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界小说 > 文章内容页

【雀巢征文】军魂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灵界小说
【一】      1938年1月至1939年1月是东北抗日联军配合全国抗战,坚持抗战最艰苦的抗日游击战争时期。当中国的领土被日寇肆意践踏时,当国人起来反抗时,当东北抗日联军与日本侵略者顽强拼搏宁可战死疆场,也绝不做亡国奴的一幕幕壮举在这片土地上,上演了一场场血染的风采,令国人刻骨铭心记忆永存!中国诗人艾青的一首《我爱这土地》动人心魄,感人心怀……      假如我是一只鸟,   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   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   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   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   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   ——然后我死了,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1938年10月,日本侵略军连续攻占了华北、华东、华南等广大地区,他们的铁蹄肆意践踏中国的土地,所到之处疯狂肆虐,妄图摧毁中国人民的抵抗意志。我东北抗日联军在极其艰苦的环境下,坚持抗日,在抗联支队队长李勇的率领下,与日本鬼子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殊死搏斗,一场生死较量由此展开了。   1938年11月26日深夜,抗联支队队长李勇与两位抗联队员正急匆匆地赶往联络地点汪家镇的铁匠铺。今天有重要会议需要他亲自参加。   李勇三十多岁的年纪,身材魁梧高大,眉宇间透露着睿智,有着处事不惊,身手不凡,思维敏捷的作战指挥能力。   当他脚下生风快走到铁匠铺时,借故蹲下身来系鞋带,听听周围确实没有动静,让两名战士在外面观察动静,这才放心推开了虚掩着的房门。   他进门随后关上了房门,就见微弱的灯光下,已经有三名同志坐在了土炕上,一位是游击队长张振华,一位是地下党交通员刘大伟,还有一位女同志是中共地委书记王霞。   一张破旧的四方桌上有一盏煤油灯,同志们看李勇进来,王霞赶紧倒个位置让李勇坐下。并向他招呼一声:“李队长,人都到齐了,这几位同志正谈论你呢,说曹操曹操到啊,我们来研究一下明天的任务。”   王霞坐在了炕沿上,把一张地图拿了出来对大家说:“同志们,这是我地下党内线搞到的监狱坐落图,内部建筑构造及外面线路都标志很清楚了,我们来研究一下劫狱方案。   这次上级指示我们一定要把爱国人士及五名抗联队员营救出来,明天晚上十点敌人要对我们的同志下黑手,这次劫狱行动成败关系到我们战友的生死,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来完成这个任务。”   几位同志听完王霞的话儿都纷纷表示,一定要做好营救前的准备工作。正当大家在研究劫狱方案时,抗联支队的队员马洪泉急匆匆地走了进来,他说:队长,“我刚才在外面放哨,发现有个挑货郎担子的人鬼鬼祟祟地朝我们这个地方走来,看那阵势根本不像真正卖货的,形迹可疑,他看到我后就掉头走了,边走边吆喝,我怕打草惊蛇就没有跟踪他。”   李勇说:“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再注意周围动静,我们马上就离开这个地方。”马洪泉出去后,王霞继续说:“同志们,目前形势很严峻,小鬼子近日活动猖獗,对关押在监狱里的同志看押的很紧,对他们严刑拷打,但是我们的同志表现的都很坚强,宁死不屈。   因此上级指示我们这次劫狱行动一定要周密安排,不能出半点儿差错,通过内线的同志来个里应外合,把爱国人士和抗联支队的同志们解救出来。随后他对游击队长张振华说:“张队长,你们的同志战斗经验丰富,地形熟悉,监狱里有我们的内线,内外接应,一定确保这次行动万无一失。”   张振华说:“王书记,您就放心吧,我们一定全力配合李队长的行动,不辜负上级领导的期望,把同志们安全营救转移出去。李勇也表态说:“王书记,这次行动我们抗联支队会认真落实好行动计划,与张队长保持密切联系,保证完成任务。