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游戏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课改记(散文)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科幻游戏

1

校园里熙熙攘攘,又一学期开始了。

假期里大刀阔斧推行的课改和高效课堂,犹如一阵风刮过,无影无踪。到处是学生到处是家长,到处是关于插班生补习生高费生的大道小道消息。每年此时,校园里一贯乱纷纷,起始年级更是焦头烂额,根本顾不上安排新课改。况且每个教职工,都有亲戚家人和三朋四友,开学即被各种琐事缠头,也忘记了假期里花了一周学到的新东西。

楼道里照例站满了等待报名的人们,照旧是那些可怜卑微的家长,带着自己同样低头无助的儿女,守在校长门前或教务处门前。天天阴雨,心情也无端郁闷起来。办公室里,人们窃窃私语,互相打问各种差转生的分数线,高费生的“价钱”,人人手上都有学生,人人都去过校长办公室,也都被委婉地拒绝过,但是正上着课,便有家长带孩子推门进教室,低声说老师先给娃娃找个座位,教师们更生气,怨声载道。我下课回来,大家凑在一起气愤不已,教书几十年了,转不进来一个学生,还拿着一万多元钱。据说大门口配钥匙买豆子补鞋的人也能转进来,还不花钱。有课的人站着喝口水,铃声又响了,赶紧抱起书本教案又走。人人都没有笑,因为心情大概一样。

一切按部就班,该干啥便干啥。那些期待向往、议论纷纷以及疑惑怀疑非议,曾经的抵触焦虑不理解不接受,似乎从来没有发生过。教材依旧是老教材,课堂还是老课堂,还得写写了几十年的教案,还得站在讲台上讲个不停,贩卖那些闭眼也能够讲出来的知识。大家提起书本上课,放下书本干其他的。办公室里的16个人,除了进来三个年轻人,犹如一潭死水,变化很小。

偶尔人们还会提起高效课堂,也会说起教改,有同事在微信圈里转载了几篇关于新课改的文章,读给大家听。这些文章有赞同,当然更多是不接受甚至指责的。大家埋头作业教案练习,然后忙着适应新学生,做好自己本职工作,激起的浪花很小。

新生进校,高一年级共12个班,近千人,尖子班4个,普通班8个。假期招生据说很困难,就因为我们上届高考重点率不高,校长在开学第一次大会上说到招生尴尬处,但凡我们有一个清华北大生,形势就会完全不一样了。很激动。大家心知肚明,谁都盼学校招来好学生,有好生源就有好成绩,好成绩自然有好效益,好效益自然会有更好的学生。竞争机制在教育界也变为弱肉强食,强者生存自然占优势形成良性循环,是每个学校的最高追求吧。

实际上,学校也在努力尝试一些改革措施,目的不言而喻,为了更好的激励和评比。第一步就是分班和教师配备和往年不同,不管年龄和资格,今年每人一尖班,一普班。我分到了三班和六班,三班是尖子班,40个人的教室,整齐干净,显得空荡荡;六班为普班,人数已超过90人,黑压压一片,身体长开了的孩子,枪杆林立,顶着一张张青春逼人的脸蜷缩在小小的桌凳上,拥挤滑稽。

似乎一直在开会,全校大会,年级组小会,班主任会,教研组会,党员会,一周开了七个会,最后一个会议的内容居然是关于取消各种不切实际的会议的文件学习。会上,照例各科室主任一通说,每个人都谦虚地表示只说两点,然后就无限期的蔓延话题。夜幕降临,墨色渐浓,接孩子的同事拿出手机N次,会场上手机铃声此起彼伏,也不见台上人谁说一声接孩子的先走。大家只好埋头玩手机,间或抬起头互相看看,无奈地笑笑。

开学初,我倒是在两个班尝试开展起了高效课堂,倒不是标榜自己有多积极,只是想亲身体验体验,据说这全国1500多座学校同时进行的课改到底魅力何在,好不好适用不适用只有一线教师基层教师实践了才有发言权。因为自己是二级培训师,也给本校老师讲过这类课,所以处理起来还算得心应手。当我把意图要求和具体操作方式说给学生,孩子们也很感兴趣。

上《大堰河我的保姆》时,他们显得格外情绪高涨。这节课四个小组展示学习心得,小组成员间互相配合、积极团结的态度令人惊讶。组名也很有特点,有文艺化的“辉煌岁月”“花样年华”,也有中规中矩的“绚烂星空”“我心飞翔”等,四字居多,两字的少。小组内奖惩分明,组约清清楚楚,发言人上课回答问题也很积极,具体到知识点详尽细致,遵守起来颇有指导意义。当然他们也有做错或“株连”到其他组员的时候,那做错事牵连到大家的同学不好意思地一再道歉,其他组员均大度笑笑表示原谅,这点在以前传统课堂上见得不多,因而我感触良多。

