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伦理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辽海】虹螺凝梦(散文)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伦理小说

很多时候,我相信某种缘分会不可避免的与之擦肩的。就像这次,心中隐约有种不情愿,但似冥冥中有只无形的手在牵引,有个神秘的声音在呼唤,令我不由自主地靠近你——大虹螺山。

很少与网络上的朋友一起出行。一来工作忙、闲暇少;二来我不善交际,莫名其妙的一份孤傲倔强地守着骨子里的半阙清高。大哥不同于别人,是网络上的家乡人,心中最尊敬地老师和兄长。这次就是应他之邀从不为人所熟知的小岔沟行进大虹螺。

车子沿崎岖的山路向上攀爬。大哥说本来这里的路况还算很平坦,只因雨水冲的沟辙太深了,路才这么难走。司机师傅淡笑着安慰心情紧张的我。说这样的路况漫说今天开着四个轱辘的小越野,就是当年开着平衡性很差的三轮车,载着十来个人亦能轻松自由地上下山。是的,咱山里人的车技应该是绝对信得过的。

大虹螺巍巍的轮廓不再遥遥相望,几近于触手可及的时候走下车。涌泉寺似一位修行的老者恬静地依偎在大山的怀抱中。红砖高瓦、宝相庄严、谦和而又恭敬地迎接来客。未及细细打量,目光瞬即被寺院不远处一颗千年大树王吸引了。好大的一棵树啊!粗粗的树干怕是三五人亦难合抱。说不好到底有多高,只知道须高高地仰视。这是怎样的一棵树呢?它不是生长在宽阔的平地,而是长在陡峭的山坡。真的是集天地之灵气、蕴日月之精华的一位王者。小心的靠近,抚摸它的斑驳。这是千百年岁月的沧桑吗?霜刀雪剑,你亦伤痕累累吗?仰望它的高大,这该是怎样的坚强呢?我想它定是有着广阔无垠的大胸怀,才能在岁月的轮回中这般从容、淡定地惯看明月秋风、花开花落、人来雁往……在它的心中也一定有很多的故事、很多世事与人生的感悟吧?我不信神,也不信教,但望着它不由自主地生出一份由衷的敬仰。我相信它是有灵气的。虔诚地拥抱,这一刻,心仿佛伴着一股气流在袅袅地升腾。这一刻,我真的与你心性通灵了吗?多想就这样静静地拥着你,忘却红尘中的纷纷攘攘,把身姿与你一起站成永恒与仰望啊!

大虹螺的美真不是随口乱“盖”的。山脉连绵、松涛起伏、奇峰罗列、怪石林立。那山脉一脉连着一脉。有短暂的离别,亦不乏完美的相拥。在云涛的掩映与簇拥下竟然不全是静的感觉。静的有似人弃之的元宝;动的有似若隐若现的游龟。山峰上的怪石更是百状千形。有的像大象、有的似河马、有的像小僧、有的似泼猴……放眼望去景致交相错落、浑然天成。有俊俏的惹人喜爱;有威武的令人敬畏。怎不感叹大自然的无限魅力呢?

沿着山中的毛毛小路,分开柞树大小不一的枝桠,我们爬到了高高的猴石脚下。近观猴石远没有远看那么栩栩如生。令人瞠目的是它恍若一块天外来石。高大的身躯只凭单脚伫立在一块大石上。令我不由得生出伸手推它的冲动,真怕它会就势倒下呢!随行的大哥笑道:这“猴子”御八面来风,千百年都不曾有半点倾斜呢!大自然确有鬼斧神工啊!

席地而坐,我们就此野餐了。白云过顶、清风拂面,真的是别有一番情趣啊。酒到半酣,人到兴处,友们唱歌、跳舞、呼喊、拍照,似乎忘情到不知所为的地步了。我这个“各路”人怎么也融不进那个气氛中。静静地平躺在一块大石头上,望蓝天白云,瞬间,仿佛我又不是我了。我是谁呢?是空中那朵袅袅升腾的云花吗?高雅、悠闲、任清风过隙、卷舒自由?我是云头那翩翩飞鸟吗?击风搏浪、信步天涯?轻轻地闭上眼,我只感觉彷如置身世外,无关于这些纷扰喧嚣。心突然间很大很大;灵魂突然间很轻很纯……

隐约中有股暖流窜及全身,是身下被日光晒热的大石头传递过来的。睁开眼。哦,我还是我。一个真实的自我。大哥走过来,轻轻地在我身旁坐下。我们一起远眺群山。视野里,云海起伏、峰峦叠嶂。他指着远方隐隐的村庄,告诉我这里是铁窖村;那里是响水河子;那里是八百垄;那里是乌金塘……家乡的一山一村、一草一木、一崖一壁都有着莫名的亲切。风从耳边、身边、心间呼啸而过。大哥又意味深长的对我说:“春新啊,你看那起伏的群山多有层次,就如同曲曲折折的人生、形形色色的人啊!”大哥巧妙地点拨似醍醐灌顶。是啊,有些风景、有些事、有些人,有多少是你生命中的过眼云烟?有多少是你不离不弃的牵挂呢?是与非,舍与得,何必太牵强?何不豁达的放下呢?许久,我们相视会心地一笑。

下山的路,纵然与友们还存在不远不近的距离,但真的轻快了好多。回眸巍巍大虹螺,心里涌起一份久违了的愉悦。挥手。我要走了。不,我没有真的走,我的心还在啊!大虹螺啊,在岁月的千磨百炼中,我是你头上的一片云、臂间的一块石、崖畔的一颗树啊……

北京哪里治疗癫痫病最好?癫痫病该如何急救郑州癫痫医院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