回去后我立即部署明晚的劫狱行动计划。”王霞说:小鬼子有一个营的兵力,看守着我们的同志,他们的岗哨一个小时换一次岗不说,还有流动岗哨,我们首先要掌握好他们换哨时间和规律来营救同志们出去,这次行动一定要做好保密工作,行动前再通知武汉有正规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其他队员。李勇说:“我们不需要人手太多,这样容易暴露目标,主要是先把岗哨干掉,趁他们熟睡之际把枪支先收集上来,这样他们人再多,手无寸铁也没有用的。”   张队长接着说:“另外要把电话线切断,让他们与外界失去联系,求不到援兵,这样为我们的救援工作提供了时间和保障。还有几名同志身体虚弱,要注意他们因行动带来不便而耽搁的时间,这样就要求我们找几名身体强壮的同志背着他们出去。”   王霞又问大家,“你们还有啥要说的没有,是否还有想不到的,如果没有,就回去布置吧。”   当李勇等两名抗联队员走出鉄匠铺时,已经是子夜了。他做为一名队长身感这次任务的重要,大步流星地走路时,一言不发,他的脑子里已经策划好了这次行动的方案,回去后马上周密布置这次行动。      【二】      在一座阴冷戒备森严的监狱里,中共地委副书记罗海強在敌人的严刑拷打下昏死了几次,敌人还是不折手段地折磨他,大汉奸史党看武力征服不了他,就凑到鬼子小野一郎面前说:“太君,我倒是有个主意,不怕他不开口说话。”小野一郎用眼角瞟了一眼史党用不屑的口吻说:“你的,能有什么好的办法让他开口讲话?”史党说:“我们可以把他的儿子弄来,他总不会看到他的儿子上刑吧?呵呵……”   小野一郎听完连连称赞:“你的良心大大地好,这个主意不错,你的带人赶紧去他家,把小孩子的抓来。”史党连忙点头:“哈咿!我这就去。”说完后带上三个鬼子直奔罗海强家。罗海强的儿子石头只有十二岁,他看到了日本鬼子凶神恶煞地闯入进来,吓得就往屋里跑,直喊着妈妈,罗海强的妻子是位不到四十岁的女人,虽然日子艰辛与丈夫被抓让她面容憔悴,但她的丰满与姣好的容颜让小鬼子上了淫秽的念头,其中一个说“统统地带走”不由分说就把这娘俩带回了监狱。   小野一郎看到这娘俩,皮笑肉不笑地对日本兵说:“把罗海强给我带上来,让他们一家人团聚。”日本兵立正回答:“哈咿”,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见罗海强戴着手铐脚镣吃力踱步走了进来。   当他看到分别数日的儿子老婆在小野一郎的办公室里,愤怒的他顾不上跑步前来的娘俩,怒目圆睁地冲着小野一郎说:“你们有种冲我来,放了她们。”小野一郎凑上前来说:“我是考虑到你们很久未见面了,就让你们一家三口好好说说话儿,你可别不识好歹,我们先出去,给你们十分钟的说话时间,不过你该明白我为何让你们见面的用意,好好想想吧。”说着话儿一挥手都走了出去。   罗海强的妻子秀娟把海强扶着坐在了椅子上,看着浑身布满了血迹遍体鳞伤的丈夫,她再也控制不住大声痛哭起来,三口人搂抱着痛哭失声。石头抚摸着伤痕累累的海强,哭着问爸爸:“爸爸,他们为何要打你呀,怎么把你打成了这样,你一定很疼吧?”望着眼前的亲人,罗海强的精神即将崩溃了,他嚎啕大哭了起来。   他心里完全明白,这次小鬼子把他的亲人带来意味着什么,如果再不招供,他的妻子儿子都要受到摧残,他的最后防线坍塌了,一种内疚感油然而生,痛苦地纠结让他不得不告诉自己,我不能让我的亲人受到伤害,我不能对不起这娘俩。   想到这时,他擦了擦眼泪,对石头说:“儿子,别哭了,爸爸明天就能回家了,爸爸不疼。”随后他告诉秀娟:“你不用难过,我明天就能回家的。”他们的对话,包括一举一动,都被外面监视他们的小野一郎看得一清二楚,这时小野一郎走了进来,告诉跟进来的一个日本兵说:“你的,把她们的先带走,我有话儿武汉哪个医院治疗癜痫比较好要对罗海强说。”   当秀娟与石头走后,小野一郎对罗海强说:“你把地下党成员及联络点说出来,明天你们全家就可以走出这个地方,回家团聚了,这是给你最后一次出去的机会,你可要想好了,我想你不会让你的老婆和儿子都死在这里吧?”   罗海强的精神防线被摧垮,终于扛不住了,招供了中共地下党成员名单及联络点,成为了一名可耻的叛徒。根据他的提供,大佐川藤亚夫下令马上全城大搜捕,三名地下党交通员被捕,三个联络点被摧毁,电台三部被收徼。由于叛徒的出卖,令地委安排布置的劫狱工作暂时搁浅。      【三】      那个挑着货郎担子的卖货人,是深藏鬼子川藤亚夫身边的我地下党高阳,他是中共精心策划打入敌人内部的共产党员,身份是日本翻译官。他这次乔装打扮冒险来到铁匠铺附近是送来一份重要的情报,由于组织上的纪律,只有地委书记王霞与他单线联系。   