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QQ签名 > 文章内容页

【墨香】我的“饭友”们之和尚桌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QQ签名
摘要:在和尚桌与群狼共桌五年,五年间,我怀着不同的情怀进出于此,这里不是天堂,但我习惯了在这样的人群里浪笑,在这样的人群里忧愁。物换星移,樱桃红了芭蕉绿了,煮饭的师傅换了一个又一个,开饭的人走了旧的又来了新的。而我依旧在这里,看流光飞逝,不紧不慢地陪着你一起在舌尖上涤荡人生。 1.   中午,炊烟懒散地飘散在楼群之间,校园里开始人群涌动。这个时候,从一个不起眼的小房间里传出阵阵莺声笑语,声音时高时低,时有时无,空气中散发出撩人的气息。   这里仿佛是与世隔绝的隐蔽山洞,这里又仿佛是人来人往的繁华闹市。这里只是学校的一隅,饭堂三楼往右拐,你便可以窥见它的婀娜。   五年前,我穿着白衬衫加黑色西裤第一次走进这个教师饭堂,宛如被卖掉的小绵羊,惴惴不安,我的同事们,善乎?恶乎?   2.   初见赖赖,得知他与我的家乡话相同,顿时仿佛失散多年的父子在异乡的街头偶然重逢,我激动地与之攀谈起来。其时他戴着一副眼镜,眼神如瓦尔登湖的水一样深邃,谈吐温和,像记忆中的老学究。   这良好的印象没持续多久,我就发觉“遇人不淑”了。此君爱荤,不喜菜,经常在饭桌上讲笑话,轻描淡写之间意蕴无穷,我每次一会意,他便从厚厚的眼镜片底下折射出俞伯牙见到钟子期一样的光芒。在座的人都被他不同程度地调戏过,沧桑如峰哥,纯真如我者,无一幸免。曾有承受能力低下者吃不了兜着走,抱头鼠窜,从此那张饭桌上千山鸟飞绝,再无女色入座,成了名副其实的“和尚桌”。   作为饭堂的首席桌长,赖赖倍感失落,每次看着他瘦削的背影,我都在想一个很哲学的问题:到底是春天夜里的猫寂寞还是赖赖寂寞?每次一想到这,几滴鳄鱼眼泪便夺眶而出。欣慰的是,尽管“饭友”流失严重,但终是汇聚了一群志同道合之友,推杯换盏之际,高谈阔论依然响彻饭堂,缔造了“和尚桌”也有春天的神话。   3.   “中层领导”是“和尚桌”中长相最斯文的人,常年拿着两个半球体的不锈钢饭碗过来吃饭,一到饭堂,立刻粗暴地从塑料袋里抖出那俩半球体,单纯的我呆若木鸡,嗟叹:“哦,原来斯文人也是要食人间烟火的。”   “中层领导”吃饭的时候常作思考状,我个人臆测是走神居多。他喜欢欲言又止,刚用一个话题挑起你的兴趣,你仰起小清新脸庞急着追问,他便回你一个销魂的眼神,含笑不语,没事似地从半球体里挑起米粒煞有介事地咀嚼,像皇帝急那个谁不急似的。   正是这份淡定从容的心境,促成了“中层领导”笔下现代诗歌百篇,据闻雨夜之际,窗外雨打香蕉的滴答声总会勾起他的愁思。李白杜甫等人纷纷发微博表示鸭梨山大,联名要求重返诗坛。某天,我摆了一个富有诗意的吃饭姿势诱惑他:“亲,你看我现在的样子像不像一首意境诗?抑或打油诗?跪求将我写进你的诗歌里,这等小小的要求,可否应允?”他无情拒绝,我不死心,继续纠缠:“知道我为什么来这里教书吗?多年前的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一个算命先生遥指XX的方向对我说,去吧,你将会在那里遇见一个会写诗的开着深蓝色小车的男人,他的诗歌是为你而生的。循着他的指点,我一路跌跌撞撞来到了这里,这么传奇的人生难道不值得你为此赋诗一首?亲——”我话还没说完,他早已飘然而去。   