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大全 > 文章内容页

【江南】禁烧工作队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励志大全
早晨,太阳从村东头的土包包上慢慢升起,透过晨雾,一缕缕霞光,洒在了那农民赖以生存的广袤原野上。正是麦收时节,地里到处都是刚收割过后留下的麦茬,齐刷刷的,像是在木板上钉了密密麻麻的铁钉子一样。
   乡上禁烧工作队,像往常一样,早早的就开着那辆昌河牌面包车,驰骋在田间地头。虽然夏收已经接近尾声,但作为禁烧队队长的罗峰一点也不敢怠慢,因为他知道,越是接近尾声,越是容易出事。这不,就在几天前,王道村的马老汉,就给他们整出了大动静,眼看到手的奖金也泡了汤。经过“审讯”,得知马老汉并不是故意纵火,而是在地里收麦子抽烟的时候,不小心把秸秆点燃了,滚滚浓烟,很快就被区督查组的发现,随后就迅速传遍全区;明火虽然扑灭了,但新一轮的熊熊烈火已经点燃。
   没办法,乡上只有对马老汉进行了说服教育,希望他以后多加注意,最好是以后出门不要带火,并要求写保证书以示悔改。可怜的马老汉根本不会写字,只有找人代笔,在保证书上按了手印才算了事。
   主管禁烧工作的副乡长赵伟,是个年轻干部,今年才三十五岁,正是年轻有为干事业的时候,可是自从他上任副乡长这半年里,忙的是焦头烂额,事情多的像是河里的鱼,数也数不清。这次马老汉放火的事,都快成了区上开会批评的典型了,只要一上会,保准会提到这件事。在区上挨批评了,自然乡上主管领导日子也不好过。这位主管领导姓王单名一个林字,王乡长是个老领导,在乡长的位置上已经快五年了,本来想着今年麦收过后,找找领导看能不能给换个工作岗位,可是放火的事情一出,让这位乡长心里也没了底,马老汉这把火把乡长烧的是心烦意乱,再加上区上大会小会的点名批评,所以他对副乡长赵伟的工作十分不满意,“去把赵副乡长叫来。”他对着党政办的小王说,小王自然不敢怠慢,一路小跑就来到了二楼靠最里边的房门边,房门紧关着,小王轻轻用手指在门上“咚咚咚”敲了三下,等了一会,好像没人,小王转身刚想往回走,突然门“吱扭”武汉羊癫疯到哪里治好一声开了,小王赶忙说:“赵副乡长您好,乡长让您去一趟。”“没说什么事吗?”“没说,我看挺不高兴的。”“知道了,你先下去吧!”这会儿正是下午的三点,如若是往常,他的门会在两点准时打开,可今天他是明知到点了,就是想在床上多躺一会。他在想着最近的种种麻烦和不愉快,特别是马老汉的放火,更是让他彻夜未眠。这件事主要是影响面太大了,发生在这样一个年轻干部身上,压力可想而知。他这几天非常的郁闷,内心久久不能平静,甚至有些厌倦了这里的一切,厌烦了工作中的人际关系,反感这样的工作制度和工作方法,可他又能怎么样呢!作为国家干部,国家公务人员,这些不正是他所要面对的吗?他越想越觉得命运对他不公平,为什么原来都好好的,为什么我才上任半年,就会发生这样影响恶劣的事,政府三令五申,明令禁止的事,怎么就让我给碰上了,哎!碰上了这个不知好歹的马老汉,可有什么办法呢?老百姓犯错,又不是犯法,只能劝阻,还得要注意自己的言谈举止。甚至有时他竟然怀疑,政府制定禁烧政策的合理性和合法性,不过他还是最终想通了,政府制定禁烧政策是对的,农村这么大的面积焚烧秸秆,如果不得到有效的制止,那将会造成多么大的污染,特别是自己有亲身体会,只要每次回家,早晨的雾霾让人喘不过气来。所以仅从污染的角度看,制定禁烧政策是对的,至于合法不合法,连他也说不清。
   他还在瞎想的时候,党政办小王又上来催了:“副乡长,您咋还没去呀?乡长还等着呢!您刚才没去,还把我臭骂了一顿,还以为我没叫您,快点吧!要不然我又要挨骂了。”“行行,我马上就到。”赵伟知道,乡长这两天确实火气不小,主要是因为他给惹出的这么多的麻烦,想到这,赵伟头皮直发麻,真的不想见到乡长那副冷酷无情的面孔,但见面是不可避免的,他迈着沉重的脚步,走进了乡长那既宽敞又典雅的办公室。
   一进门,正好见到乡长准备点烟,机灵的赵伟赶紧三步并作两步,上前给点着了,这时乡长的脸色稍稍多云转晴,赵伟还没等乡长问他,赶忙说:“领导,您找我?”“啊,是啊!来来,请坐。”乡长并没有像小王说的那样怒目圆睁,所以赵伟心里多少踏实了许多,“我今天找你来,就是想和你谈谈禁烧工作的事情。”“乡长,我知道,最近我的工作是给您添了不少麻烦,让您操心了。”赵伟是个聪明人,还没等乡长批评他,他却主动负荆请罪了,态度之诚恳,语气之低下,可谓前所未有。“小赵呀!你上任副乡长一职有半年了吧?虽然不算长,但也是不短了吧?”“是,我到这个月底,刚好半年。”“当领导可不是那么简单呀!这可不像你当一般干部那样,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现在就不一样了,因为你是领导,管着一摊子事,管着一帮子人马,要有大局意识和广阔的胸怀,要有掌控全局的能力。我虽然在领导岗位上干了十几年了,但我从来也不敢松懈,乡里的工作复杂多变,一定要胆大心细,特别是心细,你要在以后的工作中多加注意。”“是是,您说的很对,我在以后的工作中一定向您学习,多向您请教。”“我并不是说要让你向我学习,我的意思是基层工作不好干,切不可马虎大意。你作为一乡之长,是这里的父母官,你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在老百姓的眼皮子底下看着呢!所以说工作一定要有细心和耐心。”“多谢乡长指导,在今后的工作中我一定努力。”“好了,没事了,你去忙吧!”
