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漫步平遥城隍庙街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4-16 分类:民间文学

八月的太阳明晃晃的,照在眼前的城隍庙街上,我就像是站在一个梦里,梦里反射着十几年前一个风华少年的青春记忆!

这条古街依稀还能与记忆中的影像重叠,安家街口的天主教堂样貌依旧,尖顶钟楼古典肃穆地栖身在礼拜堂上,经得住热闹,也耐得住寂寞。初三毕业前的圣诞夜,我与好友推开了天主堂神秘的大门,看到了身着黑袍的神甫,听到了悠长洪亮的祈祷和钟声,好奇的眼睛寸寸抚摸过这天方夜谭般的神奇所在,淘到的稀奇滋味,却不知道和谁去诉说。

移步进入平遥文庙,想寻觅些零零星星的求学往事,只可惜脚下的路已变得陌生。驻足,回首,前行,探寻,巍峨雄伟、气宇轩昂的大成殿进入眼帘,往昔的记忆也似乎离我越来越近。当年,我曾和玩伴在大成殿周遭嬉笑玩耍,殿外两棵枯瘦的柏树,坐在时间的深处,品味每一个少年或饱满或干瘪的青春故事。记忆清晰起来了,当年那个懵懵懂懂的我,与现在的我不期而遇了。十三岁到十五岁的时光,我曾坐在大成殿前的月台上温书;也曾抚摸着那对威武可爱的石狮,给伙伴们讲故事;也曾望着大成殿的单檐歇山顶傻傻发呆;还曾依偎着柏树的躯干吟诗作赋……不管我们的青春多么喧嚣躁动,大成殿和柏树却永远是宠辱不惊、安详从容的!毕业那天,柏树和大成殿一道成为我们毕业照的温馨背景,我看见它们在悠然微笑,我听见它们在喃喃祝福,它们一年四季庄严宁静,点缀着我们的期盼和梦想。

推开大成殿的大门,进入殿中,这里已是焕然一新。当年,这里是平遥中学的仓库,堆放着图书和杂物。而今,新塑的孔子、“四配”、“十哲”和“七十二贤人”塑像群端坐殿中,与他们目光相接,恍惚中竟觉有讲经论道之声传来,再加上杞木梁和木渣柱的传说绕耳,使得这座殿宇散发出了无比神秘的气息!文圣人孔子的君子之道、儒家之风,还在播种布施,随着时间的雨露,它将会与人类的诗意生存融为一体。

流连半晌后,走出大殿,找寻昔日求学时的教室,带我回家的人造天桥以及当年的茶炉房,这些旧物皆已不见。大成殿东面的教室整修成了东南海宾舍,茶炉房拆建成了大成门,人造天桥拆建成了棂星门。昔日的明伦堂翻修一新,重放光彩,明伦堂后北面的教学楼复修成了超山书院。除此之外,开发者还在文庙的东面修复了平遥大戏堂和九龙壁,在文庙的西面把原先的餐厅和男女生宿舍整修成了平遥会馆,原先的北校开发建成了麒麟阁大饭店。这里经过精心的整修和复原,成为了中国保存最完整的“文”系建筑群。它们无言地见证着汉民族崇文尚礼的历史;显示着这一方文化圣地的超凡魅力;它们更是平遥古城文化的缩影。在这里,建筑就是凝固的历史,儒学就是流动的文化。

我一边感叹着母校翻天覆地的变化,一边在回忆中寻找温暖。我还深深记得人造天桥的那些台阶,我每天拾级而上,再拾级而下的工夫,光阴便已悄悄散去,那些台阶指引着我回家的路,月光溶溶,花香幽幽,我在不知不觉中,长大了。也忘不了每日打水的茶炉房,有一回,我上课流鼻血,语文老师便带我来到此处,她让我仰起头,一边用清凉的冷水淋我的额头,一边用手纸帮我擦抹血迹。她的手,有香皂的清香,散播在一个女孩的手大兴安岭地区羊癫疯最好的医院 足无措中;她的手,有似水的柔情,漂流在一个女孩的惊慌恐惧中,那温暖既是出其不意的,也是意味深长的。从那一天起,茶炉房对于我而言,就不再寻常,它传递着师爱的体温,轻轻抚慰着我。后来,在我出外求学期间,语文老师因病去世,我伤心了很久很久。此刻站在旧地,物非人非,只能发出悠长的叹息。张老师,你的离世在我心中播种了悲伤的萌芽,经过岁月的洗礼,它们已经长成了怀念的森林!张老师,你在天国还好吗?

带着怅惘的心情回首母校,生出无限感恩之情。航天英雄刘旺,从这里踏上了飞天之路,他是平遥中学的骄傲,也是平吉林猪婆疯都去哪治 遥人的楷模。感恩母校,感恩您给了我们下一秒的憧憬,感恩您用渴望装饰我们的梦。让我用饱含深情的双眸,再一次阅读您的辉煌吧!

不知不觉,天色已近黄昏,我置身在人头攒动的各色游客组成的长街人海中,缓缓前行。搁在从前,只有春节期间闹红火的时候,才会有这万花筒一般的人流。蓦地想起了昔日看红火的情景,活灵活现的舞狮子,惊心动魄的踩高跷,舞姿优美、鼓点响亮的腰鼓表演,令我和伙伴们心醉!我最喜欢的社火项目是背弓,背弓者都是身强力壮的男子,眉清目秀、纯真可爱的孩童站在花篮、笛子、鸟笼、动物等不同的道具上,锣鼓响起,大人孩子叠立起来,合着民乐的节奏,左右摆动,一步一式,翩翩起舞,相互配合,上下飘逸,美极!妙极!孩子们的童年扛在了背弓者的肩上,戏文里的故事讲在了孩子们的眼角眉梢,诱惑着我们不安分的心……我行走着,回忆着,嘴角浮上不易察觉的微笑,脚下的青石板体察着我的心意,发出了清脆的回声!!

天暗下来,宫灯和红灯笼同时亮起,驱走了行人影子里的寂寞。走了一天,还真有些饿了,长街两旁高低商铺林立,小吃摊点热气腾腾,随便找家坐下吃点平遥名吃,应该会很惬意。精素不腻的平遥碗脱,味道实在鲜美,或凉拌或炒熟,无不美味沁心。少年时,我最爱吃的是一家叫“三圪垯”的碗脱,据说他家的祖先董宣,为逃难的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制作过碗脱,“三圪垯”深得真传,做的碗脱喷香扑鼻,风味独特。那会子,他的小摊,就支在这城隍庙街挨着药铺的地界,我和伙伴们几乎天天来吃,要是一天不吃,嘴就馋了,心里也不舒坦了。不过,今晚我没有找到&ldquo大庆市都有哪些羊羔疯医院 ;三圪垯”,当年的滋味也就无法失而复得了……

夜色深了,作别长街,作别文庙,作别这里的天空和大地,也作别回忆里的爱恋和忧愁、感觉和心情。隔了十几年的时光,这条古街、这座文庙正跟随中国腾飞的脚步,抒发着盛世的豪情,弹拨着豪迈的旋律。故里有此胜迹,足堪扬眉!桑梓有此古韵,我除了自豪,别无他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