我在后面气急败坏,模仿他的口吻写诗,扼腕道:“哇靠/你带走了你的人生/却在风尘里丢失了一首诗......”   4.   和“中层领导”并称“吉祥三宝”的另外两宝为福哥和小泉二泽。福哥毛发旺盛,脸两侧一年四季都留着密密匝匝的胡须,外加一张冷峻的脸,长得唏嘘极了,号称有故事的人。小泉二泽是个小胖子,全身上下胖得异常均匀,高大,天然白,符合男神的部分条件。我总是在梦里看见自己有一天拥有他那能全自动的可以抖动的性感的肚腩,梦醒后却窥见自己依然一身嶙峋的排骨的窘态,不由浊泪横流。   福哥平时不苟言笑,但每发言总能切中要害,因此他的前世应该是个杀猪的。于是,每次吃饭,我总是做很多铺垫,企图获得他的金玉良言半句。小泉二泽属于见缝插针型,贯穿他人生主题的是吃饭、吃饭、以及吃饭,偶尔云淡风轻地附和几句,加以憨厚的笑容,我总有一种错觉,他才像一首意境诗——啊,多么痛的领悟——太坑爹了。   5.   老鱼是饭桌里身体构造和比例整体实力最雄厚的,没有之一。不要说他虎腰熊背,这些太俗了,单看那粗大的臂膀,便知此人惹不起。我经常含恨:“此等身材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身上腹肌,今夕有几块。”他一进饭堂,有如一股雄风随他而来,女同事无一不停下筷子,托起腮,咋舌道:“好一个风一样的男子。”   而老鱼虽外表粗犷,但做事极其认真、细腻。在饭桌上遇到一些不解的字眼或问题,他立即义无反顾掏出家伙——我说的是手机,百度一番之后,清了清喉咙,俨然大师开讲。每当这个时候,“中层领导”便表现得兴致勃勃,正襟危坐,侧耳倾听,接着俩人便由某个话题说开去了——太默契了,只可惜老鱼每次总是闷闷地甩一句:“听不懂你想表达什么,算了,不讨论了。”然后“中层领导”显出一副无辜的样子,他彷徨,他想伸长脖子呐喊:“既生胡,何生鱼?”   老鱼最喜腩肉,不幸成为我的最大竞争者。眼看腩肉被众人越夹越少,他心慌了,我心碎了,最后只看见残余的一块可怜地驻守在盆子的角落。我时刻注意他的举动,看他有没有要下手之意,却又假装敬老,不敢下筷,而他看我幼小和孱弱,虽吃肉之心强烈,但也装作踟蹰谦让。说时迟那时快,赖赖的筷子已经掀开了腩肉,紧紧夹住,塞进他的血盆大口。我和老鱼的节操掉了一地,却也只能陪赖赖醉笑三千场。饱暖后赖赖仰天大笑出门去,老鱼忧伤地跟在后面,而我的眼珠子骨碌碌扫描全场,看哪一桌还剩余腩肉。   6.   邦哥、小林哥和军哥是饭桌里打酱油的,行踪飘忽不定,今天开饭了,下次开饭不知何时,所以我常常告诫自己对待他们要且行且珍惜。   三人中,邦哥天赋异禀,经赖赖稍微一带动,常常语出惊人,赖赖看到了接班人,遂收他为关门弟子。小林哥虽人称二中猛男,但阅历少,抵抗能力弱,经不起诸位大神的话语摧残,常作喷饭状。军哥与赖赖住在同一屋檐下,长期耳濡目染,逐渐成气候,昨晚在Q群抓住一些关键词对我疯狂进行肢解,赖赖如若知道,大概又要含笑了。   7.   在和尚桌与群狼共桌五年,五年间,我怀着不同的情怀进出于此,这里不是天堂,但我习惯了在这样的人群里浪笑,在这样的人群里忧愁。物换星移,樱桃红了芭蕉绿了,煮饭的师傅换了一个又一个,开饭的人走了旧的又来了新的。而我依旧在这里,看流光飞逝,不紧不慢地陪着你一起在舌尖上涤荡人生。   施恩哪里有专业治疗癫痫的医院武汉哪个医院致羊癫疯好武汉癫痫去哪治疗最好哈尔滨最专业治疗羊羔疯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