顾忌地歇斯底里地大哭起来,琴总是有节奏地轻拍我的后背,给我哭的勇气和力量。等到我哭声渐息,琴便习惯性地轻轻为我拭去泪水,然后,拉起我跑向学校后操场的秋千旁。她让我坐上去,自己在后面稳稳地推。她说,此时此刻,我就是她惟一的、有点孩子气的公主。而梅,总是嫌我太依赖琴,可是,也只有琴,在别人说我很坚强的时候,劝我别逞强,窝在琴的怀抱里,我可以尽情地哭,这种依靠,独一无二。
   时间匆匆流转,炼狱般的高三生活开始正式上映。经过两年的努力奋斗,我们三个的成绩还算不错,因此,也不是很用心、很费力地制定学习计划、冲刺目标等等。可是,相比于琴和梅,我还是松懈了好多。我贪玩,而且疯狂地迷上了乒乓球,甚至翘课打,有时候晚自习的铃声响了,我还固执地赖在乒乓球岸旁,为这,班主任训了我好几次,说我越来越不像话了,越来越对自己不负责任了。梅和琴也生气了,梅凶我,琴也苦口婆心地劝我多次。可是,深藏在骨子里的那份躁动极大地影响着我,我还是不能老老实实地坐在教室里,抱着死气沉沉的课本踏踏实实地算呀、背呀……但是考虑到琴和梅的情绪,我还是收敛了好多。
   只是,高三的到来有加速了我们分离的步伐。
   为了有一个安静的学习环境,梅搬出了宿舍,在校外租房住。这样一来,我们便真的各居一隅了。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一个人行走、一个人思考、一个人在半夜里起来数星星,一个人在白天里赖在被窝里……不过,令人惊讶不已的是,一向大不咧咧的梅突然间似水柔情起来,她给我写肉麻的小纸条,买可爱的小玩具。我取笑她,问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女子气,是不是春心萌动了?她听罢,一反常态地安静,随即深情款款地说:“离开你之后,我学会了思念,戒不掉你的孩子气,我也开始变得跟你一样孩子气”。忘了当时听完梅的这句话后我是什么样的表情,吃惊?兴奋?乐不思蜀还是泪流满面?不过,这一无足轻重,因为,在我心里,梅的话已经重过千金。
   然而,我们也并没有因为高三的到来而将感情禁锢的完全。每逢周末,梅、琴和我总是相约逛超市。我们为彼此买喜欢的零食,倾心的挂件、心爱的杂志……有时候,我们也只是手牵着手沿着一条僻静的巷道一直走一直走,直到无路可走,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嘟着小嘴抱怨着,慢慢腾腾地原路返回;有时候,我们也会结伴跑学校后面的“双碧山”。其实,这个山是没有名字的,只因为它格外碧绿,所以,我自作主张给他取名“双碧”。琴说,山名气的相当好,碧绿的山、苍翠的树、阳光的心情、永恒的希望,一语四关,妙哉妙哉;梅的反应早在我的意料之中,她习惯了深情地望着我,然后调皮地来一句:“这么有才,也不看看是谁的结拜姐妹。”边说边过分地顺手揽过我的肩,重重地给我一袭“九阴白骨爪”,然后大言不惭地说,这是给我最好的奖励,目的是让我再接再厉。梅的内功实在深厚,连我这么自恋的人都不得不对她竖起大拇指,然后,为了保住小命,决定从此对她毕恭毕敬。
   其实,梅和琴是表面上的好脾气,要是真正发起火来,会让人吓破胆儿的。虽然高三了,可我还是放不下我的饶雪漫,忘不掉我心爱的明晓溪、走不出霍达设置的重重陷进。记得有一次晚自习下后,无意间发现了失踪了很久的明晓溪。于是,我冒着第二天早上被杀头的危险,握着手点头电筒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整个过程时而哈哈大笑,时而默默抽泣,到凌晨3点多的河北石家庄治疗癫痫医院时候,终于啃完了颇受亲睐的《烈火如歌》。睡得迟又得很早起来,早上的课自然听得是七零八落、一塌糊涂。而且,因为在课堂上睡得死死的,一节课内被班主任叫起来了三次,最后便被直接发配到教室后面,可恨的是,靠着冰冷的墙壁我还是睡着了。老班忍无可忍顿时火冒三丈,而梅更是一副吃人的样子,她回过头来,眼睛直勾勾地瞪着我,看得我毛骨悚软,瑟瑟发抖。下课后,梅便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过来,一把拎起我,风风火火地冲出教室,然后从隔壁班后门叫出琴,开始对我实行最惨不忍睹的审讯。当得知我是因为熬夜看小说才搞的如此狼狈时,梅竟不顾姐妹之情,也不顾及她的淑女形象,狠狠地揍了我一顿,就连很宠我的琴也跃跃欲试,准备大打出手。我知道这次真的错了,便没有像平常一样抱头鼠窜,而是乖乖地站着低头思过。我没有赌气,梅和琴的关怀在那一刻深深震撼了我。我向她俩发誓,绝对以后安分守己,不会再随心所欲,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了。听完我的真心忏悔,梅和琴也不再生气了,愤怒的表情转眼变成了甜蜜的微笑。

共 9001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