开学已是第三周了,一切正常得再也不能正常了。周一早上,继续阴雨绵绵,本地近年来生态奇好,秋如江南,几乎天天小雨不断。办公室里阴冷,烦闷,晨会也没有开得成。忽然,学校大喇叭开始播音,大家乍起耳朵认真听,原来课改风暴又席卷而来了。

据说市教育局星期三星期四要来学校检查,检查内容便是各基地校高效课堂落实情况。一时间,学校慌了神,教务处教研室主任副主任们从“中南海”(二楼为各行政办公室,不知谁命名的)纷纷来到四楼高一年级组办公室。教科室主任因情绪激动,说话有点结巴,布置的工作多且杂。组长通知停课开会,班主任们夹着笔记本跑步走进小会议室,回来时都阴着脸,只说中午不准回家了,直接下班监督学生布置教室。

三班班主任平时淑女样雅致,此时一阵风过来,赶紧给咱取个班名吧,不准要数字班了。我们根据开学三周观察,尖子班学生还是以学习为主,乖巧认真,勤奋努力,就取“笃学”吧,取厚重之意。六班是普班,高费生几十个,本周乱象已显。我上课时便和他们商量,一冒失鬼喊,老师,“野狼”怎么样?其他学生哄笑,一短发女生站起来,这是个啥名吗?难听死了。单从名字上说,咱班就无组织无纪律无知识无品味嘛,我们觉得“皓月”比较好。大多数学生乱嚷嚷,我提出建议,民主有时还需要集中,你们讨论一下然后确定大致方向,举手表决怎么样?不一会儿,班名确定为“厚朴”。下午上课,三楼四楼高一年级所有教室门口均张贴了喷塑的班名,绿底白字,百合环绕,漂亮极了。

第二天早自习开始分组。高效课堂的标识便是没有讲台,课桌必须要摆成面对面的小组形式。六班九十多人的班,平时出入都侧身而过,四人六人一组显然不可能,只好八人一组,但课桌还是怎么摆都摆不下。正摆得满头大汗,主任进来一看,大怒,错了错了,怎么这么摆?你看人家一二三四班整整齐齐,普班摆个桌子也摆不到到位。学生们盯着他的脸,我急忙派满头大汗的班干部到前面教室取经,然后查看隔壁班的状况。遇见五班班主任,迎面气呼呼,尖子班只有四十个人,桌子合并在一起就是。咱们九十多个人,走都走不下去,你说怎么摆?主任看了看,小眼睛一眯,大家别生气了,想办法摆下就行。

早上四节课,除了班主任,大家都在办公室里坐着闲聊。各班主任跑前跑后,一趟一趟下教室,有的早上进了教室,再也没见回来。接着,副校长主任们撵到办公室对教师各种告诫,绝对不能讲负面的话,谁讲谁就是抗拒课改,就是给学校脸上抹黑。每天上课,主管教学的副校长和教务主任亲自上阵,前后门都打开,不存在推门听课这一说,直接叫做开门看课。大家尽管不是很赞同,但也积极配合,编写导学案,互相打听到底怎么作课才是正确的做法。遇到争议一起来问我,二级培训师,你当时讲得是不是这样?我心底也慌,生怕歪嘴和尚念错了经,打开电脑在网上查看了许多课堂实录,然后老老实实说,我们二级培训时讲的课堂流程就这样,你们跟着咱上过的处理就是。学习目标确定了,最重要是导学案,没有那个,学生自学便是空话,各科老师挤在一起写得写说得说,忙活个不停。

星期三终于来了,天气忽然转晴,大家边准备上课边问,检查组来了吗?语文数学都是第一二节课,同事们互相告诫今天必须认真按照流程进行,不要因为自己而给学校抹黑。忐忑不安中,一二节课就结束了。十点半,来了几车人,陪同的各级领导比来检查的人还多,大队人马浩浩荡荡杀上三楼四楼。教师们站在楼道远远看,小心说,面对学校声誉还是特别重视。老王老师说,假戏真做,我们要做假也要假出水平来,你们知道吗,有时候票友往往比台上的角儿唱得更好演得更妙。

下课了,上第三课的同事们回来,满脸慌张,不知道怎么样?反正觉得我已尽心了,学生配合也积极。一会儿功夫,教科室副主任飞奔而来,大家急忙迎上去,他笑得嘴都合不拢,我们得到市教育局的高度赞扬。环境卫生干净整洁,各班新班名均有,学生也分了组,导学案编写得不但适合学情,而且课堂上都在使用。教师们也没有站在讲桌前大奖特讲,总之高效课堂实施真正落到了实处,感谢大家。局里非常高兴,校长说中午校食堂管饭,大家下班别走,有烩牛肉,吃了再回去。

