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文章内容页

【轻舞】我家的“俊男靓女”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美文欣赏
摘要:因为人类的怜悯之心起了巨大的作用,两只幼小的、嗷嗷待哺遭人遗弃的猫咪先后相隔一年半来到了我家,和我们一起住在了楼上。 因为人类的怜悯之心起了巨大的作用,两只幼小的、嗷嗷待哺遭人遗弃的猫咪先后相隔一年半来到了我家,和我们一起住在了楼上。   先来的是位小姑娘,起名“毛毛”,后来的小男孩叫“丢丢”。小姑娘喜欢黑白分明、大图案的衣服,跟现在袅袅婷婷行走在马路上的年轻姑娘一样,身穿高档的、质地柔软的以黑色为主调的外衣,不系扣子,露着里面雪白的吊带背心,随着她那优雅身段的摆动,衣服的亮光一闪一闪的,飘逸而有风度。美中不足,一块黑色胎记不巧长在了嘴上,要不是考虑她一个女孩儿家家的,必起名叫“松井”啦。   后来到我家的“丢丢”衣着打扮特时尚,他似乎很青睐身上那件做工考究的深色横条纹西装,并且对服装搭配相当有研究,他特意在胸前很时髦的只系上一颗纽扣,以便于在正襟危坐之时,恰到好处地显露出西装里面那件洁白的衬衣。丢丢深知“好衣还得好鞋配”的道理,脚蹬一双高筒白靴,自觉还不够时尚,于是外加一副白手套。为了漂亮,他竟然在炎炎夏日也咬牙坚持这一身“绅士”装扮,任凭我怎么劝,他很坚决的一件也不肯脱。   转眼间毛毛快四岁了,她已经出落成一个大姑娘了,少了许多调皮,学会了端庄文雅,她更加的整洁,更加的爱美了,时常花费许多时间仔仔细细地整理着她那引以为荣的漂亮衣裳。丢丢比毛毛小两岁,可也长成了魁梧的帅小伙,个子大年纪小,虽穿着前卫,但显然幼稚得多,在个人卫生方面也不怎么讲究,总是潦潦草草地打扫打扫,煞有介事地做做样子完事。   因为年龄悬殊,他们之间竟有着很深的代沟。好像彼此没什么特殊的感情,也不遵循好男不和女斗的古训。因此,“淑女”正以优雅的睡姿酣睡之际,“帅哥”在房间里踱步,无聊至极之时,就有可能突然跳上她的床铺,毫不留情地把她赶走,还不忘咬下她一小块衣服纤维留做纪念,居然没有一点怜香惜玉之情义。而每当这时,毛毛就不再顾及“淑女”的风范,必会虚张声势、扯开嗓门尖叫:“可不得了啦!快来人啊!再晚了就要出人命啦!”我最见不得倚强凌弱之事,这种恶劣之风气竟然发生在我们这种一团和气的家庭,“是可忍,孰不可忍!”为维护我家一贯安定团结、亲情融融的局面,我恩威并用,时而循循善诱,描绘和谐家庭美丽图画;时而声色俱厉,警告他如再犯,必将其流放西西伯利亚。但他早已抓住我心地善良的致命弱点,因而皆收效甚微。虽欺人者在事故现场无一例外会装出一副悔过自新的面孔,但下次必照犯不误。拘留、罚不给饭吃、打屁股,做鬼脸、甚至咆哮皆均不见效。我也只好转而安抚那弱者,说咱大人大量,别跟他小人一般见识。眼看着姑娘的领地越来越小,最终连电视机上面这最后一小块安全之地也被那自命不凡的小子霸占了,不得已我只好时时袒护她,她对我也特别依赖,我躺着休息时她可以毫无顾忌地把我的身体当作她舒适的床,伸展四肢,美美地睡上一觉。而丢丢则是个喜欢特立独行的家伙,对于毛毛受到的特殊待遇他表现得一点都不在乎,一副嗤之以鼻的神气。   有压迫必有反抗,也有“巾帼不让须眉”之时,如遇姑娘精气神皆足时,也会鼓足勇气挺胸站立于“愣头青”面前,丢丢情知不妙,于是“咕咚"一声赶紧侧躺,用他那与猫头鹰相媲美的、炯炯有神的双眼紧盯着毛毛,并伸出强壮的胳膊抵挡。