会后,王霞来到了第三棵杨树下,把树叉掰开,从窟窿里拿出了一张字条,只见上面写着:“罗海强已叛变。”这几个字让王霞陷入了震惊后迅速地做出一个决定,必须马上除掉我党这个叛徒,这个任务就落在了抗联支队长李勇的身上。   李勇是位智勇双全让鬼子川藤亚夫闻声丧胆的东北抗日联军支队长,几次与日军交火都把小鬼子打得落花流水,死伤无数,在汪家镇一次战斗中,一批批抵挡不住抗联支队火力的日本军人,丢盔卸甲地从前方的烟火中逃出来,有的是身上挂伤血迹累累,有的已是衣不遮体。丢掉的太阳旗被跌跌撞撞逃命的日本兵胡乱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地踩在脚下。就是这场战役,让川藤亚夫领教了李勇的战略战术及英勇顽强,他是在侥幸中穿上了士兵服才得以活命。   今天带有特殊使命带着两位抗联战士悄悄潜入到汪家镇西海村罗海强家,准备除掉叛徒罗海强。当他们一行三人借着夜色走在乡村土路时,他的内心很复杂。   这个罗海强苦大仇深,父母几年前都被日本鬼子给杀害了,他为了要给父母报仇,曾经想只身一人去夜闯鬼子的军部,是李勇及时地阻止了他的冒险行为,并把他发展成为抗联战士。   他们兄弟情深,情同手足,多次在前线与鬼子并肩战斗中英勇善战,杀死鬼子十几人,俘虏鬼子和枪枝弹药无数,在最后一次战斗中因寡不敌众而被捕。这样的与日本鬼子有着不共戴天之仇的抗联战士怎么竟能叛国投敌呢,他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但又不得不面对。上级指示他在近日内一定要锄掉这个败类,不然不足以平民愤。   紧随他左右的抗联队员赵大虎和刘志明看队长一声不吭只能听到唰唰的脚步声,感觉气氛有些沉闷,赵大虎就说:“队长,我听说您与罗海强是从小一块长大的,他父母被小鬼子给杀害了,他杀父之仇未报,怎么竟然还投靠了鬼子呢?”刘志明不等队长回复,就说:“那只能说明他意志不够坚强,受不了了鬼子的刑罚。”   这时的李勇心里很难受,他实在不想回答这个令他难以回答的问题,只顾一个劲地走路,把他俩落在了后面,此刻的他只想沉默,不想有人打扰他的思路。   此时的秋夜已是寒风袭人,寂静的山村偶尔传出狗吠声,马上就要来到罗海强的家了,这个再熟悉不过的二间小屋曾给他带来了童年的快乐……   他常常是玩耍累了就吃睡在这里,罗海强的母亲把他当亲儿子一样,饭菜做好了就先给他盛上,衣服破了怕他回家挨打,就给他缝补好后才让他回家。   脚步离罗海强家越近,他的心情越沉重,越不好受。他自责自己没能带好这个兄弟,愧对九泉之下海强父母,他也不好面对一会即将见面的海强妻子与儿子。一种从未有过的情感在吞噬着他的心灵,让他爰恨交加,他在心里告诫自己,:“李勇,你是抗联支队的队长,你今天来是代表抗联战士,代表人民来铲除这个叛徒的,是他的出卖让我地下党的秘密联络点被摧毁,让劫狱计划破产,让战友被捕被害,让我党工作陷入了半瘫痪状态,对这样的民族败类绝不能手软。”想到了这里,他的心情平静了许多,一种正义感在身上滋生蔓延……   当他们一行三人刚刚走到了罗海强家门口时,只听见从屋里传出了罗海强妻子秀娟与儿子石头的嚎啕大哭,并断断续续听到了那娘俩在说:“爸爸,你为何要死啊,海强,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啊,你走了让我们娘俩以后可怎么活啊?”   李勇让两名战士守卫外面,自己一脚踢开了屋门闯了进去,映入他眼帘的是罗海强嘴吐白沫服毒身亡。这时他儿子石头一看见了李勇进来,马上扑了上来哭喊着:“叔叔,我爸他死啦,你快救救他啊,摇晃着李勇大哭不止。”李勇走到近前蹲下摸摸他的身体一看,罗海强身体僵硬已是死亡多时就站了起来拉着石头问秀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时的秀娟止住了哭声,把一封信从兜里掏了出来递给了惊愕中的李勇,只见上面写着:   “勇弟,我的好兄弟!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离开了人世。我是个罪人,无法面对你,愧对国人,更无脸活下去了。在监狱里面对鬼子的酷刑我挺过来了,没有招供。可是,当小鬼子把我儿子及老婆抓来时,我不想连累她们娘俩,更不想让我们罗家断了这一条根,无奈中,我背叛了党,背叛了祖国和人民,当我在痛苦难耐中,让我最痛苦的是对不起我的父母。 共 13428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