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悬疑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到沂源吃苹果去(散文)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女生悬疑

暮秋的冷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车子在山间公路上蜿蜒奔驰。资深美女们轮流哼唱着歌儿,你方唱罢我登场,打发三个多小时的车程时间。当她们轮流了三遍以后,忽然想起了在前边呆然而坐的我,便拍巴掌起哄叫我唱,我哪里会唱歌?况是个见了美女就羞怯的老男人了。不如装睡,任她们闹去。朦胧中记起晏殊的《蝶恋花》,那是写秋天景致最脍炙人口的一首词:“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寥寥数语,西风黄叶,山阔水长,仿佛世间的一切都已经浮云过世。我默想着,如果美女们再坚持进攻,无奈之下,我就“活剥”一下晏殊的这首《蝶恋花》:“昨夜西风凋碧树,钻进汽车,跑尽沂源路。仙果藏在深山里,山长水阔知何处。”她们看我不可救药,就此罢手,倒也落得清静。

当车子终于停在中庄镇黄土崖村的一处苹果园旁边的时候,已近中午12点。下得车来,踩着荒野中泥泞小路,怀着好奇心,跟随沂源县北方果树科学技术协会会长张伟先生,向一处果园深处走去。年纪轻轻的张伟先生,现在担任着包括上述职务在内的有关沂源果树技术推广、果品、农副产品推销等四个协会的职务。对研究开发、推广应用“沂源红SOD”苹果新技术工程功不可没。这次淄博财经新报组织的作家到沂源吃苹果采风活动,就是应张伟先生邀请而成行。

挂在沂河南岸高山上的这个小村子名字叫黄土崖,据说这儿就是“沂源红”的发祥地。在山的北坡,连绵起伏,汪洋一片,都是苹果园。大多数果树上的果子已经摘尽。大约穿行30分钟后,在果树汪洋的尽头,苍翠果林间,忽然闪现出一片紫红,那是特意没有采摘让人们参观的一处果园。结满果子的枝条,不似平常苹果树结的果子高高地挑在空中,倒像是猕猴桃的藤蔓,柔软舒张,随风飘逸。姹紫嫣红的果子,一串一串珍珠玛瑙般,从树的高处垂下,整个果园成为立体的红色海洋。果实疏密有致,一个挨一个,个头大的像垒球,小的也如茶杯口。在蒙蒙秋雨里,滚动着晶莹的水珠,娇艳欲滴,玲珑剔透。这个叫做黄土崖的小山村,虽不是在天上,可是结出的这般仙物,王母娘娘的八千年一熟的仙桃哪里比得上?《晏子春秋·杂下之十》里说:“婴闻之: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两千年前,我们齐国的聪明相国晏婴,就总结出地理环境对物种(当然也包括人)品质的优劣所起的决定性因素。当楚王以抓住的小偷是齐国人,推论出齐国人都是小偷的混蛋逻辑,妄图来羞辱他的时候,晏相国则机智地反击说,同样是橘子,种在淮南结橘子,种在淮北则结枳子。齐国人在齐国是好人,来到楚国则成为小偷,难道这不是楚国水土所致吗?“沂源红”,演绎了一个当代“晏婴理论”的新神话。据介绍,现在“沂源红”系列苹果,是30多年前引进的红富士品种。红富士本就是苹果家族的贵族,原是日本血统,飘洋过海来到沂河岸边安家落户以后,反做他乡是故乡,深深扎根在这方沃土上,产生出纯正的苹果家族新成员“沂源红”系列。这是因为沂源素有“山东屋脊”之称,境内山清水秀,土质肥沃,昼夜温差大,无客水流入,是生产苹果的最佳地带。它们千山万水异地安家,这方山灵水秀的风水宝地,使其高贵的遗传基因更加提纯,异变为一个新的优质果类品种。63岁的果园人王孝春,自23岁从事果树种植,已有40年种植苹果经验。他的果园树龄大多是30年以上了,很多果树主杆已经如篮球般粗细,但看上去表皮光滑油黑,生命力旺盛健壮,在他的精心打理下依然是旺果期,品质特别优良。