姑娘心细,心眼也多,会用计谋,故意不拿眼睛看他,而朝他身后望去,从而来迷惑他,只用眼睛的余光观察丢丢的动向,然后瞅准时机冷不丁一个不防猛地扑将上去;有时还会改变策略,轻轻绕到他身后,伺机再作进攻,那小伙一刻不敢怠慢,赶紧翻转略显笨拙的身躯迎战,这时两人倒亲密无间了,躺在地上扭作一团,打得难分难解,但也皆手下留情,一般打个平手了事,基本上也没有负伤的情况发生。我们则坐山观虎斗,经常一边观战,一边对他们的战略战术指指点点,提出宝贵意见,如同观看足球大赛一样的享受。   毛毛和丢丢虽然爱起点小战争,但吃饭时却从不打架,毛毛还会施展温柔的法宝,在需要的时候,她会矫情地、用哀怜的眼神看着你,极轻柔地用小手一遍遍不厌其烦地拍打你的手背,直到你起身拿来几块她最爱吃的、牛肉味的小饼干为止。而丢丢则一股男子汉气概,从不为五斗米折腰,饿了就去吃,没有就忍着,他看不惯毛毛的作派,每每带着满脸的轻蔑,以清高的姿态走开,以示绝不向异类摇尾乞怜。   我看着他们的时候,心里常常在想,如果有一天毛毛和丢丢能够亲密无间地相处,那该是一幅多么温馨、和谐的画面啊!我决心继续将对他们的教育进行到底。   据我观察,他们有着变化多端的面部表情。人与猫面对面时,他们呈现给你大大的、灵动美丽的眼睛,端正漂亮的鼻子,像古代美人一般的樱桃小口,始终宁静地、闲适地注视着前方;从侧面看,不论你注没注意他,他的嘴角都会以美丽的曲线使劲的上扬着,无论多长时间始终保持笑容可掬状态。而他们稍一疏忽,一不留神打了一个大哈欠时,樱桃小口就变成了血盆大口,并露出长长的尖牙,这时平时拼命掩饰着的狰狞面目便会暴露无遗。我一直认为他们表里不一,是“伪君子”。因为我发现一直以“淑女”自居的毛毛躲在黑暗的角落时眼睛里居然放射着幽幽的、恶狼一般绿色的寒光。   他们把我对他们无微不至的关心照顾看做理所当然的事,吃了美味的食物,回转头就走,连一个感激的眼神也不舍得回赠给你。他们还是享乐主义者,非常会享受,有时嫌我伺候的不合意,就会一边“叽里咕噜”嘟囔着一边走开去,很气愤的样子。我想,我的人生观怎么和他们差距那么大呢?我常常自叹不如。   我们全家人都爱他们,他们是幸运儿。另外,因为“猫”国的“猫”口太多的缘故,也为了让他们生活的平静,没有征求他们的意见,便全家做主在医院给它们做了绝育手术,也不知道他们同意不同意。   为了对弱小者奉献伟大的爱,我们可是作出了巨大的牺牲。首先咬牙忍痛放弃了保持几十年的整洁习惯,床上没有一个皱褶的时代一去不再复返;他们双手的破坏性极大,我精心挑选的、十分喜爱的床上用品从此被束之高阁;除去大理石地面外,几乎家里所有的物件都被打上了俊男靓女存在的印记;大衣橱很自然的成了他们舒适的别墅;他们无端剥夺了我种花养草的权利;还时常将我钟爱的小饰品打得粉碎……这对于我这个力求完美的,以干净整齐著称的人来说,不能不说是一种痛苦。可是,我们挽救了两条频临死亡的小生命,我们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看着他们健康地成长、安逸地生活着。人给予他们关怀,他们使人心情愉悦。我们虽然没有拯救全世界遭受不幸的动物的能力,但我们能尽最大努力给予他们帮助,几十年来我一直是这样说的,也一直是这样做的。   听!楼下又传来了“喵喵”的叫声,小区里那些无家可归的、可怜的孩子们又到了吃饭的钟点儿,来呼唤“姥姥”了,我必须立刻搁下笔,赶紧地去给他们准备晚饭了。 黑龙江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癫痫四五年不发作可以停药吗郑州中医院治疗癫痫湖北癫疯病的症状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