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文章内容页

小巷悠悠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美文欣赏

   仓山的小巷,总是在我的梦中出现,有如古代的少女,躲在僻静的深闺,轻易不肯抛头露面,只等睡着了,才在梦中和它真正成了莫逆,才有机会看见它,接触到它优娴贞静的风度。这一段段记忆,这一个个梦想,只有这小巷知道,只有这片星空下的那些耀眼的星辰知道:《童年》、《我的大学》、《家》、《春》、《秋》。我置身隐匿在这里,那绮园的碎影,那寂寞的文学之心,重启了人生时钟的法条,随着那小巷闭塞之门的打开,我的文字才把人生定了格。

   小巷的特质仿佛是在以一种隐匿的方式,把它的神秘,它的诗意留给了当代的人们。我一遍遍地走着,一遍遍地浏览着,我穿越过种种景象,分明感到小巷里的历史始终是一面镜子,照着我的一双眷恋的目光,让我感受到这小巷的诗意。踩着小巷的晨昏长大,年节时的爆竹烟花,平素里的魂丧嫁娶,成长中的人来人往,小巷的流转岁月都镌刻在了青石板上,默默着承受着风霜的侵蚀。在日复一日悠长平淡的岁月里,折叠成一本散发着古旧暗香的书。

   小巷,我一直沿着它走着,我要找到曾经走失的爱,然后把它们关在清晨或黄昏里,在我文字的江湖里,打造一片妖娆的爱情,只为留一世不朽的欢颜。站在小巷中,抬头看冬日里的一米阳光。我的身躯,我的灵魂都在阳光的照耀下。时间如水里的泥沙在这里缓慢沉淀。不要说巷子外面那些喧嚣声响,连阳光也只能浮在上空,泛出白色的泡沫 我开始过滤我的思想,试图让每一寸瑕疵都剔除的干干净净。

   街上的路灯发射出昏暗的红色的电光,活像那些醉鬼醉汉的一对红眼,一闪一闪地在望着他。 在小巷里,我可以去寻回旧时的记忆,可以尽性地、舒心地去散步,可以好好地去欣赏古老的院落,还有那倒映在小河里的石桥和廊亭。随着年龄的增长,也许在未来的岁月里,每天可以尽兴地漫步在幽幽的小巷;站在桥上,静心倾听着小桥下那淙淙的流水声声。小巷那会儿没有花,也没有树,枯焦焦的,干巴巴的,蒙着一层厚厚的灰尘,就像一条干涸了的小河。

   又来到一个小巷,这个小巷藏在一大片老房子里,被高高的墙壁挤成窄窄的一小撮,两个胖一点的人相遇,其中一个得敛声屏气收起肚皮。巷子内静悄悄,是的,静悄悄。幽深与寂寥并不足以概括它。这两个词语有点冷,能伤心肺。惟有静,安静的静,才更接近它的气质。小巷的记忆,在流逝的岁月里发酵,让一种怀念越来越清晰,小巷的记忆,开始走进怀古的历史,逐渐被林立的高楼抹去,啊小巷的记忆,不老的话题,像一首歌,唱响着城市的往昔。

   夜幕降临了,一盏盏明晃晃的灯光,像一颗颗金光灿灿的夜明珠星罗棋布地镶嵌仓山上。雨夜中的小巷,灯火朦胧,温情脉脉,像似睁似闭的无数个眼睛。丝毫也找不到戴望舒笔下那“撑着油纸伞独自前行”的寂寥雨巷的感觉,只好暗笑自己有些无聊,这才缓步向前行去。仿佛像梦中飘过一枝丁香,身旁飘过的这个女郎; 她默默地走了,远了, 到了颓圮的篱墙, 走尽这雨巷。在雨的哀曲里, 消了她的颜色, 散了她的芬芳, 消散了,甚至她的 太息般的眼光 丁香般的惆怅。

  凝眸注视这两旁的古老的建筑,那些窗棂上的雕刻,那些檐角的雕刻,就像陈年的美酒,失去昔日的生动和光华,但意蕴还在,反而更加浓烈。突然间只身置身于小巷的怀抱之中,有点温存,他们是那么安详,坐落在亘古不变的土地上。雨越下越大,四围水汽氤氲,小巷是迷蒙的,是幽柔的。我轻移,怕是错过了这份古韵。就好像小孩子对什么都很好奇,但是接触了以后之前的热情就不复了。我挽起裤脚,雨水在小巷里积聚,也渐渐地在我内心深处溢落。

  小巷深处的流水只有流在故事的岸边,故事的岸边生长一种不开花的昙。白云苍狗,小巷深处是否海棠依旧?!当我重新站在熟悉又陌生的土地上时,我的心满溢不安,我无法明了此来拾取的会是故人重逢的愉悦还是故地重游的失意?

南昌专业治疗癫痫的医院保定市治疗癫痫病医院排名引发癫痫病的原因都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