躬身穿行在果林间,小心翼翼地躲闪着碰头打脸的红果子,一边感叹着世间竟然有人种出这样的奇异果实,一边挑选着最佳位置一个劲互相拍照片。已经过了中午饭的时间,饥渴难耐的欲望被“瓜田李下”的古训固守着,用斯文的面具抵御着强烈的诱惑。幸而果园主人看出了我们的企图,说来到果园了,可以摘一个果子尝尝。话音未落,几乎是同时,几双或纤巧白嫩或粗壮有力的手,伸向了已看好了的大红果子,闪电般摘下来,甩甩水滴,双手捧住,像孙大圣啃王母娘娘的蟠桃,咔哧一口,咔哧再一口,一口又一口,一个个满嘴流着蜜水,大快朵颐,面部吃相丰富多彩,全不顾了斯文。这才知道,毛泽东的你要知道梨子的滋味,就要亲口尝一尝的名言多么千真万确。你要知道沂源苹果的滋味,也要亲口尝一尝。“沂源红”的口感比起红富士更加细腻脆甜,并且皮薄肉嫩,汁水饱满,咽下一口,浓浓的清香甜蜜味道回味悠长。一个半斤重的果子下肚,打着饱嗝,眼馋肚子饱地妄图再物色下一个。

沂源果农们给这些红富士的子孙们另取了新名字:沂源红、红将军、一罐蜜等。近几年,在优良品种的基础上,他们应用了“SOD”苹果生产新技术,注入了文化因素,创造性地打造出“文化苹果”。他们利用沂源苹果着色浓艳、光照良好的优势,将美好喜庆的文字晒在苹果上,根据用户需求定做“生日苹果”“祝寿苹果”“祝福苹果”“许愿苹果”“爱心苹果”等。在王孝春的果园里,我们就惊喜地看到了晒有“笨笨生日快乐”“出入平安”“我爱你”“健康长寿”“恭喜发财”等祝福、喜庆、祝贺等词语的苹果挂在树上。这是客户作为礼品定做的“文化”苹果,这样的果子是论个卖的,一个可以卖到几十元。去年,王孝春独出心裁,在苹果上晒上“我要上春晚”,引来了新华社记者的采访,消息上了新华网。

连续二年,在政府的指导下,果农们办起了“苹果文化节”。在节日里,他们兴高采烈,锣鼓喧天,彩旗招展,载歌载舞,庆祝一年一度苹果的丰收。在节日里,他们按糖度的高低、个头的大小,进行果王打擂选拔赛。去年的苹果节上,据说曾经获得果王奖的最大苹果重达530.6克,那就是一斤一两重啊!含糖高达18度,称作“一罐蜜”一点不虚。这个果子当场拍卖了9190元。就是平常应用“SOD”技术出产的果子最低价也要8元一斤。他们这不是种的苹果,是在种钱。王孝春的这一亩半果园今年能卖到7万多元,平均一棵树卖到1000元。收入能顶个县长了。与我们采风团一起参观的还有几位以色列农业科技专家,他们的足迹走遍全世界,可谓见多识广。当看到这番景象,品尝了果子,他们不得不惊呼:在自然条件下,能生产出如此高品质苹果真是人间奇迹!

临告别,我给园主王孝春、张立叶夫妇以满园红苹果为背景,拍了一张合影照片。照片里,老两口一个笑得合不拢嘴,一个笑得眯缝着眼睛,从心里往外甜呐!这是我沂源此行抓拍的最得意的一幅片子。

2014年11月2日于坐忘斋

选择哪种药物治疗失神癫痫怎样判断是否得了癫痫病呢为什么女性癫痫患者月经期间要多注意呢沈阳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治疗效果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