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句子大全 > 文章内容页

【军警】 雪漫冰砬山(散文)

来源:辽宁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句子大全

出发的时候,天就阴了,阴得吓人。心情的原因,谁也没有注意到天。走到山坳时,雪就飘落下来,开始还是晶莹的雪花,不久就是鹅毛般的雪片了。既是这样,我们也没放慢脚步,还是深一脚,浅一脚的连跑带颠。谁都是一个想法,最快地赶到山里的雪村,见上同学最后的一面。

山里的村,叫雪村,为什么叫雪村,也许是由于这里的雪大?每年的冬天都是雪?还是由于这里经常地下雪?说不清楚,反正都叫雪村。

雪村只有五户人家,来这里插队的青年却有六人。这里的青年是上海的知青,若不是我们年年来这里打柴,我们也不会与他们熟悉。他们六人中,有四人是男青年,两人是女青年,挤在一个屋的南北两铺炕上。

昨天传来消息,女青年柳云为救王叔家的柱子,被倒下的松树砸成重伤,据说人不行了,但还有一口气,等着见我们再咽气。

天一亮,我们就拼命地向山里跑。山路难行,又下起了雪,饿着肚子的我们不知跑了多长时间,到雪村时,天已经黑了。

柳云躺在南炕的炕头,几乎没了呼吸,听到我们来了,微微地睁开了眼睛。目不转,脸也无情无色,嘴也不能张开,我们只是看到了眼角滚下的两行泪,才知道她还活着。

我们凑近她,想说啥。另一位女青年惠霞摇摇头,示意我们别说话,屋内静静的,静得让人发渗,我们就这样地静静地等待着,等待着柳云走进天堂-----。

昨天,来了几个砍树的,不由分说,就要砍山脚的十几株松树。王叔点头哈腰地劝,柱子跟在一旁看。来人也不住地哭诉:不偷砍树,又能咋办?马上就要过年了,谁家能过这个年,真的是没钱啊!偷树的和护树的都没有了话说,于无声处,只听到有人在哭泣。

王叔走了,他看不下去了,他宁愿被处份,也不愿看到几个大老爷们痛苦的神色。柳云来了,她是来送热水的,她只能为这些人做到这些。没想到,就在她要回走的时候,一棵树倒了,柱子没有看到,若不是柳云奋力地把他推向一边,柱子的命就没了。柱子的命保住了,柳云被砸在了底下,整个下半身都砸烂了-----。

柳云终于地走了,安静地走了。

所有的人都哭了,包括那几个偷砍树的。除了惠霞,都是爷们,爷们的哭放肆、豪壮,那哭声震撼,那哭声悲情,那哭声无助,那哭声凄凉。

漫天的雪,冷冷地飘,嗖嗖的风,无情地啸,寒冽的夜,死一般寂。这一夜,谁又能安睡?

第二天,几位偷树的爷们,扛着柳云的遗体,走了三十里路,走到了兵团的总部。他们一致地说,柳云是为阻止他们偷树被砸死的。柳云成了烈士,他们被送进了牢房-----。

那年的春节前,我们陪着柳云一同上了南行的火车,送她回家过年------。

雪村,一个在我们记忆中无法抹去的地方,多少年来,我们都一直想回去看看,可是,我们没有勇气踏上那块土地。

郑州癫痫病医院哪儿比较好舟山最专业的癫痫医院是哪家北京癫痫病医院治疗癫痫病最有效的办法是什么呢沈阳较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