   赵伟从乡长办公室出来,心情更加沉重了,他想,这是什么谈话呀?你乡长还不如直接骂我一顿算了,这比骂人还难受。他回想着乡长所说的话,什么大局观呀!难道我没有大局观吗?什么仔细工作呀!难道我工作不仔细吗?想到乡长的话,赵伟还真是佩服他的领导能力和城府之深,不愧是在官场上混了这么多年,骂人都不带脏字的。可转念一想,也许乡长真的是为我好,他说的每一句都是那么的真切。乡长说的对,有道理,我还是年轻,工作还是缺乏经验,对处理一些复杂事情上,还是略显稚嫩。
   本来这禁烧工作就要结束了,可是自打出了这放火事件之后,乡里决定要再延长半个月,并要求全员在岗,昼夜执勤。禁烧工作队的罗队长实在是坐不住了,在和队员们不停的发牢骚,发泄着自己的不满:“兄弟们,这活以后可咋干呀?你们说说,咱们辛辛苦苦一个夏天,起早贪黑的,恨不得把嘴皮子都磨破了。一天是风里来雨里去,到头来咋样,落了个例外不是人,你们看看吧!老百姓一见我们就说我们是地里的老鼠,我们也确实是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而在领导面前,我们又没干好,也感觉对不起领导,这真是上对不起领导,下对不起百姓呀!”“队长,您说的对,依我看大可不必这么悲观,下一步我们尽量少管或者干脆不管,反正管不管都是一样挨批,我们又何必为难自己呢!”队员小何本想开导开导队长,没想到他这一句却引来了队长劈头盖脸的训斥:“你小子知道个屁,我们还敢出错,再出错都给我往回走。”队长的一句话,说的大家面面相觑,谁也再不敢说话了。
   罗队长根本就不想担任这个禁烧工作队队长一职,只是因为自己是农办主任,所以队长这个人选也是非他莫属,这个工作不好干,他是最清楚的,甚至不好干的程度,已经远远超出了一个农办主任所能管辖的范围。以前在农办,虽然事情比较庞杂,但那些却是自己可控制的,可如今这禁烧工作,好比打游击战,整天的转悠,没有明确的目标和时间段,二十四小时,随时待命。这项工作可是区上重点工作,各级领导都非常重视,仅就禁烧秸秆的红头文件就下发了好几个,还有大会小会的领导强调,前期的张贴标语和悬挂横幅,乡里的面包车全部出动,车顶的高音喇叭循环播放,整天的巡逻蹲点,可以用夜以继日来形容也一点不为过。如今出了这事,罗队长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挨板子受批评,那也是首当其冲。当然,领导受批评,同志们的日子自然也不好过。要说这禁烧工作队,只是临时组建起来的,麦收一过就自行解散,这支杂牌军,有来自党政办的,有来自农办的,还有的来自计生部门,总之,每名同志只是抽调应急去了,所以工队态度和心态都不一样,基于以上原因,罗队长也深知,这支队伍不好管,要想管好,除非乡长当队长。在工作中,虽然听招呼,但大部分也是得过且过的混日子,没有一个对工作提出意见和建议的,多数是随大流应付差事。在这支队伍中,罗队长还不能说话过于强硬,他知道,我又不是人家的直接领导,只是临时拼凑而已,如果要不听你的,那不是自找没趣吗?所以,平时巡逻的时候,很少或根本就没说过大家,以至于放任自流。自从放火事件出来以后,他也在反思自己,他觉得是他的放任自流和管理不到位造成了今天的严重后果,如果当初宣传力度再加大一些,如果当时管理再严格一些,如果……可如今什么都晚了。在队员们看来,这是个小事,可在区上领导看来,小事却能反映出工作上的不严谨和作风不实的问题,所以罗队长知道,这次的小事,可能会影响很多人。武汉哪家医院能够彻底治好羊角风r />   阳光依然毒辣,炎炎的烈日炙烤着大地。罗队长带领队员依然坚守在工作岗位上———麦地里。昌河面包车的空调虽然吹着风,但显然没有乡长那尼桑天籁吹的更加凉爽。没办法,有的实在受不了,打开车窗,像是关在笼子里的鸵鸟一样,伸长脖子,寻找一丝凉意。从早到晚的巡逻,让大家身心俱疲,只有那车顶上的大喇叭,不知疲倦的反复播放着有关区上和乡上的禁烧文件,车上的队员早已听的想吐。
