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学 > 文章内容页

【雀巢】一碗砂锅面的爱情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民间文学
09年初,每天除了找工作,就是要适应凑一堆过马路的节奏。   初春的天气不算冷,但也不暖和。那天,过完马路手机钱包都没了,我靠着路口信号灯杆,试图从川流的人群中找到什么,可一切是徒然,望着人来车往,耳边响起陈温的声音:“文文,在这等我,我在深圳安顿好就来接你。”   陈温是我学长,我还在校园乱窜的时候,临近毕业的他已接到深圳某公司的offer,在武昌火车站前,陈温拉着我的手:“文文,相信我们不是因毕业分开的那对,等我。”嗯,好,我等你,等了一年零四个月,等到我还有半年毕业,到处找实习的时候,也等来了他的对不起,原因只有一个:“文文,社会跟你想像的不一样。”我拒绝舍友邀请前往杭州,只身留在了武汉,可能,我想等。   找工作的时候,架不住自己是个大学生的牌子,心里抵触朝工业园应聘,满城中心的写字楼那么多,不愁呆不住。   第一个工作电话营销,写字楼在中南,二十楼,每天穿着淘宝买来的白衬衣,憋出职业的声音:“喂,您好,我这里是华夏投资顾问有限公司,请问您最近有投资白银计划吗?”“滚!”“没有!”“你投资我吧!”……一个星期后,实在受不了做梦都是打电话,选择离职。   第二个酒店营销,上班碰上堵车,错过早餐时间,饿着肚子看包厢里的人大鱼大肉,有人叫我拿酒,我张嘴答应:“好。”口水哗地流了一地,惊呆了客人,也惊呆了经理。   第三个工作是文员,给一家小装修公司做前台,说是前台,除了结工程款不用我,其他啥都带上,做网络推销,混际各个论坛发软文,客户因装修不满意骂娘,我要去听着,设计师催设计,工程装修的进度跟着,师傅要的材料要追,对外我是客服经理,行政主管,对内我就是一个月一千二的小文员。这个工作唯独的好处就是让我忘了陈温,因为忙,忙得我内分泌紊乱。   社会的确不是我想像的那样,三流学校出来的,各郑州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种招聘去了无数,简历投了一堆,通知电话零星散散,当面就问:“你有相关经验么?”这位HR大哥,我是应届!严格说还没正式毕业,我哪来的经验?还有,你招一文员,要有会计证,要会CAD,熟练photoshop,试用期三个月,试用工资800,您是周扒皮投胎来的?   我已经被找工作的事搅的七荤八素,都忘了还有荷尔蒙这个东西,吴磊在校园骑车撞到我的时候,我差点没吐三字经,“你没事吧,我带你去校医那。”帅气白净的脸在眼前晃动,让人气消神定,也让我肾上腺素略微高升:“不用了,就擦了点皮。”找工作的这几个月,风吹日晒,皮已变得厚实。“还是去下吧,消下毒也好,看,流血了!”我坐在地上,抬头仰望他:“帅哥,我没事,一点血而已。你要过意不去,请我喝杯奶茶吧。”   奶茶好喝,人也不错,抓住在校园仅剩不多的日子,拍照,吃散伙饭,唱歌喝酒,不醉不归。卷铺盖的那天,我在校门口站了很久,真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吴磊骑着车子滑到我面前:“找到地了吗?”“没有。”吴磊咬牙做了个决定:“要不,你先到我那吧。”“干嘛?同居?你又不是我男朋友。”他脸红得像猴子屁股:“那你就做我女朋友呗。”我承认,现在的吴磊除了好看,还像大侠一样的仗义:“呵呵呵,好。”   吴磊的小租房在学校旁,一间私房,一室一厅三百五,顶楼,说是一室一厅,也就够摆张床,摆个桌子。   整栋住的都是我们这些毕业和即将毕业,各种原因留在这个江城。七月的武汉,酷暑难耐,找工作和上班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每天回到那个蒸笼房间,吴磊都会带回一支雪糕给我,将仅有的小风扇吹向我,自己坐在风能扫到的角落,“你,坐过来点吧,衣服都汗湿了。”扭捏了一下,谁能想到他坐过来的下一个动作是捉住我的手,咬了一口冰棍:“太热了!”是的,太热了,他的吻就像是甘泉,让人深陷。   吴磊的专业是暖通空调设计,在一家安装公司找了个工作,每天要坐一小时公交到工地,实习期八百,管饭。   我找了个小文员,工资一千。工作有着落,可发工资还早着。掏出所有家当还剩四百七十三块,吃饭加坐车。卡里还有三十四,取不出来,离最近发工资的日子还有二十二天。   下班经过学校旁边的多乐街,一长溜的吃的喝的直钻鼻孔:“吴磊,我们今天晚餐计划是多少钱?”