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水系】红尘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民间文学
洪成对着窗静静地站着,窗外的雨下得有些大,被风吹来的雨水,在玻璃上化开,顺着玻璃缓缓的流下,洪成静静地看着,他感觉有些冷,离风雨这么近,他怎么能不冷呢。电话声打破了房间里的静谧,来自昆明本地的座机。   “洪成,你还好吗?”洪成听出这是如烟的声音,他没有说话,窗前的雨水发出淡淡的光芒,洪成感觉到了一种温暖。   如烟站在一间大酒店的窗前,她打开了窗。如烟脚下站的,是酒店的最高层,她看着雨被吹成一颗颗,散落而下。她笑着说:“洪成,你怎么不说话?你说话嘛。”   “你在哪呢,我来看你。”洪成说。   洪成敲开了如烟的门,如烟从身后抱住了他。洪成感觉到了一种眩晕,他呼出一口长气,一半叹息一半呻吟的长气。洪成没有回头,他说:“你怎么来了。”   如烟将头紧紧地靠在洪成的背后,过了许久,如烟才慢慢地说:“我想你了,我来看看你。”他们没有再说话,他们还能说什么呢。如烟就这样拥着洪成,时间从他们的身边轻轻的流过。一年前如烟对洪成说:“你离婚吧,我想嫁给你。”洪成不能回答她,洪成只能离开了杭州,离开了如烟,一年来他们没有见过面,没有说过话。   洪成不能和小梅离婚,他和小梅一起经历了艰难的过去。高中的时候洪成抱住小梅,洪成说,做我女朋友吧,我会一辈子对你好。小梅点了点头。后来他们上了不同的大学,毕业后小梅做了小学教师,洪成没有参加工作,他只是没日没夜的写小说。他们结婚的钱,有一半是小梅出的,洪成说,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过上好日子。洪成的成功来自于他不懈的努力和付出,他没日没夜地写作,他毫无限度的使用自己的时间和生命。洪成和小梅终于搬进了大房子,离开小房子的时候,洪成一边走一边回头,他想再看几眼小房子,记载着他的婚姻爱情和流满他辛勤汗水的小房子。洪成知道,他的生命被划成了两半,一半是小房子,而另一半,是崭新的未来。   洪成的小说被导演改编成了电影,试境那天,导演邀请了洪成,导演说让洪成帮忙选出最合适的女主角。那天来了很多漂亮的女演员,还有几个很出名的美女名星。可被洪成选上的是一个叫如烟的女子,如烟穿着紫黑色的连衣裙,她身材高挑,有着一张充满风尘的脸。如烟还没有表演,洪成就已经觉得如烟是活在镜头之中的一个人。镁光灯亮起的那一刹那,如烟有些神思恍惚,如烟居然想起了父亲殴打母亲的情景,父亲对母亲拳打脚踢,而母亲只是双手捂着脸哭泣,她不反抗也不逃跑。逃?她能逃到哪去呢?想到这里,如烟对着镜头淡淡地露出了微笑,无奈而又落寞的微笑,眼泪在如烟的眼中打转,癫痫病大发作急救措施都有什么可却流不出来。洪成站了起来,他走到摄影师面前,坚定地说,我选她。   如烟不仅看了剧本,她还将洪成写的小说看了好几遍,如烟一边看,眼泪一边在眼中打转。她对洪成充满了好奇,那个年轻的男人,通过一篇小说就写了她的一生。洪成,红尘,她就要在红尘之中演绎着真实的自己,用自己悲惨的生活去供人们娱乐,最后,如烟般消散。如烟再次笑了,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戏吧。   如烟演得很入戏,因为她扮演的角色,就是她自己。她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都让导演拍案叫绝。   洪成请了如烟吃饭。如烟的面容、表情和动作都是洪成小说人武汉老年癫痫的治疗物的真实存在,这让洪成感觉到震惊,洪成认识如烟的愿望是如此的强烈。洪成想,如果不能认识如烟,一定会让他遗憾而死。如烟爽快地答应了洪成,她对洪成充满了好奇和感激,她能得到导演的认可,是因为洪成。   他们一起在酒店、在街上、在如烟家里吃饭,他们一起跳舞、一起逛街。洪成说,“如烟,你真是如迷一样的女子。”如烟笑了笑说,“是如烟一样的女子吧。”   后来,在一次跳舞的时候,洪成吻了如烟,他们吻了很久,黑暗的舞池中,女子用轻柔的嗓音唱着:“……如果有那么一天,你说即将要离去,我会迷失我自己,走入无边人海里。