真是个好消息。大家长出了一口气。

中午吃着油汪汪的饭菜,人人都说,高效课堂这样搞,还有意思。

2

课改似乎正式扎根落户了。

尽管还有疑虑,但改革毕竟有个过程,师生还是很理解,积极响应号召,投身于新课堂模式实施中,如点燃的火种。老师认认真真编写导学案,交流讨论课堂上出现的各种惊喜,分享总结自己的经验教训。学生也新鲜感十足,精神抖擞,上课忙忙碌碌,争抢着回答问题,很少有昏昏睡觉之人;做导学案时,不仅可从小组同学那里得到帮助,也得到了帮助别人的快感。课堂如沸水,一时热热闹闹,争争吵吵,虽然大家心里嘀咕,集市般课堂上到底能学多少东西,但毕竟迈出了一步,值得肯定。同事们都说,这么上课还美,还真是轻松多了。过去天天讲,学生也不见得听进去多少,现在他们自己学,倒是积极性很高。最高兴可以不写教案了,直接编写导学案,比重复抄写老教案好得多。

问题很快就暴露了出来。以学为主不讲光练、小组形式讨论进行的课堂模式,对文科来说还算顺利,理科就困难得多;对小学初中孩子来说,毕竟知识点少信息量小还可操作,高中可是困难重重;对自制力好的学生来说是福音,对爱凑热闹不喜欢学习的学生来说就是放任。一周下来,大家反思自己的教学,感觉如唱大戏,戏终人散,不见留痕,浮躁不实,作秀而已。课堂热闹是热闹,但学生下课不会做题;讨论很充分,但大多数在说闲话;直接做导学案,一节课只能解决一两个问题,进度太慢了;评价机制鼓励学生发言就加分,抢分现象严重,有学生为加分不择手段;小组成员关系越好,班级之间帮派林立现象越严重;男女生之间早恋现象明显增加,科任老师反映有学生上课光盯着某生脸,班主任也无可奈何;还有更重要的问题,导学案到底怎么编写,和练习册有什么实质区别,人人心里没底。以前也是边讲边练,现在只是换了个叫法,导学案上的东西就是练习册上的内容。说是减负,结果作业更多,说是讨论,一做题照样得老师晚自习补课,而且遗留问题更多。

早自习,进教室,见地面上用粉笔划了一圈圈粗线,上写大字“XX组阵地,闲人勿进”,我怔了半天,气得笑,这是圈地运动还是势力范围?都学会给自己划自留地了,有分裂主义倾向。学生也不好意思地笑,但明显对其他组不屑一顾。下课和大家说起,数学老师忙补充,现在只要抢答,小组间就赌气斗狠,只盼自己组加分,完全不顾其他组情绪。

正嚷嚷,地理小杨气呼呼进来,这书简直没法教了。不让讲,光让教师在地上转,那学生到学校干啥来了,高考怎么办?我们地理中地球公转自转这块最难,学生讨论了半天也不会,我就偷着讲讲。谁知主任走进来,当着学生面说,高效课堂,谁让你讲的?我只好说学生不会。人家就生气,不是让自学讨论着嘛,你着急个啥?他走了,学生齐喊,老师,别管他,你给我们讲讲吧。真觉得良心上过不去,不然,谁不知道轻松呢?生物老师也说,理科的确很难,这么下去,真是耽误孩子。大家乱说一气,只有物理老师不慌不忙改作业,稳坐钓鱼台,谁问一声,你们物理怎么样,难道真不讲?她笑嘻嘻站起来,我们这个啊,基本上是天书。谁不知道高中物理简单啊!人们大笑,她照旧慢悠悠,依我说,就语文还可变个花样,胡唱都是乱弹。物理太难,比如动量矢量,你让学生讨论八百遍,还是不会,不讲怎么办?没有高考,谁都会教,花样百出也可以。有高考作梗,谁敢放弃?教语文的人不同意了,谁说语文可以胡说,一篇文言文,就那些文言句式语法知识,不讲光让讨论,还是不知道。照这模式下去,单单一篇《鸿门宴》,讨论一学期还上不完呢。大家吐吐舌头,四散开来。

下午和初中组同事一起回家,问起情况,她觉得在初中效果还不错,因以前他们课堂模式大致就这样,只是现在形式更多样罢了。同时还说了个“笑话”。中午,她打车到学校,车上出租师傅大声问,听说你们这些老师现在连课都不上了,上课就转转。她很奇怪,谁说的?我们进行课改呢,采用的新课堂模式,哪里说不上课呢?那人气哼哼,我家娃娃说的。说一天到晚吵的屁腥气,结果啥都不知道。你们当老师的不好好教书,改革个啥?还不是胡折腾国家的几个钱呢。

武汉正规的医院哪家能治疗好癫痫病郑州市专治羊角风哪家医院最好用卡马西平治疗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