“八块。”“那个沙锅面是几块?”“七块,你想吃?”我不作声,使劲咽口水,白滑的鹌鹑蛋,配有青菜,放点肉片,香菇,一把细米粉甩下去,一会就软了,香味扑鼻。   我已经有一周没见荤了,早上两包子,中午一份炒饭,晚上一份米粉,素的。“老板,来一粉沙锅面,打包带走。”回到租房,吴磊买了两馒头,“你先吃,剩下的就是我的。”真香,我有好久都没吃过沙锅面了,记得上次是和陈温一起,吃完第二天他就去了深圳。   热气雾湿我的眼睛,吴磊在一旁细细地咀嚼着馒头,用报纸扇着风,汗水滴在馒头上,很快被吃进嘴里,“我吃完了。”“不会吧,还有这么多!”“嗯,我想吃馒头。”“文文,你吃吧,我中午在工地的伙食不错。”“一起吃吧,我喂你。”我将鹌鹑蛋放进吴磊嘴里的时候,分明看见他眼角的晶莹,“文文,放心,我们很快能天天吃沙锅面的。”“嗯,好。我要吃牛肉的!”“好。”   终于等到吴磊发工资,四百块,因为只上了半个月班,我的却遥遥无期,会计说老板出差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而我这才知道,每到发工资老板就出差,一拖半个月,甚至更久,有些同事都拖了两三个月的工资。   下班前,舍友打来电话:“文文,来杭州吧,这边做个文员,最少三千起,周末双休,包吃包住。”站在窗前,我被严夏的热浪包裹。   “吴磊,我想跟你说个事情。”“文文,我这个月提前转正了!工资也涨了,涨到一千八,你可以天天吃沙锅面了。”   看着他兴奋的表情,知道他的付出终有收获,炎热天气跟着工地师傅帮忙,请教学习经验,人都晒脱了一层皮,有次帮忙搬钢管,肩上压起了水泡,回来我帮忙挑破时,看的肉都疼。   “文文,你知道么,有个老师傅要收我做徒弟,老师傅做几十年了,什么都懂,那些图纸上的问题,他一眼能看出来,真的厉害,如果我学会了,以后找工作工资成倍番,牛不牛!?”“嗯,很牛。”“对了,你说你有什么事?”“哦,没事,我们去超市蹭空调吧。”“好,今天请你吃个冰淇淋庆祝下。”“嗯,我要可爱多。”   在超市里,用卡刷了一个电饭锅,小小的,刚好够煮两碗饭。   我又开始找工作,在巷口奶茶店帮忙收银,每天吴磊会等我一起下班,不管多晚,牵武汉癫痫病著名医院着手,慢慢往回走。我会买一把面,加点青菜,他的宵夜,我的晚餐。“你先下班可以先回家的。”   “不行,回来那条街上不安全。”吴磊一脸严肃。   “为什么?”   “我之前一个人经过的时候,路边老是有些女的叫我去玩一下,莫郑州癫痫病的最好治疗方法名其妙。”   “哈哈哈,吴先生,你太逗了!”   我以为我忘记所有的时候,陈温还是像罂粟花一样,妖艳地绽放在我面前:“文文,我来接你了,跟我走吧。”那天雨很大,吴磊站在奶茶店的玻璃门外,大风卷着雨水,打湿了身上的班尼路的T恤,和陈温身上的西装革履划着落差。   我走向吴磊,陈温有点不可相信:“文文,你不是在等我吗?”   我抓住吴磊的手,拉他进来:“不是的,陈温,我不是在等,是这里有人让我留。”   陈温,两年了,我已经不在原地,因为社会真的是和我想的不一样,它改变了生活,也改变了我们的初衷,是你先说对不起,而我现在也说没关系。   一年后,吴磊换了工作,工资翻了一倍,我们终于找到一个有空调的房子。第一个晚上,温度被我们打到最低治疗癫痫病昆明那家医院好,彻夜感受清凉,真爽,就是早上起来感冒了。   我在工业园做人力资源,公司每天有班车接送,吴磊会在下车点等我,然后一起回家,他喜欢拉着我的手,慢慢地晃啊晃,“吴磊,要是我突然消失了你怎么办?”   “那我就在你消失的地方等,等到你回来。”   高中同学结婚,临仪式前拉着我诉苦:“哎呀,文文,这男人啊,真不是个东西,追我的时候,人模狗样,现在要结婚了我才发他是个打完球,袜子塞柜子里的主。”   “哎呀都这样,我家也是吃饭不刷碗,喜欢掏鼻孔。”   吴磊在一边脸都绿了,在回家的路上明显情绪不对:“你为什么把我说的那么不堪?”   “嘿,生气了哦,我把你说太好,万一新娘突然调头要嫁你怎么办?我这是护食好吧!”   “那,我真的不好?”   “我说的都是反话,因为,我怕别人知道你好,都来抢你,我紧张你,知道不?”   “真的?”   “当然!”   “好,吃面去。”   “我要牛肉的。”   “好。”   “来两份!”   “不行,要存钱买房。”……   吴磊:文文,谢谢你,没在最差的日子放弃我。   文文:怎么会?我看出你是潜力股,呵呵。   共 331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