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幻想 > 文章内容页

【端阳】忍把减肥,换了粽子(散文 征文)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青春幻想

一提起减肥,就有各种赌咒发誓,各种悔恨交加。然而一提起吃,又忘了减肥,何况,又到端午了呢,又有各种粽子出来施虐了呢。还有艾叶,招摇招摇的,安的是什么心!

本地尽管是水乡,泉水密布,每一寸土地都是水汪汪的,连墙壁都是一摸一手的水,但没有一条搁得下船的河,从古至今没有划龙舟这一说,以至于我到及笄之年,还没有看到过真正的船。后来见沈从文所描写的划龙舟,于锣鼓喧天的喜庆中,扑面而来一种曲终人散,乐极生悲的苍凉。读着读着,便觉得遍地都是风潇潇兮易水寒了。这龙舟,没有也罢!

我们虽然没有龙舟,但是有一桩书上不太提及的习俗,杀鸭子。想必鸭子养到这时节,该长肥的地方长肥了,该生的蛋也生完了,再养下去徒耗粮食,正好杀了祭节。鸭子的命运,握在我们手心。我们的命运,握在谁的手心?

大家都在感谢屈原,因为有了他,才有端午节,才有了端午假。浮生能得几日闲?因此屈原对于天下苍生,也许是恩重如山的。但事实上屈原投江,是否就是端午节的开头呢,这个已经证无可证了。我更相信它起源于祭祀,按照从前对于万物有灵,祖先有灵的理解,是完全有可能的。

如果说物以稀为贵,那么我同样觉得,食物稍微欠缺些,才觉得美好。譬如食物不太丰足的童年,一根筷子,插着一个黄灿灿的粽子,沾满半透明的白糖,又糯又香,粽叶的清香自口舌间溢出,觉得全世界满是甜蜜欢愉,招得大公鸡拼着性命也来童口夺食。包粽子老费工夫,煮粽子也大不容易,我们等不及粽子出锅,便已经睡死了。深更半夜里睡眼朦胧的被母亲从床上叫醒,爱怜地递过来一只剥好的粽子,我立即狠吞虎咽,快乐到心尖尖。哪像现在的大姑娘小媳妇,又担心消化不良,又担心身材走样,咬一口还要估算热量。吃东西如果吃到这个份上,还有什么趣味呢?

现在粽子不如以前的香,并不因为怀旧。它至少存在两个事实,一则原材料简化,粽叶不新鲜,也不用草灰水来泡。扎线用尼龙绳,这个不但带来口感之灾,简直叫人不敢吃了,几个小时的高温蒸煮,谁知道这尼龙绳发生了什么。二则美味佳肴太多了,味蕾难以复苏,何况这粽子像个小妇人,一味温软甜糯,拿什么去刺激胃口的重新膨胀呢?

各地都有粽子,但它们只有一个相同点,都来源于糯米,味道和形状则大相庭径。我向来不大待见别地的粽子,总觉得不是吃粽子而是吃糯米饭。而我们的粽子,闻起来是有竹风雅韵的,那是从粽叶叶脉间焕发出来的清香。在形体上,也是有肩有腰有细长的脚,足有一尺多长的身材。再小,就要被别人笑小家子气了,小家子气的粽子不能拿到岳母娘家去,否则岳母娘嫌恶你一辈子,她跟别人吐槽的开头必定是:“有一次,我家女婿来送端午,瞧他拿的那个粽子,啧啧……”

不过,现在的粽子都缩水了,因为若维持原来的标准,大家都觉得一次吃不完。我点我很是不解,何以人们胃容量越来越小,而腰身却越来越粗了呢。我总觉得,原来霸气十足的粽子才好吃,就如包子要实一点才好吃一样。现在如果要满足这一点愿望,非得翻过几座大山,到屈原所写过的溆浦去,他们的端午节不是五月初五,而是五月十五,正好吃了这边吃那边。他们的粽子,比我们本地的更有原始的粗犷风貌,不惜成本,一味往大里做,便是我这样的吃货,也仅能勉强吃完一只。顺便打个广告,他们的糍粑,也是很憨厚憨厚的。

似乎该说艾叶了,这是人人皆知的事情,再说也是老生常谈。但艾团是非说不可的,大家已经不相信艾叶能驱鬼辟邪,驱鬼还得靠跆拳道,但是相信艾叶有药用价值,在食品安全危机席卷九州的宏大背景下,能有艾叶这样一种无需纠结的东西,多么不容易啊,何况艾团还真是色香味一样不差的,怎么宠它都不嫌多。

人生一世,吃穿两字。我到底是念叨一个节日呢,还是念叨吃呢。德国诗人荷尔德林说:人满劳绩,可还诗意地栖居于这块大地之上。我说:人生充满欲望,可我们还是故作优雅地生活在滚滚红尘里。

那些医院看癫痫好江苏靠谱癫痫医院在哪里婴儿睡觉四肢抽搐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