不要什么诺言,只要天天在一起,我不能只依靠片片回忆活下去,任时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心甘情愿感染你的气息,人生几何能够得到知己,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   转身的时候,如烟的眼泪飞到了洪成的脸上,顺着洪成的脸慢慢的流下,他们一直吻到歌曲结束。洪成知道,他爱上了如烟,从他写那篇小说开始,他就注定要爱上如烟。走出舞厅的时候,洪成说:“如烟,我爱上你了,我不由自主的爱上你了。”如烟笑着说:“可是你有妻子,你很爱很爱她。”洪成说不出话了,他很爱小梅,他一生都只能爱小梅。可是,他爱上了如烟。眼泪从洪成的眼中一颗一颗地流出来,滚烫地划过他的脸,落入地下。洪成感到一股锥心的疼痛在心里不断蔓延,他全身失去了力气,但他坚持着跌跌撞撞地往前走。   看着洪成落寞的背影,如烟感觉到了心痛。如烟叹了口气。如烟终于知道,哪怕这个男人只爱着他的妻子,自己也死心踏地的爱上他了。他们一起走过熙熙攘攘的大街,走过灯火摇曳的公园,走向如烟的住所。   一部电影没有让如烟大红大紫,也没有让洪成名扬天下。但洪成变得越来越忙了,他频频出差,从昆明飞往杭州。小梅保持着以前的习惯,她将洪成需要的衣物和煮好的鸡蛋装在行李箱中。小梅沉默的收拾好一切,她沉默的习惯是因为洪成的需要养成的,洪成对小梅微笑,然后出门,他在一个女人的目送中去与另一个女人约会。洪成感觉到愧疚,可他又能怎么样呢?他不能回头,有些事情是无法回头的,所以他只能咬着牙,继续往前走。   洪成记得在书本上看过这样的一句话:每个男人都需要两个女人。洪成想,小梅和如烟就是他的这两个女人。洪成不记得自己在昆明和杭州之间来回跑了多少次,但他一点也不觉得累。后来,如烟对洪成说,“你离婚吧,我想嫁给你。”洪成终于知道,每个男人都需要两个女人,可是男人不可能同时拥有两个女人。洪成静静的抽完了一包烟,然后离开了杭州,离开了如烟。   这一年来,每当洪成想念如烟的时候,他就开始抽烟,抽完一支又一支,如烟就在他朦胧的烟雾之中微笑、舞蹈,最终散去。   此刻,如烟在身后轻轻的抱着他,如烟身体发出的还是一年前的温度,如烟所用的还是一年前的香水。洪尘想,这一年什么也没有变,唯一变的,就是因不能见面而日益加深的思念。洪成慢慢地转过身子,温柔的吻上了如烟,他们相互索求着,用接吻来诉说着这一年的思念。他们一直吻到喘不来气才停下,他们拥抱着,他们什么也没有说,时间就在他们的拥抱中匆匆地流逝。   天色慢慢地暗了下来,洪成想到小梅此时一定坐在餐桌前等着他。于是洪成说,我要回去了。如烟叫住了洪城,“洪成,我会一直在杭州等你。”洪成没有再说话,他轻轻关好门然后离开。如烟在床上轻轻吟唱:“不要什么诺言,只要天天在一起,我不能只依靠片片回忆活下去,任时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心甘情愿感染你的气息,人生几何能够得到知己,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如烟一边唱着,眼泪一边汩汩流下,她知道,洪成再也不会去杭州了,如烟永远失去了她的红尘。   一年之后,洪成决定去杭州看看如烟。洪成打了很多次如烟的电话,如烟的电话号码由先前的欠费已经变成了空号。洪成对小梅说,他要去杭州出差。小梅将孩子递给了洪成,然后为他收拾行李。洪成心情有些沉重,忍了两年,他终于还是忍不住了。但他不知道,这是好癫痫发作怎么治?事还是坏事。洪成亲了亲孩子,然后提着行李包出门。洪成想,如烟看到他的突然到来,一定高兴坏了吧?洪成笑了笑,伸手敲门。   洪成敲了很久,如烟始终没有像洪成想的那样,打开门,然后开心地抱住他。洪成只好敲开了对面的门,洪成问:“大嫂,对面的女孩还住这里吗?我是她朋友。”   “那个女孩呀,半年前自杀了。”   洪成脑袋嗡地一声响,倒在了地上。   洪成昏迷了半个月。洪成睁开眼睛时,看见小梅紧紧握着他的手,靠在病床上睡得很香。洪成想起了如烟,那个烟一样的女子,她一定不曾来过这世上,她只是自己笔下一个命运悲惨的人物。      共 306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