   有的村民故意气罗队长,明明看见巡逻车来了,可他偏偏点上一支烟,等队员走近了,他又掐灭,弄得队员们还无话可说。虽然这挑衅行为是个别的,但从中也反映出了,群众对禁烧工作的不满和抵触,其中意见最大的还是李翰林老汉,他就对国家的这个政策十分的不解,为此,他还专门找到村长评理。村长是禁烧工作队的成员,当然要向着乡上说话,可有时也让李老汉问的是无言以对。有一次,李老汉找到了村长,气愤地说:“这还让老百姓活不了,这也太不像话了,这咋跟管小孩似的,有必要吗?有必要这样兴师动众吗?不让烧就不烧呗!干嘛还大车小车的来回转悠个不停,这不成监狱了吗?再说了,烧个秸秆咋了,犯法吗?你给我找找,是哪条法律规定的,农民不允许烧了,现在咋就烧不成了。烧秸秆是为了方便收拾地,再有还是来年的好肥料,这么好的事,你们却说是坏事,现在的政府就是大事管不了,小事不想管,就管这些没用的事。”村长赶忙解释道:“老李叔,您是有所不知,我给你解释一下为什么要禁止焚烧的问题。”“赶紧说,我就整不明,到底有啥好处。”老李一边说,一边走到桌子跟前,拿了一根村长的好烟,“让我也抽抽你的好烟,看看是啥味呀!”“抽抽,看我这人,光顾着说话了,也没给您让烟。”“没事,咱这人随便,不讲究,你继续说吧!”村长接着说:“这区上的禁烧政策,是近一两年才开始的,刚开始我也纳闷,可是当我学习了乡上的文件精神之后,我就明白了,这其中的道理呀,还真的一时半会儿讲不完。”“你就别再兜圈子了,什么弯弯道道的,你就简单的说。”“好,那我就把在文件上学习的向您介绍一下,就是因为我们这个城市污染非常严重,已经到了非治理不可的地步了,所以这禁烧只是治理污染的一个方面,再有我们这里不是距离机场很近吗,害怕对飞机的飞行安全造成影响,所以要禁烧,大概就是出于以上两点考虑。其实,我也是赞成禁烧的,咱们农村也应该为城市发展多做贡献,您说是不是这个理。”老李一听,就是这两个理由,且不说飞机的事,就是这第一条,差点没把鼻子气歪,“你说啥?空气污染,难道空气污染全是咱们农村烧秸秆造成的吗?我们才烧了几天呀?你可别当我是没文化,你好好想想,现在的城里头,大街小巷的,汽车排成了长龙,还有那冒着黑烟的化工厂,这些难道就不污染环境吗?怎么没人治理了?”村长听完老李的话,还多少有点道理,可是迫于自己是禁烧队成员,也只好说:“您呀,就别瞎操这份闲心了,还是把您的身体养好比啥都强。”“好啊!大不了不烧了还不行,我倒要看看,农村都不烧了,城里的空气能有多好,要是真的好过我们农村,我李字倒着写。”老李说完,把门一摔就走了。坐在沙发上的村长,愣了半天,还回忆着老李临走时所说的话。
   自从乡长不痛不痒地向赵伟说了那些话,他总感觉自己工作确实没干好,甚至有时他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能力不足。想当年,在党政办当主任时,也没发现自己在工作能力上的不足呀?他胡乱想着,随手在桌子上,拿起一份报纸,心不在焉的看着,突然他仿佛是记起了什么,拨通了罗队长的电话:“喂,罗队长,天气这么热,你们辛苦了,给大家说,注意多喝水,以防中暑。”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就把电话挂断了,他想,看人家乡长讲话,领导就是领导,出了这么大的事,对我的态度,真让我琢磨不透,这叫什么,这叫淡定,这叫领导艺术,以后还要洛阳能治好癫痫病的医院在哪多向乡长学习,学习他那处变不惊和临危不惧的领导风范。赵伟手捧着报纸,眼睛一直盯着天花板,他在心里默默的思忖着,这事还不能对同志们过多的批评,那样的话会打击同志们的积极性,影响下一步的工作,只有把罗队长叫来,商量一下下一步的打算,想到这,赶紧又按了重播键,“喂,罗队长,下午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我有事找你。”挂断电话,拿起笔,在笔记本写着下午与罗队长谈话的内容。

共 10688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